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海外博士学者圈A写作,转载请联系授权
最近一则阿尔茨海默病(老年痴呆病)的消息火了,一家制药公司的吕松涛突然闯入了人们的视野。

01
吕松涛是谁?
史玉柱,安徽省蚌埠市怀远县人,汉卡赚到第一桶金,脑黄金发家,巨人大厦背负亿元负债,随后找朋友借50万做脑白金,一举翻身,还清债务再次成功。脑白金最辉煌的时候他套现走人,开始做投资,买民生银行、华夏银行等多家公司股份,战绩辉煌,后来还投资网络公司,成功登陆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做保健酒、做网游,无一败绩,富豪榜常客,全国闻名。
有人对他顶礼膜拜,称他是成功企业家。也有人对他嗤之以鼻,骂他是骗老人的钱的奸商。

但不得不承认,他是现代商业史上最牛b的营销天才、人性大师。人家负债过亿不卑不亢,合法地站着挣钱还债。在脑白金如日中天之时,他能高价套现,在网游强手林立的环境下,他能强硬杀入、大获全胜,长袖善舞、收放自如,到如今恶名清除、逍遥自在。
吕松涛,就低调多了。安徽省淮北市人,他不仅跟史玉柱是老乡,更是早期共同创业的伙伴。巨人大厦危机后,俩人被迫分家,吕松涛拿着分到的药品“中华灵芝宝”销售代理权,创办了绿*制药。
吕松涛1983年考入东北一所大学的工程管理系,后来又成为社会科学系哲学硕士研究生。工程管理没什么卵用,社会学、哲学则让吕松涛成了人性大师。
他开创了药品行业的会议营销模式(电影《我不是药神》里面卖假药的方式),短短一年,抗癌神药中华灵芝宝销售就突破4亿元。
02
吕松涛和他的灵芝宝
如印钞机一般的中华灵芝宝,居然没有经过任何临床实验和药理药性、毒理毒性测试。1996年时任陕西卫生厅药政处处长只收了1.5万好处费,10天就把生产批文给办了。

两年之后,那位处长因为这笔受贿,成为药政部门唯一因受贿而被判刑的官员,太不小心了。
吕松涛的神药却坚挺十多年,中华灵芝宝、双灵固本散、绿谷灵芝宝换着马甲,被监管部门打倒再爬起来,坑了数不清的癌症患者,挣了大把黑心钱。
吕松涛的营销手法简单粗暴,在各大地方报纸和电视上打广告,宣传中华灵芝宝是一款抗癌新药。绿谷自费发行《抗癌周刊》、《东方健康抗癌特刊》等多种刊物,宣传中华灵芝宝神奇的抗癌功效,还请来了各路“专家”和上百个所谓的“抗癌勇士”,召开研讨会现身说法,在全国大搞坐堂会诊。
会议营销之父吕松涛,把成本只有0.5元一克的孢子粉卖出了和黄金一样的价格。“专家”们是护校毕业的厂工,宣传的“抗癌勇士”们没有起死回生,很多早就不治身亡。
吕松涛中药界坚守至今,屡败屡战,坚持坑人,初心不改。
从上市以来,中华灵芝宝多次遭到各地工商部门处罚。2000年年底,国家药监局收回了中华灵芝宝的药品广告审查批文,禁止其发布药品广告。然而中华灵芝宝的广告屡禁不绝。 
2002年包括《南方周末》在内的多家媒体爆出,“中华灵芝宝”涉嫌虚假宣传,将保健药品宣传为抗癌“神药”,误导消费者。
在所有中药保健品不能流通的大限前期,吕松涛神奇地拿到了新的国药准字批号,穿上了“双灵固本散”的马甲。
2004年,绿谷集团的股东
撰写了论文——《双灵固本散抗肿瘤研究及临床应用》,得出了惊人结论:
双灵固本散对肝癌细胞抑制率高达93.6%,肺癌抑制率高达100%
绿谷声称,这些实验数据是和上海一家药物研究所的丁教授合作实验得出。丁教授是上海一家药物研究所的所长,主攻肿瘤用药方向,是我国抗癌协会和药理学会的常务理事。此外,他还有一个身份:
绿谷制药的董事、副董事长,绿谷研究院院长。
据中国经济时报报道,至2006年底,“双灵固本散”被列入国家级《违法药品广告公告》的次数高达800多次,创下国内药品违法广告之最。
2007年4月28日,国家药监局以“临床实验资料存在不真实问题, 该品种广告宣传内容超出已批准的功能主治范围”为由,注销了双灵固本散的国药准字批号。国家药监局甚至关闭了绿谷制药在西安的药厂。
2008年,中央电视台《每周质量报告》进一步“揭秘‘绿谷’骗局”,称其“在没有审批的情况下擅自发布产品广告,进行虚假宣传。”
然而,没有任何人受到惩罚。
打广告的报纸、电视台赚了广告费,吕松涛赚了大钱然后掏出少量的违规广告罚款,弄虚作假的教授们加官进爵不受任何影响,负责审批的政府官员们及时纠错也有功劳。

