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陌上美国
欢迎关注

村上春树说,如果要问我从旅行地带回来了什么,除了少数土特产,就只有几段光景的记忆。因为存储在记忆中的那些光景,都是一种特别的存在,可能看过的那些风景会有气味、有声音、有肌肤的触感。感受过特别的光,吹过特别的风。连人们的说话声萦绕在耳际,都能回忆起那时心灵的颤抖。

徒步第一天:Askole(3050m )到Jola Camp(3150m),21.5公里,爬升229米;下降119米,6:30Am出发 3:30PM到达,用时9小时。

早上3点半照例被嘹亮的诵经声吵醒,在这个宁静的小山村它显得格外刺耳,我在想穆斯林兄弟姐妹年年月月世世代代这样祈祷(一天五次),习惯已经深入骨髓,跟吃饭穿衣一样,大概他们身体里的生物钟已经调整好,不需要闹钟了,到点就自然下跪,对着某方向祷告。

熬到5点起床,收拾好驮包,6点去餐帐吃早饭:巴基斯坦大饼Chapati,洋葱辣椒蛋饼,煎蛋以及西式的奶泡燕麦,没有期待中的奶茶,而且整个徒步旅程都没有我钟爱的奶茶!大概是因为我们是国际团,西方人比较多,不供应;他们喜欢喝绿茶或红茶,且加很多很多甜死人的白糖。第一天徒步对于一天的食物消耗量没有概念,我就各样东西浅尝咎止地吃了一点,觉得饱了,结果不到半中午就饿得饥肠辘辘,走不动了;以后的每天早晨我都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自己塞得滚瓜肚圆。

趁我们吃饭的功夫挑夫们已经把帐篷拆了打包,并且称重量,划分背包,整个营区都乌泱乌泱地站满了挑夫,场面着实壮观。我们的向导胡赛因就是Askole这个村子里的人,他只找了合作伙伴-挑夫头,其他人都是由挑夫头一手包办找的。

清晨6点半,我们离开营地出发。这次徒步我们一般出发都比较早,一是为了赶早晨的凉快天,尽量避免下午的暴晒,二是为了要趁雪水大量融化河水暴涨之前过河,否则水深湍急容易有危险状况发生。一路向东,太阳直挺挺地晒过来,没有任何遮阳的地方。沿着山谷左侧走,路过一些农田,大树,石头...
起初路面很宽...

一丝云都没有,这个石头垒成的Hut几乎出现在所有徒步照片里,俨然一道风景

进入中央喀喇昆仑公园,在游客中心注册登记。

看着墙上的木制地图,终于对今后几天要走的路线有个总体概念。

过biafo 河上的吊索桥,这里也是到另一条著名徒步路线-snowlake 的分叉口,过了小河上的吊桥是去往K2的步道,沿河向北去Snowlake方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再来巴基斯坦走这条步道。

先头部队轻快的步伐

有时乱石铺路

有时是这种沙地,一脚踩下去下陷半截,极度走不快;背夫们都是重装,他们才是徒步的英雄。

之字形小路刻在陡峭险峻的山崖上

下崖之后,两条小河水自此合流

再往前的这些乱石堆是巨大的Biafo冰川的最前端。Biafo 冰川向北延伸67公里,共有344 平方公里,是世界上最大的冰川之一,是snowlake 步道的主要风景。

还有一条冰川是baltoro 冰川,全长63公里,在K2BC的主要徒步线路上,明天会走上Baltoro 冰川。

到达一处平缓的河滩Korofong午饭休息,korofong是Biafo冰川冰舌中的一小片绿洲,植被丰茂,竟还有几颗大树。今天因为是第一天,早上要寻挑夫,安排骡马,称重分包,帐篷驮包等一切辎重,挑夫们出发很晚,现在也不晓得在哪里,于是我们就敞开了休息,下午走路也是磨洋工。

有队友忍不住去洗脚

马儿卸下重载自由地吃会儿草。

坐在大石头上歇息,我仅仅脱掉登山鞋,解放一下双脚

高山玫瑰正在盛开。

我们的向导黑脸大汗戴朵妩媚的花儿.

