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蛋总对李嘉诚的登报声明提出了质疑,认为他这一举动是墙头草,灵敏地嗅到快收网的气息,赶紧出来摘桃子。参见昨天的文章。《港毒头目外逃,李嘉诚发声,秋后的蚂蚱开始安排后事了

同时从发声的内容上看,蛋总认为他含糊其辞、包藏祸心。比如什么叫“最好的因,可成最坏的果”?乱港分子坏就坏因上,动机不纯。
另外“黄台之瓜,何堪再摘”这句文案出自武则天儿子李贤的《黄台瓜辞》。意思是瓜不能老摘,摘多了就抱蔓归了。(谁几十年如一日一遍又一遍摘香港的瓜,自己心里没点B数吗?)
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
一摘使瓜好,再摘使瓜稀。
三摘犹自可,摘绝抱蔓归
这个典故寓意非常不好,是武则天的儿子劝解母亲不要对子女赶尽杀绝的,用在此处加上没有主语,可以有多种解释,最终解释权归李超人
所以我认为,作为香港首富,如果是真的爱中国爱香港,那就有必要走一走群众路线,不要舞文弄墨,要用大白话表明自己的立场。
有人认为这不是在搞“文字狱”吗?咋不说汶川地震他捐了1.3亿呢?咋不说他每年给汕头大学一个亿呢?
蛋总不接受文字狱的帽子,因为李嘉诚作为知名人士有自己独特的影响力,在爱港爱国问题上,容不得半点含糊。出来解释一下又不是什么难事,不但可以立马烟消云散,还能圈粉无数。
再说捐款。是的,2008年地震他捐了1.3亿,但同样在2008年,他花费20亿元在重庆南岸拿了一块地,这块地一直捂了10年,在2018年以10倍的价格(200亿元)出售。
另外,李嘉诚的捐款,都来自李嘉诚基金会。那么问题来了,富人们为什么都热衷于筹建自己的基金会?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样可以合理避税
比如美国规定,基金会每年只需要捐出总资产的5%,就可以享受税收减免政策,剩下的95%资本可以用于投资,可以不断地放大慈善本金。
不但平时可以避税,还可以逃掉遗产税。在美国遗产税高达45%,而通过基金会将资本交给后代打理比遗产税划算得多,同时可以得到慈善家的美名。
李嘉诚成立基金会,其实也是一个道理。2018年李嘉诚接受采访时表示,李嘉诚基金会现在每年的固定收入已远远多过每年的支出,其他投资尚未计算在内。
他还透露,他为李嘉诚基金会设定一个条件:正常时,每年需要捐出现金收入的35%,天灾人祸时需要达到50%,强制的要求是不可少过25%,一定要捐出25%,防止下一代懈怠。
问题来了,也就是说原来人家的基金会每年都在增值,每年捐出的金额只是收入的一小部分。这样一来,资产既可以避税,又可以增值
李嘉诚的慈善,只不过相当于把应缴的税捐了而已。比如中国企业的税负水平刚好是35%,企业所得税税率是25%……
尝到了基金会的甜头,李嘉诚的儿子李泽楷在美国也成立了一个很大的基金,规模达920亿美元,而且每年都在增值……
总之,慈善有时候只是一种资本家名利双收的表演。
再说李嘉诚对华为的支持。年在华为困难时,李嘉诚鼎力相助,旗下的公司签下了20亿英镑的5G订单,打破了西方的封锁。
但是事分两说,说谁帮助谁还不一定。在90年代中期,李嘉诚和记电讯刚成立时,必须在3个月内完成一个综合性商业网,整合香港的移动电话、传呼与固网服务,再经过香港电信局验收。
而西门子、阿尔卡特等设备供应商,趁机坐地起价,建设周期更长达6个月。这时华为向和记电讯伸出橄榄枝,双方一拍即合。
有人说是和记电讯拉了一把华为,其实不然,因为但是只有华为能在三个月内搞定,因此是华为救了和记电讯。
华为不但三个月如期搞定,并为和记电讯提供后续技术保障,帮助其突破了技术瓶颈,让和记电讯迅速在香港电信市场站稳脚跟。
与其说今年他帮助华为拿下英国5G订单,还不如说他对华为更加信任,在这个时候跟华为签单,不如说他是抄底并且在市场上抢占先机。
如果觉得蛋总是带着有色眼镜去看李超人的,那么我们来看看李光耀对他的评价:
毫无疑问,李嘉诚是富可敌国的亚洲超人,但是我们却不能从他的手下看到一个世界级的品牌,他的巨大财富来源于他垄断了房地产和一系列的民生工程,他对经济的发展实际上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
蛋总对李嘉诚还是钦佩有加的,尤其是他的“摘瓜技巧,可以说是华人世界的一绝。瓜被李嘉诚了,瓜们还在感恩戴德。(接下来的部分写于2017年11月)。
