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1130-菲律宾登革热
作者:棉大葵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养乐多
这年头危险的东西太多了,连随手就能拍死的蚊子也很危险。
近期,菲律宾卫生部公布数据,自2019年开年以来至7月20日,该国已经有超过14.6万人确认感染登革热,人数比2018年同期增加98%,至少622人因感染登革热死亡,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是10岁以下的儿童
这登革热,就是由蚊子间接引起的疾病。它有多可怕呢?
登革热是啥
登革热(dengue fever)是感染登革热病毒后出现的传染病,该病毒的携带者主要是黑斑蚊属的几种蚊子,如埃及伊蚊、白纹伊蚊,是热带的常见疾病。比较糟糕的是登革热病毒一般分为5种类型,感染某种类型后会对同类型病毒终身免疫,但仍有感染其他类型的可能。
白纹伊蚊,也被称为老虎蚊子
主要是因为外观花纹和老虎类似
(图片来源:PHIL)
通常情况下,大部分罹患登革热的人疾病症状并不可怕,大多数人会出现发烧、头痛、肌肉关节痛、皮疹等典型症状,但由于登革热病毒约存在4-7天左右的潜伏期,有些人甚至还意识不到自己患了登革热。
罹患登革热的人一般会在两周之内痊愈,但如果没痊愈,病情将可能更严重,恶化为登革出血热(dengue hemorrhagic fever),面临低血压休克的风险,甚至危及生命。但整体而言登革热的致死率并不高,患病的人及时治疗大多都能痊愈。
警告!!!
(图片来源:Flickr)
应对登革热,提前预防是最好的。一方面是要减少蚊子,在蚊子栖息地放置杀虫剂或生物控制剂来抑制蚊虫繁衍。不过考虑到杀虫剂对环境的负面影响,首选方法是减少因经济开发等原因导致的环境破坏,避免在地表遗留大大小小的供蚊子产卵的水坑。另一方面是从自己下手,穿衣尽量避免暴露过多皮肤,使用防蚊产品等。
20世纪20年代 
用挖掘排水沟的方式 控制蚊子滋生的条件
(图片来源:wikimedia@PHIL)
如果不幸感染且有恶化趋势,则要迅速到医院接受治疗,目前已经有了针对这种疾病的有效疫苗
2016年,赛诺菲生产的名为“Dengvaxia”的登革热疫苗在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上市,墨西哥,巴西,萨尔瓦多,新加坡欧洲大部分地区和美国等国也都批准了疫苗的使用。该疫苗的有效率约为60%,预防病情恶化的概率可达80%~90%。不过该疫苗也有限制,仅可用于此前患过登革热的人,否则可能会让初次患病者的病情恶化。
虽然今天针对登革热的治疗已经比较成熟,但登革热的大规模爆发的历史却并不久远。
历史上第一个疑似登革热病例的记录发生在我国金代,当时的中国医学百科全书中提到与飞虫有关的“水毒”,但相关的案例记录很少。直到地理大发现之后,全球人口联系愈加紧密,奴隶制中的人口流动让传播病毒的蚊子四处扩散,登革热才有了大规模传播的现象,在亚洲,非洲和北美洲均有病例。
基本分布在热带和亚热带地区
(相对凉爽的墨西哥和安第斯山地成为例外)
但直到20世纪初,科学家才首次确认了登革热病毒由蚊子携带,开始了缓慢的研究进程。然而直到二战前,这种疾病大规模爆发的频率都不算高,所以并未引起重视。
二战以来,登革热随着环境破坏、人口流动等原因逐渐蔓延为全球性疾病。1960年至2010的50年间,世界登革热的发病率增加了30倍,发病国家增加至110多个,每年感染人数约为5000万至5.28亿人,花在该疾病预防和治疗上的费用约为90亿美元。
菲律宾的登革热
身在赤道附近的菲律宾是登革热的重灾区,二战后登革热的首次严重爆发就是在菲律宾。在20世纪70年代,由于医疗条件比较差,登革热甚至成为当地儿童死亡的主要原因
2016年,阿基诺总统参加了登革热学校
接种疫苗的启动仪式
(图片来源:wiki@Malacañang Photo Bureau ) 
过去几十年来,菲律宾也时不时有登革热爆发的记载,该国人民可能已经见怪不怪了。今年的这次疫情之所以引起了广泛关注,还是因为都9012年了,登革热爆发竟然导致了不少的死亡
上个月,针对登革热今年来已导致的450多例死亡事件,菲律宾全国已经拉起了警报,当时官员们还出面安抚,称登革热完全是“局部性的”,影响不大 。但是在上个月又发生了200余人的死亡事件后,没人相信官员的说法,毕竟政府都开口说这是场全国范围的流行病了。
