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摘要:2018年2月11日凌晨,安徽蚌埠怀远县洋湖村发生一起杀人案。精神分裂症患者石子强因家庭矛盾,拿着斧头在继母李萍身上砍了几刀,五天后李萍死亡,尸检报告显示的死因是“重度颅脑损伤”。
两个月后,李萍的儿子石祥林走进怀远县卫计委和公安局,反映母亲的肝和肾被非法取走。这场非正常死亡竟揭开一桩非法器官交易的序幕。
文 | 叶雯
编辑 | 陶若谷
石家陷入混乱。
2018年2月11日,53岁的李萍头部受重伤,被抬进安徽蚌埠怀远县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ICU)。砍杀她的是石家长子石子强,他当天被公安局控制。次子石祥林一家也被砍伤,他躺在另一间病房,意识模糊,6岁的儿子头部受重伤,妻子轻伤,都进了医院。
石家父亲没了主意,四口人住院期间,大事小事都靠石祥林的叔叔和堂哥操办。
2月14日,石家父亲和小女儿联名签署了一份未盖公章的《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表格显示他们同意捐献李萍的器官,肾脏、肝脏打勾,其它器官心、肺、胰、肠等都打叉。
杨素勋让石祥林亲属签的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 受访者供图
这张表格后来引起石祥林的怀疑。
他出院后得知,表格是怀远县人民医院ICU主任杨素勋主动找家人签署的,他说捐献器官国家补助20万,还表达过“就算抢救过来也是瘫痪在床”的意思。
病案记录显示,2018年2月15日凌晨5点,李萍心跳停止,“宣布临床死亡,开始行器官捐献”。
来自徽北小县的两个器官,分别被移植到北京和天津。
据李萍尸检鉴定书,2月20日,北京一家医院在移植手术前对李萍的肝脏进行了病理检查;2月24日,天津一家医院对李萍的双侧肾脏,也进行了移植前的病理检查。
据澎湃新闻报道,今年5月,怀远县公安局以涉侮辱尸体罪批准逮捕6名医护人员,其中包括杨素勋。石祥林的代理律师介绍,另外5人来自江苏南京的医院,目前案件仍在侦查阶段。
以下是《极昼》和石祥林的对话:
要不是法医告诉我,
 我都不知道我妈器官没了”
极昼:你是怎么开始怀疑母亲的器官“捐献”有问题的?
石祥林:我出院一两个月后,给她做尸检的法医让我去做伤情鉴定,我就去了。他随口问我:“你母亲在县医院捐器官,县医院给你们家属多少钱?
当时把我问愣了。要不是法医告诉我,我都不知道我妈器官没了。我赶紧去问我父亲,他说:“别问我,医生让我签字我就签字”。
我又去问另一个签字的,我小妹。她说县医院的杨素勋一开始找我三叔和堂哥,之后三叔他们就找我父亲和小妹说,就算抢救过来了也是瘫痪在床,如果愿意捐献器官,国家可以补助20万。
我父亲和小妹就答应捐献器官,到杨素勋的休息室签字,签一个登记表,表上显示我母亲的肝脏和肾脏被“捐献”了。
极昼:其他器官呢?为什么没捐?
石祥林:我不清楚。签字前医生先找我叔和堂哥,签完字,他俩又进去和医生谈,具体怎么谈的不清楚,我小妹也不知情。
极昼:你当时在哪儿?
石祥林:我在住院,跟我妈在同一家医院。出事那天,我也被推进ICU,隐约能听到她呻吟,我知道我妈也出事了。
过了两天我转入普通病房,我想去看我妈,但他们都说不要担心,先把自己的身体养好再说,没人提我妈的事。我当时没有顾上她,老婆儿子都住院了,儿子头伤很重。大概2月底,他们才告诉我,我妈过世了。
极昼:你出院后还是没人告诉你器官“捐献”和20万的事吗?
石祥林:父亲、小妹、堂哥和叔叔四个人,没有一个告诉我,我完全不知道。
极昼:从法医那里知道后,你去找堂哥和医院问了吗?
