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微信公号:WhatOnEarth
公号ID:FBSlandmark Foo
作者:玄鲁达
据美国《科技时报》报道,一项研究发现,每天浏览社交媒体超过3小时的青少年,患包括焦虑和抑郁的心理问题风险要比其他人高出60%。
这种抑郁中,就有可能包含着政治性抑郁。
那么,什么是政治性抑郁?
年来,政治性抑郁(political depression)已经从一种隐喻层面的症候成为了一种临床症状,符合美国心理学会(APA)的抑郁症标准。
根据Dr. Robert Lusson的《政治性抑郁》一文,政治性抑郁是比较难以定义的。由政治事件诱发的抑郁症可能先于已有的抑郁症状发作,也可能触发或加剧本身已经存在的抑郁状态。
此外,在原有的抑郁症状表现基础之上,政治抑郁可能会多出一个表现维度,即个体会觉得自己失去了对于命运的掌控。
有人认为,在各类社交媒体和资讯平台占据人们生活的当下,人们=能随时随地了解世界上每个角落发生的灾难,是造成政治性抑郁的主要原因。
比如最近的未成年人杀人,非法移民在冰冷的集装箱里死去,2070年所有的珊瑚礁都会消失,巴西博物馆大火烧毁两千万件文物,巴黎圣母院重建要等四十年......
只要有时间,人们每天可能会从各种新闻里接触到大量悲剧性事件。这些令人沮丧的新闻充斥着种种结构性之恶和不公,个体的灾难时刻都在上演。
而另一方面,人们又清楚的意识到这些新闻背后还有更多无法被看见的恶性事件。但大部分人只是通过新闻资讯来了解事件的观看者,能做的仅有舆论上的支持,却改变不了事情本身。有良知的人们却无能为力,最后被一种巨大无形的无力感所击溃。
在这种环境下,人们尤其是确信自己不受种族、性别、宗教、阶级或财富限制的年轻人,会更容易感到焦虑、愤怒、被欺骗或背叛,并且不愿意开始重新审视自我的信仰体系。
而当人们发现当下的自己和原来的价值观步调不一致时,政治抑郁可能会反过来引发更深层次的、关乎生命意义问题的危机。
谁更容易政治性抑郁?
政治抑郁可能与人与社会的关系有关。
那些容易产生政治抑郁的人,通常敏感细腻、有同理心并且具有社会责任感。他们期待世界变得更好,并希望自己也有责任使社会变得更好。但与之相对的,理想化的愿望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会很容易让他们很容易觉得失落和无助。这种创伤感可能会让他们不愿意面对现实,从而陷入抑郁。
政治性抑郁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来自于个体对于不可抗力的恐惧。对于政治、社会、文化、群体习惯等种种综合原因造成的悲剧面前,人们通常感到以个体之力难以与之对抗,并恐惧同样的命运有朝一日会落在自己的身上。
Dr. Robert Lusson的《政治性抑郁》是在美国的政治文化语境下作出的研究。他认为,人们可能在经历政治抑郁的时候变得随波逐流。在文中,作者将“政治性抑郁”归于美国中产阶级青年的独特症候。
但实际上,政治性抑郁既不是美国青年独有的,也不是中产阶级独有的,而是世界性的。
在近几年纷乱的世界局势下,人们无疑时常陷入对各方新闻信息的奋力捕捉和思辨、自我观点的不断推翻与重建以及对新闻事件本身巨大的苦难的无力感。
作为没有任何权力和话语权的个体,我们应该认识到的是,在各类事件里,我们的参与始终是有限的,强迫自己时刻被这些事件占据,无疑是一种消耗。
我们目前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不要将过度的参与热情空耗在远方的恶上面。
让自己清醒客观,独立思考,就已经是一种成功了。
希望我们既不选择政治性冷漠,也不陷入政治性忧郁。
  • 本公号欢迎读者来稿,采用即有优厚稿酬,稿件内容包括但不限于:
    海外华人关注的热点分析;
    华人在海外的生活感悟与奋斗故事,本人亲历与采访他人均可;
    移民留学亲历过程与经验教训。
  • 稿件要求真情实感,不能做假,也不可有歧视言论
  • 投稿邮箱:yiqijianada@qq.com
  • 加交流群请先加投稿微信ID:yiqijianada 转发必读文章并截图,验证后可入群。
商业推广需求请发邮箱:672169141@qq.com
点击关键词,看更多资讯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