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最近几天,全国很多地方都迎来了初雪。
现代人对于初雪的反应有多大,对于初雪到底有多钟意,从热搜上就能看出来。
比如初雪的故宫,初雪摄影大赛,初雪文案,甚至是南方人看雪VS北方人看雪这样的话题统统上了热搜。
有句老话讲,如果说下雪对于南方人是惊喜,那对于北方人就是思念了。
我是北方人,从上大学开始就“漂”到了上海。自从来到上海之后,在冬天就鲜少见到白茫茫的鹅毛大雪,取而代之的是缩脖子打冷颤。
我的室友龙哥是四川人,他对于所谓的“初雪”反应并不大,因为他们那里几乎不下雪,能让他两眼放光的,只有火锅,而且是自带红油汤底的火锅。
这成为了我和他在味觉上的唯一交集。
每次说起火锅,龙哥准会拿出他的红油锅底跟我嘻嘻哈哈地炫耀,说我们四川人只吃自己家乡的味道,外面的火锅不正宗,吃不惯。
而我小的时候,家里也有一个习惯,只要冬天一下雪,爸妈就会拿出藏在地下室的铜火锅,去菜铺里买菜,去超市买肉,一家人围坐在客厅涮火锅,看电视。
所以,每当上海的冬天冷得让人喘不过气时,每当年底将至思乡之情难以抑制时,我都会和龙哥,默契地搓一顿热气腾腾的火锅。
因为我们知道,只有呛辣的火锅浓汤涌进喉咙的时候,两个异乡人对家的思念才达成了一致。
思念,或许还有南北之差,但从味觉记忆的角度来说,思念是一样的。
《舌尖上的中国》里有这样的一句话:中国人对食物的感情多半是思乡,是怀旧,是童年的味道,是家的味道。
我对家的味觉记忆,就是火锅底料味夹杂着木炭燃烧的味道,透着一股子温馨。
02
今年年初,贾樟柯拍了一部微电影,名字叫《一个桶》。
这个微电影由真实事件改编,讲述了春节期间在山城重庆发生的亲情故事。
节假期过后,无数人将踏上返程的旅途,重回那繁华的都市,开始新一年的打拼。
短片里,在儿子离家之际,妈妈用胶带仔细密封好一个白色塑料桶,吃力地递给儿子。
这个桶又大又重,还非常不好拿,只能拎着。
在母亲的劝说下,儿子带着被塞满的行囊与那个桶,踏上了春运返程的路途。
这个桶可给儿子带来了不小的麻烦,排队带着,坐船带着,坐大巴车带着,时时刻刻都得想着它,还差点把桶丢在路上,一路上劳神又费力。
从山间小村落,走到繁华大都市,眼看着马上就要到住处了,桶的把手突然断了,顺着下坡一路滑了下去,儿子一脸嫌弃,又相当无奈。
等他回到城里的住处,带着满满的不解打开桶的时候,才发现桶中满满装着妈妈精心准备的鸡蛋,而且每个鸡蛋的一侧是妈妈手写的日期,另一侧画着笑脸。
一个桶,倾注了母亲对儿子爱的“家味”。
儿行千里母担忧,在那个繁华的大都市里,在儿子挤地铁时,通宵加班时,为了工作挠头痛苦时,母亲不能给到什么实质性的帮助。
但母亲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离别之际,尽自己所能地给孩子放一些家乡的特产,放一些家里的食物,千叮咛万嘱咐要多装一点,再多装一点。
每个在外打拼的孩子都有这样的经历,离开家时背着大包小包,里面装着很多年轻人看起来匪夷所思的“东西”,但和这个桶一样,里面倾注的都是家人浓浓的爱,都是一种别样的“家味”。
很神奇的一件事是,无论脚步走多远,在人的脑海中,只有故乡与家的味道最熟悉。
