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1152-广西越南贸易
作者:陶小默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养乐多
在我国长达2.2万公里的陆地边界线上,接壤着14个邻国,为我国开展边境贸易提供了广阔的市场渠道。
受地理等因素影响,这漫长边界上形成了三三个方向的主要边境贸易区:东北、西北、西南。这三个区域占据了我国边境贸易量的90%。
以俄国、蒙古等地为对象的东北地区
以印度和中亚五国为对象的西北地区
以及以中南半岛国家为对象的西南地区
在与东南亚地区贸易中,人力资源丰富,经济前景良好,与中国有着悠久交流历史的越南,更是其中的中心支点。
而这多是通过与其接壤的广西完成的。
面向越南的红色热土(图片@图虫·创意)▼
广西与越南北部谅山省、高平省、何江省紧密相连。在国内,广西可以快速连通广东珠三角,进而向北方的长三角京津冀转运;而越南谅山、高平、何江三省与越南全国和东盟十国的贸易联系也很紧密。如此一来,广西作为中国与越贸易的中转省的区位优势更加凸显。
相比越南,东南亚市场才是真的广阔
其中印尼人口近2.7亿,菲律宾人口过亿▼
不过在古时,中越贸易双方并没有想这么多。
朝贡必经之广西
越南与广西的贸易历史,早在宋朝时期,就在朝贡的大背景下开始了。
公元 968 年,越南丁部领平定了十二使君之乱,建立丁朝,而后为了维护封建统治,向当时我国强大的宋朝求封。宋太祖封丁部领为交趾郡王,揭开了中越两国朝贡关系的序幕。
封他个交趾郡王,既维护了宋王朝的面子
又能让越南人满足于朝贡收益,岂不美哉▼
此后越南使臣对我国进贡,多沿着固定的贡道行进:从镇南关入关,到达宁明州改走水路,沿宁明江而上,经太平府、南宁府、广西省城桂林府等府,进而向北进入湖南、江西、湖北、河南等省份,最后抵达京城。
元明清时代的南北枢纽已经完全转向大运河一线
而江西赣江与湖南湘江就成为这一种中枢的向南延伸
无论云贵的物资,还是两广的货品,都如此接入▼

伴随着政治上的朝贡关系,中越两国使节来往过程中也产生了经贸活动,必经之路广西就成了中越民间贸易较为频繁的地点。
明清时期,这种贸易尤为盛行。据清朝官员记载,“明时南宁商务极盛,曾一度设关与越南互市”。在政府间朝贡发展的同时,民间互市得到也进一步发展,不仅越南人可以进来,广西人民也从宁明、龙州进入越南交易,“近因该国越南人民乐利,所需内地物件倍于往时……陆路出口之商货,源源不绝。”
龙州在我朋友圈出现过几次
都是广西朋友在中越边境上进进出出的场景
广西-崇左-龙州(图片@图虫·创意)▼
随着清廷政策的放宽,出使中国的越南人员所携的私人物品也可以在沿途中自行交易;越南君主也会时不时地要求使臣在中国购置自己国家欠缺的物品。
不知越南的大规模官方开销,是否也要从中国采购
比岭南更岭南的越南建筑风格(图片@图虫·创意)▼
清康熙年间有记载,越南进贡者除了按例入京外,“其他人员则以留边人员的身份被安置在广西桂林、龙州的柔远驿馆,负责将携带的大量物品与当地中国商民进行交易,由广西地方大员陪护交易活动。
到了乾隆时期,更多的边境藩属国对华进贡都可以携带私货,并能免税在边境地区进行贸易。随贡贸易下,越南的腰包鼓了,也促进了广西的繁荣。
虽然朝贡可以远至京师
不过最大量的贸易还是集中在越南与两广之间
何况广州还受惠于一口通商,越南也近水楼台▼
直到19世纪50年代之前,尽管中越双方都经历了政权更替和社会动荡,但朝贡关系贸易都没有终止;1850年以后,这种关系在法国侵略者的威胁下摇摇欲坠,中越企图寻找一条共同的抗敌之路,然而并未成功。终于,中法战争后,清王朝与法国签订了《越南条约》,承认法国为越南的保护国。