煮饭的家伙什儿都放在蓝色的大桶里,红衣服的默罕默德是主厨之一,5个儿子的父亲,家就在Skardu Desai国家公园附近,堂兄弟们也都在从事旅游业相关的工作,沉默而又坚韧,能干也超级能玩。午餐用水就是上图浑浊的冰川融水,我一路都在安慰自己这是长寿水,反正天天喝我还活得很好!

瑰花丛后午餐,席地而坐,方便面碎渣汤,坚果干果沙丁鱼罐头,饼干,太阳暴晒的天需要大量补水,于是灌了三大碗面条汤...

我们的羊也在树荫下休息,一只白羊,一只黑羊。白羊很是敏感,总是一副幽怨抗拒的眼神,似乎预感到即将到来的生命的终结。

一路上挑夫都在死拉活拽这只顽强抵抗不愿意前行的羊。

黑羊则很欢快地前行,时不时低头吃个草。

鸡就这样被拎在手里一路走来,不是我想象的舒服地躺在背篓里。

午饭过后,沿着河边小路继续前行。

雪山在我们前后左右都陪伴着

山道弯弯,一路上作为队里最慢的两位,我都与荷兰大妈一起,或在前或在后,胡赛因向导有时压阵。

这一段石如斧凿,人是如此地渺小

马队过来了,让路,这只马儿打扮好喜庆

远处拇指模样的山峰是5800 米的Bakhor Das Peak

3点半到达Jola营地,还是非常燥热,挑夫还没有到达,帐篷还没有搭好;大家都脱了厚重的鞋子,横七竖八地躺在铺在地上的桌布上,这个时候大家都follow 身体的感觉,城市的文明已经抛在脑后。
帐篷就搭在是汹涌的Dumordo 河边,我坐在河边看各路人马如何过河,心里想着明天怎么能够不湿鞋。

这个营地有干净的饮用水和洗澡水,大家纷纷去洗涮,洗澡水是当然是冰雪融水,冰冷透心,没敢尝试;饮用水是用水管从山上引来干净的溪水,储存在一个大塑料箱里,营地下方是一排排铁皮厕所,K2BC路上厕所一般建在离营地很远的宽阔地带,正对着雪山,连“人有三急”的时候都有着无敌美景。

徒步第二天我们要从3100米的Jhola Camp走到3405米的Paiju Camp,距离20.5公里;爬升575米,下降334米

我担心的过河问题似乎不存在,一大早向导和背夫们就往河里扔大块的石头,且在河对岸伸手相拉,很轻松地就过了河。

今天天气不错,有些云,至少不是无聊的平板天。

出发不久我就悲催地发现,单反相机的存储卡不能读写了,相机检测不到存储卡,出发之前新买的SD卡啊!生平第一次遇到这个问题,试验了一下荷兰大妈的SD卡,可以读写,放了个大心,至少相机没有问题。
回望Jhola方向

Baiho 河,从Baltoro 冰川下来的,平缓温和,

向导似乎山上的每个人都认识,很熟识地打着招呼拥抱握手,跟略显拘谨的中国人相比,他们非常善于表达感情。

我们的挑夫赶上来了,第三位是我们的挑夫头Solomon,打扮很潮哦!