可怜上当受骗的患者们,买着贵如黄金的假药,还因耽误病情后悔莫及。少数不服气的患者耗尽心力打赢了官司,获得的赔偿却寥寥无几。

国学大师南怀瑾老先生,吕松涛也没放过。
上海绿谷的销售人员,编造南怀瑾先生吃了绿谷的保健品,身体特别好,并在文中以南怀瑾先生的口吻赞扬产品功效。南怀瑾的几个学生本来要找吕松涛打官司,被南怀瑾阻止了。
2012年南老先生仙逝,吕松涛悲痛万分,写了一篇情真意切的文章缅怀南老先生,对公司销售人员的行为进行了忏悔,并坚称是在南老师这里找到了人生方向——继续深耕中药,造福百姓(谋财害命)。
03
药神吕松涛和中医注射液
灵芝宝被央视曝光之后,吕松涛断了财路,日子并不好过。不过很快在丁教授的帮助下,绿谷找到了新的拳头产品:中药注射液丹参多酚酸盐,并顺利拿到了生产批文。
这位对医药一窍不通的门外汉,继续在中药领域独领风骚。
这药就厉害了,灵芝宝只能打虚假广告骗钱,这药可是名正言顺进了医保的中药保护品种,绿谷独家生产销售。其发明人上海那家药物所王研究员于2018年英年早逝。
灵芝宝抗癌100%是假的,这药治疗心血管疾病,可是通过了临床实验才拿到生产批文的,安全性很高。(事实上,即便死了人,也顶多是医患纠纷。)

绿谷宣传说,这种能缓解和治疗心绞痛的中药注射液,拯救了2000万人的生命。然而2017年权威医学杂志《美国心脏协会杂志》刊登了一篇论文,通过对上万例病患的研究,学者们发现使用丹参注射液后的患者:
出血和死亡风险显著增加。
对这类中医不认为是中药、西医不认为是西药的中药品种, 国家大战略肯定是扶持的。不扶持这类“中药”,扶持谁呢?
西药都是别人的。
中医药产业如此庞大,中医药科研人员要吃饭,中医药制药企业要发展,广大医院要靠中医药创收,针对心脑血管病的中药自然成为国家扶持的重点。

通过临床实验,没有普遍恶劣的不良反应就行了,科研院所上下推动,国家药品监督局批准上市,制药企业打进医院,就皆大欢喜。
有没有效果,有没有不良反应,重要吗?

即便是发生鱼腥草注射液这种严重致死的不良反应,下架就可以了。整个链条的受益者们,是不会有任何损失的。国外医药事故动辄过亿的赔偿,看看就行了。
绿谷独家生产销售的中药注射液丹参多酚酸盐,
累计销售收入高达250亿元,源源不断的利润让药神吕松涛有足够资本投入研发即将成功上市的新药。

04
诺贝尔候选人吕松涛和他的GV-971
2019年11月2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了上海绿谷制药有限公司治疗阿尔茨海默病新药——九期一(甘露特钠,代号:GV-971)有条件临床上市使用。
消息一出,媒体炸了锅。
看看官方的报道:

甘露特钠胶囊(商品名“九期一”,代号GV-971)由中国海洋大学、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和上海绿谷制药有限公司联合研发。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耿美玉研究员领导研究团队,坚持22年,克服重重困难,终于研制成功。
它作为中国原创、国际首个靶向脑-肠轴的阿尔茨海默病治疗新药,通过优先审评审批程序在中国大陆全球首次批准上市,填补了这一领域17年无新药上市的空白。该药的上市将为患者提供新的用药选择。
少数不明真相的傻b媒体甚至高喊:老年痴呆有救了!
阿尔茨海默病(AD,俗称老年痴呆)主要表现为认知功能和行为障碍及精神异常等症状,是继心脑血管疾病和恶性肿瘤之后,老年人致残、致死的第三大疾病。

