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美国枪击案高频发生,如今,越来越多的美国本地人听到枪支等字眼的时候就会神经过敏。
然而,越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就越有些种族主义者喜欢拿它做文章,并且以此来恐吓、报复社会。就在最近,美国某机场又出现了一阵大规模的恐慌,而在这场恐慌之中,受害者却是两名无辜的中国男子。
因为,该机场的工作人员不问青红皂白,带有种族歧视地去试探质问他们。并且强行将两人联系在一起报警,拉响警铃要求人员疏散,造成了大规模的恐慌。
昨日,据美国媒体报道,两名中国男子声称,他们在美国阿拉斯加航空公司(Alaska Airlines)遭遇了一名工作人员的种族歧视。这位工作人员上来问他们“他们(美国、雇主)付给你们多少钱?”
据报道,9月3日晚8点30分左右,一架阿拉斯加航空公司(Alaska Airlines)的航班停留在纽瓦克自由机场(Newark Liberty Airport)。今年29人的薛涵涵(音译,Han Han Xue)和20岁的罗纯一(音译,Chunyi Luo),被工作人就他们的亚洲血统提出了尖锐的问题。
这位女工作人员首先是找到了20岁的上海学生罗,她问,“你害怕吗?你紧张吗?”罗说,“他很紧张,因为飞机晚点了”,随后由于这名员工站得离他“太近”,罗走了几英尺远保持距离。
随后,这名员工找到了29岁的薛。薛出生在中国,在加拿大长大,目前是加拿大公民,在加州Lyft做产品设计师。她问他“为什么你表现得这么可疑?”,随后她还问韩是否认识罗纯一,她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紧接着,这位工作人员还询问韩的中国血统和工资问题,并且询问:“他们付给你多少钱?”他们给你签证了吗?他们给你家人签证了吗?你赚很多钱吗?你在华尔街工作吗?你持美国签证吗?”
薛说,听到她说“亚洲人”这个词,他就已经感到受到了种族歧视和骚扰,于是他走到离她六英尺远的地方,和其他准备登机的乘客一起。
结果,这名女工作人员开始与登机口工作人员交谈,这名工作人员随后宣布,登机口已经停止。过了一会儿,那位女员工大声喊道:“疏散,疏散!”并按下了紧急警报。还说:“我了解你们,警察已经在路上了。
随后,机场内部的众多乘客都开始逃跑,惊慌失措的乘客冲过登机口,互相绊倒,哭喊着把行李和其他物品扔在了身后。据称,有些乘客怀疑现场可能有枪手。
一名38岁的乘客迈克尔·沃尔夫穆勒说:“我在跑步的时候听到了‘枪手’这个词。”他还说他听到了玻璃破碎的声音。由于现场太过混乱,薛和罗也跟着人群跑到主航站楼,和其他乘客一起跑到一个户外坡道。据统计,当晚大约有有150至200名乘客被疏散。
在这之后,警察们立刻赶到了现场。薛主动走上前去,说:“我觉得,我可能90%与此事有关,但整个事情升级得太快了。
警官上下打量了薛一番,说了声:”好吧”,然后问了句“你的朋友在哪里’。薛解释说他当时正在个人旅行,但航空公司的员工怀疑他与罗有联系,只因为他们都是东亚人。
后来,当这两名男子与警方通话时,这名女航空公司员工出现了,并大喊:“把他们都抓了!个**养的!”
警方随后在听到罗某和薛某的误会后释放了他们,并表示他们没有做错任何事。
旧金山航班取消了原定于第二天的航班,罗和雪是第一次在酒店见面,他们互相分享了自己的故事,并形容了自己遭遇种族歧视时的感受。两人形容这一事件是可怕的,压力很大,尤其是有新闻报道称他们的行为可疑,逃离了现场。
阿拉斯加航空公司表示,他们正在调查这起事件,并收集目击者证词,以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
“我们理解纽瓦克事件对我们的客人和其他乘客来说是令人担忧和痛苦的,对此我们深表歉意。”但罗和薛声称,在美国媒体联系他们之前,该航空公司从未与他们联系过。
据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报道,事件发生后有报道称,这名女航空公司员工患有躁郁症,当天没有服药。
但在薛看来,任何健康问题都不能成为种族主义攻击的借口。他说,如果她确实有问题,就不应该承担机场安全负责的职位。
两名中国男子(目前不清楚是具体哪个) 的家属在网上透露,她作为表亲在和当事人交谈时,堂兄说到:”东亚人作为模范少数族裔的典型往往意味着,我们在成为种族主义受害者时不会大惊小怪。但散居海外的华人往往要面临很大的压力。但是该航空公司完全没有道歉的意思。在今天的美国社会,华裔不应该受到更多的敌意对待!
  • 本公号欢迎读者来稿,采用即有优厚稿酬,稿件内容包括但不限于:
    海外华人关注的热点分析;
    华人在海外的生活感悟与奋斗故事,本人亲历与采访他人均可;
    移民留学亲历过程与经验教训。
  • 稿件要求真情实感,不能做假,也不可有歧视言论
  • 投稿邮箱:yiqijianada@qq.com
  • 加交流群请先加投稿微信ID:yiqijianada 转发必读文章并截图,验证后可入群。
商业推广需求请发邮箱:672169141@qq.com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