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老母财务自由歧视指南

文|十三姐
公众号|格十三(GSSW13)

“财务自由”是我们中年老母经常探讨的一个词,今天来聊几个关于财务自由的小体会。
从狭义角度说,财务自由就是有没有钱的问题;从深一点的角度来讲,虽然没钱是万万不能的,但对一个老母来说,钱真的不是万能的。
如果说这世界上还存在某种用钱解决不了的问题,那一定就是带娃。
每年的开学季,也是老母们顶级财务自由的秀场——“报班自由”。这也是非常rough的一个时期,对心智是一个极大的挑战,毕竟大多数妈妈刚经历过铁血无情的“夏令营自由”和“暑期班自由”,一下子再来个新学期的报班大考验,很磨人的。
前些天我朋友就很骄傲地拍了张图给我,新学期来了,又到了一年一度集中投功德箱的时候……
哈哈哈,一口气上好几门补习班的娃,此刻内心可能爆发出韩美娟式的BGM:“百因必有果,你的报应就是我......”
这钱花出去管不管用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不花出去老母是绝对睡不着觉的。
以前我有一个稚嫩的想法:报班嘛,只要舍得花钱就好了。直到今年,随着儿子的升学,我感觉简直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真的太长见识了。
我心目中的“报班自由”化为泡影。
原来有些“自由”和爱情一样。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报班不是你想报,想报就能报。你得有资格。
唉,天知道我用了多久说服自己,终于决定不与命运抗争,终于下定决心加入补习取经大军,我刚把盘缠准备好,突然发现这取经路上光有盘缠不够,还得打怪升级到一定级数了才有资格……这尼玛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啊!
中年老母的财务自由歧视链再度升级——
家门口晚托班补习自由<机构大课补习自由<小课补习自由<定制班补习自由<一对一补习自由<有一定资质才能上的补习自由
当然,我还是觉得“不补习自由”才是傲视群雄的。对于一个敢于不补习也能游刃有余通过“自鸡”冲出重围的老母来说,人生境界已经不一样了。
在财务自由这件事上,你会发现,不论你何时何地觉得自己在某个领域已经实现了小小的自由的时候,总会发现另一些人早就已经把你甩得很远了。
身为一个老母,平时没事儿总是会关注 时代脉搏的律动 消费水平的波动,所以不难发现每个中年老母实现自由的标准线不一样。
当我实现了菜场自由的时候,发现别人家的妈妈已经开始在超市里,不买对的只买贵的;
当我也实现了超市自由的时候,发现别人家的妈妈已经出入于进口商品专卖店,安娜西葫芦和安德烈西兰花才是生活主流;
当我也开始经常吃进口蔬果的时候,发现别人家的妈妈开始定制有机菜了,每周新鲜直送VIP上门服务;
当我也打算申请有机菜上门服务的时候,发现别人妈妈已经开始自己在园子里种地了……
当她们带着自己刚摘下来的有机茄子有机青菜有机樱桃,来妈妈群里普及科学常识的时候,妥妥地成为人生赢家——至少人家的家门口有块地……
所以买菜的财务自由的不同标准线的区别:菜场自由<超市自由<进口超市自由<有机自由<种菜自由
有一天中午,我突然想吃某茶餐厅的杏仁茶,我立刻放下手头的工作,拉上同事,驱车20多公里,为了配合杏仁茶我们又点了一桌子乳鸽烧鹅菠萝包炒河粉,为了弥补内心的愧疚我们又带了好几包外卖回去给其他同事吃。
我问同事:我们这算不算实现了财务自由?
同事说:比起你这种财务自由,更令人羡慕的是时间自由。
要知道,对一个老母来说,没有什么比能够自由活动更值得炫耀了。
拥有一大段可以随时随地出门、逛吃、逍遥甚至放肆的自由时光,是每个中年老母的奢望。大多数时候,她们都是忙完一天杂乱的工作之后,马不停蹄赶回家忙更杂乱的工作,别说突然想去20公里外的餐厅解馋,就连在家吃饭,都不一定能自由地吃。
我一个同事每天中午偷偷点外卖,因为她妈给她带的隔夜菜太难吃,她终于鼓足勇气实现了午饭自由,但回家后反而没了自由。
请保姆的中年老母有了更多自主权,可以换着花样点菜。只要钱到位,啥菜式都会。
而更高境界,是自己给自己做饭吃。这背后体现的是一个女人竟然拥有大把时间买菜做饭,还乐此不疲。至少在菜场和厨房的那段时光,是自己的。
当我们还在研究外卖app哪家强、保姆烧菜哪家棒、哪个餐厅的油质量好的时候,有一些老母已经在研究破壁机、粉碎机、全自动蒸锅、多功能烹饪机的一万种新花样……这才是财务自由的最高境界啊。
在吃这件事上,实现财务自由的姿势由下至上是这样的:外卖自由<老人做饭自由<保姆自由<料理机自由。

前些天我看了看我的购物车,吓了一跳。数了数一共有16件,从吃的到用的,都是我当时下决心买下来,但是放进购物车之后“考虑了一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再一看付费记录,连续两周,平均每两天就给儿子下个单,从学习用品到辅导资料再到学校活动要用的道具之类一应俱全,都是第一秒看准,第二秒付款,从来没有拖过3秒的......
看到这我觉得我实现了购物自由,再想起我的购物车我又怀疑人生了。
中年老母的财务自由绝对是分场合分地点分人的,要看对谁。对娃,那是一掷千金眼都不眨妥妥的土豪,绝对的财务自由;对自己,大概比贫困户的标准略高三毛。
只有当一个中年老母对自己也实现了和对娃一样的消费自由的时候,才叫真自由。
购物自由的歧视链也有了:给娃购物自由<给老公购物自由<给猫购物自由<给自己购物自由
财务自由这件事从表面上其实是很难看清真伪的。
有时候一个挥金如土的中年老母,可能是用了大部分存款甚至还欠着贷款把娃送进了体制外学校,孩子成了全家最大的土豪,而该老母本人已经有苦说不出......
而有的老母在公立学校里追求快乐教育只图孩子“学学中文”然后做好随时奔赴海外大house的准备。
藏而不露的各种老母式财务自由,始终都有一定的局限性。
如果没生二胎,千万不要以为她真的实现了财务自由。


↓点阅读原文,看精选好文↓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