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陌上美国
欢迎关注
对秘鲁马丘比丘的向往来自于好朋友说那是TA的一个梦想。临行前在YouTube上看到有人介绍到那里的旅行经历,并被屏幕上美的有点不真实的奇幻般的画面震撼到。却又不想知道太多。想保留着那个好奇。好像童年一颗坚持留到最后吃的糖果。不然还沒去就好像已经去过了。脑子里却又不停歇地盘旋着非常多的问题。其中之一便是为什么马丘比丘会成为世界新七大奇迹之一呢?
要去马丘比丘,要先飞到南美的秘鲁首都利马。再从利马飞到库斯科(Cusco), 它是原印加帝国的首都。再坐火车到马丘比丘。这些票早在半年前就在booking.com上搞定了。包括从利马飞机场到酒店的订車,庫斯科飞机场到酒店的订車。因为马丘比丘对每天从世界各地到来的人数有限制,门票也早买了。现在一切都那么方便。然而疑问却是共同的:秘鲁安全吗?气候怎样?山上会有高原反应吗?
虽说住在利马的富人区,但仍被提醒要注意安全。比如爱疯手机不要摆在外面,苹果手机在这里很金贵。街上警察很多!不少的夜总会和Casino通宵达旦,感觉像006。经所住的Airbnb老板推荐, 我们午餐来到附近一家叫Pachita的高尚餐厅。人络驿不绝。东西很好吃, 特别是烧八爪鱼,柠檬鸡汤大馄饨…...但青椒塞牛肉一般。青椒好辣......😝马铃薯青椒玉米和我们平时吃的味道都不一样!想起桔生南国为桔,生北国为枳!
秘鲁利马被称为“王者之城”。是一个多种族的城市。秘鲁拥有丰富的矿产。利马拥有7000家工厂和所有跨国公司。经济的发展也加大了贫富悬殊。1%的人拥有40%的财富。在利马,有一个长10公里的墙。墙的一边住着超级富豪,另一边住着穷人。一个城市被隔成两个世界。因而这座墙被称为“耻辱之墙”。
马丘比丘的羊驼
利马的历史中心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你可以在这里找到为数众多的西班牙殖民时期建筑。徜徉街头,满目皆是古老的教堂、修道院、博物馆、大学校园,还真有几分穿越的味道。
我们逛了利马著名的Largo博物馆。这里有建筑,雕刻,金属,陶瓷,布衣,印象最深刻的却是它的Erotic Gallery。连园中的植物也erotic。下午茶品尝了一种Lucama植物制作的甜品,比较甜,添了好几壶茶。
秘鲁是一个宗教国家。武器广场大教堂里聚集着祈祷的人们。秘鲁有3300万人,其中日裔150万,是南美第二大日裔居住地(最大在巴西)。华裔100万,  却一个都没看见。只在利马飞机场看到“红双喜”的广告,表明中国商人无处不在,无孔不入。
晚餐时间到了。世界Top50的Maido餐厅打电话时已满坐,只好选了附近一家“松荣”日本料理,海鲜都不错。秘鲁有渔业。Maido餐厅属于秘鲁有“厨神”之称的著名厨师阿庫里欧Gaston Qukurio。他入选全球50大名厨,还在13个国家开了44家餐厅(在東京和美国有店)。被称为秘鲁一页传奇。阿庫里欧父亲是秘鲁政治家。出生政治世家,从小过着特权生活的阿库里欧没有像父亲期待那样步入政坛,而是走进厨房。他用传承七千年历史遗产的一道道正宗秘鲁料理,用马铃箸可可豆子辣椒玉米洋葱这些秘鲁原生食材来恢复民族记忆。来自秘鲁安帝斯山脉的藜麦,生鱼,甚至天竺鼠料理通过他的饮食革命进入了世界级的美食殿堂。
中午我们经当地导游推荐在历史中心区的一家不起眼的餐厅吃了12索尔(约4美元, 1美元=3索尔)的套餐,秘鲁当地人非常多,比任何大餐都物美价廉!
