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末,水滴筹又双叒出丑闻了。
短视频媒体平台“ 梨视频 ” 花了两个月去卧底各大医院,发现水滴筹雇了一堆批“ 筹款顾问 ”。
这些顾问们跑到医院住院部里一层一层 “ 扫楼 ”,劝说病房里的患者在水滴筹里发起筹款。
若是这些发起筹款的人是真正需要帮助的贫困人也就罢了,可是在暗访过程中,筹款顾问却是把让病人发起筹款当做任务来做,基本不会严格审核患者家庭状况,患者是穷是富,家里几套房,家里几个车。
看来,今年上半年出现的相声演员吴鹤臣事件,并没有给水滴筹任何改变。
金额没有任何指导说明
反正 “ 求助人故事 ” 都有模板给你套,不就是卖惨么。
至于筹多少钱,顾问更不会向医院审核,一方面这个程序太繁琐,另外治疗金额属于患者隐私,医院也不好提供,所以顾问只能全凭患者这边怎么说,然后帮着写个数字。
在梨视频中,有个患者看病需要花 15 万,但是医保能报一半儿,然后筹款顾问决定帮他们写筹款金额为 15 万。
梨视频的卧底记者问顾问为什么要多填,医保可以报销啊,顾问一脸大义凛然:筹款不一定能到那个数,所以多填点没毛病。
差评君就很好奇了,按照这个逻辑,那数就往大里填呗,做最坏打算,反正谁知道能筹多少呢。
等筹钱结束,这些被筹措的资金,有多少用于治疗,有多少是结余,结余了最后这些钱怎么返还,统统没有了后续。
水滴筹虽然官方说需要公开资金用途,但实际上基本水滴筹不会继续跟进。
差评君好奇的翻了一下朋友圈里的水滴筹,果然病人在提款之后,大多就了无音信了。
讽刺的是,几天前,水滴筹刚刚成功起诉了一个未将 15 万筹款用于孩子治疗的发起人。
而这个事情是怎么被败露的呢?因为发起人未将筹款用于孩子的治疗,孩子不治而亡,于是和其妻子闹了矛盾,妻子一气之下把他揭露了。
换言之,水滴筹压根自己发现不了资金的去向,要不是他们夫妻理念不和,这 15 万就成了一笔用孩子死亡换来的横财。
所以,那些通过水滴筹的募捐,真正花在治疗上的金额,谁也不知道有多少,水滴筹也很少去追究统计。
表面上,那些筹款顾问是水滴筹帮助患者的志愿者,实际上,这些顾问可是实实在在根据自己帮助的筹款单来拿提成的,跟销售一般无二。
他们顾问之间还有淘汰制,要是业绩垫底或者一个月不够 35 单,就要被辞退。
在这种业绩指标压力之下,也就不奇怪为啥这些顾问如此敷衍与功利了,毕竟单子多了,月薪上万轻轻松松。
很多人好奇,看起来水滴筹并不会通过患者筹款来赚钱呀,他们这么拼命推广对自己有啥好处?
一方面,当然是推广自己的品牌,扩大市场影响力,让数据好看点,当然现在看起来影响力是大了,可惜并不是啥好影响。
另一方面,还是盈利,只不过一般人可能想不到他们盈利的方式。
他们发现,如果一个人刚刚参加完捐款,就有更大概率感叹生命的无常,有更大的动力去买一份保险。
比如,你在朋友圈看到好友的 XX 亲戚得了肝癌,家庭遭受了巨大打击,小康变贫穷,只能筹钱治病。这时候突然有个温馨提示,重疾险/医疗险要不要了解一下?
看吧,这就是水滴筹怎么赚钱的 —— 卖保险!
就像这个被水滴筹最经常被推出的保险为例,一般人看见 600 万医疗保障,“ 住院医疗费用全报销,不限疾病与药物 ”,一个月只要几十块钱就乐了。
然后等到真去报销时候发现。

所以,靠着卖保险为生的水滴筹,变有了无限动力去让更多人去朋友圈发帖,这也就是水滴筹 “ 扫楼 ” 冲单事件完整的始末。
事情发生后,果不其然,民众更加不敢相信民间善款筹集了。
虽然水滴筹很快出来道歉,并暂停了 “ 扫楼 ” 策略,然而这有什么卵用呢?失去人心,就再也回不来了。
讲道理,这件事情的发生,本来就是公司在制定盈利策略时,过分美化流程,没有做什么风控的表现。
如果水滴筹是个初创企业也就罢了,可是今年都已经 B 轮 5 亿融资了,这么大一个平台,居然做决定时还如此没有 B 数,实在是不应该。

当然,这件事也暴露了民间筹款平台,很难把整个筹款流程掌控的事实。任何环节的审核,都有可能出现问题,家庭情况、病情花销、资金使用,这并不是水滴筹一家的困境,目前任何筹款平台都没有完美的方案解决这些。
最后,差评君想说,差评并不是反对民间慈善,相反,民间慈善是我们身边除了医疗保险、个人保险之外,能给真正困难人希望的重要方式之一。
可是,如果总是能有人不断地去钻漏洞来获取人们的同情,使得人们变得更加冷漠,只能说平台是最重要的推手,尽管这并不是平台建立的初衷。
视频筹钱顾问的人说 “ 去年每单筹款的金额比今年高多了越往后筹款越少,这都是属于消耗社会的爱心值 ”,可是如果帮助的是真正需要帮助的人,人们的爱心怎么会减少?
假的狼来了喊的多了,谁还会来救人呢?

---------
下面的视频搬运自梨视频
图片、资料来源:
梨视频
“ 不敢相信了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