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特色文苑2
【纪委提醒】
抽烟莫学周某耕,名烟露在镜头前;写作莫仿韩局长,日了还记本子上;
调情莫做谢某强,微博上面叫开房;叫床莫成朱广平,超高分贝惹出警!
 朱广平被抓,出于偶然。
朱广平与张某华在北京某宾馆正在苟合。警察查房,路过这里,听到屋里“忽通通”“忽通通”的床动声,以及“依也啊呀”的叫床声。警察心想:要是两口子,在家里什么事儿做不了,非要在宾馆里大呼小叫,肯定是露水夫妻。他们敲开了门,男的穿着裤头,女的上身扣子也没有扣上,下半身用被子包着。
朱广平曾经担任过洛阳市副市长、市委副书记,南阳市长、政协主席,而其情妇张某华作为国家工作人员的特定关系人,与国家工作人员通谋,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便利索取或收受他人钱财99万余元,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
张某华,因为涉嫌受贿罪在辉县市人民法院接受审理。据辉县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3年4月,张某华利用朱广平特定关系人的身份,要求购买一处新房产与其共同生活。事后,朱广平向曾找过其办事的洛阳市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董事长穆某索取洛阳市滨河新村一套商品房,并将2000年至2003年中秋节、春节期间收受穆某的8万元退给穆某作为购房款。穆某将8万元交到该公司的财务上。2003年5月12日,张某华以其母亲的名义办理了此套房子的房产手续。据洛阳专业评估机构评估,该房购买时价值24万余元。
 2003年11月,张某华为了和朱广平在北京共同生活需购置房产,朱广平要求曾找其办过事的河南一家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徐某垫资为其在北京购置一套房产。2004年年初,徐某分三次支付北京东三环一套商品房购房款80万余元。2004年3月,按照朱广平的安排,张某华付清余款近6万元,并以自己的名义办理了购房手续。2005年3月至9月期间,朱广平安排张某华分两次归还徐某50万元。
2007年六七月份,张某华向朱广平提出想在郑州购买房子。朱广平安排河南一家置业有限公司张某为张某华办理购房事宜。张某为感谢朱广平对其公司开发建设的小区项目的帮助,安排司机送给张某华30万元,张某华将该款据为己有,并于事后将该情况告诉了朱广平。
2004年8月至2005年7月,张某华向朱广平提出想推销电器,朱广平分别授意洛阳市党政机关办公楼、公务员小区和高层次人才居住区项目的工作人员,在上述三个项目的民用电器、电缆招标采购中优先让上海一家电器集团有限公司中标,合同金额合计1000万余元。上海那家电器集团有限公司驻洛阳负责人分三次向张某华送款共计22万元,张某华事后将该情况告诉了朱广平。
对于指控其参与收受徐某30万余元的事实,张某华认为该款属借款,不属于受贿。经查,张某华和朱广平供述印证,其在北京购房,徐某答应过出一半房款,且朱广平帮助过徐某,剩余30万余元不还,徐某也不会要。实际上至2010年,张某华和朱广平没有归还徐某该款。张某华和朱广平具有收受徐某钱财的故意和行为。
公诉机关指控其参与收受张某30万元的事实,张某华辩解说其出具了借据,准备归还,不属于受贿。法庭调查后认为,张某华事实上一直没有还款,其辩解意见不当,不予采纳。
 辉县市人民法院认为,张某华作为国家工作人员的特定关系人,与国家工作人员通谋,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便利,索取或收受他人钱财99万余元,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在共同犯罪过程中,张某华积极地实施犯罪,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按其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遂判处其有期徒刑11年。

 朱广平1982年1月从郑大中文系毕业后,分配到洛阳市委办公室工作。历任洛阳市委办公室秘书、洛阳市委研究室副主任、洛阳市老城区委书记、嵩县县委书记、洛阳市局长和洛阳市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等职。1999年1月至2006年12月,历任洛阳市政府副市长、洛阳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市委副书记。2006年12月至2009年2月任南阳市委副书记、市长。2009年3月任南阳市政协主席,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2009年12月9日被省纪委“双规”。
某日,朱广平与张某华在北京某宾馆正在苟合。警察查房,路过这里,听到屋里“忽通通”“忽通通”的床动声,以及“依也啊呀”的叫床声。警察心想:要是两口子,在家里什么事儿做不了,非要在宾馆里大呼小叫,肯定是露水夫妻。他们敲开了门,男的穿着裤头,女的上身扣子也没有扣上,下半身用被子包着。
 “你们是怎么回事?是两口子吗?
   “你们管得着吗?他妈的,你们是不是吃饱撑的?”朱广平拿出了他的一贯蛮横劲儿。

   “我们是履行公务,希望你配合。
    “配合?配合个鸡巴毛!你们有啥资格查我?
   “你拿出来结婚证!说什么闲话。我们就有资格查你!你不服气,可以找我们的领导!
   警察一来硬的,朱广平软了,毕竟不是河南南阳——自己治下的一亩三分地呀。
  罚款了,但没有丢人。
  朱广平与张某华要离开宾馆了。
 一大帮子人围上来:“朱市长辛苦了,休息好了吧?
   “朱市长,车备好了,今天到香山去。
         ……
  警察听到了以上这些话,怔住了:“原来是一市之长!
 警察上前拦住了朱广平:“你不能走!你作为领导干部,这样胡来,算什么性质?
 朱广平扔过去20万块钱:“算了,我们走了。
  “别来这一套!按正常程序,拘留你,让河南方面派人领人。”北京警察认了真。
        ……
 朱广平就是这样落马了……
在此之前,从洛阳到南阳,有十多个上访团队专门告朱广平都没人理,没想这一个小事,让他栽了。
不到深圳不知道自己的钱少,不到北京不知道自己的官小。
 没想想,你一个市长,顶多算个副厅,这在北京随便拉个单位,一抓一大把。许多单位负责门卫的“门官”,也不低于你的级别。你牛什么呢?
来源:特色文苑2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