全球至少有5000万患者,我国超过1000万。不幸罹患此病,不仅需要治疗,而且需要健康人全职看护,看护人还极有可能被患者折磨导致抑郁,给患者家庭和社会带来沉重负担。
更可怕的是,目前它是不治之症。
发现阿尔茨海默病已经一百多年,发病原因却知之甚少。全球用于临床治疗的药物只有5种,效果都不明显,等同于死马当活马医。
过去20多年,全球各大制药公司相继投入超过六千亿美元研发新药,320多个进入临床实验的药物已经宣告失败。
近年来,数个新药在大型Ⅲ期临床实验中遭遇失败,更是让科研界心灰意冷。
2018年1月,武田制药宣布吡格列酮的阿尔茨海默病Ⅲ期临床试验失败;辉瑞宣布放弃阿尔茨海默病领域的阿药物研发;丹麦制药公司Lundbeck的idalopirdine试验性药物未能阻止轻度及中度阿兹海默症患者的认知能力下降,它曾被看作是治疗阿兹海默症最有希望的药物之一;
2018年2月,默沙东宣布停止Verubecestat的临床试验;
2018年6月,礼来与阿斯利康联合开发的lanabecestatⅢ期临床中止;
2019年1月,罗氏宣布CrenezumabⅢ期临床失败。。。
唯一的曙光是今年10月23日美国Biogen和日本Eisai生物技术公司宣布在研的阿尔茨海默病AD新药有效将于2020年初向FDA提出上市申请。他们的阿尔茨海默病新药III期临床试验先后持续了近四年受试者超过3000名。
没想到,被我们抢先批准上市了!
科研工作者谁不希望自己呕心沥血的研究成果,早日变成产品造福人类呢?谁不希望能创造医学史上的奇迹,名垂青史呢?!

他们的急迫心情,我们应当理解。哪怕是日后发现这是一出闹剧,是不小心吹牛皮吹大了,我们也应当坚定支持他们。

3、吕松涛也急了。
有的人为名,有的人为利。

商人吕松涛,名下数十家公司,商业帝国生存必然要有利润。最早是灵芝宝,不惜违法打广告。其后是中药注射液丹参多酚酸盐,中药保护品种,独家生产销售,暴利!
然而,现在好日子可能要到头了,该药保护终止日为今年12月19号,如果绿谷申请延期未通过,那以后它就没有暴利了。
更何况,由于中药注射剂的有效成分是中药材中提取的,化学成分非常复杂,不明确的大分子极易造成血管损伤和不良反应,业内的共识是:
 能口服不肌注、能肌注不静脉注射和滴入。
国药监局当然也意识到这类中药制剂存在很多安全隐患,正在逐步加强管控,加强了对已上市注射剂疗效和安全性的一致性评价工作,更严格限定使用范围,销售额下降是必然的。
十年之前,药神吕松涛就能预见到这一天,所以才果断未雨绸缪,持续投入巨资研发、推动现在的老年痴呆新药。

新药是口服胶囊,绝对比注射液安全一百倍,现在又有Ⅲ期临床实验数据支撑,只要拿到批文就能生产销售赚大钱,怎么能放过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万一丹参多酚酸盐保护中止,新药上市又遥遥无期,绿谷就会失去造血能力,公司可能就玩不转了。
发动一切力量推动新药上市,吕松涛干的漂亮!
可是,不幸患病的病人和家属们,是该相信你们选择你们,还是该等待你们继续拿患者做实验三五年后得出结论呢?

很显然,新药不会便宜,医保不可能全额报销。
病人们只能被迫成为实验对象,高价买药。安全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因为它只是海藻里提取出来的寡糖。有没有效果,就只能期待三五年的检验和更深入的研究了。

吕松涛,你敢免费或者零毛利卖药吗?
如果你的神药真的能攻克老年痴呆,就算搞不清楚具体医学原理,诺贝尔奖也是妥妥的!你老乡这辈子都赶不上你的伟大成就!


当然,就算你的药没有丝毫效果,这一次,你依然可以站着把钱赚了。没有效果最多下架嘛,还能怎样?

这究竟是医药界的盛事,还是患者们活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