今天,继续说华为。
昨天,我们聊了华为遇到的汹汹舆论,鲜明地摆出了我们的态度
近日,美国司法的虚伪和无耻,在华为身上,再次得到充分的体现。
大家都注意到了,最近在明面上,美国对华为采取的行动是:取消华为在美国一桩案件中“首席律师”詹姆斯•科尔的辩护资格。
这位詹姆斯·科尔,何许人也?
能够逼美国司法部,采取如此无耻的招式?
▲詹姆斯·科尔
科尔是美国顶级律所——华盛顿盛德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于2017年被华为聘用为代理律师。
而今年5月份,美国司法部就以“利益冲突”为由,要求法院将他“踢出”华为的辩护团队。
根本原因是——忌惮科尔在此案中熟知美方的控诉筹码。
一句话:有这位科尔律师在,美国司法部跟华为打官司,多半是要输的。
于是,先把科尔踢出去!
至此,全世界再次领教了美国的无耻与卑劣。

1
21轮交涉无果,华为发起重磅反击
11月底,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禁止本地运营商拿联邦补贴购置华为设备,并给华为扣上“危害国家安全”的帽子。
之后,美国再次取消华为首席律师科尔的辩护资格。
被逼迫至此的华为,在12月5日,发起反击——咱法庭见。
▲华为起诉发布会现场
至此,意味着华为跟美国撕破脸了。
而在这次之前, 华为已经跟这个FCC沟通 了18个月、多达21轮沟通、写了128页的信件,可终究是被FCC无视了!
对方就是愿意相信自己相信的,FCC不要华为觉得,它只要自己觉得。
它觉得什么呢?它觉得,“华为和政府勾结”。
带着这种偏见,它还能听得进去华为的辩护和解释吗?才怪呢!
有一个可以佐证的尴尬细节——FCC在给华为回应时尝试自行解读中国法律,却把中国法律翻译错了。
不过,FCC禁止美企用政府补贴购买华为设备,却也必须面对尴尬的现实——对比诺基亚和爱立信的设备报价,弃用华为的设备,FCC的钱,就更加不够花了!
白宫给FCC设定的预算,呈逐年减少趋势
所以,对于华为而言,FCC非要互相伤害,也没办法。
不过,华为说的“法庭见”还是后面的事情,对于FCC自己而言,拿更多的钱、买性能更垃圾的设备,是FCC禁止华为之后一定要面临的问题了!
另一方面,既然FCC如此油盐不进,那就只能翻脸无情了,可别怪华为下手狠,都是被逼的。
2
人神共愤,FCC切断美国农村运营商的“生命线”
我们先说说美国这个FCC的做法,对谁伤害最大。
说白了,它就是禁止政府的补贴,来买华为的设备。这有啥坏处呢?
先说说这笔钱吧——这笔钱名为“通用服务基金”,设置的目的是为了遵守《1996年美国电信方案》,让所有人加入到通讯产业里来,让任何通讯企业在任何市场互相竞争。
嗯……当年的美国还是比较明智的,知道只有充分竞争,才能释放活力。
20多年后,风云突变,由于FCC阻拦华为进入美国市场,反而破坏了竞争,让美国农村中小电信运营商的生存,都遇到了严重的麻烦。
而一旦这些偏远地区的小电信运营商遇到生存问题,接下来受影响的就是美国偏远地区的普通民众。
所以,从美国国内的情况去看,对于FCC这个做法,只有大电信运营商是欢迎的,那些小电信运营商以及偏远山村的农民,其实非常恼火!
这些中小电信运营商,听了诺基亚和爱立信报价之后发现,
拿了补贴都买不起,因为它们的报价是华为的2—3倍!
同时,涉及的90多家美国农村运营商,有56%反对FCC的决定。
3
华为最可怕的地方在于……
其实,除了这些备受关注的消息,我们还关注到一则低调的新闻。
笔者认为,这才是令美国最为绝望的地方。
华为4月份推出了华为 P30 Pro 手机,之后,瑞银集团和日本技术实验室的专家们对P30 Pro 做了拆解,以弄清手机由哪些配件组成。
得出的结论是——所使用的芯片,是由中国或欧洲公司生产的。
这意味着,从今年4月份开始,华为出厂的每一部手机,其实都摆脱了对美国的依赖。
这是华为最为可怕的地方!
此前,华为产品通常使用美国高科技公司的产品,比如芯片和微电路。
这种合作对双方来说都有利:华为获得高科技组件,而美国伙伴则拿到更多的订单。
单说2018年,华为从美国公司购买了价值110亿美元的组件。
但是,被美国贸易部列入黑名单后,华为开始寻找新的供应商。
在瑞银集团跟日本实验室的检测结果公布之后,华为也承认,在中兴遭受打击之后,华为就已经开始为美国制裁做准备。
华为人非常明白——公司对美国供应商的依赖使其变得相当脆弱,如果不及时拿出供应和生产替代方案,电信巨头可能因美国而被摧毁。
而如今华为的智能手机不再使用美国组件,表明华为已快速解决了面临的紧迫问题,其中检测结果中还表明了一点——大多数芯片是海思集团制造的。
嗯……摆脱对美国的依赖,才是华为正面刚美国的底气所在。
加油吧,华为,还是那句话——纵然有千万人抹黑你,吾也挺你到底!

他放弃280万年薪,拿600月薪,如今年赚1.52亿!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