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老师,光驱是什么?”
在一次给刚入职的小朋友做培训的时候,一个小朋友歪着头问我。
我突然一下意识到一个时代结束了。当我们还在倚老卖老,津津有味地讲述  IT 的过往和历程时,他们已然是在听故事了。
突然发现身边的许多工具和事物已经或者正在消失殆尽。97年出生的小朋友们并不能理解,拿一大堆软盘或者拿一张光盘安装软件的情景,在他们的认知里安装 APP 不就是在应用市场里点一下安装吗?
没有经历,没有感知,也就只能是听故事了。
在感慨时代变迁的同时,我开始思考 To B 在当下地时代背景下会走向何方。应该会走向一个纯线上的时代。
1
人的在线
前段时间看 GGV 的一篇文章,里面有一组数据,中国处在18-34之间的人口是2亿人,美国是8000万,这群人正是我们当时说的千禧一代。而这群人正在崛起成为主力人群。
我们回想一下,2000年出生的小伙伴,当他们懂事时也正是2005-2006年,那时中国正经历了第一次互联网泡沫之后的繁荣,web2.0 正在席卷中国。电脑也从奢侈品全面进入到家庭成为了“必配”,互联网也进入了家庭。
他们经历了完整的 PC 互联网时代和正在进行的移动互联网时代。
他们不能理解光驱、软驱也在情理之中。他们经历了 QQ、微博、微信,是纯线上的用户群体。也自然养成了线上的消费习惯,网购、外卖……
他们的线上习惯会延续到 To B 的选择上吗?我想会的。因为他们对世界的认知就是线上的,对To B 而言在他们的字典里并没有套装软件的概念,首选一定是线上的工具的系统。身处在 To B 行业的中心人们,可能还会对行业的前世今生了如指掌,如数家珍,但是对用户而言,能够解决业务问题就好,选择自己能够认知的事务应该是最短路径。
关于人,我拿到了三组数据,一组是新一线城市相对一线城市的平均流动率、就业均衡指数和CIER指数。
得出的结论其实是在大家的意料之中的,一线城市和新一线城市会产生巨大的虹吸效应,下沉市场也将进入无就业机会和无人才的恶性循环当中。
超级城市或者超级中心的形成,会将人才全部吸引到三个重要的区域,北京、长三角和珠三角。
2
正在消失的软件(IT)
这是三四年前,我的一个演讲的主题。To C 的在线化使得人过于依赖网络,这也成为了人们的一种生活方式。2011年后,中国 To B 领域的在线化进程加快,正在构建一张 To B 在线的网络。而在网络中的个体,也逐渐被在线化,只是有的人意识到了,有的人并没有完全意识到而已。
早前微软的CEO纳德拉曾说过,未来的企业都是软件企业。那在当下这个说法应该迭代成为,未来的企业都是数字企业,或者更准确的说是都是实时在线的企业。
很多人看着发展缓慢的 To B 愤其不争,网络正在改变着软件的形态,如果把现在的 To B 领域简单地分为企业软件、企业服务和交易平台,显然有些机械了。不论是软件、服务还是交易都无法割裂开去看待,早就融为了一体,就像水和电一样,已经成为生活中的一部分。
甚至,也很难清晰地界定 To C 和 To B ,就像大家思考的“淘宝到底是不是一个 SaaS 平台”,如果说不是,他又符合SaaS的特征;如果说是,他的主体又是为 C 端服务。而且你无法简单地说他是软件、交易还是服务了。
记得有次和易订货的创始人冯颉聊行业的时候,他说了一句话“行业每天谈 SaaS 是病态的。”我仔细想过这句话,叫不叫 SaaS 不重要,这件事只有创业者在融资时讲概念时是需要的,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价值呢?在线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客户或早或晚都会向在线的趋势靠近,他们关心的是“问题的被解决”,并不完全关心软件、服务或者是交易。
或许我们都有这样的体验,当网络出现问题或者 APP 出现问题时,才能真切地感受到他的存在或重要。如果一切正常,我们都会顺其自然地使用和接受服务,早已忽略了他的存在。
在企业级市场里同样是如此,甲乙双方是博弈关系,IT 部门和业务部门同样是博弈关系,只是一外一内罢了。 曾经有一位 CIO 闲聊中曾经说过这样一个观点,“ IT 系统要适当出出问题,才能让大家感知到他的重要性。” 
痛了才能感知,才会关注,才会改变。我们被应用和服务的不连续“伤害”,也让我们真实地感知实时在线。
3
工具的在线
谈回 To B ,技术或者工具的不断被在线化,IT 行业在经历了大型机-小型机-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分分合合,合合分分,IT 也同样呈现了这个状态。
国内云的格局已经形成,会不会同样产生像上面像人一样的虹吸效应呢?我相信会的。
云只是生产力,只是加速器,而不是真正的驱动力,真正的驱动力是企业数字化和国产化所带来的市场需求。
云也将会成为第一选择。
接下来会可能出现两类平台,一类是以政府、央企产业链、大企业产业云平台,不论是自建还是合作,将进一步通过云的方式聚合自己的资源、产业和能力。
第二类是小微企业云平台,他们会以钉钉、企业微信这样的平台为圆心,为小企业提供服务。 
如果形成这样的态势,那么集成 or 被集成会成为未来主流,当然集成和被集成也是交互存在的,有海量用户的工具类 SaaS 同时呈现出了集成和被集成的双重特性。
系统越多,孤岛就越多,在线的连接也就变得更有意义。除了 应用厂商自己主动连接之外,用户的一站式应用需求或倒逼和影响厂商的快速走向融合。
竞争不再单一出现在厂商和厂商之间,互联网和产业巨头加入竞争,带动了产业的快速发展,但同时也在挤压创业公司的生存空间。资本会越来越向头部企业靠拢,同样会出现虹吸效应。也必然会加速 To B 巨头的形成。
人的在线、工具的在线,正在让生产关系变得在线。但首先是组织的在线化,而组织在线并不单纯指内部组织的在线化,而是天然形成了外部组织和内部组织的同时在线化。“企业边界”谈了很多年,但是云和在线让其变成了可能。
To B 和 To C 边界的模糊,这一切都是从用户在线开始的,但价值的源头却是组织的在线。这也会导致To B 的运营越来越 To C 化,可以精细化和标准化地对客户(用户)进行全生命周期的在线运营。
正如上面所讲,虹吸效应不只在人才,在 IaaS 侧,在应用侧,在资本侧全面发生了。当然这一切都基于在线,如果是离线状态,这一切都将变得毫无意义。那未来的一段时间里,必然也将进入一个全在线时代和云原生的时代。
至于是软件的形成还是硬件的形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线会加速进入企业和用户核心业务环节,从而改变生产关系。
挣脱小河的束缚,到大海中去搏杀。
来源 | 牛透社(ID: Neuters)
作者 | 崔强编辑 | 鱼丸汤圆
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早读课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我爬了张一鸣的2200条微博,发现九年前他重点在做这两件事
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发朋友圈了
看看阿里的考核制度,阿里人工资高是有原因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