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北戴河桃罐头厂电影修士会(ID:beitao666),作者:野生方鸿渐,编辑:ROOT,题图:视觉中国
相声,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传统艺术。
人畜无害,谁都爱听,不知不觉中它也成了当代年轻人吃外卖和助眠的重要选项。
一提到相声,你想到的是说学逗唱、快板儿绕口令,再配上布鞋大褂,印象里就把它归为早年间二八大杠时代的东西。
然而,这个看似一成不变的老古董里其实藏着很多特超前的想法。
科幻和相声这俩玩意儿虽然听起来不搭旮,但百十年的相声史上诞生过许多堪比《黑镜》的科学幻想。
其中有对日常生活的解构,也有对浩渺宇宙的向往。
相声里提出的科学幻想,分成几大类。
相声泰斗马三立先生,在《十点钟开始》里塑造了光说不练满嘴跑火车的嘴炮帝,嚷嚷着要当科学家。
他首先要发明一个人造太阳造福全人类,显显自己有多能。
好家伙这大太阳,让它亮就亮,让黑就黑。

“需要刮风就让它刮风,需要下雨就让它下雨。”
他要让人类成为大自然的主人,刘慈欣的《中国太阳》估计就跟这儿来的。
用科学技术武装头脑的马老爷子,要去太空里转一转,心情好了就顺便逮几个飞碟儿回来。

马老还要到哈雷彗星上实地考察。
太空采风之旅说不定还能找个外星捧哏。

不仅在宏观宇宙干点儿大事儿,日常生活中也有对于未来的美好畅想。
比如郭德纲改编自少马爷的返场小段儿《怪治病》——
风流浪子于谦老师最爱出去野,这天扒女澡堂子掉下来,被路过的大卡车轧了半个多小时。

但是不要怕,科技的力量是无穷的。

到医院截肢,哪坏了咱就锯哪。
大夫再克隆出1:1还原的胳膊腿儿,拿螺丝拧上,跟真的一样。

克隆的胳膊腿儿成了随身携带的可拆卸武器。
这要是加入点儿金属材料,就能奔着机械战警终结者去了。

科技造福人类,当然能让许多梦想照进实现,可一些不可预知的隐患也会随之而来。
在很多老段子中,各种前瞻性的设定和构想都非常《黑镜》。比如姜昆李文华老师那段《祖爷爷的烦恼》。
未来世界,人口爆炸。
几千层的摩天大厦杵破天际,出来进去都得走窗户。

没有控制,所有人都敞开了玩儿命生。
在这个美丽新世界里,人类只能用编号来区分。
自己家族里的曾孙子就得有百八十口子。

这帮孙子们,逢年过节要给红包,结婚生子得有表示,世世代代无穷尽也。

满堂儿孙不再是天伦之乐,早晚得要了亲命。
人类毁掉自己,毁掉地球,照这么下去这一天还会远吗。

希望有一天,人类能够点亮上层科技树,跟地球叫叫板,把生存问题解决了。

那时也必然诞生更多牛皮的发明创造,让精神文明建设跟上发展需求。
比如牛群冯巩老哥俩相声里的那把“实话实说”椅。

往上一坐,自己心里藏着的那点儿小九九就会全盘托出,心里话无论好坏都无处可藏。

人类成了思维透明的三体人,沟通交流毫无障碍。
届时人们在社交平台吐槽的频率会大幅降低,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的时代从此一去不返。
碰见奇葩领导、傻逼熊孩子直接狂喷,高铁再遇到手机外放你也不用不好意思,抽丫的就完事儿了。

交流机制的变更也会反作用于科学技术,届时人类会像三体人一样狂飙突进创造灿烂文明。

有大把时间探索宇宙,没事儿琢磨琢磨时空悖论,盘道盘道时间与空间的奥妙。
思考出宇宙真谛,时空旅行也不再是胡扯。

郭德纲曾调侃过于老师的身世,虽然一带而过但细思极恐,黑镜指数直接爆表:

“你母亲本来怀的是双胞胎,后来糟践一个。
死的那个是你,你是你哥哥。”

哲学与科学、佛理和禅意在此时纠缠互补。

有时,我们需要反思,科学进步要避免出现触碰道德的伦理问题。

而关于困扰人类的时间旅行,啮齿类演员李丁曾表演过一个奇葩的硬核科普相声:

《量子力学和广义相对论在相声表演与创作中的指导及应用》。
在四维空间里,时间可进可退。

表演中发生错误时,要在错误发生前的某个时间点阻止这个错误的发生,完成世界线的收束。

不然就会陷入时间困境,无限循环永无止尽。
说相声也能说出来个《恐怖游轮》。

凭未来人类的尿性,能否领略时间与空间的玄妙,尚未可知。但身处新纪元中,一定会时刻面对着来自各方势力的威胁。

我们有些预言性的相声作品就提出了类似的隐患:
声、光、电、磁在地球泛滥成灾,进化为祸害人间的大魔头。

这时就显出咱们马志明老先生的智慧来了。

少马爷高瞻远瞩,早漫威一步,在《五味俱全》里创造了中国超级英雄来carry。
五味大侠身怀绝技一专多能,习得酸甜苦辣咸五味摧心掌,把地球魔头送去见灭霸。

这些飞逼的情节设定看似离经叛道,但细品起来自有它的道理。
相声已经不再是早年间养家糊口的工具了,它开始有了更跳脱的生命力。
它不是想象中死气沉沉的老古董,现在的年轻人们放飞起来,不管哪个破圈儿都能给你破了。
德云社的李根甚至把《哈利波特》用单口相声的形式讲了出来,世界版图上早晚插满相声的大旗。
相声,这种老派儿味道十足的表演形式,虽然讲究铺平垫稳,但一直在迸发着前卫思潮,不经意间都在散发着浪漫主义情怀。
单凭一张嘴,也能给你从微观世界嘚啵到宇宙洪荒。
其实不只是相声,传统的艺术形式想要活得体面,就不能不在老树上开新花。
无论什么年代,甭管多大的角儿,都得跟着时代走,在继承中创造新鲜素材,挖掘更多可能性。
单田芳大师除了武侠、历史评书,也演过《太平洋大海战》这样的现代战争题材。他让丘吉尔和罗斯福喝烫热的白兰地,喝美了再即兴作首七言绝句。

陶阳的京剧社排演过一出中西合璧的现代京剧,《三堂会审伽利略》,您听这名字都新鲜。
西皮流水配上西洋科学名词儿,教导人们别信上帝信科学,誓要扫除地心说。

隐藏在网络中的民间高手就玩儿得更野。

很多小曲小调配上民谣的旋律,诞生几十上百年的小曲摇身一变,更圆润更好入耳了。
再比如b站的传统艺术爱好者,用西河大鼓演绎喜羊羊灰太狼巴啦啦小魔仙等等失传的老作品。
你看,我们身边的一切都在摸索进化着。传统艺术也愈加丰富,在保持鲜活的同时,更好的给新时代小年轻们服务。
小时候,赶上电视播相声就顺耳一听,现在作品极大丰富了,倒成了年轻人每天的刚需。
传统文化不断被赋予新的功能,在语言包袱创造的价值以外,还能让人咂摸出新的滋味儿。
就像小时候央视三套《快乐驿站》中说的:
世界在变,寻找生活中的智慧和快乐不变。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End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