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校尉作品
首发于微信号 乌鸦校尉
微信ID:CaptainWuya
前段时间,9月25日,香港四大家族之一的郑氏突然宣布,将会陆续捐出300万平方英尺的农地给社会,包括给政府兴建公屋,期望缓解社会上的房屋问题,回馈社会。
刚开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还以为香港的地产商们转了性。
郑氏家族25日下午宣布,将以象征性的1元租金捐地,第一步先捐出了2601平方米的地并声称这些土地将会用来兴建社会房屋,帮助有小孩的低收入家庭,
但实际上,这些地占香港房地产商手里的总数,恐怕还不如九牛之一毛
香港四大地产开发商,包括恒基地产、新鸿基地产、长江实业、新世界发展,仅在新界一个地方就坐拥1000公顷农地。
香港四大家族
其次,这并不是香港的地产商第一次说要捐地了。
2013年的时候,李兆基就要捐地给政府,但是政府发现,这些地都是没开发的“生地”,而且远离市区,如果要用,还得先把水电、市场、学校、店铺等配套基建做好。
如果政府把这些做好之后,周围的地价就会上升,而周围的地很多都是李兆基的,到时候升值的价值远大于捐出来的地,等于是李兆基丢一小块肉出来,让政府帮自己盖基建增加地价。
因此,这个提议被港府回绝了。
2013年李兆基捐地被政府回绝事件媒体报道

这次的捐地略有不同,但从目前来看,捐地的事只有内地媒体炒得很厉害,香港政府的反应却很淡定。
香港政府说,无论地产商们捐多少,政府持续增加土地供应的计划是不会变的。
很可能香港政府已经发现了捐地行为并不简单。
因为就在有人宣布捐地的次日,香港政府便依据《收回土地条例》,收回了一项约68公顷的私人土地。
香港政府和这些地产商们打交道的时间太久了,他们知道地产商们的套路很深。现在香港土地的问题,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香港的地产商。
1
今天的人们,对“公摊”“期房”这些词语已经耳熟能详,短短几个词,道尽了广大房奴们心中的苦。
其实,这些看起来的买房铁律,并不是一直都有,而是来自于香港地产商的独家创意。
在英国人管理香港的时候,港英政府用来赚钱的一大方法就是卖地
1841年,在驻华总监查理·义律的主持下,香港进行了第一次土地拍卖。拍卖地点选在对岸的澳门,那里纸醉金迷,灯红酒绿,聚集着一帮鸦片贩和做贸易的洋商,不差钱。
最终,当天的拍卖额达到了3272英镑,在当时已经是不少钱了。这钱来得太快,让港英政府尝到了甜头。
发展到1881年,地产收入已经占到了香港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一,甚至超过了鸦片的收入。
香港的地产江湖,就此缓缓揭开帷幕。
那时候,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大多为英商,他们办了大量的洋行,赚得盆满钵满。
少数华人买办,在夹缝中撑起家业,更多的华人,连一块栖身之地都没有。
1882年,有个英国工程师考察华人区后,惊讶地发现:
香港的街道竟然窄到可以用一根竹竿撑到对面晾晒的衣服。很多人的人均居住面积仅为1平米,底层人只能住在船屋里。
香港底层人住的船屋
辛亥革命后,大批满清的遗老遗少、商人和知识分子,提着钱南下到香港,奔入中环买洋房,炒房之风盛行。
1949年后,不少内地人也蜂拥进入香港,人口的大爆炸带来了房市的繁荣。
那个时候的房子,还是按栋来卖的。

然而,一个叫吴多泰的港商,有一天突然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分层出售”的办法,把每幢楼的楼宇契约分开,每层楼的业主都有自己的产权。
这是影响内地房地产进程的第一件大事。
1950年,吴多泰买下了尖沙咀柯士甸路22号至26号A的旧楼,全部拆毁重建,六幢五层住宅楼拔地而起,分层出售的方式让原先不少买不起一栋的人买得起了,到第二年,房屋全数售罄。
很快,脑袋同样灵光另一位港商霍英东就复制了这个模式,开发了第一个项目:九龙油麻地公众四方街新。预计建设100多幢楼,超600个单元。
尽管分层出售已经大大降低了买房门槛,但霍英东想要卖得更多,怎么才能让公务员、家庭主妇、教师这些人来掏钱买房呢?
霍英东苦思冥想之后,找到了一个好办法——在楼房还没有盖好的时候就先卖着,分期付款:
第一期先交总楼价50%的订金,等二楼楼面落妥后交10%,然后按进度交第三期、第四期……直到最后一期交完。
买家掏钱买的时候,楼宇还只是一朵“花”,等到钱交齐了,“花”也结成“果实”了。
“买楼花”从此登上历史舞台

