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六神磊磊
前几天和朋友聊《笑傲江湖》,说到一个问题:
东方不败为什么留着前朝余孽任盈盈?
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如果看过一点《笑傲江湖》的就明白,东方不败对待任盈盈的方式,让人很费解。
任盈盈是何许人也?是任我行的女儿。任我行又是何许人也?是魔教前任教主。
东方不败作为下属,篡位夺权,推翻了任我行,打倒老王成为新王。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坦格利安家的龙女,鹿家和狮子家怎么可能留着不杀。
翻开历史看看,她不是死不死的问题,是怎么死的问题。
比如汉文帝刘恒,算是宽仁了的吧,他进京继位,在入主未央宫的当晚,就杀了后少帝刘弘及其四个兄弟。
又如南齐太祖萧道成,也算是宽仁且能干了的吧。他逼十三岁的小皇帝刘准禅位,后来又把刘准杀了。刘准哭着说,愿生生世世,不再生帝王家。
这里举的俩例子,还都是以宽仁著称的“明君”,还不是暴君,都尚且如此。
至于秦二世那样一口气砍了十二个兄弟,然后又一股脑碾死六个兄弟和十个姐妹的,就不必说了。
东方不败一代枭雄,连他的《教主宝训》都说:“对敌须狠,斩草除根,男女老幼,不留一人。”可是抢班夺权之后,为什么能留下任盈盈十几年?不但留下了,还纵容任盈盈在江湖上呼风唤雨,网罗党羽,当什么“圣姑”?
金庸当然比我更谙熟史事,他也知道这个情节反常,所以特意留下了两个解释:
第一个解释是政治上的——东方不败厚待任盈盈,甚至故意对她言听计从,乃是为了掩人耳目,掩盖自己推翻人家老爹、造反篡位的事实。
你们看,我对小公主都这么好,说明我很尊重、很怀念任我行同志。那些说我谋朝篡位的,都是谣言。大致是这个意思。
这个解释有一定道理,但不是完全说得通。君王固然会演戏,但他们的耐心也是很有限的。
在权力交接的敏感时期,固然有可能演那么一下子,但当位子坐稳了,哪有留着废太子当宝贝,还纵容这个定时炸弹到处东游西逛、招兵买马的?
之前举过的例子,萧道成也恩遇废帝刘准啊,约定了一起岁月静好,双方不行君臣之礼,两头大,很给面子吧。可是假惺惺演了一个多月,没忍住,把十三岁的刘准喀嚓了。
宋太宗也很恩遇赵德芳、赵德昭啊,那是他哥哥的儿子,他“烛影斧声”干掉哥哥夺权后,也把侄儿们亲亲抱抱了一阵子。可是3年之后,赵德昭自杀。5年之后,赵德芳病逝,年仅23岁。你看帝王的耐心多么有限。
东方不败如果是演戏,演上个半年一年,礼遇一下任盈盈,过年叫大小姐出来吃个饭,参加个宴会,是有可能的。
但这戏一演就十多年,大家压根都忘记了任我行是谁了,却还这么演下去,就很没有必要了。
而且东方不败对任盈盈还不监视、不约束,放任她在江湖上施恩卖好,网罗人心。另有一样可怕的是,她还今天和少林方丈谈交易,明天和华山余孽谈恋爱,与敌对势力眉来眼去、合纵连横,这更是万万不可能的。
所以这第一个解释,不是完全合理。
至于第二个解释,则是东方不败变了性,太想做女人了,羡慕任盈盈的女儿身,所以一直留着她当吉祥物。
这也不合理。羡慕女儿身、疼爱女子,就非得留着这么一个政治定时炸弹吗,那他怎么又把自己的七个小妾都杀了呢?
再说,东方不败也不是立刻就变了性的,而是有很长一个过程,之前怎么不解决任盈盈问题呢?
我觉得,关键的原因还是在东方不败个人的性格和心境,以及魔教内部的行事特点上。
先说东方不败个人。他对任我行的感情是很复杂的。
在抢班夺权之前,他时刻担心野心暴露,唯恐被任我行提前收拾了,所以对任我行是恐惧、忌惮、提防占了上风。
等到政变成功的那一刻,东方不败猛然发现自己赢得如此容易,老领导简直毫无防备,一触即溃。
于是相信任我行对自己实在是信任,实在是推心置腹,自己之前实在是想多了!人家磨刀原来不是杀我,是要杀猪招待我呢!
