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据野史记载,中亚古国花剌子模有一古怪的风俗,凡是给君王带来好消息的信使,就会得到提升,给君王带来坏消息的人则会被送去喂老虎。
于是将帅出征在外,凡麾下将士有功,就派他们给君王送好消息,以使他们得到提升;有罪,则派去送坏消息,顺便给国王的老虎送去食物。”
以上文字来自王小波的杂文《花剌子模信使问题》。
现在,一些手机APP正在用非常高明的互联网人工智能技术,把我们训练成一个个“花剌子模国王”。
不知你有没有发现,当你看抖音、今日头条或者知乎时,只要你看过某一方面的内容,以后就会不断收到同一类型的内容,而你不感兴趣的,就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
于是,你的视野,永远被局限在一个非常狭窄的范围。我们关注的那一方面内容,就成了一口井,把我们围在中间。对于井外的一切,我们一无所知。
02 
哈佛大学教授凯斯·桑坦斯在《信息乌托邦》中指出,“信息传播中,公众自身的信息需求并非全方位的,公众只注意自己选择的东西和使自己愉悦的领域,久而久之,会将自身桎梏于像蚕茧一般的‘茧房’之中。”(引用自微博网友@TAL脑科学)
上一次的美国总统大选中,很多美国人就尝到了信息茧房的苦果。
当时,我和不同地方、不同阶层的美国人聊天,请他们预测两位候选人:希拉里和特朗普,谁能当选新一任美国总统。
访谈下来发现:美国东部(华盛顿-纽约-波士顿一带)的教授、大学生、金融界人士,和西部(洛杉矶-旧金山-西雅图一带)的演艺界、互联网界、科技界的人士,基本上都认为希拉里稳赢,在他们看来,特朗普这个大老粗没有任何胜算。
而中部大平原的农场主、五大湖区的产业工人,却基本上都认为特朗普稳赢,在他们看来,希拉里这样的伪君子怎么可能会受到美国人欢迎呢。
希拉里的拥趸们,早早就准备好了庆祝希拉里获胜的庆典和物品,就等着投票结果出来。教授和学生们在教室里集体观看电视直播,等着最后的狂欢。
结果,特朗普大获全胜。东西部的精英们全都懵了,他们呆立在教室里,久久不敢相信这个结果。他们无论如何也搞不懂,所有的人都喜欢希拉里,为什么赢的却是特朗普?
“南都观察家”特约作者冷哲的一篇文章提到了这个现象。他介绍道:
一位名叫穆斯塔法的软件公司市场总监,是希拉里的忠实支持者,他的Facebook上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支持希拉里的文章,他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篇支持特朗普的文章。他周边的朋友,也都是如此。
所以他们全都坚定认为,特朗普的支持者就算是有,也是极少数。
可是,当他去阅读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的统计数字时才发现,就在Facebook上,特朗普的支持者就远超他的想象。有一篇名为《我为什么要投票给特朗普》的文章,在Facebook被分享了150万次,可他和他的朋友们全都没有听说过。
穆斯塔法反思道:“我们的网络社交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回音室。在这里我们基本上适合有着类似观点的同伴讨论几乎一致的观点……,完全未能深入理解其他社交圈子里面的观点。”
03
试想一下,如果一个国家的外交观察家们也身处这些巨大的回音室之中,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那就意味着,他们完全无法准确描述现实情况,更无法准确判断事态趋势。也就是说,他们的预测结果,可能根本与现实相反。这会给国家的外交政策带来巨大的灾难。
不要以为我在危言耸听。实际上,在美国的这次大选中,绝大部分国家的外交界和国关界的人士都预测错了。因为他们接触的,都是美国的政界、演艺界、知识分子、互联网企业家等精英分子。而南方州的红脖子,铁锈带的蓝领工人,他们根本就接触不到,也不屑于去接触。
预测错误的结果,是外交应对的措手不及。例如,有的国家只准备了希拉里当选的祝贺词,结果要加班赶稿;有的国家提前派出了和希拉里友好而和特朗普不对付的庆祝团队,结果碰一鼻子灰;有的国家事先和希拉里团队打得火热,等发现特朗普当选,才发现连个牵线搭桥的人都没有……
你可能会认为,只有面对这种国家大事,才需要关心这个问题,我们作为普通人,哪怕只沉迷于自己的那一口井,也不会有什么关系。其实不然。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很多决策,都需要我们综合多方面的信息去做判断。如果对世界的认识就有偏差,做出的决策,肯定会有错误。
例如,你现在要做一个决定:要不要移民。如果你每天只关注微博上的某一类人,你会认为,中国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恨不得明天就买机票,一去不回,死后连骨灰都不要拿回来。(这当然是一种错误的观点。)而你要是恰好关注的是另一类人,你会认为,中国人民生活无限美好,超越美国指日可待,傻子才移民呢。(这当然也是一种错误的观点。)
显然,两方面的信息都是不准确的。中国既有不好的一面,也有好的一面。我们只有综合两方面的信息,才能做出一个更加准确的判断,使之更符合自己真实的需求。
还有很多生活中、工作中的决策,都需要我们综合多方信息去判断。试举几个例子:
  • 生病了,要不要看中医?
