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雅图和贝尔瑞尤,年薪10万的家庭或个人仍无法负担在这两地基本的衣食住行等开支。图为高科技公司亚马逊在西雅图总部的办公楼。(GLENN CHAPMAN/AFP/Getty Images)
近日,一家提供全国性金融信息,特别是金融产品价格信息的网站GOBankingRates发表了一份关于全美25个主要城市生活成本的研究报告。其内容显示,西雅图和贝尔瑞尤的年生活成本分别达到12万4千美元和14万1千美元,高居全美第十和第五。换句话说,一个年薪10万的家庭或个人都无法负担在这两地基本的衣食住行等开支。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之一是微软、亚马逊等高科技公司这些年在大西雅图地区蓬勃发展,吸引了来自加州乃至世界各地的信息产业人才大量迁入,推高了包括房价、房租在内的各项生活成本。联邦统计局去年4月发布的数据显示,在全国范围内,西雅图是自2010年以来人口增长最快的大城市。人口的迁徙也改变了西雅图都会区居民的收入构成。根据联邦统计局在去年9月发布的数据,拥有2名或2名以上成员的家庭占西雅图家庭总数的接近一半。在这类家庭中,年收入超过20万美元的占了总数的1/4,为3万8千户,这个数字超过了年收入在5万美元以下的同类家庭的数量. 在全国各大城市中,只有旧金山和圣荷西这两个硅谷城市才有这种高收入家庭多于低收入家庭的现象。作为中小城市的贝尔瑞尤,年收入超过20万美元的家庭占家庭总数的比例更高,达到了32%。同时,西雅图双职工家庭年收入的中位数达到16万美元。而在前年,这一数字不过才12万美元。
居民收入的增加,尤其是高收入居民人数的不断增加,使西雅图都会区出现了仕绅化,也叫中产阶级化(Gentrification)的现象。具体的说就是,高收入人口的不断迁入改变了社区的经济环境和社会结构,新增人口对生活资源的需求一方面促成了房地产开发的热潮,高档化小区不断涌现;另一方面也迫使政府放宽对市区建筑物高度和密度的限制,为旧城区改建为现代化小区提供了条件。这一切又进一步吸引更多的外来高收入人口迁入,供需之间的矛盾推高了城市的生活成本,对中低收入阶层造成了巨大的生活压力,一部分人可能会被迫离开原来生活的社区。这个过程的不断发展最终可能会导致城市居民社会阶层的单一化。
在西雅图和贝尔瑞尤,仕绅化的表现形式之一是房价在近几年飞速上涨,直到去年下半年增速才开始放缓甚至小幅下降,但还是居高不下。从2010年到2017年,也就是西雅图人口快速增长的那几年,整个地区的房价上涨了54%,但是居民的总收入只增加了16%。根据房贷咨询公司HSH.com在去年发布的市场调研结果,西雅图市区和华盛顿湖以东地区,包括贝尔瑞尤,需要年收入15万美元才能负担得起一所普通的房子。同时,西雅图的房租也在全美主要城市中名列前茅。根据近日Business.org网站的统计数据,西雅图工薪阶层年收入的中位数约为5万1千美元。但是市区一居室公寓的平均年租金高达2万3千美元左右。租金和收入之比大大超过联邦住房和城市发展部推荐的不超过30%的理想比例。也就是说,西雅图市区的租房户中有很大一部分属于房租压力过于沉重的一类人。
西雅图市政府一直在给低收入居民提供住房补贴。但是永远是僧多粥少。根据一家民间组织——全国低收入住房保障联盟(National Low-Income Housing Coalition)在2017年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当年只有29%的符合条件的低收入租户得到了政府提供的廉租房。
有人开始担心,在这种条件下,西雅图居民中的一部分人可能会选择出售自己的住宅,易地而居。中低收入阶层可能会被迫离开原来居住的社区,被高收入的外来人口所代替。西雅图可能会渐渐失去原来的城市风貌,原有的社群可能会消失,亲戚朋友等人际关系可能会因为变更住址而变得疏远。当然有一些居民可能会选择坚持下去,比如有的人可能有年迈的亲人需要照顾,可能有还在好学区上学的子女,可能需要便利的医疗服务,可能离不开自己的社交环境。
推荐阅读

可直接点击以下公号名称进行关注:
说一千道一万,不如让我们知道你“在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