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1133-断桥时装秀
作者:椰格
校稿:猫斯图 / 编辑:养乐多
1845年,爱尔兰大饥荒爆发,动荡导致了英国物价上涨,进而致使所有欧洲国家的消费经济都太不景气
英国人查尔斯·沃斯在巴黎的服装商店也是生意惨淡。虽然服装不像土豆一样会变质,但时尚总是飞速而过,不赶紧卖出去也难免砸在手里。沃斯最终想出了一个好主意,让女店员身穿披肩向顾客展示,吸引人们掏钱购买。
高级时装之父

图片来源:Wikimedia
小小的销售创意却让商店门庭若市,第一次体验到所见即所得的客人们慷慨解囊,很快就把店里的披肩卖完了。
沃斯一战成名,后来成了享誉全球的巴黎第一代高级服装设计师。而他的创意,也在不经意间开启了一种新的潮流。
某种程度上,这就是时装走秀的源头。从沃斯的这个营销小技巧开始,170多年来走秀风靡全球,一场时装秀乃至时装周就成为检验一座城市时尚影响力的金标准
但随着大大小小时装秀越来越多,人们对时装秀的吐槽也多了起来,核心是一句话:看不懂。就像模特穿上这套用气球做的时装走秀的动图,此前刷过一阵屏,配文往往都是:听说这是时尚?
说实话,一场时装秀既要展示时尚界的最新创意灵感又要让普通人满意,这几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尤其是在传统时尚工业流程下。
但如果加入互联网元素呢?淘宝造物节的断桥时装秀或许提供了一种新思路。
四大国际时装周的诞生与无奈
由沃斯的创举开始,半个多世纪后,用真人展示服装效果的促销手段已经不是秘密。全欧洲商人都在组建自己的模特队,让人们真切地看到服装穿在人身上会是什么效果。尤其是那些急于把时装库存清理干净的百货公司,几乎无日不在举办自己的时装秀
迈阿密时装周 2019
模特在T台上的时装表演
(图片来源:Wikimedia@James Santiago)
但这种表演展示的仍然是成衣,主要目的是为了促销,却对促进服装业设计灵感并没有太多帮助。真正意义上的时装走秀,是在巴黎的一些私人会所里流行开来的。
19世纪的巴黎,沙龙文化盛行。这是一种上流社会或中产阶级聚会的方式,若干好友相聚一处,一边品酒一边谈天说地,增进友谊并刺激灵感。这是小圈子服装秀天然的摇篮,服装业相关的朋友们只需雇佣几名模特,穿着他们设计的新衣服在厅内展示,就能极大地提高设计师的交流效率。
巴黎沙龙 1890
(图片来源:Wikimedia@Jean-André Rixens)
后来小型沙龙不断合并成大沙龙,人们进而对演出形式、主题做出了更多规划,并专门安排一年里一周的时间集中展示服装设计界的新作品
这样为期一周的展览,就是现代时装周的前身
可惜现代时装周的头炮最终还是被大洋彼岸的美国人抢走了。
1945年,第一届纽约时装周正式举办,这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现代时装周。背后的原因也有些无奈,因为在二战前期战败的法国时尚业凋敝,巴黎还被纳粹德国占领了,美国时尚人士没法参加巴黎的展览,只好在纽约举办了自己的本土时装周。
时尚历史更悠久的巴黎则在1973年举办了自己的第一届现代时装周。举办地点是过去法国王室的骄傲——凡尔赛宫。
1968年的凡尔赛时装秀
5年后在这里举办巴黎第一届现代时装秀
(图片来源:bilibili@上岸排石)    
欧洲其他大都市也不甘示弱,纷纷在20世纪末举办了自己的大型时装周。比较重要的当然就是英国伦敦和意大利米兰的时装周,这两者和纽约、巴黎时装周并称为时装界的“BIG 4”
现在,这四大时装周每年各举办两次。2~3月的那一场展示今年秋冬的新装,9~10月那一场展示明年春夏的新装。时装周结束后,就是服装商和设计师联系的时间,他们将会用接下来一个季度的时间,把设计元素应用在下个季度的成衣上,最终变成我们身上穿的潮牌新款。
米兰时装周 2011
(图片来源:Flickr)
总的来说,四大国际时装周总是与传统时尚工业流程紧密相连,设计师在时装周上展示最新的灵感和创意,服装商再去接洽。这个过程中似乎总缺了点啥?对,那就是消费者的口味在哪里呈现呢?这也是四大国际时装周乃至整个时尚界的无奈。
为了弥补这种缺憾,人们(尤其是时尚界)必须建构一种“社会风尚”:四大时装周里展出的衣服如果没法征服普通人的审美,那不能说是时装的失败,只是普通人“不懂时尚潮流”。
这种“社会风尚”的建构,在过去的中心化的媒介传播语境下极其有效,但到了发散式的互联网时代却越来越大打折扣。
时尚界已经到了不得不改变的时候了。对于很多时尚界人士而言,改变的希望就在中国
这也是当下中国会有越来越多时装秀的原因。这其中,去年淘宝造物节在西湖举办的那场断桥秀最为引人注目。
