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刘博 杨继云
报道 | 新芽NewSeed
ID: pelink
熙熙攘攘的市场从来不缺玩家,而跨境电商攻防战已白热化。
去年11月初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前夜,网易创始人兼CEO丁磊在回答新京报记者提问时表示,不会参加淘宝双十一活动,并为自家电商平台打call:“我认为用我们家的平台就够了,用考拉、严选,安心又实惠。”
然而时隔8个月之后,安心又实惠的网易考拉却要易主了。
日前,据多家媒体报道,阿里巴巴方面已经确定收购网易考拉,交易金额为20亿美元,且阿里将以全现金方式支付,但交易还未完成,仍有一些细节待确认。而新芽(ID:pelink)记者也从内部知情人士获悉,一旦交易全部完成,将于本月20号左右公布。
目前,阿里、网易考拉方面均对此交易消息不予置评。尽管昨日网易考拉的网站首页还在宣传其“816超级大牌折扣季”,但国内跨境电商市场离进入“一超多强”的格局越来越近了。
考拉人不眠:曾一路高歌猛进
交易还未官宣,关于网易考拉员工去向就传言纷纷,有网易考拉员工发帖感叹:今夜是考拉人的不眠夜。
有网友称:“考拉的事情大概率是真了。面对网易这个公司,心中无比失望。讲道理,考拉虽然被黑得挺惨,但已经算网易互联网这边比较好的部门了。亏损?严选云音乐等业务,哪个不亏损?考拉成立四年,连续九个季度跨境电商国内份额第一,真的是一手好牌,然后被卖?真是想不通。美团亏损九年,拼多多亏损四年,京东在盈利前也连续亏了无数年,老板都没有放弃。而考拉,才四年,被放弃了。”
丁磊的电商梦始于2014年。彼时,海关总署针对跨境电商行业连发“56号文”和“57号文”,让即将跨入“千亿元”门槛的海外代购市场,终结了数年野蛮生长的状态,在税收、渠道等方面都迎来了利好消息。
这其中的商机没有被丁磊所错过,主打自营直采理念的跨境电商平台“网易考拉海购”于2015年1月9日上线公测。该平台自成立之初便被丁磊寄予厚望,他曾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表示,“未来三到五年,网易考拉海购将在市场上达到500亿到1000亿的规模,在电商领域再造一个网易。”
网易考拉海淘也很争气,根据2015年年度网易财报显示,网易邮箱、电商及其他业务在2015年净收入达36.99亿元,发展势头良好。
验证了模式可行性的网易考拉海淘在2016年3月正式上线,并迎来了市场份额突飞猛进的一年。根据iiMedia Research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跨境电商零售进口销售额中,网易考拉海购以21.6%的市场占比位居第一,超过了天猫国际和京东全球购。此后,网易考拉海淘便持续位居跨境电商行业第一。丁磊“再造一个网易”的梦想似乎正在实现的路上。
随即网易考拉海淘在2018年6月迎来了更名,变更为“网易考拉”。表面上是“删掉了”跨境这一功能属性,实际上是代表着网易考拉更大的野心。更名后,网易考拉依然以进口商品和保税进口模式为核心,但它的方向已经由一个典型的垂直跨境电商,转向了综合型电商平台。
网易考拉在去年的进博会上迈出了转型的第一步,其与110余家全球品牌商签订了近200亿人民币的巨额订单,开始摆脱固有的“小众”形象。
除此之外,网易考拉也走上了铺设线下店的道路。今年1月20日,网易考拉开设首家线下旗舰店;随后的4月27日,其“全球工厂店”线下店在杭州面世。而网易考拉1号仓也在今年6月于宁波开仓。
“再造一个网易”梦想落空
在网易考拉一系列高歌猛进的动作之下,有一些问题却不容忽视。
由于没有自建物流,网易考拉只能将物流配送交给第三方,而这也容易出现不可控因素,导致网易考拉曾多次收到用户投诉订单到货时间长、常常取消等问题。
不仅如此,网易考拉也遭受了“售假”质疑。先是2017年2月份,雅诗兰黛中国公司鉴定网易考拉销售的雅诗兰黛ANR眼部精华霜为假冒伪劣产品;后是今年年初,有消费者投诉在网易考拉上购买的加拿大鹅羽绒服为假货,鉴定过程反反复复长达三月之久。
尽管这两起事件最终官方鉴定结果均为正品,但接二连三的纠纷,不仅影响了消费者的使用体验,降低了网易考拉的品牌信誉度,也间接说明了考拉还不足以能够对其供应链实现全面把控。
与此同时,从今年年初开始,网易考拉便屡屡传出裁员消息。据IT时报报道,“网易不同部门裁员比例也不同,网易考拉要裁掉20%左右员工。”
