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德品质存在缺陷之人不能用
小人不能用
当今社会,我们在评论一个人的好坏时,首先看到的是他的道德素养。这方面界定这个人的为人本质。一个道德本质不行、差的人,我们统称为小人。
小人的本质表现为:自私、自利、心肠歹毒、阴险、夸夸其谈、虚话、场面话、假话连篇等等……这样的人是无论如何不能做出有正能量的事情出来的。如果,他目前看似在走正儿八经道路,那么迟早会把他本来的目的、嘴脸露出来的。
所谓“日久见人心,路遥知马力”就是如此道理。迟早是企业团队的坏苹果,把你的团队带入万劫不复之深渊。此类人绝对不能用。
二、一个不懂得感恩之人不能培养
“白眼狼”类之人不能用
要“阅”清楚此类人,只要看他在几次关键的事件中的面对态度,就能充分体现出他“白眼狼”的本质。不懂得感恩之人,自然不会感恩自己的平台,也不会去感恩曾经对他支持和帮助的任何人。自然而然他也不会成“器”。
此类人往往都认为自己本来就是很有本事的(自负),自己认为自己所得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把自己的成绩都会全部当作自己努力而得来的。他会忘记自己一路走来别人对他的提携、苦心教导。自然就不会心存感恩了!
一个如此“白眼狼”之人,哪怕他能力再强,相信也不会有一个上司、老板会去对他作如何培养。 
三、本身素质不高,又不接受他人调教之人,不值得去培养
固步自封之人不堪培养
本身素质不高,包含文化素质、专业技能素质。这些都可以后天通过学习、培训提高。但是,如果不能深刻认识到自己的缺陷,也无虚心接受及改变之人,不堪培养及任用。
四、接受能力、领悟能力不高之人,不堪培养
“朽木”之人不能培养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是块好的玉石材料才可以雕刻成玉器出来。朽木是难成材的!
一个不够“醒目”的下属是很难委以重任的。带这样的下属只会让上司身心俱疲。往往他做错了,他还觉得无辜。这种人,只适合做简单、重复的工作且需多关注。不堪大用。
五、一个没有忠诚度而言之人是不能任用的
“墙头草”之人不堪任用
站在公司、老板的角度而言,公司的职员必须对公司忠诚,不能做损害公司、老板的利益。同时,也不能漠视损害公司、老板利益的现象存在。站在上司的立场,不能容忍的是下属对自己的背信弃义。
此类人,今天可以为了自己利益依附于A,明天可以为了自己利益照样依附于B,此类立场不坚定之人,不堪任用。

蒋勋功:要 挟

(本文虚构 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请勿对号入座)
   日子过得波澜不惊,上班也按部就班,他是个容易满足的人,认为这样的生活惬意、舒适、安逸,如此甚好,别无他求。
   提拔这件事的发生,突然打破了他生活的平静。
   机关里,提拔的事最为敏感,提拔谁,不提拔谁,为什么提,关注度很高,前前后后要热闹很久。事前有猜测,有“业余组织部”的放风;事中,有推荐、考察、讨论、任命;事后有避不了的议论。“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进了机关,眼巴巴地就望着进步。不管怎么说,既然走上了这条路,只有这样选择,这是价值,这是肯定,这是能力。当然也是平台,不管如何,上去了比没有上去要长脸,要舒服。
   他所在的单位要提个副职领导,不少人活动频繁,到处找人拉关系,使出浑身解数,志在必得。他呢,生性淡定,不太喜欢凑这个热闹。对这些见不得人的作法也有些看不惯,不好公开反对,自己也不想参与。当然,自己心中还是有数。如果是从内部产生,无论从资历、能力还是表现,都没说的,轮都要轮到自己,不需要去活动。因此,坐在一边看热闹,自己按兵不动。
   机关不大,就那么些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知根知底。开始有不少人都在为他打气:这一次非你莫属!全力支持。也有人甚至提前预祝了。他付之一笑,口里却一如往常的谦卑:哪里哪里,感谢抬举。种种迹象表明,一切有利于他。胜利在向他招手。
   那天,他刚好路过一间办公室,见聚集着好些人,有坐的,有站的,窃窃私语,看到了他,便神秘兮兮一下全散了。多年养成的良好习惯使他冷静下来思考,他没有去怀疑别人做了什么手脚,而是检讨自己什么地方做得不对。可能就是自己没有直接去找主要领导。有话说得好:你自己都没提要求,别人知道你要干什么!
   或许问题就出在这里,事已至此,不管怎样,都还得向领导作些沟通。
   “来了?”领导从高大的办公桌那边抬起头来问他,秃顶的头在灯光的照射下油光发亮,几根乱发滑稽地融在一起。
   他不慌不忙落座后才回领导的话:“我想请教一下这次提拔的事。”不卑不亢,单刀直入,并不遮掩,这是他的一贯风格。
   “哦,这事。”领导装模作样地搔了搔头,“你本来是最合适的人选,可是年纪偏大。”接着,从抽屉里拿出干部名册翻了翻,“我没记错吧?你是这个年纪了,把机会让给年轻一点的吧!”也不忌讳,看起来早就想好了理由。
   他本想反驳,他这个年龄据说这批被提拔的就有好几个,为什么这个单位就不行呢?可毕竟也是个理由,争执起来毕竟底气不足,只好怏怏而退,可心里总不是滋味,感觉到总有些不对头。
   认理不认强,这样一来,激活了他不服输的性格,提不提拔反倒不是太重要了,而是想讨个说法,就是死也要死个明白!
   终于打听到拟提拔的那个人一些见不得人的事了。一开始,那个人根本沾不上边,他是唯一人选,那人找到了更大的领导打了招呼,而且很强硬,而且让领导的弟弟承包了一个上亿元的大工程,以为一切做得天衣无缝。领导先是拒绝,后是犹豫,再是改变主意,才出现了这个结果。
   看起来此事木已成舟,改变很难。也有人不服的,支持他再去找领导争取,不能让小人得志,邪气上升。
   几番折腾,他感到身心疲惫,本想就这样算了,没有多大意思。可是,一口气憋着时刻难受,豁出去!至于是什么结果,顾不得那么多了!
   有好心人出主意,要他莫吵莫闹,只把掌握的事透点口风,给领导施施压,看有什么反映再说。
   这不成了要挟吗?事已至此,迫于无奈,出此下策,也只有如此了。
   “又来了?”领导不好直接拒绝,看见他来了,还是掩饰不住的厌烦。
    他这回没坐,只直截了当地说:“别人不招惹我,我也不会去招惹别人,如果有人硬要压着我,我也会让别人上不了。”说这些话的时候,他脸上始终挂着笑容,这话一般人听不懂,可领导会明白弦外音,话里有话,因为都知道,这领导有可能即将要高升了。这个时候,如果有什么捅上去,就可能泡汤。
   这下轮到领导紧张了,屁股像装了弹簧一蹦就站了起来,并走过来,招呼他坐下,一个劲地说:“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他镇定自若,并没有多说一个字,只盯着领导的脸狠狠地看了几眼,就扬长而去,剩下领导一个人一个劲地在擦不断冒出来的冷汗。
   事情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他的提拔顺利通过。
   确认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后,他找不到半点的愉悦和安慰,心情反而更加沉重。
   他在想,如此要来的官,我算什么?别人怎么看?
   一声叹息。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