买楼花的创意,很快就传到大陆,我们称之为“期房”
这也是改变内地房地产业的第二件大事。
这个方式大大加快了房地产商的资金周转速度。
当开发商提前拿到预收款后,就提前收回了大部分甚至全部成本,他们已经没有了后顾之忧,完全可以通过囤积居奇等方式,进一步推动房价上涨
而房价的上涨又为开发商开始兴建下一个期房项目创造了条件,在这种循环下,房地产商可以飞速地扩张,而消费者就被剥削得更厉害了。
那时候,香港大部分楼宇只会建到四五层,因为到第五层需要多建一道疏散楼梯,所以建五层以上需要港督批准,手续需要两三年。

大部分人会望而止步,但霍英东不同,他认为香港地少人多,将来房子一定会向高空延伸,盖香槟大厦时,他一咬牙,直接建了十层。
香槟大厦
房子是分层出售的,楼层越高,电梯、过道等公共面积就会越多,而且楼盘之间还有花园、门卫等面积。
鸡贼的地产开放商又想到一个方法,把这些公共空间的面积都算到房子上,60多平米的房子对外销售时,就变成了80多平米。
香槟大厦就采用了此种模式,这就是臭名昭著的“公摊面积”
等人们入住后,惊奇地发现,使用面积比销售面积,竟然可以少四分之一。
后来的四大家族,尤其是李嘉诚,成为当时推动公摊面积模式在香港普及的急先锋。
香港的房地产商,真的是想前人之不敢想,把原本拿来住的房子都玩出了花。
1952年,原本经营周大福金行的郑裕彤,敏锐地在香港跑马地盖起了蓝塘别墅。
1958年,郭得胜、李兆基、冯景禧等8人一拍即合,成立“永业有限公司”,进军房地产。
同年,李嘉诚在港岛北角购地,兴建了一幢12层高的工业大厦,命名为长江大厦,这是他地产征程的开始。
60年代“五月风暴”后,港人担心港币会大幅度贬值跳水,又有传言内地不再供应生活必需品,大批人逃离香港。
香港的房地产出现了疯狂暴跌,有的地产楼价当时甚至跌到只剩下此前的一两成、两三成价格。没有人敢接盘。
李兆基与郭得胜、李嘉诚、郑裕彤等人果断出击,开始抄底买楼,低价拿地。
郭得胜和李兆基将公司名改为“新鸿基”,别取自冯景禧的新禧公司的“新”,郭得胜的鸿昌合记的“鸿”及李兆基的“基”。
李嘉诚将制造业赚取的利润陆续投入地产,相继在柴湾、新界元朗等地区兴建工业大厦,规模愈来愈大。
珠宝大王郑裕彤,趁地价急跌之机大量购入地产物业,1970年5月,郑裕彤和杨志云创办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
1972年,李嘉诚的“长江实业”、郭得胜等人的“新鸿基”、郑裕彤的“新世界”都在港上市。
1979年,在船王包玉刚的帮助下,李嘉诚收购和记黄埔,此后,长实与和黄齐头并进,财富的雪球越滚越大。
到1981年底,长实的市值为78.77亿,是1972年上市时的62.5倍。长实成为港股中市值仅次于置地控股的第二大地产公司。
郑裕彤的新世界市值43.71亿,紧随其后,新鸿基则排在第四。
1990年10月,郭得胜因为心脏病复发去世,在葬礼上,李嘉诚、李兆基、郑裕彤、霍英东、邵逸夫、包玉刚等工商巨子一起出席,
当时的报刊这样评论道:
“这几位扶灵者,就已掌握了半个香港的经济命脉。”
2
这些富起来的地产豪门,一度是很多人的榜样。