太阳很大,暴晒,路上实在是没有树荫,躲在大石头下面休息一下

中午在Bardumal (3300米)营地休息吃饭

午饭后继续走,遇到从Uli Baiho Peak融雪流下来支流,队友在迈着大步过河

滚滚奔腾的Braldua冰河水。阳光直射山谷,一览无余地暴晒。

看到Cathedral峰了

向导举棍指点江山

帅哥低头望着河水沉思

碎石滩路,可望见Trango Tower 群塔的塔尖了

太喜欢这云朵了

人亦是风景

乱石堆里休息

河水冲刷的山体沟壑纵横

蛮荒亘古

有人总是问我为什么要徒步,我一直没有明确的理由,好像天性使然,喜欢就是喜欢!这时忽然清晰起来,因为徒步简单而新奇。简单是因为它只需要动动腿,不需要动脑子;在文明社会呆久了了,家庭孩子工作繁复芜杂的人际关系,紧张的coding脑力劳动,倍觉劳累,往大山里一去,全部可以忘却,一天的活动就是走路,简单到只考虑吃饭睡觉;新奇是徒步所见一草一木一人一畜与平时真的不同,贴近原始自然,波澜不惊的40多年的日子,生命的激情渐渐被抹平,日子过得沉闷无比,外面的这个世界让人觉得我还活着,有敏锐的感知。
终于到了Paiyu营地,超级大, 层层叠叠分布在山坡上,是进入Baltoro冰川之前的最后一个营地,在河北岸半坡的树林中,因着河水滋润,自然造化孕育出这前往K2途中最后的一片树荫。
徒步的每天到达营地,我都会把劳累的身体甩在帐篷里一动不动地发发呆,自己美其名曰:挺尸!半晌活过来之后身体力行地开始打坐,我的推拿医生教我的快速恢复体力的行之有效的方法。盘坐,开胯,静心,脑袋全部放空,让血液循环到胯部和大腿,比拉伸更管用... 时间常常是随意的,或半小时或一个小时或十几分钟。

从帐篷看出去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满营地,心里幸福满满,今天我们的挑夫队伍还是到晚了,只剩下这最高处不太好的位置。而我的帐篷门口就住着挑夫,他们找块平地铺块毯子,合衣而眠。

挑夫的毯子

接下来的一天是休息日,适应海拔,西班牙队伍比较强悍,今天徒步去附近某个垭口看川口塔群峰。

而我则因为头天夜里吃夜草的马儿的拜访,一夜没有睡好,决定休息,无所事事地闲晃;并且在中午天热的时候请厨房帮助烧了一大壶热水,就着从米国辛辛苦苦背来的简易水桶(卷起来也就巴掌大)洗了个热水澡,是本次徒步12天里唯一的一次洗澡。

休息的背夫

我到处蹭吃蹭喝蹭到了油饼

我们英俊的背夫头儿所罗门

我租的冰爪左脚两个钉子已经掉了,他帮我找个铁丝随意地捆了一捆,看着很结实,等到过Pass那天走到半路又有新的钉子掉了,看冰爪的牌子 是个不知名的品牌,绳子巨长,把脚捆得像粽子一样,还是不能function,看来出租的冰鞋太不靠谱,不能信任,要知道冰爪在爬雪山时是性命攸关的。

透过树叶看雪山

阵势浩大的厨房

认真和面的帮厨,21岁美好年龄,趁着大学暑假放假,进山打工。

羞涩而开心的挑夫

他很会找地方休息

其他队伍的挑夫的简易遮风挡雨的塑料布,玫瑰花下或坐或躺或烧饭,你说浪漫不?

偷拍阳光下日光浴的西方人,他们竟然还带了书,死沉,我在斯卡度果断地把书留在旅馆里了。在trail 上新鲜新奇的事情景色太多,我根本就没有空暇去看书。

灰色的厕所离营地很远,但是景色超级一流!

傍晚时分接着溜达,跨河玩儿

河流中有些绿色的苔类植物

日落时分的群峰

Cathedral,Tango Tower , Lobsang Spire

川口塔峰群,因为巨大高耸的岩柱,刀劈斧砍般的绝壁成为极限攀登爱好者的天堂。明天徒步时会更近距离看到。

暮色下的Braldua河,闪着金光的流水

我望着这些金色群峰久久不愿离去

心醉神迷

直到最后一抹金色消失

今天的晚饭是大餐—羊肉,白天把那只可怜的白羊杀了,羊头和某些内脏留给背夫烹煮;其他部分归厨房和我们,羊肉则是巴基斯坦传统烧法的咖喱饭,羊百叶炒辣椒圆白菜给中国人民享用,羊肝跟土豆薯条一起炸了吃,也归中国人民(因为只有俺们吃这些内脏)。

今天按照惯例晚上有大爬梯:各种乐器-锅子,塑料桶,面盆一起上场,欢快的巴基斯坦鼓点响起来,舞蹈跳起来。快乐其实很简单。
大部分歌词都听不懂,但大致可以猜得到是情歌,因为爱情是人类共通的情感,不需语言。
  (未完待续)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