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陌上美国
欢迎关注
加州小伙伴访问议员办公室胜利归来!希望各州的小伙伴们积极面见议员,把恶法S386扼杀在摇篮之中!

为什么要见议员

S386法案的命运,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参议员的态度。
如果参议员中有人block这个法案,那么法案就暂时不能进入floor vote投票的程序。只要block持续有效,就有望把法案拖死。但是,如果100名参议员中有60名表态支持(co-sponsor),就可以冲破封锁,法案就大概率变成法律。
大多数参议员对法案的态度,取决于他们所在州的居民的意见。到目前为止,有许多印度裔面见过参议员,以及给参议员打电话、写邮件,所以参议员们听到的支持S386的声音居多。我们要做的,就是要让参议员们听到我们反对S386的声音!
加州的情况十分微妙:两位参议员中,Kamala Harris是S386的铁杆支持者,这个法案被认为是她总统之路上的重要资本之一,说服她来反对S386基本没有希望。而另一位参议员Dianne Feinstein(范太),由于最近开始听到许多反对S386的声音,态度开始摇摆。同时,范太的地位又比较重要:她是参议院司法委员会(judiciary committee)中的二号人物。参议院的司法委员会,是法案通向投票的必要一环,如果法案在司法委员会收到了较多concern,就很有可能无法进入投票。假如Feinstein能在司法委员会里block S386,法案仓促通过的可能性就会极大降低了。我们的目标,就是把Dianne Feinstein往“反对”这一边再拉一把!

如何约见议员

各位参议员的网站上一般会有办公室的联系方式,可以通过打电话或者网上填表的方式预约。例如范太网站上的预约表在这里:
https://www.feinstein.senate.gov/public/index.cfm/scheduling
从填表到收到回复的时间可能因人而异。我们非常幸运地,在8月23号(周五)发出预约请求后1个小时,即收到回复!这表明范太确实开始关注S386了!
当然,议员是日理万机的,不一定能约见到议员本人,但可以约到议员的staff。我们这次约到的,是范太的staff Jim Lazarus,他的头衔是State Director。我们查了一下,这个职位极其重要,是参议员的核心政治顾问。
我们最初想约见的时间是8月30日(周五),但Jim这天没有空。通过反复的邮件联系,最终敲定的见面日期是9月4日(周三)下午1:30。我们建议各州的小伙伴在预约的时候,也以2周后的时间为宜。见面的地点是议员在三番的办公室,地址是1 Post St, Suite 2450, San Francisco, CA 94104。

开始拉人!

初步确定见面的时间地点之后,就可以开始拉人了!
我们这次拉人的主要途径有两个:一是草根反S386的微信群,这里拉到的都是华人;还有一个由小国移民主办的Support Alliance of US Immigrants,我们在这里拉到了其他国家的移民。如果有条件,建议大家多拉一些非华人,diversity越高,说服力越强。
在一周半的时间内,我们一共拉到了15名小伙伴。这些人如果一大波一同去见议员,可能办公室会装不下。而且,分批去见议员,每次从不同的角度论述我们的立场,循循善诱,效果会更好。因此,9月4日的这次见面,实际上有10人参加,其余5人决定再约下一次。其实这10人再分两批,效果可能更好。
见面前,需要把参与者的名单发给议员的staff,以便见面当天大楼的安保人员放行。可以放心,他们只需要名字,不会询问你的工作单位、移民状态等。

