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饼整成这样,宁有必要伐?
年年岁岁月相似,岁岁年年饼不同。

曾几何时,五仁月饼还是月饼界顶流,从被吃饼群众抱团群嘲“黑暗料理”“滚粗月饼界”,到黑红逆袭,翻身上岸。一眨眼的功夫,五仁已成为昨日经典,放眼今年的月饼界,全是不认识的新面孔:小龙虾月饼、韭菜鸡蛋月饼、香辣牛肉月饼、酸菜牛蛙月饼、芥末三文鱼月饼、黑猪极地冰肠月饼、海盐芝士拿铁巧克力流心台式桃山皮月饼……
图:微博@作家张传文
巧克力香辣牛肉月饼,冰皮是正宗巧克力味,馅料是地道香辣牛肉,两者的奇妙碰撞,贸然闯入了月饼的甜咸之争,让你觉得小孩子才做选择题,成年人根本没得选。
小龙虾月饼,无数博主推荐的“网红款”月饼,小龙虾好吃,饼皮香脆,可这跟月饼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不去痛痛快快吃500只麻辣小龙虾?
酸菜牛蛙月饼
据说是今年奇葩月饼的头牌,每一块月饼里面都有一整只牛蛙腿,且经过剔骨处理哦,轻松步入“吃月饼不吐骨头不吃月饼倒吐骨头”的时代。
牛蛙:莫挨老子 
生产厂商啥都敢往月饼里塞,本意可能是另辟蹊径,吸引爱追新的年轻人,但随着馅料越来越离谱,混搭越来越跨界,名字越来越长,年轻食客们也遭不住,不禁发出灵魂一问:现在的月饼真的可以吃吗?
就连曾经的“五仁黑”(包括我本人)也纷纷倒戈,表示 “五仁月饼,我突然可以了”“当初是我不珍惜,五仁月饼对不起!
嗐,搞出那么多新花样,奇葩月饼为何让人如此上头?
陷入格式塔冲突的月饼
小龙虾月饼、韭菜鸡蛋月饼、酸菜牛蛙月饼、芥末三文鱼月饼,这些馅料单拎出来都很好吃,而一旦做成月饼,就处处透露出生硬和不适,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格式塔(Gestalt)学派认为,人们总是先看到统一的整体,然后再去关注各个局部,整体不等于局部之和,整体优先于局部,局部元素的性质是由整体决定的
放在“月饼”这个格式塔内,我们并不是先挨个去看月饼的馅料,芝士、小龙虾、三文鱼、牛蛙腿,然后把这些馅料跟“月饼”凑在一起,而是先看到“XXX月饼”这个整体,然后在默认这是个月饼的整体框架下,再去追究里面包含的元素。换言之,这玩意儿得首先在我这里,是个月饼,然后我才能去决定“能怎好”(能不能吃、怎么吃、好不好吃)。
那么,一个月饼的完整概念是什么?
学术界并未给出明确定义,百度百科也非常识趣地说,月饼“是一种中秋节的时节食品”“主要原料是面粉、鸡蛋、糖等”“与各地饮食习俗相融合”,真是活的一手好稀泥。
其实这些都不重要,我们的大脑在处理信息时很会偷懒,根本不会等到你查完词典再做判断,而是直接根据过去的经验给出结果。什么是月饼?我们大多数从小吃五仁、豆沙、枣泥、蛋黄月饼长大,在我们的认知里,这些才是月饼该有的样子,除此之外,都是“异类”。
月饼馅料与月饼的关系,还能用格式塔的不同状态来表示:
(1)和谐Harmony:
组成整体的每个局部,它们的主题、形状、颜色等各方面趋近一致,并且排列有序,这时产生的认知感受就是和谐。
玫瑰豆沙月饼、双黄莲蓉月饼、金丝枣蓉月饼、传统枣泥月饼,每一个局部元素都是那么地和谐,组成的整体也是那么地和谐,甚至连五仁(松仁、核桃仁、花生仁、芝麻、花生)月饼看起来都面目可人。不得不说,传统月饼的格式塔真是令人心理舒适~
(2)变化 Changes:
在整体“和谐”的基础上,局部产生了形状、大小、颜色的变化,但这种变化没有改变所有局部的同一性质,这就是“变化”。
抹茶红豆馅、牛奶芝麻馅、豆沙素蛋黄馅、绿茶豆沙 、绿茶瓜子仁豆沙,滇式月饼里的云腿玫瑰月饼、云腿蛋黄月饼、云腿鸡枞月饼、玫瑰奶心月饼……
这几年来,月饼的馅料逐渐发生了变化,牛奶、抹茶等新元素出现在月饼中,广式“流心”加入了滇式的鲜花月饼中,不同流派的月饼切磋交手,月饼局部产生了一些调整,但并不妨碍整体的性质,好不好吃另说,你至少能一眼识别出——这玩意儿还是月饼。
(3)冲突 Conflict
在“和谐”的基础上,局部不仅仅产生了形状、大小、颜色的“变化”,而且产生了性质上的改变,与整体、整体中的其他局部“格格不入”。
“小龙虾月饼”,小龙虾是深受喜爱的地方小吃,双休日呼朋引伴去喝酒扒虾,是人间享受没错,但这跟“中秋时令食品”月饼有半毛钱关系?同理还有酸菜牛蛙月饼,人家正儿八经是一道菜啊,凭什么也要被月饼收编?这是局部与整体的冲突。