接下来从从利马来到库斯科。库斯科在3400米的海拔上,我们参加了圣谷,萨克斯华曼石造遗迹, 马拉斯盐田等地的当地旅行团。两天来所感受的印加文明远远不能只用鬼斧神功形容!会觉得词穷!...两天吃了不少可可叶,给人能量的可可糖, 藜麦, 紫玉米,黑玉米...登山前喝了些酒哈哈。要消除高原反应,人们嚼古柯叶或muña——一种有香味的多项功效超过青霉素的草。车上也有人高山反应,呕吐。
库斯科古城位于安第斯山脉之中,崇山峻岭和葱郁林木围绕四周。在印加帝国时代,库斯科是帝国的首都,并当之无愧的成为了全国的政治、宗教、文化中心,同时也是当时安第斯地区乃至整个南美洲最为重要的城市。而后在殖民时期,西班牙人对库斯科进行了重新规划,所以在库斯科常常能看到同一栋建筑中夹杂了两种文化的建筑风格。1983年,库斯科古城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这里也因为市内大量保存完好的古建筑而被人成为“美洲的罗马”。
最好的尚未到来。坐火车到热水镇,从那里才正式开启马丘比丘之旅!
从库斯科到马丘比丘乘火车,按等级不同票价为100-120美元左右,每天3班,车程约3个半小时。
两位老人在前往马丘比丘火车站候车。火车来了,火车是玻璃火车,壮观美丽的景色一览无余。火车上品尝了一种叫Sweet Passion fruit的热带水果,很香甜。午餐品尝了秘鲁汽水, 鳟鱼和南美传统美食ceviche。前排有个家伙过生日。火车还特地送他一只小蛋糕庆生。
火车上优美的排箫还在耳边,我们已经到了热水镇AguaCalientes。下午去了马丘比丘天然温泉hot spring。难怪这个镇叫热水镇。做了印加风格按摩Inkastyle deep tissue massage, 一个人50索尔, 不到20美元。特别可爱的小镇。感觉又健康了一点点。
马丘比丘的意思是“旧的山峰”。每天5000人从世界各地来到这里。
马丘比丘印加遗址在2007年列为世界“新七大奇迹” 。中国长城、约旦佩特拉古城、巴西基督像、秘鲁马丘比丘印加遗址、墨西哥奇琴伊查库库尔坎金字塔、意大利古罗马斗兽场、印度泰姬陵成为世界“新七大奇迹”。其中,中国的万里长城位居第一。在1983年,马丘比丘古神庙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定为世界遗产,且为文化与自然双重遗产。
马丘比丘(西班牙語:Machu Picchu,其意為「古老的山」),是祕魯一個著名的印加帝國的遗迹,距库斯科130公里,整个遗址高耸在海拔2400米的山脊上。建造在1440年奔流的乌鲁邦巴河和安帝斯山㞳峭的群峰中。一座名副其实的“天空之城”。
我们都好激动,排队上马丘比丘的队伍好长好长。我们和火车上认识的一家从荷兰来的人说美国人非常喜欢排队,他们说欧洲人也是。队伍虽长,却很有治序,不觉得太慢。然后坐上了上山的车。都是奔驰旅行车。上山路好险。车在山峰间急驶,司机自如的开,我们心惊肉跳。。到了入口处,有很多当地导游围上来。大团的比较便宜,但我们选择了四人团private tour。
