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王润梦
◎来源 | 云锋金融(majikwealth)已获授权
特朗普政府已经多次抨击海康威视的“高科技群众监控系统”,这种不满现在又进一步体现在行动上。
为什么美国还能“管”到中国?
这就得说到美国的“长臂管辖权”,它指美国法院在某些情况下拥有可以将管辖权延伸至域外(指州外乃至国外)的权力。
诞生不到75年,“长臂管辖权”是如何一步步扩大管辖范畴,最终成为美国进行金融制裁武器的?
1跨州管辖,长臂诞生

73岁的哈伦·F·斯通(Harlan F. Stone)像往常一样,准时到达首席大法官办公室。
他已过古稀之年,阅过无数卷宗,但没有料到即将要判决的案子将改变历史,并作为经典案例收录在各大法学院的必读案例中。
原告——华盛顿州,主张在华盛顿州的雇主应依照规定缴纳失业救济基金;
被告——国际鞋业公司(International Shoe Co.),主张其主要营业地点为密苏里州且在华盛顿州没有办公室、无商业活动,只是在华盛顿州雇佣了11-13名销售人员,华盛顿州对其不享有管辖权。
看着争论的法院会员,斯通深知这个案子的棘手之处。
按照历史上的范例,美国法院仅能对定居(Domiciled)在法院地的被告或者在法院所在州内被送达传票的被告行使“属人管辖权”,简单来说就是各州管自己的人和事。这是1877年最高法院对于Pennoyer v. Neff案的判定。
但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美国经济高速发展,各州贸易往来更加频繁,司法界讨论重新定位管辖权。而且,国际鞋业公司意图“巧妙”避开交钱的做法也让斯通领导的审议团队颇为反感。
斯通认为,国际鞋业公司存在州际贸易的事实,不能免除支付失业救济基金的责任。最高法院根据斯通的意见裁定“一个法院可以对一个州外被告行使属人管辖权,只要该被告与法院所管辖区域有“某种最低联系”( Minimum Contacts),便可以进行诉讼,行使管辖权……”
斯通所在的美国最高法院,下排中间为哈伦·斯通,来源:Supremecourthistory.org
但反对的声音也存在,参与本案的雨果·布莱克(Hugo Black)法官撰写了一份单独的意见,他赞同案子的部分判决,但他认为各州对与之有业务往来的公司行使管辖权让州法院有过度的权力。
“Believing that the Constitution gave the States that power, I think it a judicial deprivation to condition its exercise upon this Court’s notion of ‘fair play’,however appealing that term may be.……”
——Hugo Black
通过这个案子,联邦最高法院放弃了Neff案坚持的“领土主权原则”,确立了长臂管辖中的“最低联系标准”。作为任期最短(不足5年)的首席大法官,哈伦·斯通将“长臂管辖”写进了美国的历史中。
此后,“长臂管辖”继续发展。
伊利诺斯州于1955年制定了第一部长臂管辖权法;北达科他州也在1967年颁布了类似的法案。
1980年在世界大众汽车公司诉伍德森案提出“可预见性”的标准。最高法院判定如果被告为自己有利益有目的地利用法院州的商业或其它条件,则为“有意接受”(Purposeful Availment),这应该作为判定“最低联系”的一个基本标准:
如果被告为自己有利益有目的地利用法院州的商业或其它条件,以取得在法院地州从事某种活动的权利,进而得到该州法律上的利益与保护,则该州法院可以行使管辖权。
最高法院在以后的案件中将这一标准限定在三个方面:(1)被告是否有意地利用法院所在州的有利条件;(2)原告的诉因是否产生于被告在法院所在州的行为;(3)管辖权的行使是否公正合理。
这一次不仅是长臂管辖权发展的重要判例法,且是有关产品责任的长臂管辖权的重要判例。
管辖之臂的长度进一步延长。
2长臂借“反海外腐败”开始出海
1972年6月17日,以尼克松竞选班子的首席安全顾问詹姆斯·麦科德(James W. McCord, Jr.)为首的5人潜入位于水门大厦的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办公室,在安装窃听器并偷拍有关文件时,当场被捕。
著名的水门事件爆发。总统为了连任,不折手段地寻找对手弱点。1974年8月8日,尼克松成为首位因丑闻而辞职的总统。
美国正经历一个腐败的时代。