  • 打疫苗,能不能打国产的?
  • 转基因食品能不能吃?
  • 现在要不要买房?
  • 程序员是一种具有可持续发展能力的好职业吗?
  • 公司要不要转型,往什么方向转型?
  • 特斯拉的股票值不值得买?
  • ……
所有这些问题,都需要你对信息有相对较全面的判断。如果你只是看某一方面的信息,对另一方面的信息视而不见,或者永远怀着怀疑、批判的眼光去看与自己观点不同的信息,可能会做出偏颇的,对你不利的决策。
04
现在的互联网,人工智能推荐应用越来越广,越来越深入。每一个应用软件的背后,都有一个个庞大的团队,时时刻刻在研究我们,迎合我们,最后把我们封闭在一个个“茧房”里面。
上面举了穆斯塔法的例子,他在Facebook上,只能看到和自己观点相同的信息,看不到相反的信息,从而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在中国,我们用的知乎、豆瓣、微博、微信、今日头条、抖音,其实也一样。我们只关注“三观正”的人。所谓“三观正”,就是和自己观点、价值观一致。对于那些不一致的人,我们要么永远都不会看见,要不已经取关或拉黑了。
现在各种互联网公司的人工智能推荐越来越厉害,它们在制造“回音壁”这一问题上,也是越来越卓有成效。长期玩某些APP的人,会越来越沉迷。但是比这更可怕的,是看问题越来越片面,人也变得越来越傻。
这并不是这些APP有问题,而是我们人性决定的。我们只喜欢看和自己观点一致的信息。而这些APP,把我们不喜欢的,非常高效地屏蔽掉了。它们取悦我们,也在驯化我们。起初,我们是主人;后来,我们是奴隶。
利用人工智能算法向我们推荐内容的APP是刀子,而且是非常锋利的刀子。用得好,它们会大大提高我们切肉的效率;用得不好,会把我们自己割得遍体鳞伤。工具本身没有问题,是我们在用错误的方式使用它们。
在这次全国政协会议上,政协委员白岩松提出,要警惕沉迷于“投你所好式”网络,并把它上升到“民族危险”的高度。这并不是危言耸听。
美国社会就已经被移动互联网时代深深割裂。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成为互相不可逾越的鸿沟。政治家每天把大量精力陷入到党争之中,而不是去讨论具体的社会和经济政策。人与人之间的隔阂,也越来越深。在很多深蓝州(民主党大本营,一般反对特朗普),孩子们在学校不能表达支持特朗普的观点,否则就会被孤立,被歧视。
中国的网络上,也是如此。每到热点事件一出来,“五毛”和“公知”骂战必起,情绪化的渲染遍布全网,而理性的探讨却沉没深海。大家都忙着站队,对反方的观点,从来都是不屑一顾,最多只当成批判的靶子。
所以,不管是左营还是右营,我们都会震惊于对方之愚蠢。我们打破脑袋也想不通,人怎么能无知、无耻到这种地步。最后,我们往往是骂一句“傻×”,然后取关或者拉黑了事,眼不见为净。
其实,不是对方愚蠢,是我们把自己埋进了“茧房”,网络世界已经没有了理性探讨的土壤,所有人都变傻了。
05
怎么才能避免这些APP让我们越变越傻呢?
