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美学子】 第1675
 教育无国界精选文摘
净土与纯粹!仰望星空、脚踏实地!
蒋经国的夫人蒋方良一共生了四个孩子,分别是:孝文(长男)、孝章(长女)、孝武(次子)、孝勇(幺子),共三男一女;对三个男孩,蒋经国在日记里曾经这样写道:“孝文糊涂,孝武荒唐,孝勇可爱!”
而蒋介石败退台湾后,也曾试图培养三个孩子接班,分别把他们都先后送进了高雄的凤山军校学习,但可惜的是老大老二,都是典型的公子做派,受不了军校的严格纪律管束,没出几个月,两人先后落荒而逃。好不容易,最小的孝勇颇为稳重好学,偏偏又因为一次意外受伤,祖母宋美龄发话,让其结束军校生涯。于是,一心想在蒋家第三代中培养出一个职业军人的蒋介石,最终无奈接受失败的结果。
孝文本是孝字辈当中,最得宠的一位,由于是长孙,蒋介石从小就很宠爱蒋孝文。孝文血液里有俄国基因,生性早熟热情,又兼具中国孩子聪明顽皮的个性。
到初中时,他的学业成绩已经下滑的厉害,简直就是满堂红。但是生活方面却愈来愈多姿多彩,半夜三更,时常命令便衣侍卫,协助他把家中车库的吉普车,推到门外马路上,以免惊醒父亲被阻挡,然后再发动引擎外出逍遥狂欢。蒋经国打孝文打得特别凶,有时候吊起来用鞭子抽,吓得蒋方良为孩子一路哭喊求饶。
经国知道孝文成不了大器,其实早就对他不抱希望,偏偏蒋介石不放弃长孙,对孝文依旧寄予厚望。1954年,蒋孝文“考”进了“凤山陆军军官学校”。
尽管蒋介石父子费尽心机,反复交代校长,对孝文好生管教。但是,孝文向来我行我素,成为学校独一无二的特权分子。他完全不服从管教,抽烟、喝酒已是家常便饭,每天夜里吹过熄灯号,孝文就翻墙外出,和一群狐朋狗友,到高雄市通宵达旦,喝酒跳舞,男男女女共处一室,厮混玩乐。
即使如此,孝文也没有把军校念完,很快就主动退学回到台北。蒋经国只能重新为他规划出路。其实四个孩子当中,蒋经国最爱孝文,大抵因为孝文1935年12月出生于苏联,和经国、方良夫妇同处艰苦困顿的日子,孝文是两夫妻在困苦之中最大的慰藉。加之孝文长大之后,高大英挺,气宇不凡,当年不少人都称孝文蓝色瞳仁酷似美国影星保罗·纽曼,散发迷人魅力,让身材不高(一米六三)的蒋经国,以拥有孝文这样高大挺拔的儿子为荣。最终,蒋经国想尽办法安排他到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读工商管理。
但是到了美国,孝文的公子哥个性,丝毫未改。那时蒋经国成天忙于公事,每天工作时间十几个小时,还要三天两头接到美国长途电话,通知他儿子又出事了。为了担心孝文捅出大纰漏,蒋经国特意拜托美国中情局“顺便”将孝文每天情况定时告诉他,要利用洋特务来跟踪自己儿子,这也算是蒋家王朝一大经典的反讽笑话。
最终,孝文沉迷于酒色生活,经常在外通宵喝酒,颓废自伤,自毁长城,把身体喝出了大病,也让蒋介石对长孙的期待全然破灭。
蒋介石在垂暮之年,主观上曾将承接蒋家第三棒的顺位,推移到二孙蒋孝武的身上。从现在解密的若干第一手档案证明,蒋介石一度对孝武抱以极大希望,他曾经积极培植孝武,要他担当起未来的治“国”重任。
蒋孝武抗战胜利前出生于重庆,在四川、杭州、南京、奉化溪口,都有祖孙俩欢聚踪迹。1966年5月,蒋孝武以弱冠之年,离开台湾远赴美国留学,蒋介石曾多次给孝武写家书,钟爱与挂念跃然纸上。
留学归来后,孝武本来很希望能为祖父争光,然而,孝武最大的问题,是他心理不够稳重,办大事常弄巧成拙,因而也让经国头疼不已:“孝武在四个孩子中最聪明伶俐。但是他小时候得过肺病,常常卧床。或许是这个病造成他个性极端,爱憎极分明,却又相当阴沉。”
后来,孝武果然找到了与自己性格契合的领域,是蒋经国早年迈向接班之路的情报组织。情报圈子充满了各种诱人的神秘元素——权力、金钱、女人。特别是权力,国民党当局撤退到台湾之后,情报部门几乎掌握了绝大部分的有形无形资源,他也有心在情报圈子里大干一场。这是经国与孝武父子关系最融洽的一个阶段。