8月9日,继任总统福特匆忙上台,然而他没能阻止各色的权钱交易,很多手握大量资本的龙头公司爆出丑闻。
1975年11月美国政府调查发现至少有20家公司与国外政要有非法利益输送,金额高达202亿美金。
同年媒体曝光了美国联合果品公司(United Fruit Company)为获得低关税向洪都拉斯总统行贿的“香蕉门”事件;1975至1976年间,美国参议院丘奇委员会(Church Committee)证明洛克希德、诺斯罗普等军火企业已经构筑了一个广泛的贪污系统。纽约时报在1976年专文报道,经调查洛克希德至少在15个国家行贿,并造成至少6个国外政府出现严重的政治危机。
在冷战的背景下,丑闻对美国在全球的道德形象构成致命打击,这些再加上水门事件的阴影让福特在1976年的大选中失利。
1977年1月卡特总统上台。可新官刚上任,卡特就看到了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一份报告,显示超过400家公司承认有过可疑或非法支付的行为,其中100多家位列500强。
12月时,卡特签署生效了《国家紧急经济权利法》(IEEPA)和《反海外腐败法》(FCPA)。
FCPA规定美国的个人或公司通过贿赂国外政府官员来获得或保持业务,或使其他人获利,即为非法行为。自1998年起,反腐败条款也适用于贿赂美国的国外公司或个人。
也就是说,无论是否具有美国国籍,只要和美国发生了联系,就受FCPA的管辖。
长臂管辖逐渐由美国州际之间拓展到了全美,甚至国外。
3长臂国际化拓宽边界
1993年1月20日,天气晴朗,克林顿面带微笑,在国会山对着全国人进行就职演讲:“……我们要复兴美国,就必须鼓足勇气……”
14分钟的演讲,“复兴”这个字眼出现了8次。果然,一上任他便试图大刀阔斧的按照自由派理想来改造社会,抛出“三大支柱”和“扩展战略”。试图让人们认同:美国作为冷战后唯一的超级大国“必须担负起带领全世界的责任”,“在全世界推进美国的价值观”。
作为“世界警察”,美国给长臂管辖又拉来了许多“外援”。
外援一就是颁布针对具体国家或事件的特定制裁法律。
这些立法的官方目的是,禁止任何企业与美国的敌对国进行贸易往来。最有名的就是1996年颁布、针对古巴的《赫尔姆斯-伯顿法》,以及同年颁布、针对伊朗和利比亚的《达马托法》。
根据这些法律,美国可对违法企业处以罚款,数额或高达几十亿美元,甚至将他们完全逐出美国市场。
美国宣告制裁的国家和地区入下:
来源,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云锋金融整理
包括白俄罗斯,斯布隆迪,中非共和国,古巴,刚果民主共和国,伊朗,伊拉克,黎巴嫩,利比亚,马里,尼加拉瓜,朝鲜,索马里,苏丹,南苏丹,叙利亚,乌克兰,委内瑞拉,也门,津巴布韦,巴尔干半岛(阿尔巴尼亚,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马其顿,蒙特内科罗,塞尔维亚等),阿尔巴尼亚,波斯尼亚,塞黑哥维那,马其顿,蒙特内科罗,塞尔维亚
2014年,美国指控法国最大的银行——法国巴黎银行(BNP)为苏丹和其他被美国列入黑名单的国家转移了数十亿美元的资金,罚款89亿美元,为最大金额的罚款案例。
据统计,1977年至2014年,外国企业收到的“罚单”占总额的67%,其中尤以欧洲企业“贡献”最高。2008年以来,最终支付罚金超过一亿美金的公司共有26家,欧洲企业占14家。
来源:公开资料,云锋金融整理 
外援二为拉拢国际组织来拓宽《反海外腐败法》(FCPA)的边界。
从FCPA起草时,政客们就在思考如何使它国际化。因为单方面禁止美国公司行贿可能会使其在海外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并最终丧失海外市场。
20世纪70年代,美国向联合国提出打击腐败的建议,但南北国家出现严重分歧,联合国在1981年终止了协议草案的讨论。
紧接着,美国瞄上了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在借鉴美国FCPA立法模式的基础上,1997年《OECD公约》正式出台,要求成员国采取有效措施打击行贿外国公职人员的行为。
就这样,美国的“长臂管辖”原则通过《反海外腐败法》及其国际法化,名正言顺地伸向了世界各国。从此,任何国家的企业只要与美国发生某种关联,例如用美元交易,甚至包括使用的电子邮件服务器在美国,都被纳入“长臂管辖”范围内。
4以反恐之名继续扩权