准备演讲

见面前几天,我们一部分小伙伴在一家咖啡馆开了个碰头会,制定了见面的策略:由一个人(我)主讲,准备一些幻灯片,目标是以理服人;其他人则在我讲完后讲述自己或身边的故事,目标是以情动人。整个见面的时间,在30~60分钟。
我们决定只做10页左右的幻灯片,主讲时间15分钟左右。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议员不一定像学生那样,经历过无数presentation的洗礼,如果讲的时间太长,议员就可能开始走神了。我决定不做逐字稿,因为现场无论是照稿念还是背稿子,都会显得很机械,不像在与议员面对面交谈。
我们做的幻灯片,前一半讲述S386如果实施后,各国移民的排期会怎样变化(如下图),并指出外包公司是backlog的罪魁祸首。
后一半分条列举了S386可能造成的五点危害:
  1. 尽管名为Fairness,但实际上对大多数国家的绿卡申请者不公平;
  2. 会损害移民群体在国籍、性别、行业等多方面的diversity;
  3. 会导致合格的美国工人被外包工人取代;
  4. 可能威胁美国的国家安全(举波音737 Max的事故为例);
  5. 会导致人才流失。
考虑到议员办公室很可能没有投影设备,也很可能没有无线网,我是带着个人电脑去讲的。另外,我把幻灯片、一些论点的论据(新闻报道等),以及一些补充材料都打印了出来,留给Jim Lazarus阅读。
我们也准备了一些向Jim提问的问题,比如:范太现在对S386是什么态度?平时收到的关于S386的意见,是支持的多还是反对的多?如果block到9月底持续有效,S386之后会经历怎样的流程?等等。