时装秀与中国
90年前冰心就建议在西湖办时装秀
对于很多潮人来说,有没有时装周是判断一座城市时尚地位的重要指标。在四大国际时装周之外,很多新兴市场也有了自己的时装秀。为了和历史悠久的“BIG 4”打出差异,很多新兴国家还打出了自己的特色,力求独一无二。比如巴西圣保罗时装周因其对“黑人或土著”模特占比10%的硬性规定而出名;印尼雅加达和阿联酋迪拜举办的则是穆斯林服装展;还有以平易近人的日式快消首发主打的东京时装周等等。
圣保罗时装周
(图片来源:YouTube)
当这股西风东渐之时,中国的沿海发达城市当然也很快拥有了自己的时装秀
而且如果仔细审视中国各大时装秀的历史渊源,会发现,它并不比欧美晚多少。
1920年代,是上海的百货公司大规模引进时装表演这种促销形式的高峰期。著名的先施公司用英国绸布制作常服、礼服、跳舞服等,在公司五楼邀请中外名媛穿衣展示。不久其竞争对手永安公司也举办了一场“新妆大展览”,宣传欧洲流行的装扮。
位于上海南京东路的先施大楼
(图片来源:Wikimedia@Pyzhou)
大百货公司大搞西式展览的同时,当时的国潮也在快速生长。
1933年2月,在日本加速侵华、时局危亡的大背景下,爱国热情高涨,提倡国货成为当时救亡图存的方式之一,上海商人李康年等人创办国货公司,专门展出和销售国货。当年5月,这家公司就举办了一场由胡蝶、徐来、艾霞等当红小花担任模特的国潮时装表演。“会场与舞场没有两样,乐师断续地奏着乐,各种颜色的电炬闪出各种颜色的光,窗户玻璃都染成了翠色。”
国货公司商标
(图片来源:Wikimedia)
同时期的广州、天津等大商港也出现了类似的演出,形式上其实和现代时装秀已经没有什么区别。而杭州在当时这股潮流中也并没有落后,力主在杭州举办一场中国人自己的时装周的声音层出不穷。其中名气最大的提倡者,莫过于民国才女冰心女士
冰心结婚照片 1926
在那个时候很时髦了
(图片来源:Wikimedia)
1928年,中国第一场现代意义上的博览会“西湖博览会”开始筹办。
时势危局下,浙江省府试图通过引进西方的博览会模式,展览中国各地的名产,提振人民爱国奋战的斗志。
1929年西湖博览会
(图片来源:hangzhou)
得知消息的冰心专门撰文——《时装表演与国货》,希望省府在博览会期间举办一场大型时装秀,展示中国的服装设计潮流和中国女性饱满的精神。冰心认为,在西子湖畔举办的这场时装秀,将会在多个方面激起观众的爱国热情,以“移爱慕西湖之心以爱慕国产”。
只是由于当时时局艰难,筹办时间也有限,杭州还是没能迎来自己的时装秀。
这一等,就是半个多世纪。
1979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法国设计教父皮尔·卡丹带队于上海、北京举办了两场时装秀。对于刚从绿军装和蓝工装时代过来的中国人来说,这次表演的视觉冲击是让人终身难忘的。这种形式也得到了领导们有限度的肯定。
仅仅五年后,1984年10月,杭州服装工业公司就在杭州艺术剧场举办了全市首次服装公演。展出的服装材质以杭州特产丝绸为主,共计208套,在杭州时尚界引发了地震
诚恳地来说,过去中国人举办时装秀的想法,均是以“移植”为主,而不是依托自身时尚工业生发而来。自然也迟迟没有诞生比肩“BIG 4”的时装秀。
中国如何做一个比肩“BIG 4”的时装秀?
但到今天,国内的时尚潮流版图已经大为不同。尤其对杭州来说,这种改变尤为明显。
像现在流行的“街拍”,杭州正是其重镇,可以说没有去过杭州街拍的人,根本不能算是潮人。在西子湖畔,每天都聚集着越来越多的网红潮人。这座不收门票的世界文化遗产景观,已经成为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潮流聚集地”。如果要在中国排一个街拍之城排行榜,杭州绝对是第一名的有力争夺者。
杭州街拍真的可以
(图片来源:wibo@街拍滚叔)
事实上,杭州的时尚潮流氛围,是由本土服装、时尚业的需求自然生发起来的。由于杭州有淘宝这样领先的电商生态,其街拍文化、时尚潮流绝非无本之木,而是根植于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的时尚消费需求之中。
由此孵化一场时装秀,其实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而且其未来潜力远比国内其它任何时装秀都要大得多。
更有意思的是,这些年轻男女有很多都身穿汉服、旗袍等继承本土文化精髓的服装。或许在世人眼中,西湖就是这样一处具有复兴传统文化能力的景观。如果有一场时装秀,以这样的西子湖为背景,又会诞生什么样的火花呢?