越南人持续数百年的南进,一定想象不到
自己是以沦为殖民地的方式与老挝、柬埔寨合为一体▼
这意味着清政府彻底放弃了中越原有的历史传统关系,越南沦为法国殖民地。不愿委身于法兰西的越南在当年10月,仍希望通过求封的方式延续与清朝之间的邦交关系。但清廷担忧激怒法国人而没有同意。
至此,中越维持了近千年的朝贡关系宣告终结,广西与越南在朝贡贸易下的交往也就此结束。
火热的近代边贸
虽然朝贡关系结束,但中越之间的民间贸易却是断绝不了的。中法战争后,西方工业品开始大量涌入桂越边境,使得近代桂越边境贸易开始走上区域国际化的轨道。
欧洲国家在19世纪纷纷进入工业革命的快车道
中国曾经的大宗出口品已丧失技术优势
而茶叶这种产品,英国人也在印度搞替代
(英国陶瓷工业的作品,图片来自wikipedia@Valerie McGlinchey)
明清时期,越南输入我国的产品主要是金银、铜钱、陈翔、胡椒、象牙、犀角、竹木、白铅等(因时代不同侧重略有出入),来换取我国的纸、笔、米、布等生活用品,而且“悉从海道来,原属流通,并无阻隔。”
铜是一个相对特别的类别,尤其在明代
明代对铜的需求巨大,但却严重通货不足
(图片来自wikipedia)▼
越南沦为法国殖民地后,由于法国的加入,桂越边境贸易结构开始变化,改变了向越输出“不过布帛米盐”的格局。1889年,广西龙州口岸开埠通商,法国货(药品、香皂、香水、酒类等)从此大量进入边境市场,压缩了从广西越南进口比例。在广西的进口货中,“以洋纱、布匹、火油、海味、杂货为大宗。”而在出口上,产品依旧是以农副产品为主,但是数量远远多于战前。
仍然是这条连接中越的这条河(水口河,通向龙州)
但贸易的品类和流向恐怕要有很大变化了
(图像来自google map)▼
到了民国初年时期,广西境内社会治安比较稳定,桂越边境贸易也因此缓慢发展。民国13年时,自治军混乱,但桂越边境进出口贸易并未受影响,反而因地处偏远,贸易额比民国初年略有上升。
不过还有种未提到的物品,在这一时期的桂越边贸中大量存在——鸦片
极具破坏性的可怕货品,无论你是买还是卖
(图片@图虫·创意)▼
由于从事鸦片贸易利润丰厚,很多广西边区的商号、商人都卷入其中,乃至 “若烟商歇业,百色、龙州市面萧条”的地步。
从事鸦片的人往往组成贩运集团,规模大而且拥有武装。他们先是从云南、贵州等地搞到鸦片,接着取道广西靖西、大新、龙州等地至越南,将鸦片烟膏卖给国人。
毁人不倦,谁碰毁谁(图片来自wikipedia)▼
1919 年至 1924 年间,单是鸦片专卖一项就占了法越殖民政府间接税总收人的30%以上;1933年,在鸦片贸易最热的广西右江地区,田赋入 433965元,烟土税达到1057709元,相当于田赋收入的2.44倍; 1934年,田赋收入 378036元,禁烟税收(烟土税)达713893元,相当于田赋收入的1.88倍……
但实际上,在禁烟的呼声高涨的情况下,鸦片贸易报关的仅为一小部分,法越殖民政府在边境征收重税,走投无路的商人走私入越的也很多,又是一大笔黑心钱。
小规模运货这样的行为一直都很多
现在也屡禁不止(图中运的不是鸦片)
(图片@图虫·创意)▼
这种鸦片贸易不仅造成边境地区农业结构的恶化,也导致了广西边境地区的畸形繁荣。有 “小香港”之称的朔江因良好的交通条件成为了鸦片烟帮们的中心点,各行各业的小商小贩也应势而生,街市在夜间也灯火通明。广西其他的边关地区如岳圩、平孟、百南、百怀等地,也是因鸦片发展和兴旺起来的。
类似图中这样的小镇,自然条件较为恶劣
正常的财富积累很困难,但在鸦片贸易中就可能出现畸形繁荣(图像来自google map)▼