见面纪实

见面当天我穿了正装。有些小伙伴们没有正装,就穿了比较朴素的衣服,不千人一面也不错。
三番市里的交通很成问题,经常堵车,停车位也很难找。为了避免迟到,我和一个小伙伴选择了一同打车前往,居然在12:50就到了,还留出了时间吃了顿午饭。
议员办公室的大楼(1 Post St)正在施工,在Market St一侧的西头有临时大厅。大厅里的安保人员检查了我们的ID,确认都在预约名单上,然后送我们坐电梯上了楼。
Jim Lazarus的办公室在24楼,里面有一张长桌和11把椅子(我们的人数实在是太正好了!)。我们把长桌一端的椅子留给了Jim。Jim是一位慈祥的大叔,他与我们每个人依次握手,还给了每人一张名片。
我坐在离Jim最近的位置,把打印好的幻灯片和补充材料交给Jim,然后看着我的电脑开始演讲。Jim一边听,一边做着笔记。当我讲到各国的高学历人才因为外包公司滥用H-1B而无法留在美国的时候,Jim表现出了明显的同情,他说:“Why should we reject them now we’ve educated them?”
在我演讲的过程中,就有小伙伴为我补充事例。有一位小伙伴讲述说,她在纽约州的American Express工作时,就目睹过印度裔是怎么用明显低于行业均值的工资把印度人传送到美国来,挤占了美国人的工作岗位的。我们中的中东妹子对许多数据非常熟悉。当Jim说到,H-1B的抽签机制应当偏向高学历人才时,中东妹子补充到,目前的抽签机制的确偏向高学历人才,但偏向的程度可以忽略不计:“本科及以下学历的中签率为52%,而硕士及以上学历的中签率仅为56%。”
由于有小伙伴们的补充,我的演讲实际持续了30分钟;之后的20分钟,我们与Jim进行了自由交谈。Jim说范太现在的确对S386拿不定主意,需要听到我们更多的声音。至于法案拖到10月以后将面临的命运,Jim也并不完全了解,不过他说,如果我们想要法案进行公开听证,找议员反映就对了!Jim还说,目前参议院中共和党的议员占多数,他们的想法能够更顺利地执行,建议我们多与共和党的议员约见。加州作为深蓝州,两位议员都是民主党的,所以我们需要其它州的小伙伴的帮助!
会谈结束后,我们与Jim Lazarus合了一张影:
小T的感想:
在面见Dianne Feinstein的幕僚长Jim Lazarus的过程中,大家各抒己见,从职业移民现状、H1B Abuse、绿卡排期的根本原因、留学生在美工作的困难等方面论述了S386/HR1044法案对职业移民、对留学生的伤害。这是一个一国赢,他国皆输的法案,和“fairness”八杆子打不着
在听我们叙述的过程中,Jim不时露出惊讶的神情,可以看出许多情况他之前并不了解。在了解到法案通过后长达5年的时间里只有印度人才能拿到美国职业移民的绿卡时,Jim评论到“This is definitely not fair”。随着会谈的深入,Jim的笔记也越来越多。当最后Jim问到政府对于S386/HR1044法案的意见时,我引述了USCIS Director在访谈中的观点,认为该法案仅仅是将排期从一国转移到所有国家,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绿卡排期问题。Jim表示会将我们的意见反馈给Feinstein议员并及时和我们反馈。
这次见议员的过程让我体会到了华人为自己发声的重要性。虽然整个过程中Jim并没有明确表示自己或议员对法案的态度,但可以看出我们反映了许多之前他所不了解的情况,并且其中的许多情况是他感到担忧的。这样一个颇具争议的法案没有进行过hearing就通过,是我们最不希望看到的结果。
所以大家行动起来,给自己所在州的议员打电话和见面。反对意见表达得越多,议员越能认识到法案的争议性,不进行hearing就通过的可能性也就大大降低了。
草根反S.386志愿组点评:
这已经是我们在加州的第二次见议员行动。小伙伴们非常积极主动,不仅很早就完成了预约,还线下见面探讨对策。
领队的Maigo,之前就曾致信CMU呼吁校方反对S.386,并得到了非常积极的反馈。而这次他发出预约信,一小时内就收到了回复,大家都笑说Maigo真是“幸运星”啊!
其实,无论CMU的反应,还是Feinstein现在的积极态度,都是各国反S.386朋友们再三努力的结果,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运气”。其实,我们第一次约见Feinstein,一个月才约到。见了面,他们说本来中立,今年根本没听到反对的声音,现在打算投yes了。
我们一听,这可麻烦了!
那一次见面,大家给Feinstein的staff详细介绍了法案的弊端,尤其是伤害种族、性别、行业多样性,能感觉到他们对这点有很深的兴趣。之后的几个星期里,加州的小伙伴更给Feinstein打了很多电话、写了很多信,当然,支持S.386的一方也一样。后来,他们接听一个电话,就会问“你是支持还是反对S.386?”如果我们说反对,staff还会给我们讲他们对这个法案通过概率的分析,鼓励我们不仅要打电话,还要在网站上file case。能感觉到,我们做的工作越多,Feinstein对我们的态度越好。
所以,从“一个月”变成“一小时”,和大家这几周来对Feinstein office做的工作密不可分。如果有人问我“见议员有什么用,浪费他们时间”,我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有用。Feinstein本来都打算投yes了,现在却在主动地、积极地倾听我们的声音。
参议员一年上百个bill,不是每个都能认真研究,他们很需要倾听各方面的诉求,来帮助自己作出决策。虽然我们不是选民,但我们反映的问题是真实的,会让议员去掂量,给这样的bill投yes,会不会引起负面后果,影响其政治前途。
所以,华人参政,一定要从勇敢地说出自己的真实诉求开始。一旦说出来,你会发现,没有那么难,而且很管用。
现在,Feinstein办公室对这个法案的危害,已经有了一些基本的概念,但无论从人数、气势上,还是思想工作角度,我们做的都还远远不够。其他大部分州的议员,对法案的了解更少。
万里长征,第一步已经扎扎实实地走出来了,第二步、第三步还会远吗?不取决于我们,而是取决于每一个你。
加志愿者微信报名见议员:
特别是,肯塔基、南卡罗来纳、佛罗里达三个州,对扭转战局至关重要,但迄今为止一个来联系我们的人都没有。志愿者已经整装以待,请您加入我们,和我们一起,为华人在美国的明天战斗吧!
如何给议员写信、打电话?
https://nohr1044.blog/2019/08/23/%e5%a6%82%e4%bd%95%e7%bb%99%e8%ae%ae%e5%91%98%e5%86%99%e4%bf%a1%e3%80%81%e6%89%93%e7%94%b5%e8%af%9d%ef%bc%9f/
各种问题的FAQ:S.386到底有什么危害?会通过吗?我该如何看待?我是F1可以见议员吗?我还能做些什么?
https://nohr1044.blog/2019/08/08/%e5%85%b3%e4%ba%8eh-r-1044-s-386%e7%9a%84faq/
前文阅读:
欢迎请作者和小编喝杯🍵 
前文导读
陌上美国
客观快捷的时评,和美国生活资讯。欢迎扫码或者点击开头蓝字关注。请加我们的转发工作号,微信ID: moshangUS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S.386的FAQ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