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1132-美国监狱
作者:图南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养乐多
前一阵美股大跌,哀鸿遍野,但是却有两个公司不仅没有随之大跌,反而稳中有涨,那就是开监狱的美国惩教公司CCA和另一个监狱巨头GEO公司。
监狱大佬CCA,图片来自wikipedia
美国惩教公司(美国矫正公司)CoreCivic, Inc.(NYSE:CXW)创立于1983年,前称Corrections Corporation of America(CCA),于2016年10月改为现用名,总部位于美国田纳西州Nashville,全职雇员13,890人,是一家REIT(不动产信托公司)公司,在美国拥有并运营私人教养和拘留设施(看守所、监狱等)
图片来源:corecivic

自从特朗普上台以来,原本的“清水”行业美国私营监狱接连股价大涨,生意兴隆,私立监狱产业也成了华尔街投资者们升值最快的“香饽饽”,每年创造着50 亿美金的利润。但是监狱行业繁荣了,人民可就遭殃了。
坐牢人数剧增,整个产业也繁荣起来,这个过程很早就开始了,算一算人数,很惊人,图片来自wikipedia
今天的文章就来了解几个问题,私人企业为什么可以开监狱?为什么这两年私人监狱产业这么赚钱?这就得深挖美国高监禁率的黑幕
居高不下的监禁人数
在美国,监狱是可以私人开设的,它们和联邦和州政府运营的公立监狱一起组成了美国的惩教系统
这并非新兴产业,早在2000年,美国私人监狱就已经发展壮大。2006年,美国私人公司经营的监狱就达到了264家,一些罪行较轻的犯人会被移送私人监狱看押,从而缓解公立监狱的压力。31个州和联邦监狱系统当中有87359名服刑人员关押在私人监狱,占联邦服刑人数的8.3%
遍布全美的CCA设施
(图片来自http://www.corecivic.com/)
这背后的隐秘是,美国人口虽只占世界人口5%,囚犯数量却占全球在押人口的25%
早在2004年,美国司法统计局数据就显示,美国监狱在押囚犯的人数达到了210万人,比一年前增加了4.8万人,增幅为2.3%,即每138名美国居民当中有1人在坐牢。从2003年年中到2004年年中,在押犯大约以每周900人的速度在增加。
不同州之间差别也比较大
(数据来自:U.S. department of justice)
而到了近几年,美国各类犯罪频发,美国涉枪犯罪持续高发,监禁率更是居高不下。2016年,美国全年共发生枪击事件58125起,共造成15039人死亡。也正是在这一年前后,美国监禁率跃居世界第二,受过监禁的人数高达7000万。
也就是说,每三个成年美国人就有一个坐过牢。
2006年加利福尼亚州立监狱的内景
(图片来自Wikimedia@California Department of Corrections)
到了2018年,特朗普政府上台以后加大对非法移民的打击,在押人数更多了。当年全美国每日平均在押人数已高达44631人,这不仅接连刷新特朗普上台以来每日拘留移民人数的最高纪录,也超过了奥巴马政府期间每日监禁的记录。
居高不下的在押人数,既反映美国治安形势有所恶化,也深层次透露出美国国内各种利益集团以牺牲民众为代价的利益博弈。
监禁人数不断上升,首先乐开花的利益集团,那就是开监狱的
圣昆廷州立监狱
一座早期私有化私监狱的老建筑
(图片来自wikimedia@Frank Schulenburg)
2017年,美国监禁人数比1970年增长了7倍,特朗普大肆抓捕非法移民反倒是让开监狱的企业股价大涨,大赚一笔。那究竟私人监狱从何而来?
