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人,生活总是很匆忙
匆忙地醒来、匆忙地工作
匆忙地恋爱、匆忙地离开
很少有时间慢下来去享受生活
而在北京的合和通苑里

有一位身着古装的女子
正放着古典音乐,点上檀香
听着院子里清脆的鸟鸣声
享受阳光透过窗户的点点余辉
坐在屋子里的窗户边上
制作中国传统手工艺“女红”
▲孙亚彤正在缝制女红作品
她说冬天来了
她要做一些衣服
送给福利院的孩子们
她就是我们本期的主人公
——孙亚彤
(注释:女红,也称女事,旧时指女子所做的针线
纺织刺绣缝纫等工作和这些工作的成品。
01
从曾经的海鲜产品“大王”到“织女”
“我想以自己喜欢的方式度过余生”
但是谁能想到
这样一位安静、细致的女红“织女”
竟然是一位“海鲜产品大王”?
这里面的故事
还得从14年前说起
2005年刚刚从医院离职的孙亚彤
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
亚彤接触到了水产品加工行业
亚彤已经厌倦了医院里
每天一成不变的工作
“我想让自己的生活,
变得更加精彩一点。”
于是,在2007年
亚彤正式开始进入水产品加工行业
从此以后,
亚彤仿佛就像“开挂了一般”
不到十年时间,
亚彤就创立了自己的品牌
也有了自己的工厂
手下的员工也达到上百人
▲孙亚彤穿着自己缝制的衣服
随着自己的事业蒸蒸日上
各种烦心的事情也接踵而来
亚彤每天每天都要
跟有着浓浓腥味的生鲜打交道
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琐事
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应酬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直到有一天
她突然反问自己:
这真的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吗?
时间到了2015年
亚彤的事业严重下滑
客户之间又起了一些纠纷
亚彤觉得“心力交瘁”
她想找人倾诉却不知道找谁
▲孙亚彤穿着自己缝制的衣服
心中的苦闷憋无处诉说
亚彤甚至一度产生抑郁
直到有一天
她遇见了“女红”
亚彤仿佛打开了她“新世界的大门”
“我的人生仿佛看到了希望,
我终于找到了我将毕生热爱的事业”
02
学习女红2年就获美国最佳设计奖
她让中国女红走出国门
此时已经39岁的亚彤
从零开始学习“女红”
注定会是一条艰难的路
“她学这个,纯粹是为了打发时间”
“她肯定学习不了多久”
在学习的过程中
也免不了被外界质疑

但是无论外界怎么评价
亚彤都不在乎
她沉浸在自己的“女红”世界里
她享受做“女红”带给她的宁静和放松
她享受这份怡然自得的乐趣

“除了吃饭和工作,
几乎所有的时间我都在做女红”
然而在做女红之前
亚彤是一个实打实的“粗人”
她每天都跟生鲜打交道
所以刚开始学习用针时
被针扎到都是常事
“一天至少流血四五次”
为了让自己更好地学习了解女红文化
她放下了手头的工作
开始在全国各地游学、拜师
“刚开始家人也会不理解,
觉得我是在瞎玩,
但是慢慢地,
他们看到我身上的变化,
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她去贵州收集老绣片
去尼泊尔收集老蜜蜡、老雪巴珠
去云南采风
她跟着农村妇女一起
学习传统的绣花针
在古老的村庄
收集中国传统的旗袍、旧布
旧衣裳上的花边、纽扣
她将这些“老东西”变成时尚
她将中国的传统文化、民族特色
融合在她的每一件作品里
亚彤缝制的每一件作品
都是有温度、独一无二的
“我在缝制的过程中,没有参照稿,
心里是怎么想的,
就按照想法缝制出来。”
在亚彤的“女红”作品里
你能找到中国各种传统古典元素
凤凰、龙、孔雀、图腾
她都悄悄地藏在她的作品里
看看上面这个手包,是凤凰起舞?还是孔雀开屏?
除此之外
亚彤还将她早年
在民间收集的各种老布
拼接在她的作品上
各种各样的花纹拼接在一起

