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陌上美国
欢迎关注
公司要招个有几年经验的程序员。因为这类人才现在市场上比较紧俏,人事处初选送过来的简历并不多。
打开第一份简历,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印度名字。简历上的经验与我们部门的要求符合得很好。唯一有点奇怪的是简历上只列了一个像是“名(first name)”的名字,不像通常简历上列着“名(first name)”和“姓(last name)”两部分。仔细一读,发现她一年前在我们公司的另一个部门做过两个月的合同工(contractor),于是赶紧辗转找到了那个部门的一个同事A打听。
同事A听到这个名字笑了笑,把我拉到一个会议室、关上门说:他们部门聘用这个contractor之前只进行了电话面试,在电话里这个候选人(candidate)对答如流,而且风趣幽默。
来了后感觉“变了”一个人,不仅业务知识与电话面试里的很不相称,而且沉默寡言。参加面试的同事都觉得口音好像和电话里略有不同,苦于没有证据。
而且他们观察说这位女士上班时好像不干什么事,打开计算机屏幕在那打发时间,但是她还确实能交出一些编程。他们怀疑是这位女士把工作带回家让别人做的。好在是contractor,在开始的两个月干满后,就没有续合同让她走路了。
听到这个故事后,我和老板长出了一口气,庆幸没有上当受骗。有意思的是,第二天我们也收到公司人事处的道歉信,解释说他们刚发现这个candidate去年在公司干过,招聘经理的意见是不再雇佣,这次开始没发现是因为,她申请时用的last name略有不同。看到这我这恍然大悟她的简历上为什么只列了一个first name。
听到这个故事后我和部门的几个同事在审查简历时付出了十二分的谨慎,终于挑选了三个候选人准备用Skype进行视频面试。
上段提到的另一部门的同事A听说后,向我们推荐了他的同事B,说B非常具有面试打假的热情和经验:因为B的小组曾经电话面试了三个编程contractor(碰巧也都是天竺人士),来后干活时与电话里的表现大相径庭,连起码的软件安装都不会。一气之下,他在一星期后把三个人全部退回咨询公司(consultant company)。
我们找到了B帮忙,他欣然应允。第二天第一个面试开始了,我打开了Skype刚准备连接,B问我有没有装屏幕记录录像程序(screen recorder),我说没有。于是他说用他的计算机,打开了他的Skype,然后捣鼓了一番启动了screen recorder。一起参加面试的同事对我做了个鬼脸,我们心里都觉得B有点小题大作了。
面试开始了,这个申请者是一个印度裔男士,简单的问候以后,B让他把计算机里除去Skype和MS Word以外的其它程序(program)全部关掉,然后和我们分享一下屏幕截屏。
申请者照做了,我们发现他的屏幕下方还有一个红色的图标,也让他关掉。关闭过程中屏幕中好像隐约显示出远程桌面(Remote Desktop)的字样。
经过这番折腾后,我为了缓和一下气氛,就和申请者寒暄一下,问他亚利桑那州这两天热不热(他简历上列出当前工作地点在亚利桑那),他好像没有反应。
另一同事大声问你现在在亚利桑那州的Y市吗,隔了几秒,他好像反应过来了,赶紧说他在Y市。
后面的面试还算顺利,只是申请者的声音一直不清楚,有时背景还有点尖啸的噪音。面试结束后B觉得申请者的声音不是他自己的,我和其他同事还有点半信半疑,觉得声音质量也有可能是因为我们这端公司局域网与外部网的连接速度不快。最后大家同意等后面的两个面试后再做结论。
第二天我们面试了第二个申请者,这是一个研究生毕业不久的华裔女生。她的工作年限不长,所以简历不如其他两个申请者强。但Skype一开始她的声音就非常清晰逼真,技术问题也都答得不错。同事们印象不错,特别指出她的声音真实。第二个面试的时间与前一天第一个面试的时间地点都很相似,所以看来第一个申请者Skype的声音不清晰不是因为公司局域网的网速问题,或许是另有原因。
第三天我们面试的申请者又是一个印度裔的男士。和第一次面试类似,申请者的声音又有些不清晰,有了前一天华裔女生的声音对比,参加面试的同事都对这种混沌不清的声音有些不解。