私营监狱兴起
美国私营监狱出现于18世纪。当时美国出现了一些管理犯人的现代监狱,几乎同时私人经营监狱也出现了。
这些私人监狱除了依靠从政府那里获得一些拨款来盈利以外,还从事将犯人作为廉价劳动力出租的业务。1885年,美国13个州开始将监狱劳动力出租给私人公司。1905 年罗斯福总统签署禁止使用监狱犯人劳动力的法律。这掐断了私人监狱的财路,后来几经周折,监狱最终让位于州政府和联邦政府。
不过很多犯人在监狱中参与劳动学得一技之长
也算是个好事
(图片来自《摩登时代》)
但是到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美国发起反毒品战争,美国联邦和各州立法机构开始加强犯罪惩罚力度,开展多次禁毒行动,抓获大批罪犯、吸毒人员和毒品走私分子。抓来的人肯定要判刑和服刑,政府不得不建造了大量监狱来关押他们,但是建设监狱的速度远远比不上罪犯增加速度,囚犯的关押环境非常差。
而且毒贩不同于一般罪案
资金支持和精神状态都略有不同
关押起来可能也需要更多的成本
(图片来自《摩登时代》)
此后媒体发现了这个问题,曝光很多囚犯被迫关押在拥挤的牢房里,生活环境恶劣,在美国社会掀起了舆论漩涡。一些非政府组织和犯人家属于是起诉这些监狱条件不达标,违反了有关法律规定。
受理上诉的联邦法院命令加州和德州等41个州采取措施降低看押囚犯的密度,以便达到相关法律规定。
这没问题,大不了多建设新监狱就是了。但当监狱管理部门试图申请更多拨款来建监狱时,更广大的纳税人不同意了。他们质疑国家的资金使用有效性问题,税收没有用来改善教育、医疗、福利等民众所需,反而用来造监狱监禁民众。
联邦监狱年费用

(图片来自Wikimedia@FRED)   
1978年,加州甚至发生了纳税人抗税事件,反对当局挪用税款兴建监狱。
一边是法院的命令,一边是民众的反对,很多州政府无奈,思来想去——把监狱外包吧,谁爱开谁开。
1986年田纳西州颁布《私人监狱签约外包法》,正式为私人建立监狱打开绿灯。1987年,德州也修改法律,允许私人企业建立监狱来承接政府外包的监狱服务。
私人开监狱成为新兴行业,在这个商业浪潮当中催生了CCA(美国惩教公司)。此后GEO集团和管理培训集团MTC进入监狱行业淘金
CCA下属的德克萨斯州伊甸园拘留中心
(图片来自Wikimedia@WhisperToMe)
1984年,美国移民局开始跟两家私人监狱公司签署看押非法移民的合同。到80年代中期,一共有9个州开始通过监狱私有化法律。
1989年里根政府出现财政赤字,为了省线,大肆将监狱服务外包,促进私营监狱产业发展。
和所有产业领域一样,私人监狱也确实比公立监狱省钱。当时美国政府统计显示,政府建造一座公立监狱通常需要5到6年,而私人公司的私人监狱从破土到完工只需2到3年。再算上人工成本,私人监狱比公立监狱节省经营费用10%-20%
但是,随着1994年CCA公司在纽交所上市,受到资本干扰的企业高层也想赚取更多利润,他们就开始插手政治,干扰司法独立了。
现代监狱都是功能齐全的综合建筑
建一座的成本可不低
(图片来自google map)
监狱干政
2011 年,CCA 实现收入 17.3 亿美元,纯利润 1.6 亿美元。但这还远远不够,资本的逐利性让私人监狱总是想争取更多犯人。
私人监狱逐渐形成游说团体显然有碍于司法独立,所以2016年美国司法部长公开质疑私营监狱存在的正当性,并且认为监狱应该由政府运营,外包监狱职能的做法是错误的。没多久司法部又再次放出消息,逐步取消与私人监狱的合作,受此消息影响,CCA和GEO都股价下挫,暴跌近50%,收盘仍下跌超过30%。
这被认为是对两大私人监狱集团的重大打击。
大起大落了一把
但是没过几个月,特朗普上台了。据《纽约时报》报道,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第二天,美国监狱巨头CCA和 GEO 的股价分别窜升 43 和 22 个百分点。私营监狱行业居然迎来了春天
在特朗普的力推下,各州与监狱签订合同,规定州政府一定要保证监狱最低入住率达90%以上。如果没有达到,空床由政府买单。州政府当然也想省钱,但这就要求犯人只能多不能少,扭曲了司法的本意。
特朗普改变了CCA和GEO的命运...
