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前的这个时候,年仅8岁的克里斯托弗·鲍文(Christopher Bowen)正濒临死亡边缘,那时候的他行动需要轮椅,呼吸需要吸氧,进食需要胃食管,手臂上插着静脉注射的针头。

现在,已经十岁的他所有这些辅助生命设施都不再需要,是一个健康正常的四年级小学生,他甚至连矫正视力的眼镜都不用再戴了。

而他的母亲,上周四(8月15日)在得克萨斯州达拉斯县法院(Dallas County court)认罪,承认自己犯有伤害儿童的罪行。她在儿子出生后11天起至8岁期间,夸大甚至伪造病情,用谎言把儿子送进医院治疗超过323次,甚至还进行了13次大手术。
曾经,GoFund Me募捐页面上的母子照片(图片来自美联社新闻截图)
2017年11月,得克萨斯州儿童保护机构正式取消了母亲凯琳·鲍文(Kaylene Bowen)对儿子克里斯托弗的监护权。并且,
指控她夸大,甚至撒谎编造孩子的症状和健康问题,导致孩子接受痛苦且完全不必要的医学检查、治疗以及多次手术。
据美联社的报道,医疗记录显示,克里斯托弗在达拉斯和休斯顿的多家医院及儿科中心入院323次,并在2009年至2016年期间,接受了化疗及13次大手术。
儿童保护机构还指控凯琳·鲍文以孩子治病为理由,通过GoFundMe网站设立众筹账户,她在网络上宣称自己的儿子“患有罕见的遗传病及癌症,正在走向死亡。
一个月之后,2017年底达拉斯警察局正式逮捕了母亲凯琳·鲍文,罪名是虐待儿童致伤,后获取保候审。
2017年12月凯琳·鲍文(左)在法庭上(图片来自美联社新闻截图)
2017年的圣诞节前,小克里斯托弗被送到他的父亲身边临时寄养。
一年后,2018年11月,孩子的父亲瑞恩·克劳福德(Ryan Crawford)获得法庭裁决的全权监护资格,并准许儿子改随父姓。除了克里斯托弗已经被交还给亲生父亲,法庭还同时裁决他的另外两个同母异父的兄妹也被送回到亲生父亲身边。
从孩子18个月起就与凯琳分居,并始终在争夺孩子监护权的父亲克劳福德,在2018年底获得儿子的完整监护权后表示,自己并不满意这个裁决,因为法官仍判决母亲隔周可以有两个小时时间探望孩子,他认为这两个小时的会面将会继续对孩子带来伤害。他表示自己是在律师的劝告下,不得不接受了这个协议。
多年来,克劳福德一直在为争夺孩子抚养权与法庭战斗,他坚信孩子是健康的,是母亲在撒谎。但是很不幸,家庭法院的法官从一开始就总是支持母亲的说辞,其间一名已经退休的前法官甚至下令剥夺了克劳福德对孩子的探视权。
这个争夺战一直持续到2015年底才出现转机,达拉斯医院的儿科医务人员开始怀疑克里斯托弗根本没有其母亲鲍文所言称的那些类似癌症的感觉和症状,进而报告了可能的虐待儿童的罪行,这才开始令小克里斯托弗悲惨的人生有了希望。
7岁时的克里斯托弗因接受化疗掉光了头发,不得不借助轮椅,呼吸器和胃食管
当时的克里斯托弗,因对抗“癌症”的化疗导致身体严重受损,甚至因频繁治疗导致危及生命的血液感染,两次进入重症监护室,他在母亲的“说服”下,“因病无法直接进食和如常人一般运动”必须借助胃食管和轮椅。
父亲克劳福德说,自己的儿子现在是一个健康的小学生,所有科目都获得A或B的好成绩,喜欢运动,喜欢打电子游戏,他唯一的疾病就是季节性过敏和轻微哮喘。
克里斯托弗现在与父亲瑞恩·克劳福德一起生活(图片来自美联社新闻截图)
克劳福德期待有一天可以带儿子再去一次迪斯尼乐园。在此之前,克里斯托弗只去过一次,而且是母亲操办下的所谓“祈福之旅”,游园全程都被要求坐在轮椅上。

2018年8月,达拉斯县法院开庭审理凯琳·鲍文的案件,除了虐待儿童罪名以外,她还被指控非法从社会保障机构骗取了最高达15万美元的福利。
凯琳·鲍文 (图片来自达拉斯县法院)
2019年8月14日,历时一年以后,凯琳·鲍文在法庭上表示认罪,承认自己犯有因鲁莽导致儿童受伤害的罪行。
孩子的父亲对美联社记者说,“我很高兴她终于做了正确的选择,这一切谎言必须停止。”

克劳福德接着补充说:“儿童医疗虐待被忽视的太多了,每天都在发生,家庭民事法院系统和儿童福利系统都有严重的问题需要修复重整,要确保没有孩子再遭受我儿子忍受的虐待。”
据美联社的报道,达拉斯县法院将于10月11日进行量刑判决,凯琳·鲍文面临最高20年的刑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