新中国成立后,鸦片贸易终于得到了控制。此后的桂越贸易也随着中越关系的波动经历了缓慢的变迁,出现了从活跃、萎缩到停止,继而小范围自行交易的发展过程。直到90年代以后,中越贸易才开始了跨越式发展。
当然,毒品走私被控制,但没有彻底断绝
今天的中越双方仍然在努力联合打击毒品犯罪
(图片@图虫·创意)▼
市场化的桂越贸易
1991年,中越关系正常化,两国间的政治经济文化交往也越来越密切。在这历史性的节点过后,中越边境贸易于1992年增长了82%,增速达到历史最高点。桂越的边境贸易开始也在此情况下加速市场化。
著名的和广西凭祥-友谊关口岸(图片@图虫·创意)▼
90年代末,中越又签署了《联合声明》, 确定了中越两国面向21世纪发展的十六字方针(长期稳定、面向未来、睦邻友好、全面合作), 两国经济往来上因此愈加频繁;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中国加入WTO,中国·东盟自贸区的建立,以及越南入世、泛亚铁路修建等一系列大事情的发生,两国的经贸关系平稳迅速地发展着。
不过现在越南也确实发展起来了
仿佛再再造下一个东亚速度(图片@图虫·创意)▼
从贸易额上来看,1991年,中越贸易额仅为3223万美元,到了2012年已接近411亿美元,20多年间增长了1000多倍,年均增速103%;虽然在1996年和2009年,两国贸易受东南亚金融危机和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出现短暂下滑,但总体而言并未造成大的影响。
当然,经济建设和贸易的非凡成就
背后仍是每个个体的付出与收获,虽然两者不一定对等

中越边境的“跨国扛夫”(图片@图虫·创意)▼
而广西作为对越贸易的第一线省份,自然不可忽视。
在2001至2012年间,广西对越南边境贸易总额从4.41亿美元增长至2012年的82.36亿美元,是同年中越贸易的近1/4;近几年,贸易增速有所放缓,但还是在17年达到了240.12亿美元,占越中双边贸易额的1/3左右。
现在越南的进出口已经以工业品为主了
和中国做生意火热,赚西方人的钱更火热
(图片来自OEC)▼
2018年时,越南已经连续18年成为广西的最大贸易伙伴,中国也连续14年成为越南第一大贸易伙伴;同时越南超过马来西亚,成为中国在东盟国家中第一大贸易伙伴。
如今,广西与越南设有8个国家级陆地边境口岸、25个对越贸易互市点,200多个非口岸主要通道。随着中国国力不断增强,向中南半岛的辐射力也会越来越大,作为东盟联络前线的广西,也会得益于强大的祖国,变得越来越好。
参考文献
韦福安.中法战争对近代桂越边境贸易的影响[J].湖南师范大学.2007.
齐璐.广西与越南边贸易发展现状及对策研究.[N].西北民族大学.2014
杨帆.近代桂越边境鸦片贸易浅议.[J].广西民族研究.2015.01
彭茜.朝贡关系与文学交流:清代越南来华使臣与广西研究.[N].广西民族大学.2014
潘金娥.中越贸易:现状、前景与贸易失衡的原因分析[J].东南亚纵横. 2007. (10) .
楚文江.边境贸易与广西民族地区的经济发展研究 [J].广西质量监督导报.2019.(02).136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图片@图虫·创意
【今日福利】
提起广西,螺狮粉是怎么也绕不过去的,吃过的欲罢不能,没吃过的真香预警。今天我们要送出的礼物就是:好欢螺柳州螺蛳粉,双倍的腐竹和酸笋是数倍的快乐~9月1日中午12点,挑出留言点赞的前5楼送出这份进击的螺蛳粉。
END
扩展阅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