首先,我们要认识到,我们会因为使用这些信息渠道而变傻。如果你觉得,“我每天都能在这上面学到很多新的知识,获得很多新的信息,我在变得更加渊博,更加智慧啊。”那就完蛋了。
无知和傲慢是阻碍我们获得新知的最大障碍。你需要意识到,你每天看的这些信息,都是被一个巨大的过滤器滤过的,筛到你这里的时候,已经是很偏颇的一小部分了。如果你以为你之所见就是全世界,你就会常常被误导,并且被消费,被当成韭菜收割。你常常会在热点事件出来时,情绪激昂,然后过几天又被打脸。等下一次事件到来,你又重复这一过程。你不断被意见领袖、营销号牵着鼻子走,他们让你笑你就笑,让你哭你就哭,你被他们卖掉还帮他们数钱,然后他们还在屏幕后面笑你傻。
其次,认识到我们偏颇的选择会使我们变傻之后,我们就需要做出信息选择调整了。万维钢在《别想说服我!》一文中,介绍了美国技术活动家Johnson 在《信息食谱》书中提到的两条核心建议:
1. Consumedeliberately;2. Take in information over affirmation。
也就是说:1. 我们要主动,刻意地去消费某些信息,哪怕我们不喜欢。2. 我们要去获取新的信息,而不是去为自己的旧观点寻找支撑。
要做到这两条,其实并不难,但是也很难。
不难在于,它非常容易操作。例如,在微博、今日头条上,你关注共青团中央的同时,也关注一下美国驻华大使馆;关注李开复的同时,也关注一下胡锡进;关注崔永元的同时,也关注一下司马南;关注布尔费末的同时,也关注一下李子暘……总而言之,你的关注列表里,既要有“公知”,也要有“五毛”,既要有左派,又要有右派。如此一来,同样一件事情,你基本上总能得到两方面的信息。
很难在于,你常常会很痛苦。因为你总会看到你特别不喜欢的信息,不爽到让你怀疑人生。
所以,如果你为了学习、了解信息、增进知识,它就不难。如果你纯粹是为了消遣,它就很难。
但是,假如你想对这个世界多了解一点,未来的决策更妥当一点,生活更舒服一点,投资更合适一点,那就应该忍着恶心,克服困难,坚持做到这两点。
硅谷投资人王川(公众号名:investguru)在教导我如何做投资时说:要在各行各业,关心一些最高手的观点和思维模型,即使可能你不喜欢他,也要定期查看一下,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这样可以八九不离十的抓住主要矛盾了。
最后,对于有更高求知需求的人,这里介绍几个非常好的,关于如何打败人工智能推荐的方法。这是我的朋友杨滢博士总结的(她是清华出国的匹兹堡大学博士,曾在卡耐基梅隆大学做博士后研究,是知名的脑科学专家。她的微博名为@屠龙的胭脂井 推荐关注。)
杨滢说,想要打败推荐算法,需要两个因素1. 你需要有追求高品质内容的需求;2. 你需要随机取样人类各个领域的知识。
据此,她提出了几个可马上操作的建议:
1. 有一个chrome应用叫stumble upon,装上以后,它会给你随机选择一些高质量网站,可能是你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
2. 你可以把维基百科(Wikipedia)设成自己的默认页,并且选择“随机浏览”模式(random wiki),这样每次打开浏览器就可以随机弹出一个wiki页面。
3.  你可以去wolfram alpha上面点“给我惊喜”(surprise me),它会弹出一些有趣的知识。
4. 你可以装一个应用叫“一亿本书”(100 million books,在Chrome里面安装),它会随机推荐一些书,直接链接到亚马逊书店,你可以看评论,非常有趣。
06
移动互联时代,信息就是最重要的资产。获取信息的能力,就是你最重要的能力。如果你只能得到很少的信息,或者很偏颇的信息,你就会慢慢落后于他人。
世界很大,很美,有很多机会,请不要把自己局限在一口井、一个茧里面。微博、知乎、抖音和今日头条,都是很好的发明;手机和人工智能推荐,都是很好的工具。
但是,工具生产出来,应该被用于服务人类,而不是奴役人类。
请不要变成手机应用的奴隶,和移动互联时代的傻瓜。
参考文献:
1. 《别想说服我!》,万维钢,《万万没想到:用理工科思维理解世界》,电子工业出版社,2014年。
2. 《其实,这个世界和你想的不一样》,冷哲,公众号南都观察家。
3. 《花剌子模信使问题》,王小波,《沉默的大多数》,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年。
4. 微博@屠龙的胭脂井 3月8日18:05;微博@TAL脑科学 (引自前述屠龙微博的评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