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女人》里,有一条故事线特别有意思。
它讲的是一个黑人女律师和一位白人男编剧的开放式婚姻,其中,男人是异性恋,女人是双■恋。
他们可以和除对方以外的任何人约■、上床、做■,但是绝不能带进家里来,更不能动真感情。
两人一直遵守着这个约定。
直到有一天,女人接到一个电话,匆忙出门,说她的同■■友洁德和男友分手了,正在找住处。
©️《致命女人》讲的是发生在三个不同年代的婚姻故事,有60年代、80年代和2019年,本文所写为2019年一支
她将洁德接到家里来,男人一开始反对,后来觉得这两人不过是露水情缘,便答允让其住上3天。
©️《致命女人》
谁知这个洁德不仅长得好看,还有一手好厨艺,最关键的是,她非常喜欢男人写的那部名叫“昨日珍妮”的电影剧本,看过4遍,每看必哭。她对正逢瓶颈期的男人说:我觉得很棒,你真的很特别。
©️《致命女人》
就这样,男人也爱上了洁德。他甚至会跟女人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你会在我们做的时候想着洁德吗?”女人答:“也许吧。”男人回:“我也是。”
于是,两人和洁德一起,玩起了“三人行”。起承转合,左右逢源,上下天光,一碧万顷。
©️《致命女人》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两个女人都是双■恋,男女通吃,生冷不忌。所以,男人在得到满足后,需要回避,留她们二人躺在床上,再满足一下彼此,感受大海退潮清光万里,万花吹雪繁华落尽。
双■恋,英文写作Bisexuality,指对男女两性皆会产生爱情和■欲,是性取向之一。
看起来是个新鲜词汇,连《致命女人》这种由三个不同年代的不同婚姻组成的故事,都将双■恋的发生放置在2019年。
但细究起来,还是得从古希腊谈起。
6世纪,古希腊很多有家室的男子都有男情人,或者其他女情人,并保持着长期的伴侣关系。
那时,斯巴达人认为,新兵和老兵(或有家室)发生关系,可以增强队伍的凝聚力。
©️古希腊时期,青年男子和少年的■活动
但随着亚历山大大帝早逝,希腊文明也跟着破碎。
古罗马踏着希腊人的尸体而来,不由分说,将双■恋视为堕落之举,禁止鸡■,违者杀无赦。
然后,恺撒大帝出现了。
他与比提尼亚国王有染,而且还是个“0”。
哲学家西塞罗在书信里多次提道:恺撒被侍从们带进国王的内室,身穿紫色宽松内衣,躺在黄金的卧榻上,在比提尼亚失去了他的童贞。
©️头戴月桂冠的恺撒雕像,现藏于卢浮宫
这事儿传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
有人说,恺撒是“王后的情敌和国王的床伴儿”。也有人说,他是“■姐儿和比提尼亚的老■”。
恺撒的部下甚至调侃:“他是所有女人的男人,所有男人的女人。
1979年,情■大师丁度·巴拉斯拍了一部[罗马帝国艳情史],颇有恺撒那会儿的时代气质。
©️[罗马帝国艳情史],特地找了一张相对安全的图
那是影史最宏大的■交场面,古罗马最■荡的时代,异性、■性、■性者,人山肉海,满满当当。
到了中世纪,受基督教影响,这类事情开始根据情节轻重判刑,苦役、监禁、火刑、活埋不等。
饶是如此,也敌不过贵族们玩得兴起。
就说英国君王爱德华二世,有了老婆还不够,又跟一个佞臣勾勾搭搭,同床共枕。他老婆听说此事,怒不可遏:我丈夫和我之间有了第三者,除非大仇得报,否则我将以寡妇身份哀伤终老。
©️[勇敢的心]里,苏菲·玛索扮演的就是爱德华二世的老婆,历史上非常凶残
没多久,小佞臣就被吊了起来,看着自己的生■器被火烧,并最终受绞刑而死。爱德华二世则被人拿一根烧红的烤肉铁叉插入■门,死前凄厉之声不绝。
