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没想到,人家不但会赚钱,还是顶级的文案高手!

至少我目之所及,没有见到过更出色的文案。汉语博大精深,老李算是把汉字的模糊逻辑玩到极致,言不尽意,意味无穷。这种文案透出的顶级语言艺术,值得我们学习。

很多人看了骂声一片,把问题归结为李超人,归结为地产霸权。认为阶层固化是李之错,东方之珠变成李家之城。流传得最广的是李光耀对他的评价:
尽管他是富可敌国的亚洲“超人”,但是他的旗下却没有任何一个拿得出手的世界级品牌。李的财富都是靠垄断房地产以及民生工程而赚到的,对经济发展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
老实说,这段话非常可疑,没有原始出处,极像是出自大陆网民之手。我看李光耀传记从没见到过他臧否香岗企业家。相反,李光耀与邓公会谈,对“一国两制”构想极为推崇,并极力建议大陆向港学习。李光耀有什么资格骂李超人呢?这段话同样可以反问他,他在新加坡搞出什么世界级品牌?有什么重大科技创新?阿里、腾讯,苹果、谷歌、微软,世界级科技公司,李家城一个没有,李家坡也照样一个没有。乌鸦落在猪身上,谁也别嫌谁黑!
李家城,李家坡,本质都是一丘之貉。这种城市型金融中心,本质上都是依靠金融、贸易等服务业,赚取利差和租金,根本不可能孵化出完善的工业产业链。因为不具有比较优势。没有廉价的劳动力,没有富余的土地,没有大规模的基础设施配套,也没有庞大的内需市场,难道会从天上掉下来一套产业链?没有产业,没有市场,光靠实验室里的研发能做创新中心?你是东方苏黎世的命,非得期盼自己成为硅谷?
你不可能期望在一个小池塘里养一条大鲸鱼。
以前有个大行研究员谢国忠写了封邮件,说新加坡的金融繁荣就是依赖给周边的东南亚腐败集团洗钱,这是成为地区金融中心的地缘条件。他因为泄露天机被新加坡政府官方抗议被迫解职。

香岗也一样,大陆的转口贸易和离岸金融,这就是得天独厚的比较优势,比较优势不断强化,不符合环境的制造业最终只能迁离或淘汰,最终就演化为今天的生态。

这与李超人无关,李只是适应了这个生态和趋势,顺势者昌,逆势者亡。香岗曾经是最有活力的亚洲四小龙之一,玩具,服装、电子等,制造业也曾发达。别忘了,李最开始并不是万恶的地产商,而是做塑胶花的工厂主。如果他还固守早期的塑胶花制造业,现在不是破产倒闭,也是惨淡经营,绝对不可能成为首富,也不必挨骂。
由塑胶花厂主变成地产大王,是香岗经济的悲哀,也是发展的必然,李的惊天一跃,不过是顺势而为。没有李超人,也会有王超人、张超人……
香岗的房价不会因为没有李超人而降低。高房价不是李决定的,而是政府决定的,本质是政府严控供地,以地代税。香岗是自由港,没有关税和增值税,税负极低,因此市面繁荣,全球资金涌动,而政府财政收入全靠卖地。
大陆学了渔村的土地批租制度,但税收呢?为啥不学?骂香岗高房价是祸源的,先看看自己,既有高房价,又有高税负,如果按人均收入水平,北上广深的买房难度恐怕远高于香岗吧?
那座城市高房价的原因:
1984年,联合声明签署,为了防止港英加急卖地套现走人,宣布限制港府每年卖地不得超过50公顷,紧缩地根,这才是那座城市房价暴涨的真正推手。
回归后,新界有大片农田绿地,就是捂着不开发,这不是李阻碍,而是因为英国以前有个条例限制开发,环保啊,生态啊,就萧规曹随,一提开发就有人闹事。现在推什么大屿山填海工程,争议在于劳民伤财,利益输送,还用填海?先把新界的绿地开发了再说吧。
现在的香岗,其实只开发了不到25%的土地面积,竟然有75%的土地都是没有城市化的未开发地。房价能不高吗?

