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陌上美国
欢迎关注
北美各地渐渐入冬,滑雪季进行时。如果没有在美国玩过滑雪,那可以算是在美国过冬的最大遗憾之一。
笔者玩滑雪多年了过欧洲和美国最险峻的一些高山雪场。
美国,落基山脉(雪场
先说点滑雪的基本知识。
必备物件和注意事项
  • 准备防水的滑雪裤,最便宜的在沃尔玛小几十美元能买到,对于初学者够用了。如果在雪场买,至少也要100美元以上;
  • 准备头盔、护目镜(不是墨镜)、手套、运动防水衣服(羽绒服也可);
  • 雪场都有出租滑雪设备的店,如果经常滑雪建议购买滑雪板、滑雪靴、滑雪杆、护目镜、头盔,大概5、600美元能买到还不错的全套配置;
  • 穿便于运动的贴身衣服、裤子,比如跑步时穿的那种干爽型质地。滑雪出汗,吸水性强的可能导致着凉;
  • 雪场的雪道分等级,在上山缆车入口处、沿途及岔口处,都有颜色标注。从简单到高难度按颜色区别,美国的雪场分为绿道、蓝道、黑道和双黑道;
  • 对于初学者,每个雪场都有初级道——比绿道还要简易的、给入门者玩的短道。孩子和第一次滑雪的人可以不购票就在初学道上练习,玩熟了再购买上山的缆车票;
  • 没有经验的人,开始不需要去太难的地方玩。在有绿道、蓝道的雪场渡过一个周末就绰绰有余。玩过几次熟悉了,再去高山雪场试身手;
  • 注意看上山缆车最后一次的结束时间,不要错过时间遇到雪场失踪的麻烦(此文有现身说法的教训)。
错上黑道
这些年玩滑雪也没少留下各种马大哈的经历。
第一次踏上雪场是2004年,那时候还是来美国不久的学生。凭着自娘胎就码进DNA的粗心大意,第一次滑雪就上错了道。
多年后才知道那条黑道叫“Widowmaker”(寡妇制造者)。不过咱喜欢男的,这名字对我倒毫发无损。
在那条道上,除了没有托马斯全旋腾空一周半之类的高难度动作,把这辈子能摔出来的花样摔跤都给整了个遍。
几乎一旦站起,不是没进三米就立马摔倒,便是不由自主旋转180度无法遏止地背朝前向下滑——当然很危险。
只是顺便发现,在雪道上怎么摔,基本不会太痛。每摔几跤便坐在陡峭的雪道中歇歇,观赏一下碧空和群山。提醒一下,需要坐在道旁侧的地方,否则成为路过的高速下滑的人的“路障”——属于令人发指地制造危险的扰民行为。
摄影/奚凡
那天气温骤降到零下10度,山中雪景带来童话世界的幻影。千条万枝在银装素裹之下,点化出晶莹剔透、纯净无瑕的世外风景。精致得让人寂静无语,似乎添一声人间凡音都会震没这美妙的一切。
偶尔见到林间别墅,青砖石壁,白雾微飘。门上红绫松冠,使人遐想翩翩,隐约听到铃声叮当,疑是圣诞老人驾车小憩。
大概花了近两小时在道上,期间好几次有人热心地来问,需要帮助吗?最后我脱掉雪板,拖着笨重的滑雪靴,沿着一边的林灌丛走下山。
摄影/奚凡
然后才知道同行的人找了我整整一上午,差点要惊动雪场巡山员。
从那以后,滑雪成了每年冬季的保留运动。
每次坐缆车登上山巅,远方山脉横亘蜿蜒,延绵至视野终极处。峻拔高峰中参杂着或成点或成面的皑皑白雪。默默注视,一股飞身入山林的冲动呼之欲出。
绿道和蓝道的舒缓走势,让人有足够的时间环视左右。黑道的峻峭,站到始端,有时也会让人产生一丝害怕的感觉。不过在已无其他退路的地方,心中默念一声“Go”,旋即一呼而下,体验飞光掠影的速滑滋味。