打假能手B又心生一计,他让申请者把屏幕上的其它program关掉后,把电话也关掉放在耳边对着屏幕说一声自己的名字,果然声音立刻变得清晰逼真。于是双方都松了口气,开始问面试问题。
突然申请者的声音又变得混沌不清了,而且一个眼尖的同事发现申请者在回答问题时嘴唇很长时间没有动。很明显这是有人在代申请者回答,现在大家都明白了为什么回答问题的声音比申请者自报姓名的声音清晰度差了那么多。
由于这个申请者的演技不精,让大家抓住了有人代答的证据。再加上华裔女生声音的对比,所以大家对第一个申请者声音不清晰的的解释都同意了B的判断,那就是第一个申请者的面试也是别人代答的,只不过他的演技较为精湛, 没有露出破绽。经过这番讨论后,大家最后一致决定录用第二个申请者那个华裔女生。
后面几天这个面试打假的闹剧在公司里的几个IT部门都传开了,大家都纷纷跑到B的办公室要求看他的实况录像。有个老太太看见第三个申请者回答问题嘴唇不动时竟然吓得捂住了自己的嘴。
大部分同事都纷纷感慨有人会这样欺骗未来的同事,还说难以想象这样的申请者如果真来上班了怎么工作。
当然大家免不了都夸了一番打假英雄B,调侃说他应该在领英(LinkedIn)上加上一条打假的技能。B说他并不享受这个打假工作,他说跟这些做假的申请者打交道就像明知地上有动物的粪便,却还要鉴别是哪种动物的粪便一样恶心。
我在软件行业与印度裔的同事打交道多年,深知印度同事非常抱团。这些做假的申请者并不是对编程一无所知,他们面试找人代答主要是为了用欺骗手段胜出赢得职位。做假的申请者真的来后,只要和他的天竺同事搞好关系瞒天过海、浑水摸鱼还是可以生存的。
我和其他公司的几位做软件的朋友聊天,有两个朋友感慨说,你们公司还能有面试没印度同事参与这很难能可贵了,他们公司里的软件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大都是印度裔,非印度裔想参加这种面试来打假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们不禁谈起这一段大家热议的参议院即将表决的法案S.386 (Fairness for High-Skilled Immigrants Act),这个法案在众议院的版本(HR1044)已经通过。
如果最终参议院通过、总统签署后,未来几年大批积压十多年的印度绿卡申请者将占用绝大多数绿卡名额,而其他族裔的留学生或新移民会因绿卡申请日期晚而长期拿不到绿卡,最终或因工作签证问题退出职场。
一旦大部分软件行业的职场被印度裔占领,那些印度主导的外包公司还会源源不断地从印度输入这些鱼目混珠、弄虚作假的“高技能移民(High-Skilled Immigrants)”,那么美国将来的职场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我赶紧找到前几天网上下载的致信本州参议员反对S.386的信的模板(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打开,加上了亲身经历的面试打假故事,改好发给了我们州(Ohio)的一位尚未表态的参议员。
我们州的另一位参议员是法案S.386的共同提出者(cosponsor),但我还是给他发了劝他改变立场的信。我在信中给他提了个建议:我猜想你支持该法案是为了给美国引进紧缺的High-skilled Immigrants,但现行系统下从印度引进的很多不是您想的高科技方面的人才,实际上,他们可能只是“高技能的演员”(instead,they might be just High-Skilled Actors or Actresses)。
相关阅读:
拷贝链接复制到浏览器:
https://nohr1044.blog/2019/08/23/%E5%A6%82%E4%BD%95%E7%BB%99%E8%AE%AE%E5%91%98%E5%86%99%E4%BF%A1%E3%80%81%E6%89%93%E7%94%B5%E8%AF%9D%EF%BC%9F/
欢迎请作者和小编喝杯🍵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