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壁之战的两年后,即公元210年,年仅三十六岁的周瑜同志因为军事谋略技不如人,迈不过去自己心里的坎,被诸葛亮气死了。在周瑜同志的追悼会上,东吴集团党政军商各界名流人士,都一袭粗布白衣出席就位,对周瑜同志的离逝表示沉重哀悼。
而周瑜的宿敌诸葛亮把《厚黑学》的奥义发挥到了极致,竟然也出现在了周瑜的追悼会上。这些孙权看在眼里,明白在心里。这丫的就是猫哭耗子假慈悲,诸葛亮脸皮太厚了。
当然,诸葛亮敢孤身犯险深入东吴,这龙潭虎穴之地。诸葛亮带着武力值一骑当千的王牌保镖赵云,别人不敢对诸葛亮动粗,不至于兵戎相见。
但是,围观的吃瓜群众还是有人朝诸葛亮仍臭鸡蛋,这是赤裸裸的侮辱加挑衅啊。但是诸葛亮发挥忍魂精神,忍加加忍。在诸葛亮心里明白,不如虎穴焉得虎子。保证孙刘继续联盟,比自己的面子和生命更重要。这是一位职业经理人的基本操守。
1963年马丁·路德·金在华盛顿林肯纪念堂发表《我有一个梦想》(I have a dream)的演讲。而诸葛亮也对着周瑜的黑白遗照,发表了感人肺腑的演讲《我有一个兄弟-----周瑜》(I have a brother----Yu Zhou文采不亚于《出师表》。让在场的所有人为之动容,英雄惜英雄啊。
作为东吴集团董事局一把手的孙权,听着心情是悲痛到无法言说,就像前几天失去高人气明星,高以翔老板的王钧,呜呼哀哉。
不过高以翔的死只是让老板王钧失去一颗摇钱树少挣钱了而已,周瑜的死却让孙权担心起国家战略安全问题,孙权心里犯嘀咕啊:“万一,曹操趁火打劫,为报赤壁之仇再打回来怎么办?孙权想着想着就想起周瑜年轻时的一些往事。
周瑜年轻时是一位热血加持励志的官二代,那是相当有背景啊。周瑜的爷爷是太尉,相当于今天的全国战区野战军总司令。父亲是洛阳令,相当于今天帝都北京市市长。五道口职业技术学院(清华大学)的理工科学霸不可怕,就怕学霸竟然还有艺术细菌。
周瑜就是这样的学霸,因为出身好根正苗红,又是音乐特长生“古琴编钟深造十级”。所以周瑜被保送到国家中央直属学府本硕博连读,拿到了军事战略与古琴乐理双博士学位。
那年是公元194年周瑜才20岁雄姿英发,鲜衣怒马。而比周瑜小六岁的诸葛亮却由于父母早亡家道中落,跟着叔叔还在南阳私塾念初中。
诸葛亮的出身、境遇与周瑜相比,差距的不止一个银河系那么远,一个国际大都市的天之骄子,一个是小县城的留守儿童,双方就不是一个量级的对手。
公元195年,周瑜是最早加入东吴集团元老级“中国合伙人”,就像新东方三位创始人俞敏洪、徐小平、王强。
就在周瑜刚入股东吴集团时,公司里的情况,就像国粹京剧《沙家浜》唱的那样“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总共才有十几个人,七八条枪”。
而从公元195年到210年,十五年金戈铁马的金融沙场生涯中,周瑜协助东吴集团招兵买马,一步一步拓土开疆,铸起了三分天下的王朝根基。那么有“王佐之才”的周瑜是怎么做到的呢?
众所周知,世界五百强公司之间的商战一般分三个回合,第一回合首先博弈拼的是公司的金融资本,完成N轮天使融资后,比的是谁先能重金,率先整合上下游区域链,完成精益生产。看谁财大气粗在“烧钱竞赛”能正面杠。谁先能抢占八亿智能手机用户,的常用APP战略高地。
第一回合周瑜从不担心资本的问题,毕竟,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周瑜凭借家族官场百年经营,树大根深的家族背景,家族的品牌效应,吸引天使融资so easy。
来投资的人都已经把周瑜办公室的门槛踏平了。就像前段时间华为应对中美贸易竞争而未雨绸缪,发行300亿债券低利率,竟获市场3.08倍认购。
商战的第二回合PK竞争的公司的人力,需要开启996工作模式,狭路相逢勇者胜。以手中第四次工业革命前沿科技为产品赋能,吹响进军的集结号,以市场营销为兵器攻城略地
股市晴雨表就是战场厮杀的评分器。而广大消费者呢?则是吃瓜群众坐山观虎斗,看好哪家公司呢?就会用金钱购买该公司产品,为之投票。
而周瑜有沉甸甸金灿灿的双博士学位,朋友圈里也都是高素质科研人才。东吴集团遇到什么科研项目、技术难题,该施展什么样的公司营销战略,市场布局。
周瑜如果不明白怎么做的地方,同样,so easy 。打个电话,高薪聘请掌握核心科技的同学,来公司上班就可以了。所以,在东吴集团的中高层,博士学历的核心高管,有一半左右都是周瑜面试招募的。
比如后来接任东吴集团的COO张昭、吕蒙、鲁肃等等,都是以前周瑜在国家中央直属学府上学时的“死党”,一起同过窗。那么,周瑜凭借这层关系发出的offer邀请,老同学一起来工作在同一个战壕,在金融沙场奋战,没有拒绝的理由啊,更何况周瑜开的薪资待遇还那么高。
而读博的意义不仅仅是自我赋能,以求跟上时代的步伐,把握金融的脉搏,淬炼发现下一个风口的火眼金睛。读博期间积累的优质的朋友圈,人脉资源的价值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
所以,在公司人力竞争的第二回合周瑜也不担心。
当然最最关键的是第三回合,是公司掌舵手COO的心理战:华山论剑,一决高下。天之将明,其黑尤烈。在黎明前夕,就看谁能咬牙横下心更大赌注,堵上更多的筹码,熬过炮火连天,撑过枪林弹雨,坚持到商战最后
第三回合,也更像是公司掌舵手COO在逆境与自己死磕,挑战自己逆商的极限。而周瑜输在了输在了第三回合。因为家族的荣耀不允许周瑜失败,更何况败给一个比自己小六岁的,刚博士毕业的实习生诸葛亮。周瑜想不明白,自己当初样样比诸葛亮强,为什么会输?
当然周瑜不知道寒门出身的诸葛亮,多么不容易,需要付出多少努力,才能和家族背景深厚的周瑜分庭抗礼,坐在一起在星巴克喝咖啡啊。就像“双一流”学府在河南的高考录取分数,比北上广深录取分数线至少高100分。这也许就是衡水中学存在的根源,有高考的地方就要竞争,有竞争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要衡水中学。
周瑜赢得起,赢得起高考状元,赢得起赤壁之战,赢得起三分天下的格局。但是周瑜败不起,败不起自己的胸怀狭隘,败不起自己的小心脏不够强大,败不起逆商指数不够高。由于在三次重要的军事行动,都输给了诸葛亮,周瑜实在想不开:“既生瑜,何生亮?
听着诸葛亮感人的哀悼,想到这对于周瑜的不幸。孙权也只能是悲其胸怀,哀其不幸了。王者的胸怀要求,孙权必须要像弥勒佛一样纳百川容万象。
毕竟,无论诸葛亮来参加周瑜的追悼会是否是真心,孙权都面临一个问题,孙刘联盟还要继续。不然曹操来了怎么办?不能因为私心,耽误公事啊。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