受到媒体的影响,很多人觉得这些地产商不但有钱,品德也比一般人高尚。
李嘉诚的次子李泽楷,最开始在和记黄埔集团做基层员工,他向李嘉诚抱怨薪水太低,还比不上清洁工。李嘉诚却说:“你不是,我才是全集团薪水最低的!”
因为李嘉诚46年都没拿过薪水,一年只领5000块钱
李嘉诚在媒体前出镜率最高的是他400美元的光动能手表。
他曾对记者说:“我很喜欢这块手表,只要有光,有太阳的地方,只需要五分钟它就可以自动充电,根本不需要更换电池,还可以防水,你可以带它游泳,我买下了它,只用了400美元。”
人们津津乐道于这些富豪们的小故事,媒体上经常大肆渲染,把他们塑造成一个勤俭节约的形象。
可事实是,李嘉诚有意识地回避了很多信息。
他之所以拿5000块钱是因为工资要被征税,而股息不征税,工资开5000元可以少交很多税。
另外,他虽然天天戴着400美元的表,但同时,他还是世界顶级名表百达翡丽在全球的第二大藏家,在他的收藏室里,每只表价格高达几十万到几百万元。
李嘉诚有一句名言:“我一生的原则是不会去赚最后一个铜板”。但是,他人生的一贯行事准则,是把所有东西的价值都榨干净才会满意。
香港市民之间一直流传着一个关于李嘉诚盖的庄月明楼的传说,听起来半真半假,颇有种聊斋志异的感觉。

这个庄月明楼是李嘉诚出资建造的,以他已故夫人庄月明女士的名字命名的一栋楼。
但是他的夫人是怎么去世的,大家一直都有不少猜测。
香港作家梁凤仪有部小说《大家族》,书中暗示李嘉诚在外边找了一个女人,庄月明受不了感情背叛得了抑郁症。
后来庄月明退让,表示只要李嘉诚不把女人带到家里就可以,结果李嘉诚把“红颜知己”带回家被庄月明发现,导致其彻底崩溃,心脏病突发而死。
庄月明死后,李嘉诚就出钱为她盖了栋楼,坐落于港大,之所以受关注,是因为香港人觉得这栋楼的建筑设计很诡异。
这栋楼,从上往下看像一个棺材,内部顶端玻璃,有一些很特别的图案。玻璃顺著此楼的特色串连起来,形成一把像铜钱的剑。
从里往上望,你会看到三枝香,贯穿整副“棺材”,电梯则只能升,不能降,让你进来了就很难走,而庄月明平时就是使用轮椅。
香港市民传说,李嘉诚兴建庄月明楼,是因为他迷信风水,盖这样的楼可以困住已故夫人的亡魂,帮自己继续生财。
因为当年,李嘉诚就是靠老婆起家的。
1939年,广东潮州人李嘉诚为躲避战乱,投靠在香港的舅父、钟表大王庄静庵家里。
而他的表妹庄月明,从小就是个乖乖女,在贵族学校上学。
庄月明对李嘉诚很好,为了让李嘉诚迅速融入当地,庄月明当起了他的粤语和英语老师
一来二去,双方渐生情愫,后来就结婚了。
舅舅庄静庵对李嘉诚也很不错,不仅资助他完成学业,还出资为他创办长江塑料厂,后来李嘉诚成为远近驰名的“塑料大王”,挣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很多媒体宣传,李嘉诚是白手起家,财富都是靠自己打拼出来的。
但无论怎么看,李嘉诚的舅舅和表妹,对他早期的事业出了很大的力。
香港富商普遍喜欢相信一些迷信、风水的东西,他们觉得庄月明是“旺夫”的人,所以哪怕死了,也不能放她的亡魂去转世。
香港还有一个地产商,叫王德辉