2017年11月,李嘉诚以402亿港元的价格,脱手了香港地标中环中心,清掉了在中国境内最后一处房产。
按照他自己的说法,自己是正常的商业行为,作为市场经济,资金当然应该来去自由,他依然看好大陆和香港的经济。
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认为这背后有猫腻,似乎有一种不祥之兆。就如同狗一样,总是能提前感知到一些潜在的危险,比如地震,比如敌人来袭。
狗可能还要好一点,面对威胁会向主人发出预警,比如狂躁不安,又比如狂吠不止,但绝不会自己一个人悄然离去。
但是可怕的反倒是某种嗅觉灵敏的人,他嗅到什么危险,自己不慌不忙地料理后事,四处寻找接盘侠接盘,还一脸沉着地告诉大家,大家放心啥事儿没有。
比如我们家附近,以前有一个城中村,临大马路有一家小超市,突然有一天换了老板,一对怀揣梦想的年轻夫妇,女老板长得年轻漂亮。应该是新婚之后开启了自己的创业之旅。
他们还对环境进行了重新布置,重新装修,感觉很温馨,所以我也忍不住经常去他们家买东西。结果突然有一天,开张才一两个月,拆迁公告出来了……
后来周围都拆了,甚至都断水断电了,他们只能点着蜡烛营业而不肯走,因为补偿办法中没有他们的份额。房东和前一任老板为了自己的利益,隐瞒了即将拆迁的信息。
我担心李嘉诚也是这样嗅觉灵敏的人,他为了自己的利益,嘴上鼓吹大好形势,寻找接盘侠,然后自己背地里悄然抽身。
比如他从2013年开始辟谣“撤资”,一直辟谣,辟过了2015,又辟过了2016,辟到了2017,直到现在还在辟,一边辟谣,一边大手笔的出手地产项目,终于在前几天彻底清仓。
当然资本都是逐利的,也是嗜血的。正如李嘉诚自己所言,在商言商,不能用道德枷锁来要求他,正如股市中机构砸盘之前不会通知任何散户。
所以,之前我们很多人都错了,错把他当励志榜样,给了李嘉诚很高的荣誉和期许,说他是有担当的杰出的企业家,说他还做了多少慈善,说他给中国的经济建设做了多少贡献。
但如果你真了解了他怎么发家的,你才会发现,这不是我们的偶像,他只是个嗅觉灵敏和善于钻营的商人,他的资本积累并不是那么的光彩夺目,甚至有些见不得人。
年轻阶段那些娶有钱的表妹、窃取别家公司情报、怎么打击说自己坏话的媒体、如何巧妙避开反垄断法垄断香港市场的事就不提了,我们单来聊聊他的大手笔。
李嘉诚的公司叫做长江实业,但是他根本不是什么干实业的,是个典型的资本家,依靠灵敏的嗅觉,做政治投机,并获取商业利益。不过这个嗅觉灵敏度你不得不服。
通过一系列运作,李嘉诚已经完全控制了香港的煤气、电力、电信、水务、零售等基础设施,堪称香港的国资委,同时李嘉诚还是一位房地产炒家。
李嘉诚生于乱世,最初发迹于战火之中,他收购了大量战争中贬值的地皮,囤积起来,等涨价之后再卖出去,就这样完成了资本积累。
之后进入和平年代,他依然也是这个套路,结合政治大势,进行波段操作:先囤积地皮,再推高房价,然后再进入收割阶段,伺机出手变现。
比如文革期间,香港也人心惶惶,谣传我们要武力收香港了,大批富豪逃离香港,抛售资产,李嘉诚趁机抄底。结果文革结束,地价房价又起来了。
李家在香港拥有大量不动产,香港人买瓶水,有一半的利润要交给李家当房租。
我们这边改革开放以后,李嘉诚带头拥护286286给了李很高的礼遇,邀请他登上了天安门参加国庆观礼,从此李嘉诚摇身一变,从一名万恶的资本家变成了爱国港商。
把自己洗红以后,生意就好做了,处处是绿灯。其实在他心里无非是一个大的商业机遇而已,跟爱国无关。
后来中英谈判我们要收回香港,为了保证香港的繁荣稳定,自然对李嘉诚这样的大资本家寄予厚望,给他们打气,希望他们顶住英资撤离的不利影响。
给他们打气,同时也对他们做出了一些政策上的承诺,这本质上可以说是在给他们撑腰了,在资本家的眼里,这又是赚钱的好机会。
所以你看回归前,李嘉诚的财富是709亿净资产,到了2014年增值到了4060亿,增长了5.7倍,但是同期香港的GDP增长了不足1.9倍。
可以说李嘉诚的财富增幅是香港全体老百姓财富增幅的倍,也就是说本来应该属于老百姓的财富被李家掳走了。
为啥现在香港市民意见这么大,就是觉得回归后幸福感似乎变差了。其中很重要一点就是财富向金融寡头手中聚集,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
李家在大陆的投资,也集中于自己的强项——房地产,而且也是打擦边球,甚至合法地违规操作,赚取超额利润。
