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上方蓝字“24楼影院” →进入新页面,点击右上角“...” → 点击第一栏“设为星标“。记得把我们设为“星标 ★”哦~

《康熙来了》停播3年了,我还是习惯吃饭时一遍遍重温,没有综艺比它更适合拌饭了。
从2004年播到2016年,它在更新换代中坚挺了12年。

《康熙》的灵魂在于蔡康永和小S(徐熙娣)同台主持,一个温文尔雅,一个搞笑犀利。

这对搭档产生的化学反应,也增添了很多看点。乃至于很多观众都认为:他们在,《康熙》便在。
近日,一档号称是“内地版康熙”的综艺上线,蔡康永和小S再度同台主持。
《花花万物 第二季》

一般情况,综艺续作都会不尽人意。


但《花花万物第二季》的豆瓣评分明显好于第一季。


这主要得益于主创团队对内容的调整。
第一季邀请明星公开消费账单,借此契机讨论不同的消费观念。出发点不错,但最终沦为全程尴尬的电视购物。


第二季则潜入明星住所,把他们的闲置用品带到节目中。探究这些物品的故事后,嘉宾和主持人需要对其做出取舍。


看完第二季后,不少观众表示:在节目中找到了《康熙》的影子。
从本质上来讲,它依旧是一档谈话类综艺,以嘉宾和
主持人的问答为主。探讨的主体内容,都是观众感兴趣的点。


费玉清曾一语中的,点明《康熙》的话题度:“他们用一种流行的态度代替观众冲破偶像的包装,窥视到镁光灯背后的真实。”


蔡康永和小S和观众站在同一战线,观众想知道什么,他们就问嘉宾什么。
他们选择的话题,兼顾了受众心理和话题度。


艳照门后,陈冠希参加《康熙》,小S一直揪住“那件事”不放,企图打听到更多一手资料。李晨和范冰冰公布恋爱后上节目,也被不断追问恋情细节。一定程度上,《康熙》的问答内容满足了观众的窥私欲


虽然《花花万物第二季》在尺度上有所顾忌,但还是尽可能地抛出了观众感兴趣的点。


例如追问郑爽的胖瘦观、男朋友及热搜体质,询问乔欣 “富二代”、“微整形”、“神秘男友”等绯闻,质疑郭麒麟“继承德云社”等等。


(开门见山的标题,激发观众的好奇心)
在主持人的搭配分工上,《
花花万物第二季》也复制了《康熙》的组合。


小S唱黑脸,负责辛辣而不失趣味的追问
,言行举止豪放直率。


面对郑爽、乔欣等女艺人,她总是不甘示弱地battle美貌和身材。在小S的引导下,嘉宾们开始了刺激——反应模式,开始了不同的回应。

一旦遇到重点问题时,小S总是穷追不舍,全然不顾嘉宾的心理阴影面积。而消解这种尴尬的方式,是她恰当好处的自嘲。


蔡康永唱白脸,负责把控谈话全局内容,适时地给嘉宾台阶下


当觉察到嘉宾的难言之隐时,蔡康永总能及时化解剑拔弩张的气氛,用调侃的话一笔带过这个话题。


(乔欣眼神求助经纪人时,蔡康永的应对)

偶尔碰上小S八卦之魂熊熊燃烧之时,蔡康永也能顺势把话题收回来,让重心回归到本期嘉宾身上。


《花花万物第二季》也沿用了《康熙》中助理主持的人设,请来了一些跑腿打杂的娱乐圈新人。素人团的设定,也和《康熙》如出一辙。
但归根结底,《花花万物第二季》形似而神散,没法达到《康熙》的高度。


最大问题出在哪儿呢?


嘉宾


碰上郭麒麟和杨迪这样放得开的嘉宾,节目效果就很好
。在喜剧界摸爬滚打多年,他们对于抛梗接梗轻车熟路,喜剧效果更上一层楼。

(甚至连迪妈也很有梗,喜剧天分也许可以遗传)

而郑爽和乔欣,不太能跟上蔡康永和小S的节奏,有时也不能融入他俩的互怼,比较像是在场的局外人



面对某些敏感问题,艺人们躲躲闪闪的态度,也让聊天氛围迅速down下来。


嘉宾有所顾忌,小S也不能由着性子发挥
,不得不顾忌提问内容是否和艺人团队运营的人设有所冲突。因此,总体观感不像《康熙》那么real。


另一个问题是:其他配置均降维


《花花万物第二季》的嘉宾偶尔不给力,但助理主持和素人团是期期不给力。


作为不太出名的新人,助理主持们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信奉“与其不出彩,不如不出错”的原则;素人团则毫无表现欲望
,彻底沦为陪衬。


仅凭蔡康永和小S,是否能再现辉煌?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当我们怀念《康熙》的时候,我们到底在怀念什么?

怀念它接地气的访谈方式?怀念它营造的喜剧效果?还是怀念那一段看《康熙》的旧时光?


《康熙》火爆之时,大陆市场正好缺乏此类狂欢化综艺
,观众自然觉得新鲜。


看《康熙》久了,心中难免会加上情怀分
,把它视为生活的一部分。


但2010s以后,大陆综艺开始冲击台湾市场,观众有了更多的选择。


不少台湾艺人来到内地发展,当地人才大量流失。


在停播之前,《康熙》已显颓势,它于
2016年及时选择了止损。


曾经的欢乐,留存在我们心中,这未尝不是最好的结局。


正如蔡康永所说:“十二年来,有笑泪,有阴晴,相伴一场,人来人往,只是日常。这段奇妙旅程,我会永记于心。”
(优酷视频可看)

好文推荐
在看点这里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