那段时期蒋经国到若干情报机构开会视察,似乎都带着孝武,“孝武先生”仿佛就是蒋经国的影子,或者他的代言者。
但真正让蒋经国对孝武伤心绝望的,是蒋孝武处理与汪长诗的婚姻问题。孝武不听从父亲劝解,执意与妻子分道扬镳,这让蒋经国强烈不满,而最终发生的一桩持枪大闹松山机场事件,更使经国先生对孝武真正失望。
某次,孝武与汪长诗大吵一架,汪小姐盛怒之下,拎着皮箱行李直奔松山机场,孝武不但不加阻拦,反而叫嚣她要走,干脆把孩子也一起带走。汪长诗驱车抵达机场时,弟弟孝勇得知消息,火速向蒋经国报告,经国一听,这还了得,孝武是不是要造反了?连忙命令“国家安全局”局长王永澍赶赴机场,不准汪长诗登机,如果汪长诗已经登机,设法阻拦那班飞机起飞。
气冲冲的汪长诗刚上飞机,王永澍匆匆忙忙赶到松山机场,紧急通知塔台和航管人员,某某航班暂时不准起飞,搞得松山机场如临大敌,许多旅客还以为发生劫机事件。孝武此时也赶到机场,王永澍还没有反应过来,哪知道孝武已经握着一把手枪,顶住王永澍的肚子,以半歇斯底里的语气说:“你马上让飞机起飞,不然我先毙了你!”
众目睽睽之下,堂堂“总统”之子蒋孝武,拿着一把手枪顶住“国安局”局长的肚皮,这是何等有失体统的事情。
被孝武以枪顶住肚皮的王永澍,担心孝武情绪失控,发生意外,只好允诺汪长诗搭乘的飞机起飞;大闹机场事件,使得孝武在蒋经国心目中的地位跌落谷底,此后外间各种所谓孝武“准备接班”的传闻完全失真。按蒋经国的想法,一个连家里都摆不平的孩子,有什么资格谈接班?
蒋孝勇是蒋经国的第三个儿子,童年在台湾度过,蒋介石夫妇,尤其是宋美龄特别喜欢这个小孙子,不管遇到什么烦心的事,只要这个小孙子走到面前,喊一声“爷爷奶奶好!”他们就会立刻转怒为喜。由此可见他在蒋介石和宋美龄心中的地位。
二哥孝武只比孝勇大两岁,兄弟俩从小就像一对小冤家,一见面就要打闹。由于孝勇年纪小、个头小,当然不是孝武的对手,打输了只能拿出绝招——哭。蒋经国常常叫他别哭,结果看到儿子照哭不误,于是火冒三丈地开打。这样就愈哭愈打、愈打愈哭。成年后的蒋孝勇毫不讳言地说,他是三兄弟中被父亲打得最多的一个。
虽然小时候调皮经常挨打,长大后的孝勇却成为蒋家第三代最懂事的一个孩子,也是最少让蒋经国夫妇操心的一个儿子,蒋介石也对他寄托很大希望,常常把他带在身边耳提面命。
中学毕业后,蒋介石和蒋经国商量了许久,还是让他进高雄凤山军校学习;凤山军校一直寄托着蒋家的希望,老大孝文和老二孝武,两位自由散漫惯了的公子,都受不了军校严格纪律管束,没出几个月就落荒而逃。
这让蒋介石大失所望,因为在他眼中,蒋家第三代在他百年之后能否继承其衣钵,关键在于军界的影响力;现在希望似乎只能寄托在小孙子蒋孝勇身上,最好他也像自己当年跻身政治舞台时一样,首先从国党的军界干起。
果然,蒋孝勇在军校不像他的哥哥们,既不开汽车闯祸,也不随便触犯校规,在各种考试中也多次名列前茅。不过,一次意外却改变了一切,一次军事拉练中,他不慎将脚扭伤,送到医院却久久没法愈合,等到几个月之后有所好转,却再也跟不上同期的学员了。事已至此,祖母宋美龄一锤定音地说:“依我看,索性就别让孝勇回军校了,他那只受伤的脚好不容易才治好,万一继续受训,如果再受伤了,又将如何得了呢?”
这对一心想在蒋家第三代中培养出一个职业军人的蒋介石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而蒋孝勇本人也因为这次挫折,改变人生规划,选择了与政治相对较远的经商之路。
总之,三个孙子的不同人生之路,最终让蒋介石的第三代接班梦彻底付之东流!
【留美学子】已发1674期 
仰望星空、脚踏实地、精选文摘
近期已发表
喜欢就点个好看吧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