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6月27日,是中央追逃办成立5周年的日子,5年来追回外逃人员5974人。但有一人至今下落成谜,他是迄今为止外逃级别最高的官员——云南原省委书记、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高严。加微信smz955,看更多内幕好文!
公开资料显示,高严1942年12月生于吉林榆树人,曾于1995年6月任云南省委书记,后在1997年8月任电力工业部副部长,1998年3月任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2002年9月,时年60岁的高严出逃境外。
如果高严还健在,今年也是他外逃的第17年。
《兰州晚报》2014年1月发表过一篇揭露高严贪腐内幕的文章。文章称,云南是烟草业最发达的省份。1996年,香港某公司总经理韩某凭着高严“请褚时健对韩某的卷烟生意予以关照”一句话,就获利960万港元。
韩某拿了2万美元送给了高严。高严略作推辞,见是境外商人送的钱比较保险,就收下了。
褚时健落马后,高严继续向红塔集团的新任领导打招呼,让秘书出面,购得7500箱香烟销往香港,高严从中拿到了180万港元。
高严就任云南省委书记不久,认识了电视台的一位女主持人杨珊。
那天,经人引荐,杨珊站在高严面前,见惯了东北女人的高严面对如此水灵的南方女子,眼睛顿时一亮。
透过高严的目光,这位名叫杨珊的主持人知道省委书记被她的美貌俘虏了。
于是,在宴席上,杨珊频频端杯,暗送秋波,使出了浑身解数,53岁的老“帅”成为倒在她石榴裙下的“马前卒”。
很快,高严就与杨珊倒在了双人床上。 
高严在云南包养了杨珊几年,确实鱼水情深。猛然调到了北京,出任电力工业部副部长,大有魂不守舍的感觉,朝思暮想、心迷神慌,根本无法做到气定神闲、坐班理事。为了逃避监督,高严在上海设立“行宫”,与杨珊共享奢华。 
从1999年至2001年,高严多次去上海“治病”,他要求下属公司为其在高级宾馆包租房间,每天高达1万元,共花费84万余元。
2001年起,高严还在上海占用下属公司花费300多万元装修的一栋占地558平方米、价值650万元的高级别墅,并由该公司承担管理费用。同时,他自己拿出赃银293万元人民币在上海购买一套豪华住房,为两人同居营造安乐窝。
有了房子,还得有车。高严先后在北京、上海提供4辆高级轿车供杨珊使用。另外,高严还给了杨珊大量的人民币和外币,仅杨珊在香港的外币账户就有高严送的10万美元。
《兰州晚报》文章披露,1997年8月,高严被任命为电力部党组书记、副部长兼国家电力公司党组书记。身为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的高严,就以养病为由,长期居住在上海的“行宫”里,用电话遥控着国家电力公司的工作。
高严的贴身秘书叫黄雨(化名),高严常常是“高屋建瓴”地向黄雨提几条重要的提示,然后就由黄雨向国家电力公司的党组班子下达工作任务。于是就出现了这么怪的现象,电力公司的副总经理、党组成员们,要想亲自向高严汇报一下工作,见上一面,都非常困难。
尽管中央屡次禁止领导干部子女经商,但高严视之为耳边风。高严的儿子高新元开始频频向电力系统的工程项目插手,高严在明里暗里支持。在电力系统内部,凡是主张把工程项目给他儿子的,大力提拔;不愿给或者在背后说三道四的,则给予撤换或免职。
4年时间,高新元在国家电力系统为他人承揽的项目造价近3亿元人民币,仅此一项,高新元就收受请托方所送共计1080万元、5万美元。高严的弟弟、妹妹、女婿、舅舅、表弟和一些朋友,共在国家电力系统承揽了18个工程项目,总计涉及金额5亿多元。
2
高严于2002年9月神不知鬼不觉地出逃了。
事后,仅被查出转移、藏匿的港币、美元等就折合人民币500多万元,2003年11月26日,高严因严重违法违纪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由于高严被推测在加拿大、美国和澳大利亚等多国均有落脚点,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内,没人知道高严具体逃到了哪里。
2002年,《悉尼先驱晨报》曾经报道称,高严可能人在澳洲。此外,高严的儿子高新元也长期待在澳洲,且在澳洲有产业。随后,《纽约时报》也据此进行了报道。
不过,当时澳大利亚驻北京的大使馆方面曾表示,并没有获得消息证实高严已经进入澳洲境内。
右一为高严
坊间关于这位CP外逃级别最高的贪官,有多个外逃版本,至今仍难觅真相。
一位澳洲知名媒体的华裔记者称,只要一提到中国海外反腐追逃,澳大利亚人的第一反应便是高严。不仅仅是中国民众对追缉高严高度关注,全澳洲的媒体也都很感兴趣,大家都希望能首先找到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贪官。
“但是流传的版本太多,越调查,越觉得自己陷入一个无解的罗生门事件之中。”这位媒体人说。若高严还健在,现在已经77岁,留给追逃者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加微信smz955,看更多内幕好文!
“身在国外的高严可能早已更换了新的身份过起自由的生活,甚至可能整了容。”上述澳洲记者称,这会令追逃难度大大增加。“据咨询澳洲官方多部门人士得到的信息综合判断,各方面均不掌握确切信息。如果高严确实在澳洲,可能澳洲情报部门知其下落,但不对外公布。
也有人猜测,高严在海外的生活可能并不逍遥自在。因为根据通缉令显示,这位贪官在其60岁出逃之时,即已患有严重的腰椎病,发病时坐、起、躺均有困难。腰椎病是一种较难治愈的疾病,现年77岁的高严,即使健在,可能也难以自由地活动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