©️爱德华二世,绘于16世纪
这一时期,日本也没闲着。
什么皇帝背着后妃养男宠,寺庙里的开放式双■恋关系,均可用“稀松平常”形容。但直到17世纪,日本才出现真正的双■恋的高峰。
那时,有个笔名叫井原西鹤的作家写了一本■情小说,叫《好色一代男》,主要讲一个男人■遍烟花柳巷的风流事。
©️《好色一代男》内页插绘
书里,这个男人叫世之介,先后与3742名女性和725名男性发生关系,并悟出色道的真谛。恰恰证明,当时的日本社会,■性之爱是极普遍的现象。
1961年,这本书被改编成同名电影[好色一代男],但拍得太过流于表面。1991年,又被改编成55分钟的■色动画,浮世绘风格浓郁,耍尽了猥琐和艳情之事,反倒出人意料的美了。
©️动画[好色一代男]
之后,浮世绘版画上也出现了双■恋情节。
©️男情人在偷吻女仆时,捂住了另一个男人的眼睛
不像中国,日语里的“色”男女通吃。又像极中国,因这本《好色一代男》被称作“日本《金瓶梅》”。
《金瓶梅》里,西门庆身边有琴、棋、书、画、四书童,这四书童里有一个,长得颇为好看。
一日,他去给西门庆送点心:“西门庆努个嘴儿,使他把门关上,用手搂在怀里,一手捧着他的脸儿。西门庆吐个舌头,那小郎口里噙着凤香饼儿递与他,下边又替他弄。
©️《水浒传》(1998)里的西门庆(左)
这在中国古代,并不新鲜。
《红楼梦》有一回,说王熙凤要斋戒,与贾琏分房睡。才两日,贾琏就欲火缠身,难熬得紧。
那个贾琏,只离了凤姐便要寻事,暂将小厮们内有清俊的,选来出火。
啧,做个小厮也忒不容易。
由此可见,贾琏和西门庆,都与《好色一代男》里的世之介如出一辙,是个双■恋者。
男女通吃,生冷不忌。
©️《红楼梦》(1987)里的贾琏(右)
倒也有女双■恋的。
《二刻拍案惊奇》卷三十四:如霞弄到兴头上,问夫人道:可比得男子滋味?夫人道:只好略取解馋,成得什么正经,若是真男子滋味,岂止如此?
不过,小说到底是小说,不足信。但谁又知道,其实现实里的古代中国,上至皇宫内院,下至落魄民间,双■恋者竟不占少数。
比方说汉哀帝和董贤。
这董贤温柔友善,容貌曾引众人欣羡,叫汉哀帝瞧见后,恩宠与日俱增,每年领万石赏——都是公开的秘密,妃子们也只忍忍过去。
©️董贤和汉哀帝
《大明宫词》也描写过这种习气,说太子弘与娈童合欢之间的爱情,后,合欢为太子弘殉情而死。
©️《大明宫词》,太子弘与合欢
提到大唐,就不得不提当朝才女鱼玄机。
她不甘为人妻妾,入观做了女道士,又寂寞难耐,弄出不少男情人,亦有许多女情人。香港■级片[唐朝豪放女],讲的就是鱼玄机这档子风流事。
说鱼玄机入观以后,与婢女绿翘发生关系,被住持驱逐出观,后夜夜笙歌,荒■无度。
©️[唐朝豪放女],鱼玄机与婢女
想起关锦鹏的[游园惊梦]
©️[游园惊梦],作为双■恋者的王祖贤
苏州城红艳绿润,声色犬马。王祖贤英气妩媚,宫泽理惠宛如天人,她们爱着,又被吴彦祖饰演的男子打破,像搅碎了一池子星光。反正,骚哄哄的。
相比之下,国外的双■恋电影颇放得开。
[情迷六月花]里,银行家的妻子爱上一位小说家,后又迅速迷上小说家的太太。
一口接一口的欢愉,举手投足皆是风情。又有一双充满爱欲的眼睛,一抬一凝,羞得连夜也湿。
©️[情迷六月花],男人两边的女人牵着手
[天使的性]里,一对情侣爱上一位街舞男孩。
仿佛那不是什么双■恋,而是一种感情,一种从未体验过的、越做越来瘾的感情。
©️[天使的性],三人共枕
再如[午夜巴塞罗那],一男两女,同处一室,冽艳激荡,卷挟着情欲气息。
©️[午夜巴塞罗那],三人行
[马斯顿教授与神奇女侠]是此中一股清流。
女学生美貌,有婚约,却情不自禁爱上自己的老师——一对心理学夫妇。初见这对夫妇,她就忍不住对那妇人说,“我崇敬你,我读过你的论文。”