如今美国的私营监狱里面生活着大量囚犯,这群人吃喝拉撒睡还有平时的劳动,都构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监狱产业已经成为一个完整而且交织复杂的产业,这当中牵扯到建筑商、食品商、钢铁制造商甚至包括制造业。
对于私人企业而言,监狱劳动力就像一块金子,不会罢工、没有工会组织、没有健康福利、没有失业保险、没有语言障碍,是最好的劳工。有媒体曝光,一些高新技术企业如苹果公司和戴尔,都直接或者间接雇佣监狱囚犯获取了成本优势,提高利润。
当然,在更不发达的国家
对监狱劳动力的使用更加普遍
(图片来自wikipedia@Roosewelt Pinheiro / ABr)
在从监狱劳工获利的上下游产业的支持下,监狱产业进一步做大,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利益集团,整个利益集团在一定程度上左右着政府的政策。
上文提到的美国惩教公司CCA一直都是美国立法交流委员会(the American Legislative Exchange Council)的主要捐助者。这个委员会里面聚集一大批州议会和国会的议员,监狱集团可以通过这个委员会进行游说活动,影响州和国会立法。
AICE总部位于弗吉尼亚州阿灵顿的水晶城
说是非盈利的
但在纽约时报和彭博社等的报道中
称其为赋予企业利益巨大影响力的组织
(图片来自Wikimedia@Thomson200)
那些跟监狱集团往来密切的官员,为了保护私营监狱集团的利益,也都会颁布一些政策或者修改法律来帮助监狱集团更好获利。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在特朗普的顶层呼声下,联邦政府和各州都借机收紧移民政策,扩大因涉嫌非法移民而被判监禁的人数,增加刑期,为监狱提供更多关押时间更长的犯人。
2010年,亚利桑那州不顾联邦政府的反对和民众抗议,出台CCA推动的严厉的非法移民新法案。该州认为只要警察怀疑某人是非法移民,哪怕不经审判也可以收监。雇佣非法移民违法,哪怕用汽车搭载也是违法。
如果那些非法移民跨国这堵墙
就把他们关进另一堵墙里
(图片来自Wikimedia@Sgt. 1st Class Gordon Hyde)
这些规定在法理上站不住脚,但从私营监狱的利润角度看,就很好解释了。
除了通过立法交流委员会间接影响政策制定和法律颁布,监狱企业每年会直接给两党政治活动提供数百万美元资金。2010年到2015年间,CCA和GEO集团在政治游说上共计1460万美元。2017年1月,这两家公司还给特朗普就职典礼捐了50万美元
所以特朗普上台以来,私营监狱投资前景确实被华尔街看好。并且近两年美国加大打击非法移民数量,同时修改了非法移民遣返和审判的程序,原来走快速遣返程序的非法移民平均关押时间是11.4天,而走常规程序的非法移民平均关押时间是51.5天。很多非法移民的关押时间都人为被延长了
去年,美国司法部更是出台了“零容忍”移民政策,导致数千名移民儿童在等待起诉时与家人分离。美国政府甚至打算延长关押非法移民子女的时间,让他们跟父母骨肉分离。这个政策最终被美国联邦法院驳回。但是尽管如此,美国的监狱企业的股价依然大涨,成为了投资热点
私营企业确实效率更高、收益更快,但有些私人资本不应涉足的领域,果然还是不应该让他们擅闯啊。
参考文献:
1.      Ryan, M. . (1996). Private prisons. European Journal on Criminal Policy and Research, 4(3), 92-107.
2.      Khey, D. N. (2015). Privatization of Prison. The Encyclopedia of Crime and Punishment.
3.      连春亮. (2016). 美国监狱私营化争议的焦点——王廷惠教授《美国监狱私有化研究》的拓展研究  . 犯罪与改造研究(6), 72-80,共9页..
4.      王廷惠. (2007). 美国监狱私有化的实践分析. 美国研究, 21(3).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图片来自《摩登时代》)
END
扩展阅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