目前,这场流行病已经波及菲律宾17个大区中的7个,包括卡拉巴松,民马罗巴,比科尔,西米沙鄢,东米沙鄢,三宝颜和北棉兰老岛,其中西米沙鄢和卡拉巴松病患过万,是患者最多的地区。而以上7个地区总的人口规模占到菲律宾总人口的40%,影响不可谓不大。
其实就是全国肆虐了
其他地区的病例,虽没达到界定为“流行病”的标准,但患者数量也是每天都在增加:现在菲律宾全国平均每周有5100起新增登革热患者,所以称登革热是“局部性的”显然有些牵强。
同时,在因登革热死亡的600多人中,患者的年龄中位数为12岁,受登革热影响最严重、死亡人数最多的年龄组为5~9岁(30%~40%),大多数患者虽为男性(55%),但死亡者多是女性(53%)
这对菲律宾无疑是一场挑战。7月以来,菲政府一直致力于对抗登革热病毒感染的传播,已经向省和地区医院部署了数百名医生和护士,并向受灾地区提供了紧急资金援助。走到医院的登革热病区,医疗设备一应俱全,人员看起来也很专业,不过患者们的状况对肉眼并不友好。
(图片来源:YouTube@ABS-CBN news)
一位年轻女患者自三个月前患病以来极速变瘦,如今仍旧瘦的可怕但情况已经稳定,即便仍然会不时出现严重的头痛,以及眼睛后方的疼痛;一位小男孩浑身长满了暗红的斑,守在旁边的家人说他才8岁,一天会呕吐3、4次;还有的患者生无可恋地盯着天花板一动不动,似乎在等待死神的宣判。
既然政府已经采取救助措施,为何依旧有这么多人死亡,难道是疫苗不管用吗?
受灾的不只菲律宾
其实菲律宾压根就没使用多少登革热疫苗,现在主要靠药物来缓解病情。
去年,菲律宾在全国范围内暂停了赛诺菲疫苗Dengvaxia的使用,原因是在先前的政府疫苗接种活动中,有数十名儿童因为使用了该疫苗而死亡,致使菲律宾举国上下对该品牌都不信任。赛诺菲事后承认,疫苗可能会让一些儿童面临更高的死亡风险
(图片来源:YouTube@GMA)
世界卫生组织也承认,这种疫苗并不能用于5-9岁年龄区间内最脆弱的群体,9岁及以上的人群才被批准使用。同时联合国也建议菲律宾人不要将接种疫苗作为对应对登革热爆发的方式,毕竟这种疫苗“不符合成本效益”,一剂需要花1000比索(约20美元)。
不过Dengvaxia目前是市场上唯一可用的登革热疫苗,这就让菲律宾病患更加无奈了。为了对抗登革热疫情的蔓延,菲律宾卫生部正在开展活动,努力寻找并捣毁蚊子的繁殖地点,还呼吁学校,国企员工和各大社区每天下午离开办公室、家、学校,参与“搜寻和摧毁蚊子繁殖地点”。
预防登革热的社区海报
最好的治疗就是预防
(图片来源:Flickr)
在菲律宾动员全国上下找蚊子窝的同时,因天热加丰沛降水而成了蚊子重灾区的其他东南亚、南亚国家,甚至我国南部,也遭遇了登革热的袭击,但死亡人数要少得多。
越南卫生部预防卫生局数据显示,今年前7个月,越南全国确诊的登革热病例已达12.5万例,导致15人死亡;在首都河内,1852名患者中近90%已康复;马来西亚今年上半年的登革热患者已累计超6.2万人,其中93人死于登革热,比去年同期也增加了75%;新加坡今年登革热病例已经近万人,已有9人因此丧命……
我国香港地区也是登革热的灾区。截至今年8月8日,香港已经有105例登革热患病记录,均为外地“进口”,进口国主要是马来西亚、泰国、和印尼等;广东、上海等地也未能幸免,也已出现了本地自发性登革热案例
(数据来源:香港特别行政区衞生署)
夏季尚未结束,登革热一时间也不会迅速消失。登革热的传染虽然不会直接通过人来进行,但蚊子叮咬登革热病人或隐性感染者后,病毒在蚊体内复制后再叮咬别人时就可以将病毒传给他人了,因此以蚊子为媒介的登革热传播速度非常之快。
小心警惕啊
(图片©图虫·创意)
在此贴心附上我局的叮嘱,近期有赴登革热高发地区旅游的童鞋,出游时尽量穿着宽松的浅色长衣长裤,并于外露的皮肤避蚊胺成分的昆虫驱避剂,避免在草丛、树荫逗留。
参考资料
https://en.wikipedia.org/wiki/Dengue_fever
https://edition.cnn.com/2019/08/07/health/philippines-dengue-epidemic-intl-hnk/index.html
https://www.nst.com.my/world/2019/08/510730/philippines-rejects-dengue-vaccine-outbreak-leaves-hundreds-dead
https://www.doh.gov.ph/national-dengue-prevention-and-control-program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图片©图虫·创意
END
扩展阅读
继续阅读