石祥林:问了。我问杨素勋有没有这个事儿,他说,“是的,你父亲和小妹签字同意的,国家补助了你们家属20万,钱打到你堂哥账户上了”。(注:石祥林提供的银行转账记录显示,表格签署两天后,他堂哥收到20万。
我去堂哥家理论。他说这笔钱给我们一家四口看病了,用完了还倒贴。我们发生了争执,差点儿打起来,后来就再也没有联系。
极昼:你很生气?
石祥林:我妈器官被摘除,我真的很生气,没有人通知我,医院和家人都没有人问我意见。
如果捐献程序合规,她的器官能救别人也很光荣,可我也看新闻,大概知道器官捐献好像是无偿的,不可能国家给几十万补助。我又去找杨素勋问:“捐献登记表上怎么公章和编号都没有?” 他说忘记了。
极昼:根据你的了解,你母亲的器官摘除过程是怎样的?
石祥林:后来我拿到《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里面引用了住院病案:
“告知家属病情,可能随时心跳停止死亡,家属表示理解,要求放弃治疗,于2018年2月15日3时55分自动出院,停用呼吸机,用手动呼吸球囊维持通气,平车进入江苏省人民医院救护车中,停机械通气后于2018年2月15日5时整心跳停止,宣布临床死亡,开始行器官捐献。
我们家属当时没有接到病危通知,更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什么时间做了器官摘除。而且说她自动出院,出院需要缴清费用,她的费用我们到现在都没结清呢。
极昼:你知道器官去向吗?
石祥林:尸检鉴定书提到,2月20日,北京解放军第302医院进行了肝脏移植。2月24日,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进行了肾脏移植。
《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关于李萍器官去向的部分 受访者供图
《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关于器官被摘除的描述 受访者供图
“她是家里的主心骨”
极昼:你母亲住院后,好像家里显得比较混乱。
石祥林:她是家里的主心骨,事情都是我妈操持,我爸很老实,也不太管事儿,我妈刚过世时他总是哭,看到我儿子就想到我妈,难过,就跑到外地,靠收破烂为生。我妈死了之后家差不多散了。
极昼:你大哥砍你们是怎么回事?
石祥林:去年2月10号晚上,他在外面性侵14岁小女孩未遂,自己跑回来了。家里人都不待见他,他就住到我一个亲戚家。我给他打电话本来是劝他:“在外面不要乱搞,乱搞不会有好结果”。他就骂了我,他说:“明天把你家都给你砍死”。
我知道他精神有点问题,也没在意他的话,没想到第二天早上他真的来了。
(注:据安徽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石子强和石祥林、李萍有严重的家庭矛盾,2月10日晚上两兄弟的争吵内容,双方说法不一。
极昼:具体发生了什么事?
石祥林:凌晨五六点我妈在厨房做饭。家门开着,他进来就把她砍了。当时我跟我老婆和小孩都在二楼睡觉,一点儿动静都没听到,他进我房间我也不知道。
他把我被子掀开,我感觉有人掀我被子,眼睛还没睁开,他就砍到我肚子上。我就用手捂肚子,这时他又砍了一斧头,我就不能动了。我老婆就拽他,扯他,我儿子坐在床头哭。他转脸砍我儿子,儿子当场昏迷。
我老婆给他砍了一下跑了,到隔壁叫人,当天他就被派出所的人抓了。这我是后来才知道。被他砍了之后,我眼睛已经很模糊了,就记得有人用被子把我抬到救护车上,到医院后都是堂哥和叔叔照顾我们。
(注:据法院判决书,石子强患有精神分裂症,案发时正处于发病期,但具有限定刑事责任能力,以故意杀人罪判刑十四年八个月。
杨素勋发给石祥林的“器官捐赠材料” 受访者供图
“一直不立案,
直到我找到中央扫黑除恶巡视组”
极昼:怀疑器官“捐献”有问题后,你做了什么?