它就像一个味觉定位系统,一头锁定了千里之外的异地,另一头则永远牵绊着记忆深处的故乡。
03
最近,碧桂园采访了三位异乡游子,让他们描述心目中的“家味”,并找到了顶级大厨尽可能地帮他们还原这个味道。
海洋 歌手 辽宁葫芦岛人
"一入冬,我妈就会包酸菜油渣馅儿的饺子。"
“一入冬,我妈就会包酸菜油渣馅儿的饺子,那个油渣,咬上一口,又脆又酥又香,就是满嘴流油那种感觉,把它剁碎了之后,和酸菜搅在一起,那也太香了“
15岁去锦州求学,27岁来北京打拼。妈妈做的酸菜馅饺子,是他离家在外最想念的味道——不像是在其他地方吃的两三个褶的饺子,妈妈做的皱褶特别多,一道道的特别用心,特别好看。
在东北,每逢天寒地冻,大雪封门,一家人就会坐在一起包酸菜馅儿饺子,酸菜加上焦黄香脆的猪油渣,吃起来口感丰润酸香。
对于海洋来说,蒸笼一掀,热气往外冒,这种家特有的味道,是任何食物都替代不了的。
梁亚男 创业者 河北秦皇岛人
“在家里的第一顿饭和最后一顿饭,妈妈一定会做我最爱吃的红烧带鱼。”
在家人的支持和鼓励下,亚男大学毕业后和爱人去上海打拼,现在开了第二家公司,如今因工作繁忙,到处奔波,已经近两年没回过家了。
前几年她母亲查出了乳腺癌,得知这个消息后,她瞬间懵了,十分自责和懊悔。“我想带她玩遍千山万水,想多吃一口她做的饭,虽然我妈给不了我最好的,但她真的把她最好的都给了我。”
亚男妈妈生病以后,医生不建议她吃海货,尤其是海鱼;但只要是亚男回了家,妈妈餐餐都会做她最爱的红烧带鱼。“父母在,这世间我就有个家,我就有个停靠的港湾。”
陈昂 快递员 山东滕州人
“媳妇做的地锅鸡,每次都能让我吃撑了。”
陈昂,圆通北京甜水园分公司快递员。入行8年,他业务精湛,取件平均10分钟,日均发件300余公斤。
妻子原来和陈昂一起干快递,但由于父母身体不好,妻子选择回老家照顾父母和两个孩子。让陈昂印象深刻的是,每次只要他一回家,趁着早上天没大亮,妻子就会去菜市场赶早集,买最新鲜的菜,做很多好吃的菜,让难得回家的他把爱吃的味道尝个遍。
地锅鸡是陈昂最爱吃的菜。每次回老家都能吃撑。孩子看着他的吃相都会开玩笑说,不就是炖鸡吗?
面对孩子的疑惑,陈昂笑着说,“其实小孩不理解一个人漂泊在外这种感觉,有一个人在家给你做饭这种味道,是多么幸福的事。”
知道了三位心目中的“家味”之后,顶级大厨们开始烹饪,不一会儿三个菜都端了过来。
海洋:“这饺子褶子挺眼熟呢。”
陈昂:“这种土豆块,应该是我们家里切的这种方法 。”
亚男:“这个味道像家里的味道,但有些偏咸。”

三人一脸疑惑的时候,碧桂园请出了千里迢迢赶来北京的“大厨”...
正所谓,不离家不懂思乡之情,不食肉糜不懂糟糠之甜,原来着急往出跑不愿意回家的人,步入社会后反而开始恋家,开始想念“家味”。

经过一年一年时间的沉淀,你会发现,过去那些平淡无奇的锅碗瓢盆里,盛满了这些平凡但精彩的人生,酸甜苦辣本就是人生百味。
(左右滑动)
人一生都走在回家的路上,整装、启程、跋涉、落脚,再启程,都是为了最后的幸福,可你不要被功名利禄迷惑了双眼,忘记了什么是幸福。

团团圆圆的一家人可以整整齐齐地,在自己的家里吃一顿热气腾腾的饭,这已经是幸福了。

家,是最好的幸福容器;而爱,都是最好的调味品。
家圆团圆,碧桂园。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