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共3463
预计阅读时间:4分钟
线两天,播放量超过5000万,而在此之前几乎零宣传。
仅仅一天,就有4条相关热搜霸榜,并在过去的一年里,更是多次以不同的形式登上热搜榜。
上线一周,豆瓣评分高达8分,其中四星评分占70%,大有追赶《琅琊榜》之势。
十年前,在起点中文网共获得327.6万推荐,累计总点击数超过两千万,连续16个月位居站内月票榜前十名。
腾讯视频,甚至因为它而服务器崩溃。
是谁?
恐怕只有《庆余年》敢答应一声:是我。
古装传奇剧《庆余年》被粉丝热切期盼了一年之久,近日终于全网热播,在腾讯和爱奇艺上线一周后,豆瓣评分维持在8分。
这部剧改编自猫腻的同名小说《庆余年》,讲述了一个有着神秘身世的少年,自海边小城初出茅庐,历经家族、江湖、庙堂的种种考验、锤炼的故事。
这部剧不仅是近期各大网络平台播放的众多古装剧中品质最好的,也是今年以来最有“明星爆款相”的一部。
剧的热播也让原著被“刨”了出来,还带着噼里啪啦的火花。
《庆余年》本是十年前的网络作品,十年连当红明星都换了好几茬,可非但没让它落伍蒙灰,反而在影视寒冬季掀起了这一场令人惊喜的“腥风血雨”。
是何等灵丹妙药在作祟?
一本“青年改造世界指南”
《庆余年》自打开拍,外界对其的定义就走制作精良的“正剧”道路,但放到观众眼前的居然是一部笑点密集的古装戏,甚至忍不住怀疑郭麒麟是不是“带资进组”。
张若昀饰演的范闲,时刻抛出来的文艺梗和新奇脑洞引发了屏幕前不少笑声。
仔细剖析剧情和台词,编剧在改编的过程给原著本就诙谐的语言中增加了不少轻松元素。
但是,他又绝不是“为开心而开心”的低俗幽默。
范闲始终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寻找自我和世界的微弱联系,这在影视作品中并不稀奇,毕竟是个久嚼不烂的主题。
我们在其中更能理解“理想与现实”的曲折关联,二者不是简单的“出发-到达”,而是弯弯绕绕到山穷水尽才能柳暗花明的复杂理路。
外表走着通俗且商业的路子,内里却满是情怀理想;
本是操持着低准入门槛,却附赠超值且深度的情感体验。
《庆余年》这部男频剧真是给整个市场都好好地上了一课。
在穿越前,张若昀饰演的文学史专业学生张庆,用现代理念剖析的古代文学文章得不到叶教授的认可。
于是他另起炉灶写小说,借范闲的身份再次来论证观点。
在这样“两只手”的塑造下的范闲,既是他自己,又受到了张庆一定的影响:
他认为人人平等,所以看不惯世间的飞扬跋扈;
他心里有正义,所以要向绝境中的滕梓荆伸出手;
他反对父尊子卑,所以让父亲给被冤枉的弟弟道歉。
在这种不可多得的青年视角下,古代故事也变得复杂且丰富。
范闲既可以像古人,为《红楼梦》“伸冤”,讲“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
也可以像现代人,和七大姑八大姨一起上演一出大型尬演现场,令弟弟怀疑人生。
范闲是无数青年的代名词,他的思考和觉悟代表现代青年改造社会的勇气。
再看李沁饰演的“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林婉儿身上这股打破封建婚姻的硬气。
“若非良人,我宁死不嫁”,决定退婚也丝毫没有躲闪,直视对方眼睛说出心声。
《庆余年》所展现的青年志,正是现代青年的理想图鉴。
编剧:“放过我吧,我都这么想活了”
古装穿越剧自《宫》开了先河,接下来都像是在抄作业,甚至连名字都懒得改,普遍大同小异。
要么和某代皇家公子谈情说爱、儿女情长,要么就绞尽脑汁周旋在皇上身边和妃嫔们斗智斗勇。
除此之外,穿越别无新意玩法,甚至不知何时沾染了这一股的“小家子气”。
但《庆余年》的出现,打破了这个俗套而陈旧的穿越生态圈。
但除了开片前三分钟为了审核而做出的让步,从全剧来看基本还原了原著精髓,还附赠了不少惊喜,比如随处可见的满满爆屏求生欲。
编剧将原著里老一套的“灵魂穿越”玩了个变装小游戏,以写小说的“打扮”出场。
并借此明确主题:“科幻题材,故事是现代思想和古代制度的碰撞,主题是假如生命再活一次。
还进一步借男主角的嘴巴升华了一下意义:“这个故事真正的意义,是珍惜现在,为美好而活。
随后,剧名《庆余年》也缓缓升起,全剧正式开始。
不到三分钟聪明的解决了穿越剧的最大命门——过审难题,上演了一出“”借刀杀人”——哦不,是借男主角的嘴巴自证清白。
有了这个神丹妙药一般的剧情设定,任何奇思妙想都被划入了一个合理的范围,即男主角的小说创作。
编剧叫王倦,哆嗦着被授予了“过审鬼才”的称号,也使得被求生欲包裹的这部《庆余年》成了为数不多改编不招骂的作品。
“我太难了”保准儿是王倦改编全过程总结出的最终感受。
流量实力双开花的高配置
《庆余年》不仅集合了张若昀、李沁、肖战等年轻偶像明星,还兼具了陈道明、李小冉、吴刚等实力派明星保驾护航。
“人多嘴杂”用来形容也并非不合适,毕竟人人都自带话题流量。
张若昀在剧里和李沁组成“饭碗”CP,不少粉丝都是专门前来“磕糖”。
前几天张若昀还因为在剧中的字上了微博热搜,点燃近4亿阅读量。
起因是张若昀饰演的范闲在剧中有一次当众提笔写诗的情景,还豪言道:“多少首都行。
然而写出来字不禁让网友感叹:这也太难看了吧!
