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载自:加西周末
ID:westcanadaweekly
我为什么写这个故事?太多的新闻说中国留学生在海外如何败家,如何奢靡。其实,绝大多数的真实情况和这三名学生合伙人类似,他们依靠中国人的勤劳,努力拼搏,在异国他乡闯荡属于自己的事业。
郑茹义,新疆乌鲁木齐人,2013年8月到温哥华留学;
王鹏,新疆喀什人,2012年到温哥华留学;
朱少婷,山东龙口人,2015年到温哥华留学。
三人于2016年相识,同在温哥华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上学,均就读于《领导力管理》专业。
如何实现“领导力”,将所学知识付诸于实践?三人经常在一起规划自己的“小目标”,最终决定一边上学,一边共同创业。
“没到加拿大时,以为加拿大比中国先进很多,到了加拿大,原有认知被推翻,中国很多产业的发展已经远超加拿大。
我们考察良久发现,中国宠物食品行业刚刚兴起,加拿大产业链相对成熟,我们先在加拿大打基础,等待中国风起,顺势把业务发展到祖国。”王鹏说。
几经筹划,他们的第一个门店——萌宠特工队于2017年落址在列治文时代广场,主营宠物用品、宠物粮食和宠物零食。这里租金相对便宜,适合刚刚创业的大学生。
三人各占33%的股份。王鹏,善于思考,遇事沉稳,成了公司CEO;少婷,做事一丝不苟,掌管财务,担任CFO;茹义,开朗健谈,人脉多资源广,负责PR和市场运营。
三人同时担任公司首届店员,为节省开支,自己装修店面,王鹏作为男生,包揽了所有力气活,铺地板搭货架,都不在话下,茹义和少婷学会了刷墙布景。
他们租住一个地方,尽可能省下钱来用于公司发展,同时,遇事可以随时一起解决。
门店装修,自己刷墙
万事开头难,做买卖就怕不开张。三人守在店里大眼瞪小眼,放下桌子打扑克的心都有了。
终于,有一天,一个人进来了,转了一圈,看中了装饰店面的模特狗,本来是不卖的,为了第一笔生意,忍痛原价卖了40加币。
“兴奋夹杂着心酸,那是我们的第一笔入账,恨不得供养起来。”茹义回忆。
第一大单进的是日本宠粮,刚上架不久,遭遇同行举报,被加拿大政府全部没收,至此,他们才知道日本宠物食品不允许进入加国销售。
“眼看着一万加币的货就没了,确实是心疼,但也意识到做生意要学的东西太多了。”王鹏说,“货被没收后,我们加班加点研究学习,选择优质商品,考察一个产品很费精力和时间,最终刚摆上柜台,就被同行复制了,我们不得不全力奔跑,市场由不得你停歇。
三人上午到学校上课,下午一点门店开门,七点收工。每天连轴转,没有周末假期,个中艰辛只有体会过才能懂得。饶是如此,第一年还是赔钱。
“一年营业额不到5万加币,除去货款,支付房租都困难,更别提生活费和学费了。”少婷说。
幸运的是,开业第二年,他们认识了多伦多一个华人供货商,几次不能及时支付货款,最长的长达1年,人家也没有停止供货。
大家都是中国人,你们又是学生,我们互相照应”供货商的话给了他们很大鼓励。
渐渐地,有一款产品让萌宠特工队开始小有名气,他们从中国引进了豆腐猫砂。
“这是第一次真正把豆腐猫砂在温哥华推开,一周预定出近500袋,客户大多是华人。”茹义说。
他们开始真正主打华人市场,华人卖、华人买,中间却好像少了一道支撑,因为汇率及支付方式在海外不容易顺利打通。
“去年,我们又很幸运地认识到一个中国人,姓‘支’,叫支付宝。”王鹏说,“创业两年,遇到两个靠谱的中国人,教会了我们什么叫做信任,花呗也特别好用。
其实,刚开业时,就经常有人问是否接受支付宝支付。去年,这三名年轻的合伙人遇到上门接支付宝的人,二话不说,赶紧接上。
2018年,如果在中国,某个商家接入支付宝,是最平常不过的场景,毕竟连乞丐都用支付宝收款,在温哥华还是非常新鲜。“我原来以为支付宝是年轻人用的,没想到阿姨们也用支付宝买我们的东西。
顾客多了一种付款方式,对门店的好感度也顺势提升,这让CEO很高兴。CFO更高兴,眼见着生意越来越好,2018年10月,他们开出第二家门店,和第一家店上下楼。
为何这么近的距离开两家店?用他们的话说,二楼靠门店引人流,三楼靠支付宝和口碑引人流。
第三家门店于今年4月25日在丽晶广场开业茹义高兴地说:“现在,我们每个月的租金就超过上万加币了,这对于大企业家来说不算什么,对于白手起家的学生来说很欣慰了。
三名合伙人在温哥华过上了和国内一样的支付宝生活。
“现如今,在温哥华,用支付宝基本能满足日常消费,我进门消费先看看有没有小蓝标,对中国人来说,花人民币毕竟方便多了,汇率又便宜。”王鹏说。
他们的门店用支付宝,一是解决了在加拿大的税收合法问题;第二,当地华人“能用支付宝的地方一定用支付宝”的概念越来越强,接收支付宝直接增加交易量。
“目前,我们三家店支付宝交易额占总交易额的1/3。”少婷说。
三个合伙人,三家店,雇了四个员工,老客户越来越多,他们每天乐此不疲,热闹不已,茹义说:“我们很幸运遇到了彼此,互相扶持,一起进步。
两名女合伙人的活力生活
但是,家里都不是很支持他们的做法,父母觉得出国留学毕业后,就应该去大公司上班,进出高端写字楼,成为光鲜亮丽的职场精英,而不是每天苦哈哈地跑市场,干“小卖部”。
“他们只是看到了几个实体店,没看到我们踩的是一个风口,未来,全球宠物行业产值巨大,我们做的是品牌,是连锁,是中高端。”这是CEO对未来的展望。
少婷家是做生意的,家人感觉她在降维运营。“生意怎会有行业区别呢?行行出状元可不是随便说的。
茹义则说,我们早晚有一天会成功,或者说,我们已经成功了,我们的资产已经增长了10倍,但是我们的目标不只是为了挣钱,挣钱只是一个结果,过程是我们希望证明中国90后无论在哪里都是可以走到很远。
一些投资人看着他们的生意蒸蒸日上,就来谈投资入股,茹义总会问一句:“如果5年甚至10年都没有分红,你们可以接受吗?
投资人一听就走掉了。
“我们看中的是一起做事的人,我们不会为资本而追求短期利润,做这个事情就是因为喜欢,不论多难,乐在其中” 
三名 “中国式合伙人”,
从左到右:茹义、王鹏、少婷
离开祖国,离开父母的怀抱,以及熟悉的一切,和大多数人一样,三名年轻人都站在一个全新的起点,都面临同样的创业挑战,也许得不到支持与理解,依然努力前行,只为一场拼搏的青春。
——显然,这不是一个只属于他们的故事。
本文转载自:加西周末,ID:westcanadaweekly。欢迎分享至朋友圈,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加拿大中文报 诚意推荐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