人们认为马丘比丘是印加统治者帕查库蒂建立的,直到1532年西班牙征服祕魯时都有人居住。马丘比丘是印加贵族的乡间修养场所。围绕着庭院建有一个庞大的宫殿和供奉印加神祇的庙宇,以及其他供维护人员居住的房子。在马丘比丘居住的人数在高峰时也不超过750人,而在没有贵族来访的雨季时就更少了。
据说马丘比丘背后的山的轮廓代表着印加人仰望天空的脸,而山的最高峰「瓦纳比丘」代表他的鼻子。印加人认为不该从大地上切削石料,因此从周围寻找分散的石块来建造城市。一些石头建筑连灰泥都没有使用,完全靠精确的切割堆砌来完成,修成的墙上石块间的缝隙还不到1毫米宽。
马丘比丘的全部建筑都是印加传统风格的:磨光的规则形状的墙,以及美妙的接缝技巧,墙上石块和石块之间的缝隙连匕首都无法放进去,让人简直无法理解印加人是究竟如何把他们拼接在一起的。庞大数量石块究竟是如何搬运的至今仍是个謎。一个能够建造像马丘比丘这样,不论从天文、建筑到哲学,都足以借鉴的古代文明,竟然消失得没有留下任何纪录,确实是人类史上不可补偿的损失
马丘比丘古城遗址外围是层层梯田形成的农业区,城区则由200座建筑和109个连接山坡和城市的石梯组成。城内规划井然,北部多为庄严的宫阙神殿,南部是作坊、居室和公共场所。印加人称自己为“太阳的子孙”,他们将太阳视作“燃烧的火鹰”。直到今天,对太阳的崇拜仍在印加民间流传, 崇拜太阳的建筑也随处可见。
1911年的7月24日,美国耶鲁大学教授, 历史学者海勒姆·賓厄姆三世让世界注意到了马丘比丘。他被本地人(实际上是一名8岁的印加男孩)带到马丘比丘。这位探险家-考古学家想出了以「失落的印加城市」这个吸引人的名字作为他第一本书的书名。1913年,美國國家地理雜誌用了整个4月刊来介绍马丘比丘,这处遗址由此受到了广泛的关注。
在山顶上马丘比丘的悬崖边,我们欣赏到了落差600米直到乌鲁班巴河的垂直峭壁。绝佳的地理位置使马丘比丘成了理想的军事要塞,它的位置也曾经是军事机密。正是它的地理位置,西班牙人在征服印加帝国的时候没有发现马丘比丘,它就这样被完整的保留下来。直到1911年。
1532年,印加帝国正当全盛期,拥有600万国民,掌握了当时先进的有色金属冶炼、加工技术,能制造出一流的冷兵器,还有像马丘比丘那样险要的城堡可坚守。可是几百名西班牙殖民者闯入印加帝国后,短暂的时间,偌大的帝国消亡了,马丘比丘的印加文明失落了。在美国高中的历史教科书中,详细阐述了印加帝国消亡的原因:有阴谋,有谎言,有自相残杀。
印加毁灭的悲剧的发生皆源于一个叫法兰西斯科·皮萨罗的西班牙人。耐人寻味的是,被后人称为改变世界的人的皮萨罗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文盲。他生在西班牙特鲁西略,是个私生子。1509年,他参加了远征美洲船队,在1515年首次登上美洲大陆。1522年他远征今天哥斯达黎加境内的乌拉卡部落,受到友好接待并满载而归。就在这次远征中他听说了“盛产黄金”的印加,并产生了征服印加、攫取土地、地位和财富的念头。
1531年,大赌徒皮萨罗怀着对梦想的追求、对宗教的热忱、对财富的贪婪,  和180名士兵在南美洲的太平洋沿岸登陆。他们带来了火枪、马,同时也带来了欧洲的疾病。对此, 印加帝国的居民毫无抵抗力,印加国王也死于瘟疫中。国王死后,他的两个儿子为了争夺皇位而挑起了内战。一个儿子,借着西班牙人皮萨罗的帮助,打败了另一方后,也被皮萨罗杀死。之后,皮萨罗占领了印加库斯科,并把它作为首都。1535年,皮萨罗在利马建立了新的首都,并把它变成了西班牙的另一处殖民地。红极一时的印加帝国就此灭亡。