真没想到,那居然是找字替来写的。
网友们纷纷留言评论道:“这笔替还不如不找!”
同样,李沁也是光环的同款持有者。
剧组的求生欲是不是会传染,#李沁求生欲#也挂在了热搜榜前列。
张若昀在微博晒出了一张和李沁的两人剧照,并配文:“仙女都穿白衣服,老话诚不欺我。
李沁在评论区回应道:“老话说的对”,并配上一张张若昀和唐艺昕的结婚照,新娘正穿着一身白色婚纱。
流量不缺,外加老戏骨的加持,让《庆余年》腰板更硬了。
陈道明饰演的庆帝是一位深藏不露的终极阴谋家,所有人都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他才是真正的“王”;
“达康书记”吴刚在剧中两幅面孔,来回切换;
袁泉的扮相依然高级,但她的身份是关键秘密。
这么多“人民艺术家”们甘为《庆余年》做配角,若不是剧本真正精彩,还真怕背后有黑暗势力运作。
就连剧中陈萍萍、司理理、范若若、战豆豆这种ABB款式的“不走心”叠名,和范建、范思哲这种喜剧色彩的名字都显得可爱了起来。
“后进生”如何逆袭?
《庆余年》曾被称为“史上最强权谋小说”,2008年出版时还曾有过一个强悍的副标题——天下权臣宝典,号称“叫板二月河权谋之术”。
数据最能说明一切。
自2007年始连载至今,持续保持在历史类收藏榜前五名,在QQ阅读、起点读书双平台,读者粉丝贡献超10万次打赏、340余万张推荐票。
如此“来势汹汹”的《庆余年》,开播却“零宣传、零预警”,并且还经历了一波三折,一再延期播出。
最初《庆余年》影视化的消息出现在2017企鹅影视电视剧年度发布会上。
网友期待的呐喊一声高过一声,可漫长的等待阶段还是没结束。
其实这“渣男式”的套路却是不得已而为之。
之所以赶在2019年的尾巴上线播出,与背后媒体集团之间的业绩对赌有关。
2017年,腾讯影业宣布携手新丽等合作方开启《庆余年》计划后,新丽传媒被阅文集团以155亿元的价格收购。
其中包括一个基于财务表现的获利计酬机制,并且采取“分期付款”的方式。
简单说,就是“干得好,吃香喝辣;干得不好,兜比脸空。”
2018年,新丽未完成业绩对赌,损失了8.5亿。
2019年,根据半年报,新丽传媒上半年的净利润远远低于承诺的7亿万。
国家政策对于古装戏限制严格,新丽集团原本计划播出的多部剧集难产,先前翻拍的经典《天龙八部》和《鹿鼎记》也不确定能否顺利播出。
说《庆余年》是新丽集团咬着牙押上的全部身家性命,丝毫不为过。
说赢还为时尚早,但看到了希望。
一部热剧“照顾”了多个产业的生意也不足为奇。
但剧情烂尾被观众骂到落荒而逃的也不是少数,无数双眼睛正盯着《庆余年》的风吹草动。
其实,古今穿越从不是文艺界明令禁止的“大逆不道”,重要的是它所裹挟的价值导向。
一味讲究复古溯源、把白日梦的闹钟一个劲儿往前拨、咬定古代的土壤更为丰沃的诸多论调未免太过于幼稚无脑。
现实主义可能并不是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但它却可能是将自己“咸鱼翻身”的生存法则。
《庆余年》都明白的道理,我们也明白。
— THE END —
福利时间
长按识别上方二维码,回复【我要看书】
 更多精彩推荐:
点击阅读原文,来微博找我玩呀~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