也能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

对于她来说
这不仅仅是一件简单的手工艺品
而是一种历史文化的传承
亚彤的每一件作品
仿佛都在诉说着一个遥远的故事
清澈而又神秘
可触而又不可及
一针一线、一拉一扯
都饱含着亚彤的美好祝愿
她将不同年代的布拼接在一起
用各种花色和纹路
去展现最质朴的宁静和美好
在针线拉扯之间
听着针线穿插梭梭的声音
亚彤的心在此刻终于安静了下来
她全神贯注地看着手中的针线
仿佛在此刻,
她和手中的针线融为了一体
“我觉得我在与它对话,
我希望我的每一件作品,
都是有温度、有灵魂的。
为了让自己的眼界更加开阔
让自己的作品更加多元
她开始去日本游学,去美国参观
她将世界各地的针法、文化融会贯通
然后绣出最具中国特色的手工艺品
2017年,才学习了2年“女红”的亚彤
就获得了美国罗旺首席设计师卡夫的
色彩搭配最佳设计奖
除此之外,她还拿到了
日本宝库手芸协会的手缝拼布导师证书
钩编导师证书、白线刺绣导师证书
亚彤的作品在美国展示期间
许多外国友人被亚彤作品的
鲜艳的色彩、别具一格的风格
以及浓浓的中国元素所吸引
他们都想把
这充满神秘东方魅力的艺术品带回家
03
“没想到女红还能缓解抑郁症,
在这里,她们能找到最真实的自己”
“自从我学习‘女红’后,
我的心情开始沉静下来,
我也从抑郁症里走出来了。”
自从接触“女红”后
亚彤变得宁静起来
她开始变得热爱生活
开始去发现生活中的美
一次偶然的机会
亚彤的一位心理医生朋友
来亚彤家里参观
跟亚彤学女红缝织了一下午
朋友说
“在这里,我的身体完全得到了放松,
要不我们把研制成一套完整的课程吧!”
从来没有当过老师的亚彤
刚开始有些拒绝
但是在朋友的游说下
她终于同意了
因为有过国外游学经历的她非常清楚
在中国,现阶段
还没有一套“女红”的完整教学体系
如果再不保护传承起来
“女红”可能真的会消失在我们的记忆里
于是她在北京合和通苑
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
亚彤将她在日本和美国
游学所学到的知识
和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融为一体
将它研制成了一套完整的教学体系
她还设立了初中高级课程
免费给热爱”女红”的学员上课
只收取一些布料的成本费
女生在这里可以学到
各种被现代人遗忘的女红
关于女红
在我们母亲、姥姥奶奶那个年代
每个人都会一两样
那种做手工时的
穿针引线,轻挑慢捻
是女性骨子里特有的温柔与美
在这个时代,女性面临着比过去
更大的社会压力
每个人都活成了一副女强人的模样
一面家庭,一面工作
每天像个战士一样,冲锋上阵
而静下来的时候
很多人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
大多自拍、购物、娱乐八卦
逐渐失去了古时候女性的那份细腻
▲学员正在缝制女红
来到这里,女人的心情终于慢下来
不要活得像男人一样奔波劳碌
在飞针走线的过程中
把女性的阴柔之美展现出来
这里仿佛成了闹市中的“世外桃源”

“来这里上课的学员,
大多都是女企业家,
她们都是现代独立女性的代表。
虽然她们在事业上很成功,
但是在她们坚强的外表下,
藏着一颗柔弱的心,
我希望帮她们找回最初的自己。
为了让学员们能够真正地跟自己对话
上课时学员们是不允许用语言交流的
她们只能使用手语交流
在这里她们可以放下各种身份
沉浸在手作与自己的世界
暂时斩断与外界的所有联系
在房间里点上一盘檀香
放着几曲古典音乐
学员们手上拿着绣花针
看着眼前一圈圈五颜六色的毛线
心情也慢慢的安静下来
平针缝、卷针缝、藏针缝、落针压、
锁针缝、珠绣、丝带绣
女性又回到了最原始的角色
仿佛在此刻
所有的烦恼都已经消失不见
来到这里后,你会发现
你的内心逐渐变得越来越通透明亮
生活不再只有家庭琐事、工作烦恼
身上的女人味也由内而外多了几分
“有些学员绣着绣着就哭了起来,
或许这对于她们来说,
是难得的安静吧。”
▲亚彤正在教学
“学员们每次绣完后,很兴奋,
拿着自己的作品左瞧右看,
她们都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绣的。
绣完后,她们又将这些
倾注了她们情感与心血的作品
送给自己最爱的人。
家庭关系也和谐了不少,
而她们自己的性格也改变了许多。
▲学员正在缝制女红
“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
我能通过女红改善人的脾气,
和谐家庭关系,
我很欣慰,也很满足。”
39岁从“海鲜大王”到女红“绣娘”
再到拿到美国最佳设计奖
亚彤只用了不到四年的时间
虽然艰辛,但也同样美好
亚彤从来没有后悔过
每一件“女红”作品背后
都有属于她自己温暖的故事
都有一份她最真挚的祝愿
对于亚彤来说
她已经找到了她的毕生追求
人活着,就应该不枉此生
每个人都应该找到一条
与自己内心深处对话的途径
益美君在此也真心地祝福大家
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
度过余生!
-End-
本文由益美君原创
图片经孙亚彤授权
如需转载请联系益小美(yimeijun2008)
如果你也喜欢中国风,请点赞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