科罗拉多,Vail雪场
欠账数百
后来有家了,添了小跟班,家里也从美国位移到欧洲的小强国瑞士几年。
瑞士风光 网图
这里的孩子从会走路开始,冬天风雨无阻的户外活动是必修课。2、3岁就被瑞士的“虎爸虎妈”带到雪场的比比皆是。老外推孩子运动的干劲,不输华人推孩子乐器、数学的热情。
说几个滑雪偶遇。
有次给娃报名滑雪学校,离家1小时远。到达目的地,给娃租了全套装备,交钱。傻眼了,居然忘了带钱包。我赶紧积极掏出护照问店员,是不是能复印证件赊账一下?小哥沉吟片刻答应了。
随后来到买上山缆车(revolving gondola)的售票点。正纠结怎么说得真诚可怜点,瑞士阿姨连护照都不要只要求写个名字和住址,就把票钱给我赊好了。
gondola坐到了山顶,一出来震撼了!风雪大作,传说中的黄袍怪的妖风也就莫过如此吧。先出去的小孩被强风吹了个踉跄,惊得工作人员一个箭步上前把他抱住,小男孩哇地吓哭了。在这辈子都没有碰过的强劲大风中,前面又是陡坡,我跟娃连溜带跑地奔向雪道。到了滑雪学校注册交钱地方,故伎重演,赊账。大叔爽快地只要了名字和住址,给我赊了共计一百多瑞郎的学费。

到了中午,我们去旁边餐馆休息。尴尬地跟过来服务的大姐坦白其实俺没钱......大姐嘴角一撇,开始用瑞士德语跟旁边的小姑娘吐槽了。我连忙说马上走,结果小姐姐热情地凑上前问,你们上滑雪学校?可以先欠着。也只要了名字和地址。
累计4次,共200多瑞郎,那次欠了一天的账,但什么都没耽误。
离开瑞士回美国有几年了,留在心底的永恒未见得是卢塞恩的奇与秀、苏黎世的奢华名店、采尔马特的标志雪峰、少女峰的卓然傲立和四季长青遍布瑞士的绿草地,而是那张张淳朴善良的笑脸,和人与人之间简单的信任。
迷途失联
还有一次,就不光是人间温情,还差点有人身安危。终究,又是粗心大意惹的祸。
在达沃斯的雪场,没有注意看最后一趟上山缆车结束的时间。因为瑞士的雪场往往广袤无边,整片雪地前后左右,几公里看不到人的地段也不少。很容易对人迹稀少失去警觉。
那天滑到下午,没注意到,自己渐渐地成了整个雪道唯一的人这个变化。等滑到山腰的一个缆车站,连工作人员都到点撤空了。
摄影/奚凡
于是,只好在没人的地方摸索,边滑边寻找下山的出路。有的地段还是往高处走,没法下滑。
上山的地方在山南,迷路的地方在山北一片。中间有些地方,本来有辅助运输的助力传送绳索,也因为时间到点停掉了。于是需要逆着陡坡,往上。
要说累得像徒手攀岩🧗🏻‍♀️那是夸大事实,但是扛着滑雪板,几个长坡走过来,也是赶上半个马拉松的运动量了。
天色渐渐转黑。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我就在与外界失联、空无一人的山里,滑呀,滑呀......
后来终于遇到生活在附近的瑞士山民。坐上“营救”车,感觉像从南极探险获救一般的幸运。
事后想想,这种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迷路还是挺危险。热爱生活,得从注意安全细节开始。
每个人心里都有个探险梦,每年到冬天,一次次从高山山顶黑道急速直下,一气呵成到山脚,就是一年中打卡的户外挑战了。滑雪,让人找到完整的自己。冬天,也是我这种发烧友一年中最期待的季节。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