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年10月14日,在韩国果川,韩国法务部长官曹国离开政府办公大楼。 (新华社/美联/图)
全文共1872,阅读大约需要4分钟
  • 韩国政坛向来缺乏宽容和妥协,复仇清算的风气盛行多年,甚至在走出强人政治后变本加厉。韩国政坛的大清算始于第一任民选总统金咏三,他在任内将两任前总统都送进了监狱,可谓腕力超群。但是,这样的快意恩仇对刚刚走出阴影的韩国政治并无益处。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文 | 关不羽
责任编辑 | 陈斌
2019年10月14日,仅仅在韩国法务部长位子上坐了35天的曹国宣布辞职。同一天,文在寅总统发表公开讲话,向国民道歉。曹国是文在寅最信任、最倚重的下属,曾被戏称为“小文在寅”。但是,诸多丑闻缠身后,曹国的绰号成了“男版崔顺实”,剑锋所指显然是文在寅。一个下台、另一个道歉,并不意味着风波结束。
历史不会重复,却会押韵,韩国政治史堪称“韵脚”整齐,宛如魔咒。1948年建国至今,韩国共产生了12位总统。从第一任总统李承晚至今的11位历任前总统中,一人被迫流亡国外,两人遭遇政变下台,一人被暗杀,一人自杀,两人被儿子“坑爹”,四人入狱。
如果说早期强人政治的残酷政争尚可理解,那么进入民选时代后的五位青瓦台主人也没有逃脱“魔咒”,就有违正常的政治规律了。韩国政治到底为何如此惨烈,确实值得思考。
财阀体制背景下的金权政治、任人唯亲的政治风气,与青瓦台上空的乌云滚滚脱不开关系。但是,“基调”相似的日本政坛虽也丑闻频发,却比韩国要平和得多。唯一被正式定罪的战后首相仅田中角荣一人,对他的终审结果还是在其身故后两年才做出的。可见韩国政坛的“血雨腥风”有其特殊因素。
韩国政坛向来缺乏宽容和妥协,复仇清算的风气盛行多年,甚至在走出强人政治后变本加厉。韩国政坛的大清算始于第一任民选总统金咏三,他在任内将两任前总统都送进了监狱,可谓腕力超群。但是,这样的快意恩仇对刚刚走出阴影的韩国政治并无益处。尤其是打击政治形象良好、为韩国政治进入民选时代做出巨大贡献的卢泰愚,更是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政治裂痕。
金大中接任后采取了和解的政策,在其候任期间就建议对两位前总统予以特赦,“要憎恨的不是人,而是罪恶本身”成为金大中的名言。如果按照他设定的轨道前进下去,那么韩国政坛很可能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但是,继任者卢武铉是由金泳三提拔起家的,对政治清算和报复的偏执、强硬偏激的民粹政治风格犹胜提拔他的金泳三。
2005年卢武铉主持下出台的《亲日反民族行为者财产归属特别法》堪称政治清算的奇葩法案。长达一个世纪的历史中三千余人的政治责任、个人名誉,与其后代四百余人的财产处置,在这部法案中“一锅乱炖”。既明显违背了韩国宪法第十三条的“不溯及既往原则”,也公然违反了现代法制中公民财产权的法理。而朴正熙等政治人物名列“亲日分子”名单中,让该法案打击政治对手的意图昭然若揭。很难想象,这是一位民权律师出身的总统所为。与之类似的,还有对光州事件的政治处理,为这一争议事件强行盖棺定论、重用所谓的“386后人”,严重加剧了政坛的分裂。卢武铉执政期就是韩国政治的仇外成风的成型期。
卢武铉最终自杀的悲剧当然与继任总统的李明博脱不开干系,长期供职现代集团的李明博是典型的“财阀之子”、“保守势力”的代表,没有放过卢武铉的理由。因此,卢武铉的挚友文在寅出任总统后对李明博的穷追猛打也是毫无悬念的。李明博两次声称对他的司法调查属于“政治报复”,即指此事。而朴槿惠的凄惨收场更没有意外,“386后人”为代表的左翼势力对她的仇恨,超越了现实政治。
现在,轮到了文在寅。作为政治复仇者,文在寅可圈可点,重演了金泳三送两位前任进监狱的好戏。但是,作为执政者,他的政治眼光和水平很成问题。大打“反日牌”终遭日方反制,是其一大败招。在韩国政坛,反日是“政治正确”,没有政治力量敢正面挑战。但是,与日交恶造成的严重经济后果正在动摇其政治根基。亲信曹国“带病”提拔只是“倒文”的导火索,事态到底扩大到什么程度现在难以估量。
长期利用司法力量和民间支持的彼此清算、报复,导致事件被无限放大、动辄失控。一些机制上的问题也得不到很好的解决,比如多任总统涉及的“秘密资金”、企业政治献金,本来应该做出制度化的安排,但是,多次借此以受贿为口实发起报复前任后,这类政治资金问题就成了无法解决的政治炸弹。至于小题大做、捕风捉影,在韩国政治恶斗中更是寻常戏码,防不胜防。作为青瓦台的主人,文在寅很难独善其身。
缺乏宽容和妥协的政治只会越来越脱离现实、越来越血腥肮脏,没有人是安全的。如此风气的韩国政坛要走出泥沼,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文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其他人都在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