到这时,感恩、自惭、愧疚等感情就占上了上风。
过去任我行对他的种种恩遇,这时也浮上心头——自己出身寒微,全靠任我行关照,连年提拔,从一个小香主一路提拔成二把手、光明左使,还传给了《葵花宝典》,指定当接班人。
而我呢?居然造了他的反!
坐在老领导的办公椅上,东方不败难免会想:唉,老子真不是人。
这就是东方不败的性格弱点。这个人颇类似项羽,有恣睢和残暴的一面,也有优柔和敏感的一面,所谓“对敌慈悲对友刁”。他十多年不杀任我行,也没杀任盈盈,根本都是出于这种微妙的愧疚和补偿心理。
于是他就成为了一个枭雄里的笑话。他不是一个枭雄,充其量只是一个袅雄。他最后被翻盘了,任我行又把他打倒了,因为他只是一个袅雄。
那么,放纵任盈盈满江湖乱跑,到处招徕闲散人士,这又是为什么呢?
按我猜测的话,大概与当时黑木崖的风气和治理习惯有关系。
像魔教这样一个庞大的单位,总地来说是两个系统组成的。一个是直属的机关系统,也就是黑木崖,包括各个内设机构和部门。
另一个则是分散的江湖系统,包括三教九流的人士。
东方不败这个人,我感觉是个机关型的领导。可能因为提拔太快,早早地就进了黑木崖了,他的主要工作履历、经验、人脉都在直属机关系统里,导致他的视野、关注点也都在总舵机关。
这个人当了头,由于习惯使然,就可能只爱管机关,管内设机构和部门,管面前的一亩三分地,不大注重管地方、管基层。到后来干脆越玩越小,机关都不管了,只管一个小花园了。
你看当时的日月神教,虽然口号上叫“一统江湖”,实际上却是收缩型的,只爱躲在黑木崖上关门搞办公室政治。那些什么“紫衣侍者”为代表的内设机关人员非常骄横,目空一切,基层管理严重空心化。
任盈盈在外面江湖上呼风唤雨、招揽徒众,但在东方不败和他黑木崖上的亲随们看来,却觉得任盈盈是远离权力中心,沙漠寂寞。
举个有点类似的例子——当年的明教,你就懂了。一把手张无忌、二把手杨逍都是混直属机关的。杨逍和几个散人斗来斗去,都是总舵机关办公室内斗。两个人对管理基层一没经验,二没兴趣,最后就被朱元璋这种地方区域经理坐了大、翻了盘。
这样就稍微能解释为什么任盈盈一直很安全了。
任盈盈没有留在黑木崖争权,所以不损害东方不败那些亲随佞臣们的利益。
在他们看来,黑木崖机关里的职级、待遇、岗位才是利益,而管江湖上那些野人是狗屁利益了?蛮荒之地而已。
任盈盈不和他们争职级、争岗位,所以他们和任盈盈和平相处,没有去针对任盈盈、谗毁任盈盈。不然,莲弟一句话,可能十个任盈盈都杀了。
你还可以发现,莲弟们非但长年没有针对、谗毁任盈盈,也长期没有谗毁任我行和向问天。真正危害黑木崖安全的这几大隐患,他们都放过了,而尽去搞办公室内斗了,今天扶你当青龙堂长老,明天扶他当白虎堂长老,大收明珠,不亦乐乎。
后来任我行上台了,更注重管理江湖层面了,把什么蓝凤凰、祖千秋之类的都管了起来。所以书上说任盈盈虽然亲爹掌权了,自己“反而没有过去威风”了。
说到这里,不仅感叹张无忌。
如果早早把朱元璋调上光明顶,封他一个“六散人”,后面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朱元璋肯定脸上笑嘻嘻,心里mmp:老子真是没有过去威风了!过去统领十万大军,现在还要给周颠这个龟儿子修打印机了!
往期文章
记得点“在看”。还有把公号加星标,新文章才不会漏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