石祥林:我到怀远县红十字会问工作人员,一开始没提我妈的事儿。我就问,怀远县2018年2月份有没有人体器官捐献的案例?他们很明确回答,18年全年都没有捐器官的,“如果有,红十字会第一时间得到通知”。
我怕县红十字会搞错了,又去蚌埠市红十字会问,他们的回答跟县里一样的,“近几年都没有器官捐献”。
他们说正规流程是,接到通知后,器官获取组织(注:简称opo,是国家卫计委领导成立的官方人体器官获取组织)会跟家属沟通,问家属是否愿意捐献,opo来监督。
家属不仅包括妻子、丈夫和孩子,如果还有父母,也要问父母意见。我的外婆还健在,但是也没有人问她。正常补助也就补助一个安葬费,不会超过5000块钱,也不会以个人名义汇款。
我更加疑惑了。我把经过写了一份材料,拿到北京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反映情况,那边的负责人让我回去等消息。后来管理中心给我打电话,初步结果是:该案例未通过红十字会正常途径进行,是医务人员和医院个人行为。
受访者供图
汇款单 受访者供图
极昼:有没有想过报案?
石祥林:我一开始找县里卫计委,但卫计委不受理。我通过县公安局报案,但一直不立案,没有说理由,说这事不归他们管。
之后,我就把所有材料准备好,去了国家信访局。这一年多我经常往合肥和北京跑,每次至少去一个星期。
去年8月,蚌埠市和怀远县卫计委开始调查这件事。调查期间,杨素勋托中间人找过我。他通过我们村支书把我约出来,一边提补偿,一边威胁我不要再往上反映,否则不会有好日子过。
卫计委最后一次调查前,杨素勋和他老婆提着46万现金来,让我写一份材料,大致意思就是自愿捐献器官,感谢医院、感谢国家赔偿我20万。内容是他们写好的,让我抄一遍。
钱我收下了。我后来跟调查组一五一十交代,但调查组说他们不管私下给钱的事。那次,还是不了了之。
极昼:你后来又往上找了?
石祥林:我一直坚信这件事是有问题的,我没想过放弃。今年3月,我听说中央扫黑除恶巡视组正好在蚌埠,我就找到他们,把所有情况跟巡视组说了。
第二天早上我把材料递给巡视组,之后去怀远县公安局做笔录,看到杨素勋也在。后来公安局立案侦查,批捕杨素勋和南京的5个医务人员。
怀远县人民医院 受访者供图
杨素勋在怀远县人民医院的简介 网络图
“我想弄清楚:
 母亲死前还是死后做了器官摘除?”
极昼:一起被批捕的5个人为什么是南京的?你了解么?
石祥林:不了解。更不理解的是,这5个人是南京鼓楼医院的,而给我母亲做摘除器官手术的江苏省人民医院。目前事情还在调查中。
他们被捕的罪名是涉嫌侮辱尸体罪,但我律师觉得他们已构成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事情还没有完。
极昼:为了母亲器官的事,你的生活有什么变化?
石祥林:我已经停止工作。伤是差不多好了,只是右边肩膀和手臂不能持重,但我小孩左半个身子肢体障碍,走路走不稳,县城医院治疗不了。医生说他15岁时还要做个大手术,花费大概在80多万。老婆要照顾他没有工作,相当于我们没有经济来源。
杨素勋给我的46万,检查组既然说他们不管,这个钱我就用了,支撑我这一年的开销。我不知道以后怎么办,这是我现在最沮丧的事情。
极昼:周围有人议论你吗?
石祥林:家人是很支持我的,小妹嘴上不说,但在钱上会支持我。村里的人也没有议论什么,他们都觉得县医院太骗人了,不愿意再去。我爸一直在外地,我几次把他接回家,他待上两三天,趁大家都睡觉的时候又离开家了。
极昼:搞成这样,你恨你大哥吗?
石祥林:我不恨,对家里人我是非常生气,气他们不告诉我(母亲器官被骗捐),也气我自己不知道。
极昼: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石祥林:就是想搞清楚真相,搞清楚我母亲是在死前还是死后做了器官摘除。这个事情如果调查出来,应该很有意义。我小学文化,不会描述。
后台回复"读者群", 加入更多讨论
作者简介
叶雯
端庄朋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