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报告(微信ID:Canadanews)编辑

拉丁美洲之春?现实一片混乱

近日,南美国家厄瓜多尔政府被无数抗议者包围,当地政府官员被迫逃离首都。而在智利,数周的动乱更造成2500人受伤,至少20人死亡
。此外,玻利维亚的警察局也遭到袭击,政府官员们的家接连被烧毁,在拉美地区任职时间最长的总统被流放。


或许,众人对南美动乱并不陌生。但
今年爆发的民众起义,从加勒比海岸蔓延至安第斯山脉以东,绝对是该地区近几十年来最强烈、最广泛的一次


有些人称之为拉丁美洲之春。但与10年前席卷阿拉伯地区的民众起义不同,当时受到压迫的穷民反抗的是冷酷残暴统治,而
现在南美地区抗议者的起义原因总在变化
,正如他们身处的国家一样,时刻处于动荡之中。

本周二,智利圣地亚哥的一名示威者在熊熊燃烧的路障前弹奏吉他。(图片 /美联社)
目前在智利,民众对民生问题(如地铁票价上涨)的愤怒已滚雪球般,逐渐发展成一场更深层次的反对精英阶层和右倾民主政府的运动。


另一边的秘鲁,民众奋力支持总统Martin Vizcarra关闭腐败国会。在厄瓜多尔,原住民团体及左倾学生开始向政府施压,要求恢复汽油补贴。


此外在玻利维亚,由于支持民主和右翼势力,迫使曾经连任过的总统Evo Morales下台,此前他所领导的社会党阵营还被曝出存在选举欺诈行为。


同时委内瑞拉也陷入崩溃,当地穷困潦倒的民众奋起反抗。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Juan Guaidó呼吁周六举行更多示威活动。


可以发现,所有这些事件都发生在一个共同的背景下,那就是商品经济繁荣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智利持续发生暴乱。(图片 /路透社)

21世纪初,因为南美地区资源丰富,燃料、矿产和农作物价格不断上涨,帮助数百万人摆脱了贫困,逐年增收的情况也不断提高人们对生活的期望值。
但没过多久当地经济就呈现衰退,人们生活水平随即从繁荣走向凋零,人们的期望也一直没有得到满足,新中产阶级愈发担心自己的社会地位会下滑。


经济困难时期,南美民众只好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穷人和中产阶级承受着极大的经济负担。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
上流精英阶层却没有任何压力,此现象加剧了社会底层群众的强烈不满

与此同时,薄弱制度、结构性不平等、政治两极分化,以及腐败统治阶层不愿放弃权力等,进一步导致各地区出现混乱。


世界银行(World Bank)前执行董事Moises Naim表示:“过去20年内,
数百万
跻身中产阶级的拉美人士,正承受着经济调整和经济紧缩的冲击。值得关注的是,当前这个庞大的中产阶级已变得活跃起来。他们消息更加灵通,受教育程度更高,与社会联系愈加紧密,更有能力抗议政府。”


如今一些国家,
例如玻利维亚、智利和厄瓜多尔等,随着抗议活动的成功次数增加,民众抗议的频率也间接推升

本周二,圣地亚哥举行大型示威者游行,以反对智利总统 Sebastián Piñera 所领导的政府。(图片/法新社)

然而,有分析人士仍担心这些抗议活动所造成的长期影响,尤其是在整个地区推崇民主的声音明显减弱之际。他们指出,2013年巴西爆发大规模街头抗议,并为该国极右翼总统Jair Bolsonaro的崛起奠定了基础。批评人士称,Bolsonaro上台加深了这个拉美最大国家的分歧,破坏了巴西的民主。


智利Diego Portales大学的政治学家Patricio Navia表示:“
你无法确定,这些国家中会不会有越来越多的国家重新推崇民粹主义
。因为民众很愤怒,他们已经不相信除这个以外的其他东西了。可以像委内瑞拉那样左倾,也可以像巴西那样右倾,但不满情绪很容易让人误入歧途。”


事实上,不管是左倾还是右倾,各地区都有不满的声音出现。

11月10日上午,在玻利维亚寒冷的山区城市La Paz,一名26岁的抗议人士Jhanisse Vaca疲惫不堪,但意志坚定。当晚,她与其他抗议者一起在警察局门前度过了一晚。他们的目标是:说服警察加入到逼迫时任总统Evo Morales下台的斗争中来

凌晨5点,美洲国家组织(Organization of American States)发布了一份针对10月20日选举报告的分析,谴责Morales总统存在舞弊行为。报告显示,为让Morales在第一轮选举中获得足够多的票数,选举过程被人为操纵。最终,这位60岁的社会主义者高票获选,但反对派表示严重抗议,称选举存在欺诈行为。

当晚玻利维亚爆发抗议活动。后来消息显示,玻利维亚总统Evo Morales11月10日宣布辞职
玻利维亚抗议活动始于选举之夜,有些抗议活动是和平举行的,包括
唱玻利维亚国歌
,有些抗议活动则充斥着暴力。