“巧克力香辣牛肉月饼”的冲突点就更多了,先不讲单个食材纳入月饼看起来有多勉强(局部与整体的冲突),巧克力与麻辣牛肉之间本身就存在严重的“次元壁”(局部与局部的冲突),就好比在巧克力布朗尼里面挖出一块湖南臭豆腐,当然可能很好吃,但你仍会陷入一种心理冲突中,就冥冥中感觉“这个世界好像不是这样子的”
感谢这些群魔乱舞的奇葩月饼,把你简单的月饼概念搅得乱七八糟。人们的心理本来是不断地试图在感官上将事物元素闭合,形成一个完形整体,但奇葩月饼给了你一个下马威:你根本无法从整体上把握这些所谓“月饼”,它们的馅料与“月饼”头衔又是那么地矛盾与冲突,无论从整体到局部,还是从局部到整体,这个(格式)塔都一副此路不通的样子,你的认知过程实在太“南”了,而你一开始只不过是想吃块月饼。
借鉴量子力学家泡利“痛骂”物理学的一段话:这些月饼出了大问题,对我来说什么都太难了,我宁愿自己去吃一顿火锅,也从来没听过月饼是个什么东西!
是时候奥卡姆剃刀了
有人作出了妥协让步,行,麻辣小龙虾就麻辣小龙虾,韭菜盒子…不,韭菜月饼就韭菜月饼,这些我都忍了,但能不能搞一些平凡的口味,至少能让我看懂里面装的是啥。
月饼厂商说不能,他们还在捣鼓一些更狂野的混搭,更生硬的捆绑,更冗长的名字,让你除了最后两个字以外,根本猜不出他们是要卖啥,譬如“黑猪极地冰肠”“海盐芝士拿铁巧克力流心台式桃山皮月饼”
法国语言学家泰尼埃曾提出过一个图式,认为“任何一个词一旦成为句子的一部分,就不再像在词典中那样孤立存在了。一个词和邻近的词之间就会产生一种联系。”“联系对于思想的表述是必不可少的。没有联系,我们不能表达任何连贯的思想,而只能说出一些孤立的、互不相关的形象和概念。
而有些月饼的名字词组,就是那么地孤立、分割,让你看了一头雾水。
黑猪极地冰肠月饼,对,点名就是你。“黑猪”“极地”“冰肠”,每个单独的词我都认识,但放在一块我简直满脑袋问号:黑猪和极地是什么关系?极地和冰肠是什么关系?冰肠又跟月饼是什么关系?联系是语言的灵魂和生命力,请问你的生命力在哪里?
后来通过细心查阅资料,我明白了,黑猪是一种猪的品种,黑猪香肠就是黑猪肉制成的香肠,而这款月饼使用的黑猪香肠自2007年起,就供应南极科考队,所以也叫“极地冰肠”,“黑猪极地香肠月饼”就是这么来的……
终于解开了背后的语言学之谜,但我开心吗?我不开心。
名字太长太分裂的月饼,对我们的大脑是一种“伤害”。如果不借助任何词典和搜索引擎,在第一次接触陌生语言时,我们的大脑有一系列方法来偷懒,譬如语义的促发效应,它是一种内隐记忆的效应,通过促发、扩散相关的想法来帮助理解意义
当我们听到“护士”时,就会立刻想到“医生”,听到“流心”就会立刻联想到“奶黄”,听到“巧克力”就会立刻联想到“蛋糕”“冰淇淋”。因为在我们的记忆中,这些词语是相互关联的,是可以被纳入同一个主题下的,所以能激发同类的联想。当一个句子里出现很多相关联或语义相关的词,只要看到第一个,马上就能激发我们联想到其他相似词语,因此很快就能get到整体句子的信息。
反过来,当句子中的词语没有联系,譬如“黑猪”和“极地”,“巧克力”和“麻辣牛肉”,八竿子打不到一起时,我们的大脑就需要反应很久,或者干脆宕机,因为实在整不明白这是啥玩意。
在几百万年的进化中,我们人类的大脑体积增大了三倍,拥有了最高级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成为世界上最精密的仪器,甚至还拥有一整套的偷懒机制,不就是为了减轻一些认知负担,给自己放放假吗?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时,不要多动脑,尤其不要跟这些复杂、绕口、离奇、不知所云的月饼们过不去。
如果下次再遇见一个名字超长超难记的奇葩月饼,我会选择举起奥卡姆剃刀,一刀砍掉那些多余的名词。这把刀由14世纪的逻辑学家奥卡姆发明出来,基本原则是“如无必要,勿增实体”,即“简单有效原理”,广泛地运用于各种科学理论模型之中。
月饼,能吃就行,好吃就行,太长可以,但没必要。
参考来源:
解读格式塔理论及相关设计原则 - 知乎
 https://zhuanlan.zhihu.com/p/36991992
“格式塔”视觉原理
https://www.douban.com/note/300926297/
格式塔心理学是什么?格式塔心理学美学是什么?- 知乎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19882606
值班编辑:李明远
推荐阅读

被南方城市群嘲没有夜生活,北京夜间经济:我太难了

华为首次境内发债融资,曝7000亿家底,任正非持股1.14%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