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最近《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文章 《The Streets of San Franciso》 在美国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这篇文章其实跟前面的《一部震撼西雅图的纪录片:《正在死去的西雅图:Seattle is dying》》是一体两面。这篇文章是近年来美国社会对三藩,西雅图,纽约这些城市日益严重的毒品问题以及流浪汉问题的反思与检讨,比如毒品的非罪化是不是走过头了?是不是盖房子就能解决流浪汉的问题?同时更深层次地对美国自己价值观的一个反思。

这里每个人都在吸毒。。。和偷窃

旧金山一直在做一个实验:以关爱流浪汉的名义,停止执行传统的行为规范会发生什么事情?现在看来的结果是:政府支出激增,街头反而变得更加脏乱差了。政客们的解释是,因为公共支出依然不够,导致流浪问题依然非常严重。
然而只要你和街头的流浪汉交流一下,就会发现这些解释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这里每个人都在吸毒。。。和偷窃,”
一位名叫Shaku的刑满释放人员在Tenderloin区中心的Glide Memorial教堂对面的帐篷,垃圾和自行车营地中解释说道。
另外一名住在城市补贴旅馆中的前无家可归妇女被问到是否吸毒?她回答:“这是一个很难的问题吗?”
50岁的流浪汉Jeff说“我使用毒品,酒精等所有毒品”他闭着眼睛告诉我。
尽管如此旧金山依然坚持不懈地传达信息:吸毒不仅可以接受,而且被期望的。
卫生部门每年分发450万个注射器以及酒精棉签,维他命C用以溶解海洛因和可卡因,以及有关如何系好手臂以注射毒品的手册。
加州的手册截图
官员们在全市安装了17个针头回收盒以及自助设施。向青少年们传递一个信号:吸毒是成年人生活的正常组成部分。
而该市只有60%的免费针头回到了回收站,其余的则最终落在人行道上或下水道中。在海德街(Hyde Street)和金门大道(Golden Gate Avenue)的拐角处,距加州大学黑斯廷斯分校法学院仅几步之遥,很容易就能以$16的价格(新客户折扣)购买2克的芬太尼毒品。
政府发的450万针头有40%就这样躺在大街上
自2014年批准第47号提案以来,公共毒品的使用情况变得越来越糟。该提案是一项州投票提案:将许多毒品和财产犯罪降级为轻罪。
当地的检察官和法官已经担心会导致“大规模监禁”,他们已经不愿起诉轻罪毒品案件。旧金山警察抱怨说,即使是毒贩也没有得到应该的监禁。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在加利福尼亚的一些城市,毒品法庭已经关闭。因为警察没办法通过威胁把毒贩送进监狱,迫使毒贩进行戒毒改造。
旧金山使得整个流浪汉式的生活方式成为可能。政府会有专门的外勤人员给这些流浪汉们分发牛肉干,饼干和其他零食。尽管三藩市每半年进行一次的无家可归者调查称流浪汉的“食物安全问题”是一个紧迫的问题,而实际上这些流浪汉的行为表现的并不像食物匮乏的人。比如他们在街角办公大楼外的装备通常包括未开封的一磅核桃,一盒未食用的糕点,空的白兰地瓶,巨大的黑色蕾丝胸罩,肮脏的黄色泰迪熊,高跟红色绒面革靴子和棕色绒面革夹克。
免费的服务和食物-以及对各种反社会行为的最大容忍-就像磁铁一样吸引全国各地的流浪汉向三藩汇聚。流浪汉杰夫说:“如果您流落街头,那么旧金山是您应该去的地方。” 这里有充足的资源-比如淋浴,还有免费的住宿,是的,免费的住宿。一个流浪汉站在城市最新的避难所,说他被提供了四次住房,但他都拒绝了(在庇护所里无法吸毒)。这个流浪汉的庇护所的住户可以来去自如。在一天中的任何时候他们都可以携带着宠物,伴侣和财物来庇护所点餐。
流浪者可以随时过来点餐

法外阶层

现状是无家可归者的福利是凌驾于普通工薪阶层上的。纳税人付出了几十亿美元,毫无效果。2019年要比2017年的流浪者还增加了17%,达到了8011人。
三藩的民众还在挠着头想为什么?是不是真的像政客那么说的是,因为城市创建的经济适用房还不够多?Bay Area Council Economic Institute数据显示,没有其他美国城市能够像三藩一样建造这么多的经济适用房。从2004-14年开始,三藩市斥资了20亿美元建造了近3,000套新的永久性政府资助房,这些住房还配套了戒毒咨询师和社工。2014年之后政府动工了更多的住房,数千个庇护所床位正在建设中。
尽管很多当地居民反对,但是作用有限
事实上,没有人理所应当地能在全球房价最贵区域有自己的居所。目前尚不清楚为什么旧金山市政府会在道德上有义务向街头流浪者提供免费的住房。然而,即便市政府承担了这样的义务,那么旧金山为何不在稍微偏远的地界来安置这些无家可归者。这可以省下数百万美元用于心理健康和戒毒服务。
比如可以在远郊未开发的工业园区或者农村地区建设干净整洁的园区为整个区域服务。因为流浪问题是不断变化的-流浪者经常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收容流浪汉的园区,也必须得到有效的维护。必须注重安全和纪律,以便被收容者养成自我控制的习惯。而且每个人都应该工作,这样才有可能重新回到社会。
如果通过分析这些流浪汉的故事,可以发现,事情远比住房短缺要复杂的多。这些流浪汉背后交织着吸毒,小偷小摸,混乱的儿童抚养的问题,最终造就了今天的问题。没有什么简单的政策能够轻易改变美国文化的危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继续努力使毒品使用正常化,再加上没有任何节制公共福利的鼓励,这只会使得这个问题更加严重,更多的人困在这个状态里
为一个被认知为受害者的阶层,专门划出一片不受法律和传统道德约束的豁免区,只会毁掉一个城市的生活质量。同样重要的是,这种豁免使得那些受到保护的人只能生活在自欺欺人和边缘化的生活中。容忍街头流浪是城市做出的选择。但是为了旧金山和其他地方的公共利益,这种选择应该被取消。
华尔街日报读者的评论一如既往的犀利,其实大家都是心知肚明,但无奈于现状的惯性。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