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头图,来自@造洋饭书)
昨天上午北京米其林如期发布。
除去必比登推荐的以外,他们一共在北京评出23家星级餐馆。
而按照他们自己的说法,米其林星级代表的含义分别是:
• 三颗星:出类拔萃的菜肴,值得专程前往
• 两颗星:出色的菜肴,值得绕道前往
• 一颗星:同类别中很不错的餐厅
也就是说,北京唯一值得专程前往去吃的餐厅,是新荣记,一家大排档起家,专做东海海鲜的台州菜餐厅。
招牌菜有大黄鱼、黄金脆带鱼和沙蒜豆面:
其实新荣记是我一直挺喜欢的餐厅,上海、北京的几家新荣记包括他们的高端版本“荣府宴”我都去过。
新荣记不是那种太阳春白雪,普通人欣赏不来的店。
相反,因为是大排档起家做到现在这么大一个餐饮集团,而且能做到每个地方的新荣记都能坐满,如果不定位多半没有位置,你说它难吃,那就有点杠精了。
所以我并不觉得新荣记难吃,相信昨天对米其林给新荣记三星的餐饮界人士,也不是觉得新荣记难吃。
但问题是,它毕竟是一家做东海海鲜的店,至今还有不少新荣记,会像其他做海鲜的店一样,把各种海鲜放在店门口,如果你要吃的话,可以去海鲜区挑选,一来可以看到是否新鲜,二来也比较直观:
新荣记台州中心大道店
新荣记也属于江浙菜,所以到季节的时候,也会有很多江鲜可以吃。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是做海鲜的,从食材新鲜度上来说,应该是东海边上的新荣记更胜一筹才对。
那问题来了,为什么上海的新荣记没有三星,而北京的新荣记三星了呢。
这引得餐饮界不少人士的质疑,而就在昨天下午,米其林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招牌的海鲜什么的和其他家差不多啦”
“真正打动我们的,是这家新荣记做的北京烤鸭。
这一刻,大董、四季民福、便宜坊、利群、长安壹号、全聚德全都流下了泪水:

“我们的烤鸭不香吗?”
怪不得大董这次连现场都不来了。
再多看看米其林给其他店写的评语,发现有意思的还有很多。

比如这次争议最大的,是米其林两星的“屋里厢”,是一家上海本帮菜。
这件事,有意思就有意思在上海菜偏甜,大部分北京人都是吃不惯上海菜的,所以在北京的上海餐馆很少,而上海的上海餐馆很多。
然而偌大的上海,上万家本帮餐馆,只有一家雍福会入选米其林两星,然而本帮菜很少的北京,却也选出了一家上海菜作为“值得绕道前往”的餐厅。

你会觉得,一定是因为米其林不喜欢上海口味的本帮菜,一定是这家餐厅的厨师,对上海菜做了什么改良,所以才会给这家店如此高的评价。
然后你再去看他们的评语:
“厨师团队以上海人为主”
“菜品都是传统菜式”
“上海的家常味道”
通篇写着四个大字:
原 汁 原 味
我看了下,这家的菜品是这样的:
食物好不好吃确实是一个主观的东西,但食物出品如何也是有一些标准的。
比如日本寿司不应该散掉,比如猪排饭的猪排里面应该嫩,比如烧汤不应该加太多味精,还有比如点心个头不能差距过大。
而这家店,连这都控制不了。

还有糖多油大卖相差,其实就和上海很多弄堂里的小馆子差不多,其实和很多家常菜馆也做得差不多,所以这家店到底为什么值得绕道前往呢?
让人困惑。
这样,米其林评了一圈,三星的是台州菜,二星的是上海菜和一家素菜,而京城一大堆名声很大的官府菜北京菜都排在下面了,这让很多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不满,比如唐家三少:
其实米其林评到第三年,这个榜单已经被大多数大陆人不认可了,随便去网上看看,就全都是“米其林不懂中国菜”的评论:
我基本吃完了上海和澳门的所有米其林餐厅,北京、广州、香港、东京还有欧洲的餐厅也吃过不少。我的感觉是,米其林虽然之前也瞎过,但在北京应该是他最瞎的一次。
不过也没必要为这个标准太动怒,毕竟米其林只是一个榜单,只是一家之言。你信它就去吃,不信它就算了,榜单没有权威不权威一说,并不是说你爱的餐厅没上这个榜单,它就不好吃了。
退一万步讲,米其林最早是一本给法国游客看的旅行美食指南,它有自己的,针对法国人的标准,本来就不是给我们这些本地人看的啊。
日本人不相信米其林,他们有他们本地的tabelog。

我们也可以不相信米其林,我们有我们的美团点评,你不信米其林,看看美团点评呗。
说说我对北京本地食物的一些看法:
都说北京菜难吃,但我觉得还不错。
烤鸭就不说了,我以前的德国外教学会的第一句话就是“北京烤鸭”,第二句话是“北京烤鸭太好吃了!
手切羊肉铜炉火锅也是我的爱,说实话我觉得北方的羊肉,就是比南方的羊肉好吃,一方面膻味更轻,另一方面给的量也大。
而且上海现在真的用碳烧的铜炉火锅已经越来越少了,多半都是电炉做的,而北京,那种高高烟囱的铜炉火锅依然遍地可见。
羊肉手切,码好一盘,然后用长筷子往沸水里一汆,发出兹兹的声音,最后再蘸点麻酱,入口即化。
个人以为是只有天上才有的美食。
当然这些都是公认的美食了,还有一些南方人觉得是黑暗料理炒肝我也爱吃。
但那些食物得配合北京的天气来看,北京冬天冷,风大。
有年冬天去北京,早上天冷风大,把人魂都能给吹没了,我躲到一家早餐店里,吃了一碗热乎乎的炒肝,动物油脂配重口味的调味咕嘟咕嘟下肚,出门一直走到地铁口胃里还是热乎的。
我爱喝小吊梨汤也是差不多的时候,那天我刚从南方去北京,穿得很少。
然而北京下大雪,找不到酒店的我就在路上摸索,越摸索越冷,路上还没什么人可以问路,感觉自己特别惨。结果转角拐到一家灯火通明的店里,是“小吊梨汤”,两碗烫嘴的梨汤下肚,再吃了份烤羊排。
马上就热了!
北京真正惨不忍睹的是他们的海鲜和日料(毕竟不靠海),北京本地菜我觉得还是可以的,用我朋友的话来说“全国的权贵都在这,东西能难吃到哪去呢?”
-END-
下面是一个抽奖
下周开奖
(最近会有比较多的抽奖)
【推荐阅读】
回复晚安
可以看到一篇
“性瘾者”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