(图片来源:抖音@北川婠婠)
不用遐想,淘宝已经做到了。
2018年9月,在淘宝造物节期间,淘宝在西湖名胜断桥下举办了第一届“断桥秀”。作为互联网公司,淘宝办时装秀自然不同,其以大数据消费洞察打底,对于普通人的时尚口味有更为真切的了解。多年发展,淘宝上的设计师生态越来越活跃,每年三场ifashion新势力周,每场的规模和行业影响力事实上都不亚于一场国际时装秀。
在这样的背景下,断桥秀的诞生其实是顺其自然。冰心“移爱慕西湖之心以爱慕国产”的夙愿,终于在近一个世纪以后达成。
去年的这场“断桥秀”,主打本土的新生代设计师。时尚潮人对这些名字应该不会陌生:
中国的印花女王刘清扬带来有艺术感的东方经典元素,从独特角度诠释东方式的优雅和俏皮;
(图片来源:sohu@APAX)
刘柏瑜透过新与旧,结构和重组赋予设计新的意义;
李坤则提取出中国历史文化符号,以崭新的几何和极简国际风的角度呈现时尚;
(图片来源:wibo@李坤)
人称“千万设计师”的李薇设计上运用柔和浪漫的色彩,营造轻盈飘逸的芭蕾仙女形象;
(图片来源:sohu@APAX)
于惋宁的Evening保持一贯优雅的同时,多了一些萌与酷的冲突;
(图片来源:sohu@APAX)
以中国风见长的密扇则展现了三头六臂的铁腕哪吒,营造了一个虚实结合的东方世界。
这场新生代希望之星云集的走秀,展现了淘宝的超强原创实力,一炮而红。
如果去年只是牛刀小试,那今年的断桥时装秀则会迎来全新的爆发。像Burberry这样从未参与过国内时装秀的一大批国际顶尖时尚品牌都会把断桥时装秀作为“处女秀”。而更多国潮品牌、独立设计师的汇聚将会更真切地展示年轻人最新的时尚创意和潮流趋势。
最为独特的还要数“国宝跨界时尚”,国内外顶尖明星将联合“国宝联萌”中的长城、西湖等IP,一系列融合国宝文化的时装在西湖断桥上演绎东方美学的魅力。这些都是其它时装秀所没有也无法呈现的内容。
事实上,这场秀将集中展现淘宝上年轻设计师的最新创意,也会是全球年轻设计师创意的最好舞台。
像“国宝联萌”,就是由淘宝联动各大年轻设计师和各大国宝跨界而成,用时尚、创新来探索保护国宝的新思路。
举个最吸引眼球的例子吧:你能想象黄沙漫天的敦煌元素被融入清凉的少女泳衣吗?淘宝就做到了,这就是国宝联萌里的神奇新品——飞天泳衣
淘宝的设计师把敦煌壁画里极具代表性的神兽九色鹿绣在了雪白的泳衣上,后背则绣有古韵悠长的敦煌二字。和它配套的沙滩袍则运用了大量来自莫高窟的青金色云彩、瑞兽、花纹印花,把茫茫沙漠里隐藏的国宝瞬间拉到人们的生活中来。
正如淘宝造物节对于断桥秀的设想:“时尚既不是装饰性的娱乐也不是对现实感知的虚构造型它将永远是:创造、发现、启示。
这就是淘宝的魔力
1984年的那场杭州时装首演上,最受瞩目的是名为“杭州组装”的三件优品:其一为丝绸仿南宋对襟套裙,其二为绣有三潭映月的现代套裙,其三为飘带装饰的不对称斜裙,分别代表了杭州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在当时是极具开拓性的服装艺术设计。
这仿佛是杭州城市命运的隐喻:一座走过千年风雨的城市,在今天仍然保持着极高的热度,并将继续引领中国的未来。
扎根于杭州这座古都的淘宝,既在吸收她的千年营养,又在用强大的创造力和独一无二的“互联网+”属性,在断桥下重新定义中国乃至世界的时尚。
参考文献
郑慧敏. 英国时装秀发展历程研究[D]. 北京服装学院, 2012.
周鸿潮. 含苞初放 前程似锦——杭州市首次时装表演散记[J]. 丝绸, 1984 (12): 3.
乔兆红. 1929 年的杭州西湖博览会[J]. 广西社会科学, 2003 (3): 157-160.
贺义军, 张汇文, 张竞琼. 近代中国早期服装表演的启蒙意义[J]. 丝绸, 2016, 53(5): 66-70.
郭海燕. 浅析中国服装表演业的开端[J]. 武汉科技学院学报, 2011 (1): 47-49.
打造消费天堂:百货公司与近代上海城市文化[M]. 北京:社科文献出版社,2018.
- 广告 -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图片来自***
END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