囤地炒房的不是李超人,而是港府。
李只是以超人的眼光看穿了港府的本质,看透了经济的规律。
从60年代到90年代,每一次房市暴跌,资本外流,李超人都人弃我取,精准抄底,这种眼力和定力不亚于巴菲特。李对经济大势和周期的洞察把握,对现金流和杠杆的运用之巧妙,投资能力之强,滚雪球之大,其洞察力和预见力令人叹为观止!

李超人在地产之外,喜欢投公用事业,港口、能源、交通,这些都是躺着赚钱的收费性行业。基本上,在李家城,市民的衣食住行都离不开李氏的企业,有垄断市场和抑制创新之嫌,这是怨怼的原因。可认真想想,李又不是国企特权垄断,也不是官商勾结腐败,人家是靠自己的精明和努力获得的优势地位,这些行业在市场上都是公开竞价招标的。他转战欧洲、澳洲,买的也是英国、澳大利亚的公用事业,外国人没有对他排斥,相反是作为投资者欢迎的。投公用事业这些天然垄断的收费型行业,与巴菲特追求护城河相同,两大股神投资思路本质上是一样的。
他是投资家,不是创新者,是巴菲特,而不是乔布斯。说李超人不搞科技创新,没有引领渔村成为一座科技之城,是苛责贤者。现在很多人认为当初没有落实董伯的“数码港”“中药港”计划,导致产业空心化,被金融地产绑架。这是计划经济的异想天开。别说香岗,日本欧洲哪个按规划能转型创新成功?互联网革命最终头部公司诞生都集中在两大国:美国和中国。这是有深刻的内在逻辑的,因为只有这种大国有足够的人口内需支撑互联网的规模优势,也有充足的工程师红利提供源源不断的技术支持。
空谈转型,澳门脱离博彩业,香岗脱离金融地产,呼吁了多少年,编造了多少宏大规划,哪一次成功了?空想者以为拔着自己头发就能脱离地球,如果不行,就是四大家族他们捣的鬼。
事实上,李是地产富豪中最新潮、最爱学习,最喜欢高科技的一位。在世纪初的互联网热潮中,他投资了tom.com网,是当时比肩四大门户的网络公司,还一度持有腾讯的大部股权,可惜没拿住。后来老李深感自己的能力圈做不成高科技公司,就转型做风投,只提供资金支持和财务投资,屌炸天的Facebook,李的资金就是天使投资之一,上市后暴赚几十倍,可见超人眼光之穿透力。
李超人不但是一名投资大师,也是科技弄潮儿,还是文案高手。人家一位耄耋老人,每天凌晨起床必打一场高尔夫球,然后到办公室听一小时英语新闻,接触最新的科技前沿。李做慈善也最偏爱教育,捐建汕头大学,大陆著名的“长江学者”这个头衔就是老李资助的,对中国教育可谓功德无量。虽然李只是小学毕业,然一生求知欲强,手不释卷,自强不息,自学成才。
如何成为李超人那样的文案高手?第一,爱学习;第二,爱人才;第三,有钱;第四,肯为人才花钱。文秘工作,年薪百万,这是大陆土豪们无法理解的,这也是他们写不出这种文案的原因。

大陆愤青、渔村废青,共同特点就是爱骂李超人,把一切问题归结为成功者的成功。咒骂李超人者,永远是屌丝;学习李超人者,虽然成不了他,但至少总可以让自己每天进步一点点。

感谢您阅读“毛有话说”,释老毛的微信号,以往文章请点击“查看历史消息”,希望它能增加您的知识和财富。如有点滴收获,请扫下面二维码;或者点击右上角按钮,选择“查看公众号”关注即可;也可搜索微信号:mao-talk。知识改变命运,投资实现自由。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