2001年9月11日,佛罗里达州的艾玛·E·布鲁克小学一片欢声笑语,刚上任半年多的总统小布什正和孩子们握手。
此时此刻,千里之外的纽约却笼罩在恐惧和悲伤中。
2001年9月14日,布什总统站在世界贸易中心的废墟瓦砾堆上,向现场救难的警消人员演讲。来源:美国总统行政办公室
突如其来的灾难成为小布什总统任内的转折点。
9月13日,讨论了仅半小时的《2001年反恐法案》就迅速通过,对安装电话监听装置、彻查恐怖主义融资、增加反恐科研经费等进行了规定。
10月,小布什签署颁布《美国爱国者法》(USA PATRIOT Act),全称为“透过使用适当之手段来阻止或避免恐怖主义以团结并强化美国的法案”。《爱国者法案》在信息、通讯、隐私方面大幅度修订,强化了美国执法机构在全球范围内收集情报的权力。
这就意味着美国执法机构可以以涉嫌恐怖主义为由,“合法地”搜索任何人的电话、电子邮件、通讯、医疗、财务等记录;财政部门也可以“合法地”追踪和管控全球每一笔资金流动和各类金融活动;边境执法部门更拥有了拘留、审查、驱逐被怀疑任何与恐怖主义有关的外籍人士的权力。
没等民主人士反应过来,美国推出了棱镜计划(恐怖分子监听计划PRISM),这项2007年开始的计划给了美国长臂管辖以极大助力。
全球NSA执行监视地图,从2007年数据快照数据收集。绿色(美国国家安全局监控最少)到黄色和橙色,再到红色(美国国家安全局监控最多)。来源:维基百科
因为存在日落条款*,美国参议院在2015年5月的讨论中没有就延长《爱国者法案》的决议达成一致意见,故它于6月1日起失效。
5如何应对长臂
美国通过长臂管辖,利用自身在经济金融领域的优势拓展势力范围,达到政治目的。被“管辖”了的国家和地区也在考虑反制和规避,主要通过两个途径。
一是颁布相应的法案。
欧盟于1996年颁布了“阻断法令”(Blocking Statute),规定基于制裁的任何外国法院判决或行政决定,在欧盟境内无效;俄罗斯更是一刚到底,出台多项反制裁法。
但在美国经济金融占优势、尤其是美元结算方面的优势情况下,本地法令效果微弱。
二是绕道美元体系。
例如委内瑞拉。
由于不满委内瑞拉与古巴、伊朗的密切关系以及它长期的反美政策,美国近两年针对委内瑞拉经济、金融、石油、矿业等各行业实施了一系列制裁。
为避开美国的制裁,2018年,委内瑞拉发行加密货币“石油币”(Petro),首日完成了7.35亿美元的融资。总统马杜罗宣布,石油币今后将作为该国的国际记账单位,一个石油币将等于3600主权玻利瓦尔。
但委内瑞拉经济结构和物价问题积重难返,远非石油币所能解决。
值得注意的是欧盟的努力。
2018年,欧盟宣布拟设立独立于美元支付体系的“特殊目的实体” (SPV,Special Purpose Vehicle) ,帮助欧盟企业与伊朗进行交易。对此,欧洲各国纷纷响应,法、德、英三国随即宣布建立面向伊朗的“贸易往来支持工具”(INSTEX)货币结算机制。
6
 “美国笃信自己的道路将塑造人类的命运,然而历史上,它在世界秩序问题上却扮演了矛盾的角色:它以‘天定命运’之名在整个美洲大陆扩张,却宣称绝无帝国企图;对重大事件发挥着决定性影响,却矢口否认有国家利益的动机;最终成为超级大国,且声言无意施行强权政治。”
——基辛格《世界秩序》
特朗普入主白宫后,美国在世界秩序上已经不再“矛盾”,国家利益和强权政治诉求也更加明显。
长臂管辖下,美国可以“莫须有”之名将企业拉入黑名单。
但谁说这又不是一种推动中国自主自控和走向强大的鞭策和激励?
*日落条款,又称落日条款,指的是法律或合约中订定部分或全部条文的终止生效日期。通常订定日落条款的目的是在该条文终止其效力前有缓冲期,可先行准备及实施相关的配套措施。
资料来源:
皮鲁耶齐《美国陷阱》、《隐秘战争》
https://en.wikipedia.org/wiki/International_Shoe_Co._v._Washington#cite_ref-1
http://www.iolaw.org.cn/showNews.asp?id=36075
http://www.sohu.com/a/283075799_120066453
http://trb.mofcom.gov.cn/article/zuixindt/201712/20171202687091.shtml
本文由云锋金融集团有限公司授权发布于本平台,不构成具体投资建议。敬请投资者注意,投资涉及风险。
智谷趋势旗下第三方保险咨询平台☟
T博士教你买保险
立足于投保人利益,不为任何保险公司站台
为小白科普保险知识、帮普通人避免保险掉坑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