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CPhoto/图)
全文共2405,阅读大约需要5分钟
  • 1万小时的锤炼是任何人从平凡变成大师的必要条件,现在一项最新研究挑战了这一说法。对于小提琴的练习者,刻意练习时间只能引起26%的演奏水准的变化,而对于体育运动员,刻意练习只能解释他们1%的水平差异。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 | 朱力远
爱迪生的“天才,百分之一是灵感,百分之九十九是汗水”的话被演绎成了多种版本,其中之一是:成功,百分之一是灵感,百分之九十九是汗水。
心理学把这一规律表述为1万小时定律。任何人,只要付出了1万小时以上的刻苦练习、实践和工作,就有可能成为某一领域或某一专业中的大师、大咖或者成功人士。但是,美国凯斯西储大学的心理学家布鲁克·N·马克纳马拉(Brooke N. Macnamara)等人发表的一项新的研究却挑战了这一说法。
1993年,美国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的安德斯·爱立逊(K. Anders Ericsson)在美国《心理学评论》上发表一篇题为“刻意练习在取得专家绩效中的作用”的文章,指出对于像小提琴手和运动员一类的演艺和体育专业人员,大量的重复性练习(刻意练习,deliberate practice)是他们成为专家和大师的必由之路,这个重复强度至少是1万小时以上。他说,“许多曾经被认为体现出内在天赋的特征,事实上是至少10年以上高强度练习的结果。”
1996年,爱立逊又把他的研究结果扩展成了一本书出版,《卓越之路:艺术与科学,体育与游戏专家绩效的养成》。
后来加拿大记者、作家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Malcolm Gladwell)在爱立逊研究结果的基础上,采访了许多艺术、科学、体育与游戏界的专业人士,于2008年出版了《异类:成功的故事》一书。该书把爱立逊的观点表述为:人们眼中的天才之所以卓越非凡,并非天资超人一等,而是付出了持续不断的努力。1万小时的锤炼是任何人从平凡变成世界级大师的必要条件。
书中所举的世界知名人物和团队有甲壳虫乐队、IT奇才比尔·盖茨、史蒂夫·乔布斯、加拿大冰球运动员比尔·乔伊等。2009年,此书译介到中国。
在大多数专业领域,一万小时的刻意和刻苦练习大约相当于10年以上高强度练习或实践。“一万小时定律”也通过爱立逊的学术研究和格拉德威尔的畅销书在世界各地得到广泛传播,很多人认同并接受这个说法,并把这一标准应用于学习和工作,以激励和磨练自己成为某一领域的专家或大师。
其实,在《异类》一书中,作者提炼出的公式是,社会环境+机遇+才智+勤奋=成功。而异类Outliers这个词本意是指各行各业在金字塔塔尖的那些人,类似于“七分天注定,三分靠打拼”的说法。
不过大多数人都强调或只看到了前面的一万小时,没有看到作者后面还有半句话:“但是必要条件并不是充分条件”。因此很多人误认为,如果一个人智商正常,就不用拘泥于自己在某一行业是否有天赋,只要你在这个行业坚持练习1万小时之后就能成为大师或专家。
现在,有人从重复性研究的结果来挑战1万小时定律了。
2019年8月21日,马克纳马拉和其合作者梅格·梅特拉(Megha Maitra)在英国的《皇家学会开放科学》上发表文章称,一万小时定律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有效。
马克纳马拉为了验证爱立逊的研究,以相似的方式效仿爱立逊的实验设计,招募了三组不同演奏水平的小提琴专业学生进行研究,这些学生分为精英级(有发展成世界级独奏家的潜质)、优秀级(有可能成为职业演奏家)和良好级(来自排名更低的院校,有可能成为音乐教师或普通演奏家)。
马克纳马拉等人通过访谈、记日记等方法获得参与者练习小提琴的时间,包括独自练习和在教师指导下练习的时间,获得了一些与爱立逊研究不同的结果。
马克纳马拉等人的研究结果显示,练习时间的多少与小提琴手的水平之间并不存在严格的正相关关系,并非练习时间越多,小提琴手的水准越高。当然,精英级小提琴手和专业级小提琴手的练习时间都显著多于良好级,但是精英级小提琴手的练习时间明显少于专业级小提琴手。
同时,马克纳马拉等人发现,演奏者刻意练习时间只能引起26%的演奏水准的变化,但是在爱立逊等人过去的研究中,刻意练习时间可以引起48%的演奏水准的变化。而且对体育运动专业的研究数据更不支持刻意练习时间长,运动水平就能极大提升的正相关关系,对于精英级的运动员来说,刻意练习只能解释他们1%的水平差异。
这一研究结果与以前爱立逊等人的研究结果大不相同,谁的结果更可信呢?按照科学研究的金标准——随机双盲大规模试验来看,马克纳马拉等人的研究结果自然更可信。
马克纳马拉等人的研究采用了双盲对照研究方式,研究对象和研究者都不了解试验分组情况,而是由研究设计者来安排和控制全部试验。大量研究结果表明,这一研究方式获得的结果比较真实可靠,因为可以避免研究对象和研究者的主观因素所产生的偏差,只是在实施时比较困难和复杂,增加了研究的难度。
爱立逊过去的研究并没有采用双盲对照研究方式,而且爱立逊在访谈中告知了参与者研究的目的,这就有可能让参与者在有意无意之间改变自己的行为或观点,以迎合研究者的期待,甚至可能产生罗森塔尔效应。因此爱立逊等人的研究可信度差一些。
另一方面,两次研究的参与者的专业水准不相同。在现今的马克纳马拉等人的研究中,精英级和优秀级小提琴手都来自克利夫兰音乐学院,在爱立逊上个世纪的研究中,参与者来自柏林汉斯·艾斯勒音乐学院。尽管两者都是国际知名的音乐学院,但是,由于年代的差异,今天的小提琴手参加的国际比赛要比1993年多许多,马克纳马拉研究中的小提琴手可能整体水平更高。这也导致了小提琴手的刻意练习时间与专业水平的提高并非是正相关关系,练习时间长并没有有效提升专业水平特别高的小提琴手的水准。
需要明确的是,应当全面看待1万小时定律。无论是爱立逊,还是格拉德威尔,其实都并非是所谓的行为主义学派(这是以美国心理学家约翰·华生为代表的学派,认为人的所有行为、人格都是后天习得)。爱立逊和格拉德威尔还是更趋向于先天论,即认为人的优秀和成功是基因先天决定的。
即便以社会环境+机遇+才智+勤奋的成功公式来看,1万小时定律所代表的勤奋也排在了后面,这也说明勤奋只是必要条件,并非充分条件。
其他人都在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