国家的兴亡,朝代的盛衰,都是历史上必然经过的道路。而弱肉强食更是生存上不能勉强的规律。能建造自然与人文完美结合的神圣之城的太阳的子民应该说是非常聰明的。印加人善于纺织,他们会修筑梯田,他们能做包括开颅术在内、十分复杂的外科手术,甚至普遍使用了麻药,这些都领先于“旧世界”。然而这个文明却有很多不可思议的脆弱之处,这些都成为后来几乎一夜亡国的隐患。将这些弱点和其成就放在一起,简直不能相信是出自同一个民族:
他们可以修筑发达的道路,却始终没有发明车轮,也只拥有羊驼这种负荷力极差的驼兽;
他们可以修筑高耸入云的巨石宫殿和堡垒,却只会用茅草和树叶搭最简陋的屋顶;
他们可以制作精美的金属器皿,却始终不知道用金属制作兵器;
他们有“普通话”和复杂的行政传达体系,却始终未发明文字,而是依靠“基普”即结绳记事来传递信息、保留历史。。。
一个帝国,一个国家,一个人都好比一只木桶,有7,8根木板,其命运的关键时刻往往取决于最短的那根木板。
印加的失败有很多原因。皮萨罗的装备也并不先进,虽然带有火枪但每分钟只能放一两枪,以100多人对抗几万印加军队,原本绝无胜算。但印加人从未见过马,首次交战,几千印加军面对20多名西班牙骑兵,一名骑兵因过度紧张自己掉下马,竟吓得印加军全部溃散。
我们此行印像最深刻的是库斯科博物馆的一幅巨大的壁画。遗憾的是不让拍照。壁画描述的是西班牙人残酷的压榨令印加人继续反抗。1780年,印加皇族后裔孔多尔坎基自称图帕克.阿马鲁二世,宣布重建印加,一度围攻库斯科,兵败后被五马分尸。旁边重复播放的电影,重复的画面。画外音激情英语旁白。在片子最后说““They tried to crush him, dismemberhim, tarnish him, but they were not be able to kill him.”(“ 他们试图粉碎他,肢解他,玷污他,但他们无法杀死他。”)   愈发感觉这片土地的无比神奇和伟大[流泪] 。
1822年,印加人的后裔又参加了席卷南美的独立运动,1824年12月9日,来自拉美各国的起义军在名将苏克雷率领下,大破西班牙军于印加故地、秘鲁的阿亚库巧,这次战役被称为“独立奠基之战”,印加亡国之耻得到洗雪。
这一幕久久不能忘怀。
 第一天住的利马Airbnb。
利马Anna&Frank Hotel的阳台。

每顿饭都喝这种开胃酒。
烤天竺鼠(Guinea Pig)很好吃。皮很脆,肉很香。黑玉米汁非常好喝。
烧八爪鱼回味无穷。
柠檬鸡汤大馄饨。
青椒牛肉好吃而香辣。
秘鲁曾是个分阶级的国家。这是贵族戴的佩饰。
Erotic Gallery的一个陈列。有卖, $40。
园中的植物也erotic。
在这里喝下午茶。
利马街头荷枪实弹的男女警察。
南美传统美食Ceviche。生鱼,洋葱,南瓜。
圣谷很美,因高于马丘比丘1000米而呈现出不同的自然景观。简单说,圣谷植被黄一些,马丘比丘非常丰盛碧绿。
圣谷sacred valley。它的海拔高于马丘比丘1000米。
全世界的马铃煮都起源于秘鲁。秘鲁有3500马铃煮 100多种玉米🌽!