以上问题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在网易最新的财报中十分明显。根据网易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电商业务收入同比增长20.2%,为2017年第一季度以来最低增速,并且电商业务的成本反而同比增长19.25%,达到46.77亿元。
重压之下,网易考拉需要新的增长点来巩固自身的市场份额。在2018年网易第四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网易CEO丁磊就曾表示,“网易对电商业务的战略合作和战略投资持开放的态度”。
于是,网易考拉在资本市场变得愈发活跃起来。今年2月就有消息曝出,网易考拉将合并亚马逊中国海外购业务,由网易考拉主动发起并推进,双方或采取换股方式。但随着亚马逊中国关闭本土电商业务,转变经营方向,仅保留海外淘业务后,二者之间的这笔交易最终不了了之。
在这之后,网易考拉却将自己的角色进行了转换,由“买”变“卖”。有消息称,从今年3月开始,网易考拉就已经在被积极的兜售,接触方包括阿里与拼多多。只是因为品牌契合度和收购价格的原因,拼多多与网易考拉最终没有达成交易,也得以让阿里与网易考拉进入了实质性的谈判。
就此,丁磊要在电商领域“再造一个网易”的梦想落空了。
阿里今年最贵一笔投资
20亿美金,这是阿里近两年的投资版图里费用高昂的一笔。
回顾2018年至今的投资,收购网易考拉的金额仅排在2018年4月95亿美元收购饿了么、25亿美金战略投资英国企业服务平台WPP之后,与同样20亿增资东南亚电商平台Lazada金额持平。一旦成功收购,网易考拉可以算的上近两年阿里在国内买入的第二贵的公司。
众所周知,创投圈“超级买手”阿里的投资大部分都是战略投资。赚钱并不是目的,所有投资并购的项目是围绕主线,不断夯实拓展阿里的商业版图,比如对饿了么的收购,就补齐了阿里本地生活短板,形成新零售战略布局。
伴随20亿美金收购网易考拉的传闻,还有它将与天猫国际融合的消息。天猫国际在阿里有战略性高度,今年3月,在第一届进博会的启动大会上,天猫国际正式升级为阿里大进口事业部,并宣布会持续加大投入,在5年内实现超过120个国家与地区的进口覆盖,商品从4000个品类扩充到8000个品类以上。
在跨境电商领域,天猫国际和网易考拉占据半壁江山。市场增量难得,对于天猫国际来说,网易考拉无疑是穷追猛赶的对手,买入考拉,就代表占有了一半以上的市场份额,还能把属于网易考拉的仓储、物流、品类等各种资源悉数梳理一遍,并收入囊中,更能减少不必要的价格战。
更重要的是,阿里眼中的电商市场绝不仅仅局限于中国,在电商竞争日趋激烈下,破局是每个平台逃不过的难题。阿里早已在全球贸易中寻找增长点,这也是为什么马云一直在做EWTP的全球化电子商务平台。
海淘格局生变,影响到的绝不只是天猫国际和网易考拉。据称,与阿里共同竞争投资网易考拉的还曾有京东、腾讯,甚至后起之秀拼多多。今年年初,拼多多推出一个名为“多多国际”的跨境项目,正式入局跨境电商,培养用户在平台上购买高性价比品牌货的习惯,它还将在这个月正式开通“全球购”频道,计划3年内招募50万家海外中小商家入驻。
今年5月,拼多多商品分类做出调整,原来的国际板块下线,新增“海淘”分类。因此,有一种说法是阿里20亿美金买下网易考拉是“防御性收购”,防止拼多多任何迹象的业务延伸。不过,刚刚起步的拼多多能否迅速做起海淘业务,尚且存疑。
阿里的阻击战虽不一定是为了拼多多,但京东和腾讯的因素是存在的。根据艾媒咨询的数据,京东旗下的海囤全球2018年在跨境贸易中占据了13.2%的市场份额,唯品国际12.3%,论起基因,京东显然比拼多多更具有威胁性。在腾讯和京东联手投资唯品会后,形成了三者统一战线合纵攻阿里的状态。
数据显示,预计到2020年,全球跨境网购消费金额将达到1万亿美元,相比2018年增长近50%。站稳第一梯队的阿里,迟早都会向其他存量市场进攻。
熙熙攘攘的市场从来不缺玩家,而跨境电商攻防战已白热化。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微信转载需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新芽NewSeed对侵权行为将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