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日劳动节周一傍晚8:30,纽约纽瓦克自由机场上演了一次大混乱。
一名阿拉斯加航空工作人员对着人群大喊“紧急撤离”,还拉响了机场警报,导致200多名乘客在机场混乱“大逃亡”。而紧急撤离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有大规模枪击或者恐怖分子的威胁,而仅仅是因为——种族主义。
让工作人员起疑心从而建议大家撤离的,是一名加拿大华人和一名中国留学生。而他们什么都没做。
BuzzFeed新闻报道题目:种族主义
时间重回到事发当天。29岁的加拿大华人Han Han Xue和20岁的中国留学生Chunyi Luo在机场G30登机口等待从纽约飞往旧金山的航班。Xue出生在中国,在加拿大长大,现在在旧金山Lyft公司工作,拥有加拿大国籍。Luo两年前搬到中国上海,现在在旧金山一所大学上学。两人并不认识。
据两人描述,在登机口等待的时候上述的工作人员开始纠缠他们,对Xue不断上下打量,问他是否认识Luo,是否知道Luo的航程细节,还问“你为什么表现的这么可疑?”在说明自己跟他不认识以后,工作人员继而开始问他的工作,“他们给你多少钱”“他们给你签证了吗”“你挣钱多吗”“你有美国签证吗”?
当事人Han Han Xue
她对Luo的问题则更加过分,Luo因为怕赶不上航班表现的比较紧张,工作人员便不断地向Luo靠近,问他“紧不紧张”“害不害怕”,导致Luo不得不后退了几步。

在“审问”的过程中,工作人员不断提到“亚裔”,Xue和Luo都觉得自己被针对,有种族歧视之嫌,就想避开她,往人群中走去。
不料这时候工作人员进一步跟上他们,还说“我跟定你们了,我已经叫警察了”。
“我不敢相信这真的发生了”,Xue说。
紧接着,这名工作人员说对在G30登机口前等待的乘客说暂停登记,然后大声喊“紧急撤离!(Evacuate)”然后拉响了警报。

“当时的场景真的很难描述,”Xue说,“机场内的数百名旅客,就跟疯了似的开始扔下大包小包,拼命奔跑起来。”
开始Luo没有意识到这与自己有关,也开始跟着人群跑。
另一名乘客Wolfmuller后来接受采访时说,自己听到了“枪手”这个词,也跟着人群跑了起来,他还听到了玻璃破损的声音。
时就在现场的美国体育记者David Lombardi就介绍说,现场确实很混乱,他自己当时也被吓得躲在了椅子下面,因为他还以为是又有枪击案发生了。
之后警察来了,开始大量人群,Xue觉得这件事90%与自己有关,于是上前跟警察说发生了什么。
告诉警察以后,他听见对方在对讲机上说“好,我们拿到那小子了”。
警察立刻将他包围,还问他“你的朋友呢”,Xue解释说自己是一个人乘飞机,与Luo并不认识,警方问“你觉得她为什么认为你们俩是一起的?”
Xue说,除了我们都有一副东亚裔长相以外,我想不出其他原因。
在航班工作人员质问Xue和Luo的时候,对方多次用脏话(“motherfu*ker”)骂人。这被另一名乘客证实。
警方很快就意识到这是一起误会,便让两人离开了,机场也重新恢复了秩序。
这次混乱导致航班最终取消,所有乘客改签到第二天。Xue和Luo在酒店和其他乘客讲述了发生的事情,他们还一起合影了。
事后,阿拉斯加航空公司做出了道歉,给出的解释是,那名职员患有一种名为“双相型情感障碍”(Bipolar Disorder)的心理疾病,并且她在用药一事上也存在问题。
据悉,这种病在发病时会存在“受迫害妄想症”的情况。
于是,也恰恰是因为她“有病”,不仅警方没有逮捕她,航空公司方面目前也没有开除她。
如果这名员工是真的有病,那么阿拉斯加航空公司就应该承担责任,不该再让这么一个人去负责旅客的安全。
但这件事情真的可以就这样结束了吗?
往期热门文章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