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报告(微信ID:Canadanews)编辑
世界秩序重塑:老大哥放飞自我,

中等强国加拿大何去何从?

当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受到美国优先政策的威胁时,像加拿大这样的中等强国该何去何从?

越来越多的专家表示,是时候重新考虑加拿大的角色了。


威权主义、民族主义和孤立主义正在抬头,邻国美利坚尤甚。固有的世界秩序正在明显被打破,或受到了严峻的考验


此外,加拿大与俄罗斯、中国和美国这三个全球大国以及几个稍小国家(以沙特阿拉伯为首)之间的关系异乎寻常的不稳定,情况并没有完全朝着预想的方向发展。如第14任总理Lester B. Pearson所言,外交就是让别人按你的意思办事,那么
加拿大确实需要重整自己的外交策略了


作为一个中等强国(middle power),加拿大并没有很多有效可行的办法对大国之间的角斗产生影响。对此,专家们认为,加拿大可以做得更好。
如今,越来越多人呼吁加国政府根据不断变化的国际形势,紧急评估并重新决定加拿大的角色


如果加国政府方面不愿自发地进行这种自我检讨,那么这种强烈的诉求最终仍会反应在加拿大公民对外交政策的民意上面。
“加拿大需要更清晰,更明确的外交政策”

这是加拿大国际理事会(CIC)和Global Canada组织在上个月于多伦多举行的为期一天的智库会议时提出的主要意见。以上两个机构都是无党派组织,致力于让加拿大人积极参与本国的外交事务。此次会议,约有150名学者、非政府组织、外交事务人员、商界领袖以及感兴趣的公民参加。


特鲁多的前外交政策顾问Roland Paris在竞选期间提出了“从根本到分支”的审查构想。在此期间,除了保守党承诺削减四分之一的外交援助之外,几乎没有任何人提到外交政策。而且唯一一个有关外交政策的辩论,也因特鲁多拒绝参加而被取消。


Paris指出,上一次外交政策评估是在2005年进行的。


CIC总裁Ben Rowswell则称:“我们在特鲁多重新组阁前就召开了会议,因为加拿大在世界上扮演的角色问题,不仅仅是国家领导人和外交官应负起的责任。” 会议旨在“提醒公民,
作为加拿大人,我们有责任向海外展示本国的影响力。


目前来看,全球形势迅速演变,其中包括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以及美国和俄罗斯解除《中导条约》。

美国总统特朗普(左)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右)于2019年8月2日退出一项已有32年历史的军备控制条约,从而使美国得以自由测试新武器系统。

麦吉尔大学国际和平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兼教授 Jennifer Welsh在为期一天的会议上表示:“我们最重要的盟友(美国)正在全球范围内不断脱轨,而这将产生巨大的影响。
美国对维持多边体系没有浓厚兴趣,更不用说加强了。它无视重要规则,几乎每天都在重新组建联盟
。” 她补充说,其中一些趋势可能超过特朗普政府的在任时间。


Welsh所概述的其他挑战包括:
民族主义的兴起,代理人战争的回归以及民主和人权价值观的倒退等。

更重要的问题还包括,加拿大是否适应这种转型,同时如何在世界舞台上产生影响力。从气候变化、侵犯人权、军事冲突、贫困问题、难民狂潮,至引导前端技术革新、支持多边组织应对持续冲突……所需解决的问题层出不穷。


加拿大可以重塑多边秩序吗?
加拿大历来通过与联合国等多边组织合作,在全球范围内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但如今的
外交策略却与皮尔逊时代截然不同,导致加拿大国际影响力微乎其微


加拿大专家、贾杰洛尼亚大学美国研究所助理教授Tomek Soroka表示:“我对加拿大在特鲁多第二任任期内成为全球有力影响者的前景感到悲观。”
他补充说,
这种怀疑与特鲁多的政策没多大关系,而与地缘政治有更多关联,即加拿大最有影响力的盟友(美国)正向民粹主义和孤立主义转变。

从左到右:Ideas主持人Nahlah Ayed;Joe Clark;Lloyd Axworthy;Bill Graham和Peter Mackay。CIC/Global Canada 与四位前外交部长召集了一次讨论,以反思加拿大的外交角色及如何在一个被颠覆的世界中发展。
现在,加拿大正争取加入明年的联合国安理会,Tomek Soroka说道:“ (安理会)不再是全球政治框架的代表,因此加拿大在某种程度上是这一问题的受害者。”

尽管加入安理会是一个扩大外交影响力的方法,但赢得该席位绝不是十拿九稳的事。与此同时,专家们也提出了寻找传统势力范围之外的盟友,以及针对每一个问题逐个建立联盟的意见。
前进步保守党总理Joe Clark指出, “我们应当成为世界上最活跃的多边主义者,特别是现在。我们在发达世界以外拥有一些非凡资产,但目前我们无法利用这些资产,非洲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另一位专家则称:“我们需要尽快开始进行气候外交。”

Soroka表示,
加拿大可以将其声誉和“软实力”用作外交政策工具,特别是在主张进步价值观方面。但要做到这一点,加拿大必须“可信与可靠”

他还表示:“加拿大在参与外国发展援助或维和行动方面一直比较中庸,所以很难让人相信加拿大政府在关切多边主义的立场。此外,当加拿大是G20集团成员国中人均温室气体排放量最高的国家时,我们应对气候危机的声明也很难让人信服。同样,向沙特阿拉伯这样无视妇女权利的国家出售武器,也令加拿大无法成为可靠的人权捍卫者。”
加拿大在世界舞台所扮演的角色

自特鲁多于2015年首次宣布“我们回来了”的口号以来,加拿大在世界舞台上所扮演的角色也遭到批评,因为
当前的加拿大仿佛更注重成为一个“道德超级大国”,而不是在世界舞台上充当召集人和共识构建者


Peter MacKay曾在2007年至2008年担任加拿大外交部长,并有可能最终竞选保守党党领。他称上届政府的外交政策为推特外交,例如:去年Chrystia Freeland对沙特阿拉伯人权记录的公开评论,引起了强烈反响。
推文称加拿大对沙特阿拉伯于2018年逮捕政治活动人士一事表示“严重关切”,并敦促沙特方面“立即”释放女权活动人士Samar Badawi等人。


MacKay说:“然而,你不能对一个国家进行说教,也不能对它们进行威吓。我们已经看到了许多这样的例子,这实际上损害了加拿大自身的利益。”


对此,前外交部长、现任加拿大商会主席Perrin Beatty也表达了肯定。


包括他在内的六名与会者提出了新的外交政策构想:即从在国际发展中使用加拿大本土技术,到加强加拿大侨民的参与,再到“绿化(greening)”对外援助等。Rowswell说,这些想法将会在全国的CIC活动中进行进一步讨论。
前进步保守党总理Joe Clark表示,
加拿大需要在西方以外的国际舞台上寻找新盟友。

在会议上,大多数与会者都对Beatty关于紧急评估加拿大外交政策的主张表达了赞同。


他说:“
加拿大在世界上的作用应该是继续发扬我们的长处——参与,召集,提出创新的想法并建立共识
。而在理想情况下,政治领导人将带头进行评估。但如果他们不能这样做……那么商界、学术界、非政府机构和在座的其他同仁就有义务来引导。世界不会等待我们,因为其代价太高了。”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Ref:[1]https://www.cbc.ca/radio/ideas/canada-as-a-middle-power-in-an-upended-world-time-for-a-foreign-policy-reset-1.5372192
作者:Jeanette

责任编辑:
马家辉

出品:北美报告

微信ID:Canadanews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