当日,数千名愤怒的抗议者走上街头,随后人群中就传来一个消息:总统Evo Morales在执政近14年后终于下台了
现场民众介绍称:“那个时刻,每个人都欢呼雀跃。一个朋友赶忙掏出手机查看这一信息的真实性,结果是真的!那是个至今想起来,都令人无比激动、难忘的时刻,我们甚至拥抱了路过的警察。


不过,玻利维亚的未来依旧不太乐观。
即使Morales随后逃往了墨西哥,但当地暴力抗议活动仍未结束,因为这位前总统和他的社会党人在国家中尚有很强的残余势力。
而反对Morales的参议院第二副总统Jeanine Áñez则于12日宣布当选总统,誓称要在90天内举行新的选举。但在国会占多数的社会党议员拒绝了这项提议,此举无疑加深了国家危机,两股势力呈现对立状态,另一波示威者也走上街头。


本周三,一名玻利维亚警察向支持前总统Evo Morales的示威者投掷催泪瓦斯。(图片/美联社)

而在安第斯山脉的另一边,即玻利维亚大选的前两天,26岁的智利律师Sebastian Candia也正准备加入一场截然不同的抗议示威活动。

智利本是南美自由市场经济的典范,也是南美地区唯一一个相对稳定的地区,结果最终爆发了一场又一场无从制止的抗议游行

10月6日,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地铁公司宣布,早晚交通高峰时刻的地铁票价,将由800比索涨至830比索(合人民币大约3毛钱)。谁也没想到,一次3毛钱的地铁票涨价,竟变成了一场影响全球经贸的龙卷风。
地铁公司宣布涨价后,部分学生表示不满,进入车站进行抗议,后来发展为烧毁车厢、破坏售票机、点燃邮政局等激进行动。不仅如此,一群群
收入微薄、压力巨大的底层青年,也趁机加入街头示威,进行暴力抗议。

10月18日,智利的抗议活动升级为全国范围的紧急状态。直至今天,抗议活动已造成2500多人伤亡,但事件未出现降温趋势。
被烧毁的地铁站。(图片/东方IC)
现场抗议者
Candia
表示
:“如果说拉丁美洲是一个大贫民窟,智利看似是一幢有铁皮屋顶的漂亮房子。但当你往里面看时,它已经破败不堪了。”

2000年以来,这个南美最富裕国家的贫困人口虽已大幅减少,但它仍然是全球最不平等的国家之一

Candia则被看作“新智利公民”的典型一代,他的父亲虽是个木匠,但他却是家里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人。


2018年,
Candia
从美国顶尖大学法律系毕业,本想改变自己家庭现状的他,最后却背上了1.9万美元的债务,而且迟迟无法找到工作。这段期间,在奉行自由市场经济的智利,生活成本不断攀升,他的家人被沉重的经济负担压得喘不上气来。
几年前,他们家因付不起电费和煤气费,被断电三个月之久。Candia表示:“好的工作只留给有人脉的精英阶层。
我觉得自己被欺骗了,感觉很失望。”

智利街头不断发生骚乱。(图源/南洋商报)

2019年的这场抗议活动,是智利自1990年恢复民主制度以来最大规模的起义
。起初,Candia和一群朋友以拉丁美洲典型的抗议形式“敲打锅碗瓢盆”来进行抗议。自那以后,他几乎每天都去参加抗议活动。


鉴于民众的压力,智利总统Piñera很快就将票价恢复。但对抗议者而言,他们虽然得到了左翼政党和工会的支持,但也为此付出了沉痛的代价。

因与警察周旋数周,这些抗议者被控“纵火、强奸、致盲”等罪行,数千名示威者被逮捕。而包括Candia在内、未被逮捕的抗议者依然坚守阵地,目前抗议活动仍未停止

如今,越来越多的政界反对派人士也加入到示威活动中,群众从抗议地铁票价升级至废除现有宪法。这个宪法是由Gen. Augusto Pinochet在右翼统治期间所起草的。

智利抗议活动仍在进行中。(图源:Google)
11月11日,也就是玻利维亚总统下台的第二天,智利总统Piñera同意开启起草新宪法的程序
。但是仅由立法者起草文件还不足以让示威者停止抗议,大家声称只有全体人民参与进来才可以。


Candia最后表示:“如果问我们究竟想要什么,那就是一个我们可以真正参与国家进步的新社会。”

只是,这样的社会究竟是融融春天,还是凛凛寒冬,却无人可以预见。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Ref:[1]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the_americas/a-government-chased-from-its-capital-a-president-forced-into-exile-a-storm-of-protest-rages-in-south-america/2019/11/14/897f85ba-0651-11ea-9118-25d6bd37dfb1_story.html
作者:翊翊
责任编辑:马家辉

出品:北美报告

微信ID:Canadanews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