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美国著名导演昆汀·塔伦提诺的新片引起了不少争议。
其中最愤怒的声音,来自李小龙的女儿李香凝。
这部明明是两个人的电影,却因为对电影中第三个人李小龙的人物重现上出现了不小的偏差,引来了李小龙粉丝和家人的不满。
李香凝看完电影后,表示对片中关于父亲李小龙的描绘很“沮丧”:
在这部电影中,李小龙被描绘成一个“傲慢、话多、爱吹牛的蠢货”,不仅如此,片中的李小龙甚至还被替身演员“完虐”、“教做人”。
面对种种争议,昆汀也在近日的电影宣传会上给出回应:
“李小龙就是一个傲慢的人,包括他说话的方式,我不是凭空捏造,我听说过他说过这类话。”
此话一出,再次引起更多人不满,有网友认为昆汀这样的回应“还不如不回应”。
也有人指出,电影对李小龙这样的处理方式,已经不仅仅是不尊重李小龙个人的行为。
那么,这位大导究竟将李小龙拍成什么样了呢?
《好莱坞往事》是昆汀自编自导的第九部影片,用来纪念好莱坞不再复返的黄金年代。
故事的主角围绕“小李子”莱昂纳多饰演的电视明星里克·道尔顿和布拉德皮特饰演的替身演员克里夫·布斯展开,二人在片中是合作多年的搭档。
(图源:豆瓣)
既然是围绕好莱坞黄金年代展开,李小龙也就自然作为星光闪闪的卡司出现在了其中。
早在影片上映前,很多中国观众就期待这位知名大导会如何呈现与李小龙有关的那段好莱坞往事,毕竟作为好莱坞首位华人主角的李小龙,曾是多少华人的骄傲。
但电影上映至今,争议却一直没断。
尤其是在李小龙的女儿看完电影后,更是直言对片中有关父亲的描绘部分感到很“沮丧”。
电影将李小龙描绘成了一个话多、爱自夸、傲慢且爱吹牛的人,他不仅在片场炫耀自己的武术,主动挑衅别人打架,还口出狂言贬低拳王穆罕默德·阿里,称“我可以把拳王阿里打残废”
“我的这双手可是在册的致命武器”
(图源:微博@Houson猴姆)
但是当遇到皮特扮演的克里夫时,却没能打过区区一个好莱坞替身演员。
(图源:微博@Houson猴姆)
看到自己的父亲被描绘成这样,李香凝感到很难受。
因为事实上,作为一个1960年代闯荡好莱坞的亚裔演员,如果要想获得成功争得自己的一席之地,往往要付出比片中白人演员很多倍的努力才行。
从18岁去到美国,到一路打拼成为好莱坞第一位华人男主,再到留名好莱坞大道,又有多少人知道这个心怀东方巨星梦的亚裔少年究竟经历了多少艰难困苦。
他将“Kung Fu”一词带入英文词典,还被《时代》评为“20世纪的英雄与偶像”。
但当多年以后他的后人走进电影院观看有关他的电影时,看到的却是一个和自己印象中完全不同的父亲。
随之而来的,是影院里其他观众对荧幕上那个“傲慢自满的蠢货”的嘲笑。
“坐在电影院里,听着人们嘲笑我的父亲,真的很不舒服。”
关于李小龙角色重现引发种种争议后,昆汀在近日的电影新闻发布会上对这一设定作出了回应:

“李小龙就是一个有点傲慢的人,比如他说话的方式,我不是凭空捏造,我听他说过这类话。
如果有人认为李小龙从来没有说过可以打败拳王阿里也没关系,但他的确说过这样的话。
而且不仅他说过,他的妻子琳达·李在传记里也提到过,她自己也确实这么说过。
关于李小龙在片中没能打过一个武替的质疑,昆汀也给出了解释:

(图源:豆瓣)
布拉德皮特是不可能打败李小龙的,但是克里夫也许可以
就好像有人问"李小龙和吸血鬼德古拉对打谁会赢?",这也是同样的问题,这只是一个虚构的角色。
就像我说克里夫能打败李小龙,因为他是虚构的角色,所以他可以将其击败。
但事实上,克里夫是美国特种兵,他在二战时期徒手肉搏中杀过很多人,他是个杀手。
(图源:豆瓣)
在整部电影中,李小龙说的话的意思是他钦佩勇士,崇尚格斗,而作为体育项目,拳击是一项与搏斗类似的活动。
克里夫不是那种参与类似搏斗的体育项目的人,他是一名战士,他是参加战斗的人。
所以,如果两人在麦迪逊广场来场武术比赛,那么李小龙能杀死克里夫。但如果他们是在菲律宾丛林里徒手肉搏,克里夫则会杀了李小龙。
关于片中李小龙贬低拳王阿里的情节,李小龙的导师丹尼·伊诺山度上个月回应:
“在我看来他并不骄傲自大,也许他在武术方面很骄傲,因为他对自己很有信心。他是卓越超群的,但是在片场他绝对不会这么炫耀。
李小龙绝不会说任何贬低穆罕默德·阿里的话,因为他崇拜穆罕默德·阿里。
曾撰写李小龙相关纪实书籍《李小龙的人生》(Bruce Lee: A Life)的马修·波利也认为:李小龙性格虽然有趾高气昂、自吹自擂的一面,但《好莱坞往事》中对这些特征的演绎“夸张到了SNL的讽刺程度”
波利表示,电影中出现了很多由现在的演员饰演的那个年代的真实人物,但昆汀对片中其他角色如麦奎因、Jay Sebring、莎朗·塔特的演绎都怀着同情,而对李小龙这个片中唯一的非白人角色却毫不客气。
他还认为,就算不用讽刺夸张来“削弱”李小龙,昆汀也可以用这个角色达到他的目的——显示皮特所饰演角色的强大,但是他没有这样做。
漫威的《上气》中,身为经典反派傅满洲之子的上气,在受到西方思想熏陶后决定弃恶从善,并在他们定义的正义之下和自己的父亲反目成仇。
《好莱坞往事》中,已经去世多年的李小龙成了一个自吹自擂的自大狂,不仅爱挑事儿,还对拳王口出狂言。
是不是在美国电影的剧本中,亚裔英雄和华人偶像要么只能接受他们的价值观和是非观,和自己的过去告别甚至是站到对立面;
要么只能在死后接受他们“颠覆性”的呈现方式,放进他们缅怀那个时代的作品中。
这样的问题,《上气》没有给出答案,《好莱坞往事》也是。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