虽然他很有钱,但他依然是出了名的吝啬。
有一年中秋节,王德辉夫妇买月饼犒劳员工,夫人龚如心亲自动手,竟然将一块月饼切成16片,每人分发一片。
不知道拿到月饼的员工们当时是什么心情。
香港另一位地产大佬赵世曾更为奇葩。
赵世曾号称香港第一玩家,自曝曾有10000名女友,如今81岁了,一天约三四个女孩还嫌少。
他还告诫自己的儿子:千万不能只搞一个女人。
为了保持自由自在,赵世曾坚持一辈子不结婚,他说过:“结婚很麻烦,尤其在香港当前的法律体系下,对方会分割走大量的财富。不结婚则要安全得多。”
有的富商殚精竭虑,不停为自己及打造简朴节约的人设,完美呈现出戏精本色。
有的富商吝啬如鬼,对别人好一点就仿佛要自己的命,人生字典里干脆剔除了“施舍”二字。
事实证明,在拥有了大量财富之后,能维持道德水平不变的是少数,道德水平下降的才是多数。
3
香港天王刘德华曾经制作过一个叫《让下一代看见》的公益短片,点出了香港问题的本质:
坐不起车,租不起房,打不到工等等,这些社会问题,追溯到源头,有一个香港最核心的矛盾——土地短缺。
香港政府去年想了一招:
通过填海造陆来解决香港土地和住房的问题。
如果填海计划成功的话,香港可以多出1700公顷地,可以造出供70-110万人居住的房子,完全可以缓解香港住房问题。
刘德华当时愿意拍短片,就是要声援政府的填海造陆活动。
但很快,刘德华就被香港人疯狂辱骂。
反对派说,刘德华支持的计划是在“沉迷基建、倒钱落海”,甚至有人指责说,“这是在破坏海洋生态”。
上街游行的反对派甚至还找了一个更扯淡的理由,说填海会“破坏风水”,这绝对是政府的阴谋。
这个理由实在让人很想吐槽,香港土地和住房的问题有目共睹,政府也不是没有努力过,只是前几次的行动都失败了。
香港的大量土地被“李嘉诚们”这样的房地产商捂在手里,不盖房,坐等升值割韭菜。
同时,香港还守着很多荒地、荒山、丘陵、农地、沼泽不开发,地产商以“环保”等理由,阻止扩大土地供应的法律。
早在1997年,董建华特首就提出了“八万五计划”,即每年建设8万5千栋房,给香港中低收入的人群住,争取在5年之内,解决70%市民的住房问题
然而当时大环境不好,赶上亚洲金融危机,使得房价大跌。有房的中产阶级担心自己的身价缩水,50万人纷纷上街反对政府给低收入者修这么多房子。
“八万五计划”最终夭折,香港错过了解决问题的最好时机。
1999年时候,董建华认为香港的未来不能指望房地产,要发展高新技术,搞互联网产业,于是推出了“数码港”。
结果很不巧,在数码港没有制造出腾讯、网易、搜狐这样的互联网公司,反倒是落入李嘉诚的儿子李泽楷手中,玩起了圈地卖豪宅的老路。
董建华任内多次努力,结果都无功而返,现在的特首也面临相似的窘境,上任初期也雄心勃勃地推出了公屋计划,但就是推行不下去。
低收入者想要住进政府的“公屋廉租房”,平均要排上5.4年的队才有希望。
政府迫不得已想出填海造陆这条路,但也被“环保”的理由搅黄了。
“李嘉诚们”站在狮子山巅,住着几千平米的豪宅群,在动辄上百公顷的高尔夫球场打着球,笑呵呵地看着山下笼房中的市民,还告诉他们:
这些地不能动,环保很重要。
可以说,现在香港的问题,地产商们要背很大的锅。
但哪怕如此,要牺牲他们的利益解决问题是绝对不行的,但是牺牲别人的就可以。
香港自由党的“荣誉主席”田北俊曾说,把驻港部队的军事用地拿出来建公屋,香港就不缺地了。
8月份的时候,香港社民连以及工党等团体,就在驻港部队门前示威,要求他们交出土地,以解决香港的地荒问题。
示威者现场张贴了大量标语,包括“一切缴获要归公,归还军地,归还闲置土地”“修建公屋,收地建屋济民”等。
但是,驻港部队的地,是1997年香港主权转移时,解放军从英国政府手上接管的。
这些地都是英军在港的用地,包括金钟军方总部、昂船洲海军基地、新界一些靶场,以及市区内一些守军用地。
董建华推出“八万五计划”的时候,政府提议填海造陆的时候,田北俊是带头反对的那批人。
当普通民众住在几平米的笼房时候,田北俊在山顶惬意的享受着豪宅,还霸道地占据了山上一段200多米的公家小路,在前面设立铁闸门。
英国人在的时候这帮人不说什么,要填海、要开发荒山的时候他们反对,偏要拿走军事用地,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
香港的问题这么多年了,四大家族还是四大家族,区区捐地的小动作,依然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反而更像是被政府收回之前做的顺水人情。
当然,就连这点小动作,有的人也是不愿意做的,到目前为止,香港四大家族有三家说要捐地了,唯一没有说的是李嘉诚。
对这件事,李嘉诚的表态是:捐地的事情,他不会跟进。

乌鸦校尉整理编辑
首发于微信公众:乌鸦校尉(ID:CaptainWuya)
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
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参考资料:
市界:《香港四大家族恩怨纠葛,李兆基和他斗了一辈子,如今悉数落幕》
最爱历史:香港四大家族之更新换代:联姻、权斗与合纵连横
冯邦彦. 香港地产业百年[M],2007
陈友华,吕程. 香港地产神话[M],2014
观察者网德斯蒙文章:《富豪慈善捐地,港府为何拒绝?》
文章真好看!点这里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