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C Photo/图 )
全文共1631,阅读大约需要3分钟
  • 孔子教育儿子说:“不学《诗》,无以言”,这不是说不懂《诗》,就话都不会说了,而是说不懂《诗》的话,没法混贵族的社交圈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文 | 刘勃
责任编辑 | 陈斌
过时没用的东西,如果玩得好,就是品位。
我们这些七零后的老人,中学时往往读过丹纳的《艺术哲学》,其中提到希腊人对运动的热爱,对裸体的赞美,包含着怎样一种伟大的精神,可真是使人赞叹。但后来看默里的《早期希腊》这样的书,就发现了另一种解释:当时希腊出现一种重装步兵战术,由富裕平民组成的军队,一时打遍东地中海无敌手。从此,原来贵族战争模式下,驾驭马车、奔跑、跳跃、拳击、投标枪、掷铁饼……种种本来很实用的技能,统统变成了屠龙之技。
然而,把屠龙之技修炼得炉火纯青,需要既有钱,又有闲,非贵族不能做到,贵族当然也不忍心割舍。于是在公元前八世纪,包括古代奥运会在内的大大小小的运动会诞生了,这些技能全是比赛项目,各城邦的贵族好借此彰显自己与众不同。
公元前八世纪往后,也就是中国的春秋时代。这时中国的贵族也在遵循同样的逻辑行事,虽然表现方式大不相同,那就是:赋诗。
这里赋诗不是创作诗歌的意思,其实倒有点像现在的点歌:点一首《诗经》里现成的诗,让乐队演奏,这叫赋诗。
当然,赋什么诗,一定得符合具体场合的具体要求。晋国的公子重耳流亡了十九年,到秦国后受到秦穆公盛情款待。
宴会上,重耳要向秦穆公表示感谢,还很想知道,秦国愿不愿意帮助自己回国。但既然他是贵族,就不能直接问这个问题。于是重耳赋了一首《沔水》,因为诗里有“沔彼流水,朝宗于海”的句子,这可以理解成歌颂秦国像大海一样伟大,也是表达自己的思乡之情,水流千遭归大海。两层意思就都在里面了。
秦穆公立刻听出了重耳的诉求,他也是贵族,不能直接回应,所以赋了一首《六月》,其中有诗句是“六月栖栖,戎车既饬”,六月啊真繁忙,我的战车已经整装待发。这就承诺了,我将武装护送你回国。
总之,有话不好好说,借《诗经》里现成的句子表达自己的意图,是贵族基本的体面。
所以,如果别人赋诗,你却听不懂人家在说啥,那就会沦为笑柄。《左传》里讲到,齐国的庆封到鲁国来访问,嚣张跋扈,鲁国人很讨厌他,但不敢明着得罪,好在可以欺负人家没文化,于是赋了一首《相鼠》,这诗里说: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老鼠好歹有张皮,人怎么可以没礼仪?这人竟然没礼仪,不死还想怎么地?这等于是指着鼻子咒人死,然而庆封竟然没听出来。
读这段,简直感觉《左传》的作者要从竹简后面笑出声来。
所以孔子要教育儿子说:“不学《诗》,无以言”,这不是说不懂《诗》,就话都不会说了,而是说不懂《诗》的话,没法混贵族的社交圈。
可能有人会问,社交场合可能碰到的意外情况很多,都要赋诗,《诗经》里才305首诗,够用么?
这就引入了一个重要原则,就是“赋诗断章”,也叫“断章取义”。我引的这几句,单独拿出来合适就行,可以不管整首诗的意思。
有一次晋国的执政韩宣子访问郑国,回国前,郑国的贵族都来给他饯行,纷纷赋诗表达自己的心意。其中有一位子太叔,赋了一首《褰裳》,看起来却有点吓人:子惠思我,褰裳涉溱。子不我思,岂无他人?
这个是一个女孩子写给她男朋友的诗。那时流行隔着河谈恋爱,两人中间隔着一条溱水。大概是这个男孩好久没来看这个女孩了,这女孩有点不高兴:“你要真的想我的话,就该撩起你的衣裳,趟过溱水来看我。你要是不想我的话,就没有其他男生追我吗?!”
外交场合,怎么竟可以赋这种打情骂俏的诗?因为郑国夹在晋楚两个大国之间。子太叔等于是提醒晋国,你要对我好一点,不然楚国也在追我呢。
这几年,有些背诗的电视节目挺火的。有些善于写诗的朋友很瞧不上,认为关键要看作诗的才华,背得多算什么本事?这就是忽视了诗的社交功能。从上面那些例子就可以看出,若是擅长得体的背诗,穿越到春秋时代,当个贵族,也多少应付得来了。
(作者系大学教师、历史学者)
#本文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其他人都在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