至今還没有人明白印加文明是如何能將重達20吨的巨石搬上马丘比丘的山顶。据说印加人这样把石头拉上山。可惜的是印加人并未掌握文字的技巧而没有留下任何描述文字。
四种羊驼。
逛街时意外。DD戴的围巾要9000秘鲁索尔,约3000美元一条。是最好的羊驼Vicuña绒制成。店员给我们private tour并做详细介绍。最后买了一个Baby Alpaca羊羔绒帽子和围脖一套。还买了黑色羊驼围脖一个。原因是黑色羊驼最为不常見,其次是棕色和灰色,最常見是白色。
Alpaca羊驼长这个样子。这样温顺可爱。
这几个圣谷山上的小旅馆被称为世界上最刺激的旅馆之一,极为宏伟奇特。想住的人必须要先坐缆车,再经过一番攀爬才能上去。然后就可以看300度无敌山景了。晚上在床上就能欣赏天空繁星,有手可摘星辰的感觉。需要半年前预定,只有3个胶囊船舱式的房间。每间最多容纳8人入住旅馆在400米高空,是用太空铝制成(别问我什么是太空铝)。看起来轻薄透明,但实际上十分坚实牢靠。房里的电源都是太阳能供电,室内还有浴室。每晚房费约400美元。
印加孩子用茶水招待我们。印加人,主要从事玉米种植为主的农业生产活动,饲养羊驼、火鸡、豚鼠等家禽家畜,并在医药、建筑、天文方面有着尤为突出的成就。在信仰方面,印第安人以自然崇拜为主,多信奉太阳神、月亮神等神祇。
从库斯科到马丘比丘的火车。
火车将安地斯山的美景一览无余。
安地斯山脉下湍急的河流。
鳟鱼Trout在歺桌上非常普遍
火车上的热情果。
剥开后的热情果。
准备上马丘比丘山的长长的队伍。
当地导游秘鲁小伙Fridy领我们上马丘比丘,为他的祖先自豪。
站在马丘比丘上。
这里说一下这里是高原气候,早晚温度低,白天太阳出来了有很热。所以穿衣服上要穿几层比较好。一定要带水杯喝水,小口喝,而不是大口。季节上8月到第二年4月是旱季,适合旅行。4月以后是雨季,不适合。
16世纪时期,西班牙人侵略南美洲,秘鲁也遭受占领者劫掠。当年印加皇帝组军顽抗,可惜战败逃到安地斯的维卡邦巴(Vilcabamba)山谷中。维卡邦巴在西班牙铲除印加皇帝后便遭荒废,因当时并没记下它的所在位置,从此这里变成被遗忘了的印加最后避难所,相传这里藏有印加皇帝的宝藏。
1532年西班牙入侵者征服印加帝国后长期未能发现马丘比丘,直到1911年马丘比丘才被美国的考古学家发现。印加帝国时期的建筑物多数已被破坏,马丘比丘则是一处保存完整的遗址。
奇妙的马丘比丘是土地与自然的最伟大的艺术品。
大家和安然吃草的羊驼一样全然不觉疲惫。
羊驼来到人群中,一只。
。。。两只。
智利诗人巴勃罗·聂鲁达在他最著名的作品之一,访问马丘比丘后写下的长诗《马丘比丘之巅》中赞道:“我看见石砌的古老建筑物镶嵌在青翠的安第斯高峰之间/激流自风雨侵蚀了几百年的城堡奔腾/在这崎岖的高地,在这辉煌的废墟,我寻到能续写诗篇所必需的信念。
我们站在山上的时候,天空中出现了一只Condor(老鹰)。导游说这是好兆头。他有两年没有看到老鹰了。老鹰在印加文明中代表“信使”(Messager)。
“The Condor Passes”(西班牙语为ElCóndorPasa)是秘鲁作曲家DanielAlomíaRobles创作于1913的音乐作品,以传统的安第斯音乐为基础。从那时起,据估计,全世界已经制作了超过4000种旋律版本,以及300套歌词。2004年,秘鲁宣布这首歌为国家文化遗产的一部分。这首歌现在被认为是秘鲁的第二首国歌。
在马丘比丘听着这首英语世界最着名的秘鲁歌曲。对它又有了更多的了解和喜爱。
在马丘比丘山上,为这个世界祈祷。来到此,不再是为了征服,而是无比的敬畏;不是那只山顶飞旋的Condor, 而是石头缝里沐浴太阳风雨生存不息的小草。
作者简介:
作者宋丹琪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90年代来美,就读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并以优异的成绩获信息科学硕士。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州政府工作20多年,担任立法秘书和项目管理职务。她还是一位资深媒体人。在大学期间任報刊杂志主编。后担任中国中央级电台全球英语广播高级时事记者。现任国际传媒华人头条美国卡罗莱纳站执行主编。
作者前文:
陌上美国
客观快捷的时评,和美国生活资讯。欢迎扫码或者点击开头蓝字关注。请加我们的转发工作号,微信ID: moshangU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