后来三人野餐,女学生一直盯着妇人看。
她觉得眼前的这位妇人是世间惊鸿,独一无二千般好。便往目光里装了沉甸甸的爱,看向她,毫不吝惜于赞美:我认为你举世无双。
这时,二人有短暂的对视,又匆匆挪开。
©️[马斯顿教授与神奇女侠],短暂对视
后来,这妇人怀疑女学生和她的丈夫有私,便伤心地跑出门,那学生紧跟着追去,说“我爱你”。
然后,她们接吻。
©️[马斯顿教授与神奇女侠],女学生和妇人接吻
这个故事发生在20世纪30年代的美国。
但其实18世纪往后,双■风气就没再延续了。因为宗教原因,其和同■恋一起,被视为有罪。
19世纪,王尔德被控告“■■罪”。20世纪初,艾伦·图灵因■取向而遭受化学阉割。
©️电影[模仿游戏]尾声,遭化学阉割后的图灵
出人意料的是,这一时期的美国竟出现了双■恋电影,是1914年,西德尼·德鲁的[弗州迷魅]
女主回到佛罗里达,打算给未婚夫一个惊喜,没想到对方和一个有钱寡妇搞在一起。之后,女主竟也与寡妇有染,成为世界影史上首个双■恋角色。
©️[弗州迷魅]海报
但是,由于《海斯法典》的审查制度,1934年到1968年,美国电影中就没再出现过双■恋了。
[马斯顿教授与神奇女侠]就发生在这一时期。
三人同居,偶尔Three way。好巧不巧,邻居带着点心到访,敲门半天无人应答,便走了进去。然后,看见春情泛荡的三人:男人全■,身上捆了绳子,还抱着两个正接吻接得忘乎所以的女人。
“不正常”、“怪胎”、“变态”,一夜之间,全世界都在辱骂他们。
©️[马斯顿教授与神奇女侠],春光乍泄以后
我终于感到难过,像冬夜里饮下一大碗酒,滑过喉咙时,火辣辣地猝不及防。
好在1973年,《时代周刊》将“双■恋时尚”刊登在内页里,使这一■取向被纳入主流。
好在今年8月,麻省总医院在《Science》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名为“Large-scale GWAS reveals insights into the genetic architecture of same-sex sexual behavior”。
文章中说,为了研究是否有性偏好基因的存在,他们收集了近50万个样本,但结果显示——
并不存在独立的“同■恋基因”或者“双■恋基因”,而是有非常多的基因在影响着一个人的性偏好,且这种性偏好并不受基因决定。
换句话说,这数千种基因里,每一个都在对人类的性偏好产生着影响,但你要想根据一个人的基因分析出他的性取向,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最终,麻省总医院得出结论,称无论哪一种性取向,都是人类生命中一个自然而然的部分。
于是《致命女人》的最新一集里,女律师和男编剧接纳了洁德,从此三人同住,并决定如果有需要跟外人介绍的话,就说“洁德是我们的家人”。
©️《致命女人》
像一口烈酒溶进血液,漫过每一处经脉,没了最开始的火辣,只剩下余温。有什么变态的呢?我不喜欢男人,也不喜欢女人,我只是,喜欢你罢了。
-哎等一下,别走那么快-
最近,我们新建了一个给破词儿读者朋友的聚集地,
在这里,你可以任意勾搭几位主笔,
也可以认识些有趣的新朋友,
以后可能还有一些抽奖啊、小活动啊等等惊喜等着你
不多说了,想加入我们的快来扫以下二维码,
让运营小姐姐拉你入群吧👇
注:破词儿成立了「偷听」栏目,
每周一从往期文章中择选10条精彩读者
留言刊出,不定期不定人选送出精美周边。
欢迎大家留言评论鸭!
【推荐阅读】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