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8日,四川内江发生了地震,震级5.4级。
据中国地震台网正式测定:09月08日06时42分在四川内江市威远县(北纬29.55度,东经104.79度)发生5.4级地震,震源深度10千米。
此次地震震中距威远县12公里,距资中县25公里,距自贡市23公里,距内江市26公里,距成都市141公里。
截至9月8日8点48分,据内江市应急管理局统计数据:受伤人数28人。

这是内江当地被震塌的房屋。

这时候,人们再一次想起李有才来。之所以想起李有才,是因为他当年已经有过预测。
汶川地震离我们已经远去,今年5月12日,它连个响声都没有了。它在我们的记忆中也许已经淡漠,它也许主要作为“抗震救灾取得伟大胜利”而载入史册了。今天我看到关于“地震预报神人”李有才的也许是很陈旧过时的资料,只能长叹一声。我们付出的有争议的代价实在不少。
李有才这十几年,一直跟紫坪铺水利枢纽工程硬扛,川人李有才一直反对修建这个水电站,他说,“汶川地震的正确名称应该叫‘紫坪铺地震’,因为震中其实在这里”。
这是一个大型水利工程,投资100亿。2008年后,它没消息了。我刚才查了一下,也是语焉不详。它的历史只写到完成开始发电的2005年。
紫坪铺水电站距离地震中央10公里处,它也由此成为整个预测角力的核心所在。
这是李有才当年画的示意图

5月12日14时28分汶川八级地震发生,地壳在短短80秒钟内沿龙门山断裂带向东北方向破裂了300多公里!官方公布的震中在漩口牛圈沟山谷中(31.002,103.2——31.000-103.4)距离紫坪埔水库坝址仅六公里。

相反,四川地震被打脸了,他们曾信誓旦旦的说四川不会有大地震。四川省地震局原局长韩渭宾2007年12月在《四川地震》杂志发表论文,认为“中国处于强震活动的末尾阶段,已把所积累的能量,应变释放完了。所以川滇最近有七级大地震的观点是错误的。”
这是论文的原文:

毕竟,李有才是科学家,不是神棍。
他是李四光的老部下。1976年到四川地震局至1999年退休,他一直从事地震预报。并担任综合预报组长。在他任上,一连串抓住了松潘,甘孜,武定,丽江七级大地震。退休后在他指导下还准确预报了汉旺地震。
早于2002年即紫坪铺水坝动工后一年,当时退而不休的李有才写出一篇论文,于翌年送交GWY、四川省及成都市政府,指水坝区“是基本不稳定区,是危险工程”,“是发生7.5级大地震震中的最佳位置”。
2003年3月9日,国家地震局地震烈度评定委员会讨论告知:
“李有才同志关于烈度在九度以上,地壳属于不稳定区域的意见不能接受。确定工程烈度有严格的审批程序,任何个人的推断都不能影响工程的施工。”
国家地震局同年书面回答中写道:
“即使未来五千年内坝址区可能遭遇一次九度或九度以上的地震烈度事件,坝址基本烈度仍有可能确定为七度。”
四川地震局对此严厉地指出,李有才再这样顽固坚持己见,要负法律责任。
2006年6月,李有才再发中期预警,指水库周边1至2年内将发生7.5级地震。书中记录他要求有关部门考虑炸坝或加强抗震强度。
李有才回忆说:
“当时的温ZL对警告重视,要求地震局、四川省研究,但地震局思想麻痹,派出7名专家与我见面,其实是做表面工夫敷衍我,批评我‘不够慎重,预测不严谨’。”
直到2008年2月14日情人节,水库附近几公里发生200多次小地震,李有才感到大地震即将爆发,急急上书国务院,又多次踩单车奔走各部门发出最后的短期预警,于3月尾指未来4至12星期将有大地震。
“我提出要做应急预案,要向老百姓提出警告,我明白政府害怕引起恐慌,所以提议组织地震演习,教育群众出了事怎么跑,高危的房屋要加固,把贵重财物放在安全地方,关注震前现象。这样就可以大大减少人命和财产的损失!我都告诉他们了,这是天大的事情!”
他走遍四川省各大相关部门,最后只有水利部门和水坝管理公司认真听取意见,还特别邀请他开了3次会议请教。后来水坝震前3个月开始放水,蓄水量由11.2 亿立方米减至3亿立方米。
“他说你还能把紫坪埔大坝炸了吗?我说炸不炸再说,先把水放掉一半再说,把距离六十公里的成都危险性解除掉。”
“如果不放水,水坝会受不住8级地震压力崩溃,就像电影《2012》,洪水5分钟内淹没都江堰,半小时内就到成都,1000万条人命就这么完了!”
5.12后在一次会议上遇到水坝管理公司的姓王总经理,对方一见到李有才就说﹕“李老师,谢谢你!”李有才说﹕“国家培养我,不需要感谢。”
现年七十多岁的李有才毕业后,跟着地震跑了快50年。他摇头叹息说,国家培养他们这些科学家,为的就是一两次关键时刻挽救更多百姓,“预测汶川(地震)可能是我最重要、最宝贵的一次研究成果,但结果他们(地震局)却用老百姓的性命回报我,太悲伤了!”
李有才对地震界的院士毫不留情面:
但他们胆子就这么大,不承认现实。地震后就害怕了。就躲了。就找了一些专家帮他们说话。说来说去又说不圆,有些就怕了不敢说了。他们胆子就大,我就要批评他们,你凭什么说,你又不搞预报,你又不知道内部情况,根本不了解。
陈顒院士认为汶川地震是逆冲断层,没见过逆层断层会发生大地震,没见过就不等于不会发生嘛。你见过的东西太少了嘛。你没见过就不存在吗。
本来世界上水库地震就很少,发现才一二十年,他就认为不可能是水库诱发的。他认为没有前兆,其实是有前兆。这次二百次小地震,震源很浅,三到六公里,主震八级是震源深度十三公里,是浅源地震,二百多地震是在一个断层上。陈顒院士都不知道有二百次小地震。我看他材料大部分是在网上找的,罗列起来。简单分析。
他们说地震不可预报,没报出来的人呢,长期坐办公室。我一直在下面潜心研究,每个地震要调查,每个异常要落实,天天和地震异常打交道。他们是坐办公室,脱离实际。
象陈运泰院士,说测不出物理前兆,他不搞预报,不接触不研究,脱离预报的,还要评价预报。这是怪现象。不好听的话,投机分子,科技投机。他利用自己院士头衔,有些领导也需要他们说,来帮他们解脱历史的责任。
他们之间有另外一种利害关系。地震局给与他们课题上的方便。这些都是问题。
李有才这样的专家,今后还有吗?或许只能“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