按照规定大陆是禁止囤地的,拿到地后,两年内必须要开工建设。但是李家总是能通过忽悠和人际关系,拿到优质廉价的地块,然后找各种理由拖延开工,最后虚晃一枪,把地高价出手。
2014年的报道,李嘉诚在内地囤地价值400亿,有的地块溢价可达百倍,囤而不建等待升值,但是拥有特权导致无法追责。
李嘉诚拥有什么特权呢?李嘉诚所投资的项目不仅是房地产,还有港口、码头、物流等领域,对地方税收影响较大。一方面李家财大气粗,另一方面上边有人。
广东省某市官员表示,在“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关系影响下,地方政府不敢触碰这些大企业的敏感神经,担心影响这些企业在其他领域的投资。
李嘉诚还有个囤地绝招就是龟速建设。在东莞的7000亩的大盘,1999年就拿到地了,结果201415年过去了,开发进度才刚刚过半,彻底完工要到2020年。

李嘉诚旗下地产公司,在上海、广州、深圳、中山、南京、长春、大连、武汉等城市的项目,要完成地产项目的1%,大部分需要长达4年以上。
2005和记黄埔公司联手长江实业公司获得了上海浦东世纪大都会项目,该项目20113月才开工;2006长江实业获得上海真如项目,2009年该项目正式开工,但在开工两年后,该项目仍在打桩。
和记黄埔在北京十三陵附近打造的“皇家别墅”北新嘉园项目,距合同约定的“200411月”开工时间过去之后的2014年,该项目依然未见开盘动静。
囤地有什么好处呢?由于土地资源是稀缺资源,越用越少,因此土地价格是肯定上涨的。一半的开发商资金有限,拿到地要尽快建设好,以便在资金流动中收回成本,实现利润。
但是李嘉诚最不缺的是钱,所以他有资本囤地。囤过地后闲着不开发,土地资源就会更紧张,没有那么多房子投向市场,导致房产供不应求,房价飙涨。
这也让地方政府的调控失灵,本来预计有多少套房子投入市场,然而并没有。最终导致决策失误,影响地方经济社会发展。
但是资本家却可以收割巨额利润。必要的时候可以把地块出手,或者哄抬房价赚取巨额利润。所以中国房价高,有李嘉诚等资本炒家的功劳。
比如2009年央视曝光了李嘉诚儿子李泽楷旗下的盈科大衍地产公司,将3年前拿到的工体四号地块转卖了出去,倒手就赚了2.35亿。
有人说人家是企业,谋取利润是正常,何况人家交税了。其实越是垄断的资本家,越是隐蔽他的剥削性,越是善于包装自己。
李嘉诚有强大的公关团队和法律团队,搞不好蛋总这篇文章就活不过24小时,也或许收到李嘉诚的律师函。尤其是在香港,李嘉诚几乎可以做到一手遮天。
人家有强大的法律团队,对各种法律条款研究得非常深入,更了解哪地方有规则漏洞,比如税收这一块,美其名曰合法避税,再合法他也是避掉了。
李嘉诚这一波资本撤退,我感觉有如下原因。第一,他一向嗅觉灵敏,我们的打虎拍蝇行动,打草惊蛇,他闻风而动。第二,大大要控制房价,地产增值空间见顶,他觉得好日子到头了。
从某种程度来说,一个房地产炒家的离开,有利有弊。好处是我们可以趁机挤一挤房地产泡沫,坏处是,可能诱发系统性金融风险,房价不跌不涨、或者是微跌应该是最有利的结果。
所以,走了一个房地产炒家,对老百姓来说未必是坏事,看来他的英国同胞要倒霉了。我们应该挽留那些真正的实业家,比如玻璃大王曹德旺等。
马克思说得对:资本来到这个世界,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但是蛋总觉得,资本的本性虽然是逐利的,但人性却是可以向善的。商人在商言商没错,但商人首先是人。
比如陈嘉庚,身在海外,从负起步(他爹欠了一屁股外债)、艰难创业,但一直心系祖国,心系家乡,积极为抗日筹款,还在南洋发起抵制日货的运动。
陈嘉庚坚持抗日到底,针对汪精卫等人的妥协方案,在国民参政会第二次大会上提出“敌未出国土前,言和即汉奸”的著名提案。
陈嘉庚不仅是一位踏踏实实的实业家(橡胶大王)和一位伟大的爱国者,还是一位教育家。他几乎把赚得的钱全部慷慨地捐给了教育,而自己一生一直坚持过着非常简朴的生活。
黄炎培先生曾说:“发了财的人,而肯全拿出来的,只有陈先生。”陈嘉庚倾资兴学的重点,一是集美学校,二是厦门大学,三是新加坡华侨学校。
陈嘉庚在爱国兴学方面用钱气魄之大,目光之远,举世罕见。
我们虽然不能要求所有的商人都像陈嘉庚那样,但是我们有权向陈嘉庚致以最高的敬意,也有权鄙视那些善于钻营、嗅觉灵敏的唯利是图的资本家。
警惕资本,更要警惕资本背后兴风作浪的人。

【 ↓赞赏就是鼓励↓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