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陌上美国
欢迎关注
曾经读过一个据称加盟者智商都是140以上的、名叫门萨俱乐部的组织的介绍,对有句话留下深刻印象:“成员有各种职业,也包括卡车司机”。
我们知道,美国卡车司机通常是高中文凭、40来岁、男性,这样子的组成。可见高智商也并不能保证就有份听起来光鲜的工作。
两年前网络上流行过轰动一时的一组画,是叙利亚艺术家奥马利(Abdalla Al Omari)发布的名叫“The Vulnerability(弱小的人)”的系列作品。他将各国领导人都画成了难民的形象。
不过那是艺术创作。现实世界里,除了政权灭亡、王朝倒闭,一般从一国最高领袖到难民的悲催不会发生。
只是人人总都是更喜欢黑马和灰姑娘类型的故事,尽管人人大概也都认识几个人生瀑布的倒霉蛋。就是那种看着有成功的各种素质和潜能,却把早期的坦途过成中晚期的断崖式下跌的人。
今天有一则新闻,是生活中的真人真事。
讲的是一位早年毕业于耶鲁经济专业,游走于华尔街上流阶层,曾在加州创业春风得意,今朝却露宿街头的流浪汉的故事。
他叫肖恩·普莱曾茨(Shawn Pleasants)。
Pleasants的耶鲁毕业照 CNN
普莱曾茨前2、30年的人生四平八稳地走在佼佼者的坦途上,他有着充满爱的中产原生家庭,正确的基因(兄弟也进了耶鲁),毕业后去华尔街曾在摩根斯坦利工作,发财后去加州创业。
有豪宅,有香车,有名酒。
那时候,他的生活距离一只眼睛失明,不定期地靠摇头丸排遣抑郁,跟同是流浪汉的同性朋友露宿街头的日子,天上地下。
90年代DVD行业大火,普莱曾茨靠这个赚钱赚到手发软。
然而,人生巅峰如此匆匆。十年前,跟合伙人打了一场血本无归的官司后,优越生活终结了。
同样在那一段时间,母亲得癌症过世,让他已经濒临崩溃的神经雪上加霜,从此他陷入了间歇性抑郁。
破产后的普莱曾茨开始了街头“丐帮”的日子,他平常睡在露天的帐篷里,知道什么日子去什么地方能领到免费食物和生活救济。
政府想给他这样的流浪汉解决住宿问题,但是普莱曾茨认为,政府提供的收容所限制多,如果去住,他的很多家当都无法带上,他更爱街头无拘无束的广阔天地。
同样被他拒绝的,还有来自他耶鲁毕业的亲兄弟的援助。
当然也不是每个流浪汉都有颗坚守户外生活的心,譬如笔者认识一个奇葩的英国院士,一天只睡3、4小时。早年在美国访学奋斗期间,天天在实验室过夜。他的公寓就给想住房子的流浪汉免费去住了。
美国的流浪汉也不是绝对的赤贫,得益于政府的救济,普莱曾茨依然拥有自己的电脑和手机。他常常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当,保持深夜随时警醒的状态,“睡得越多,东西失窃越多。”
他还时常去图书馆学习,保持对国内外新闻的消息灵通。
来自CNN
问到未来,普莱曾茨微微一笑,“我计划有天重新开始做小生意(东山再起)。”
无独有偶,作为一个曾经的创业者的普莱曾茨,他的流浪汉朋友中,也有音乐家、摄影家,形形色色的人。
这种人并不是懒、蠢、笨、没志气,但是一次投资失败,一步人生走错,他们也一样地爬不起来。这还是经得起流浪折腾的,还有扛不住这种人生落差的,可能一蹬脚,已跳楼。
或许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本可以拿来读的书,有长有短,有精彩有平淡,都是后来者的借鉴,没有一本是浪费的。
也不知道这种潦倒跟一路神迹般地优秀,但是3、40来岁就英年早逝的那种悲情相比,哪种更悲戚?

美国加州收容了全美四分之一的流浪汉,听说天气转冷之后,政府会用飞机将北方一些州的部分流浪汉送到加州过冬。现年52岁的普莱曾茨只是加州洛杉矶地区的60,000流浪汉人口中的一位。 
根据大洛杉矶地区统计的无家可归者数据,近年来流浪人口的情况一直在恶化——在2018年至2019年期间,无家可归者的人数在该地区上升了12%,在市区内上升了16%。
有些镇的流浪汉增加比例高达40%甚至50%,比如橙县、克恩县。 
如果沿着洛杉矶市中心走,帐篷占满整个街区,而城市的其他角落这样的帐篷也在不断增加。
近些年,当地政府为解决流浪汉问题每年付出的财政支出仅增幅就在3.55亿美元以上。
被高房租赶到了大街上,是加州湾区近年流浪汉人数激增的主要原因。在洛杉矶,小时收入达47.5美元,才能支付得起该城市的中位数房租。伴随着高房价、高房租,同时缺少足够的可支付性的简单公寓的跟进,就带来了流浪汉人数增长的社会问题。
提起流浪汉的成因,人们熟悉的是精神失常、药品成瘾两类人,其实也有很大一部分只是因为付不起房租,选街头支帐篷或者住在自己的车里。
无家可归的确是贫穷的特征,但是并不是流浪汉就一定是恐怖暴力的代名词。对于有的人来说,这是选择了一种省钱的生活方式。虽然是一种无奈,虽然是一种世俗眼光里不体面的生活方式。
无论原因如何,看过普莱曾茨的故事后不难发现,命运击中你的不一定是浪漫的流星雨,也有可能是扫帚星变的陨石。
每个月,美国每1万人中有约2.5人破产。统计显示,即使百万富翁在成功之前,平均也要经历3次以上的破产。亿万富翁因为投资错误而资产清零的例子也屡见不鲜。
虽然破产是小概率事件,从top 1%变到露宿街头也是极端的少数,但是福利保障系统的建立,就是为了举社会之力去对抗发生在少数人身上的不幸。
还是一个有爱老扶幼、保护弱者的体系的环境,才能在免除旦夕祸福的保护伞下让尽可能多的人受益,其中包括你我他。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